阿里云走出险棋:钉钉高管洗牌,创始人无招离任

36氪苏建勋2020-09-29 08:13事业线
由于目标不一致,阿里云与钉钉此前整合并不顺利。

阿里云内部正在经历一轮新的战略调整。9 月 27 日晚间,阿里云智能事业群发布全员邮件,公布最新的“”云钉一体“战略:

1、钉钉升级为大钉钉事业部,原钉钉事业部、阿里云视频云团队、阿里云Teambition团队、企业智能事业部宜搭团队、政企云事业部、数字政务中台事业部、乌鸫科技部分团队,加入新的大钉钉事业部,全面融入阿里云智能事业群。

2、在大钉钉事业部内,新成立“智能协同与视频云事业部”,主要进行企业智能协同场景的产品研发,

3、新成立“行业钉事业部”与“政务中台事业部”,聚焦于行业解决方案及生态开放能力打造,为客户提供专属化服务。

业务板块的调整意味着新一轮的人事洗牌。

据36 氪独家获悉,原阿里钉钉创始人兼 CEO 陈航(花名:无招)将离任钉钉,邮件中公布的去向为“另有任用”。多位阿里云内部人士对 36 氪表示,无招将前往阿里巴巴集团,担任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兼 CEO 张勇(逍遥子)的助理。

无招去职后,大钉钉事业部由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行癫)直接管理,下设的四个事业部(钉钉事业部、智能协同与视频云事业部、行业钉事业部、政务中台事业部)负责人分别为:

1、原阿里巴巴副总裁、企业智能/政务钉钉/数字政务中台事业部负责人叶军(花名:不穷),担任“钉钉事业部”负责人。

2、原阿里钉钉首席架构师、CTO朱鸿(一粟)担任“智能协同与视频云事业部”负责人。

3、原阿里巴巴副总裁、阿里云产品解决方案和大网站事业部负责人陈丽娟(浅雪)担任“行业钉事业部”与“政务中台事业部”负责人。

对此,阿里云官方向 36 氪表示不予置评。

“钉钉这次的人事变化堪称’地震’。”一位阿里云内部人士对 36 氪表示。

无招的钉钉

在多项人事调整中,以无招离任钉钉最为震动。

无招是钉钉的“灵魂人物”。2014 年,阿里在内部宣告社交产品“来往”与微信竞争失败,时任“来往”负责人的无招带领六人团队,在8 个月后重新孵化出一款企业 IM 产品“钉钉”。

在发展初期,钉钉并不被集团内部看好,内部调岗时无人愿意来钉钉,阿里也未在流量上进行扶植。曾有钉钉员工告诉 36 氪,早期钉钉同事在阿里园区食堂吃饭,其他部门的同事会在旁边议论:“(来往)这些人怎么还在这。”

“来往没有做好,当时是憋着一股气。”无招在 2017 年接受 36 氪采访时谈到,马云曾在内部评价“来往”产品团队:原本想你们造出机关枪去跟腾讯干仗,打一枪至少见点血,没想到最后拿出去的是甘蔗棒子,敲一下把他们(微信)打醒了,回头一口咬掉你们一块肉。

创建钉钉时,无招汲取了“来往”失败的经验,即“臆测用户需求”,他主张钉钉员工走进企业办公场景,推出一套针对企业客户的“共创方法论”,这成为钉钉产品迭代的指导原则。

以钉钉曾推出考勤机产品为例,钉钉副总裁易统曾告诉 36 氪,无招要求员工进驻企业客户办公场所,以获得一线产品需求:比如在工厂,会发现由于按照工时计算薪酬,工人比其他企业员工有更强的打卡需求;又因为工人普遍双手磨损情况较重,因此人脸识别的多人实时打卡更适合工厂环境。

钉钉在 2017 年推出的考勤机硬件

图片来源:钉钉官方

凭借免费/快速迭代的互联网产品思路、贴身服务的实施意识与 7*24 的“战斗”状态,钉钉硬是拼出一条血路。2015年1月,钉钉正式上线,企业用户在160天内突破50万家;2017年11月,无招钉钉宣布个人用户数破亿;目前,钉钉上已有超过3亿用户、1500万组织。

在业务扩展上,无招促使钉钉不断延伸边界,其业务发展路径,在国内企业服务市场无迹可寻。

2015 年,钉钉以企业 IM 协作发家,随后从软件层面的 IM协作、OA考勤待办;延伸到HR SaaS、智能客服;再跨出软件范畴研发硬件,推出考勤机、路由器等办公产品;今年初,钉钉又推出私域流量平台“圈子”,从 To B 流程管理转向 To C 流量运营。

在无招看来,钉钉上线了哪些产品、切中什么行业,都与所谓的商业逻辑关联不大,而是基于“共创”过程中的企业客户需求。“一开始也不是因为战略做的钉钉,而是因为(团队)要活下来。所以我们不在别人定义的规则里生活,我关心的是能解决什么问题。”无招曾在接受36 氪专访时表示。

在钉钉内部,无招强烈的个人烙印也反映在组织管理上。

“信念感”是无招以及钉钉团队显著的标签。无招认为,钉钉推崇的不只是工具,而是阿里巴巴积淀多年的透明扁平、数据在线、自我驱动等工作方法,“钉钉是免费的,就是想为 4300 万中小企业做些事情。”无招多次表示。

“无招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是为钉钉而生的。”一位常年跟随无招工作的离职钉钉员工对 36 氪说。

在公开场合,无招个性鲜明,风格凌厉,讲话发言也颇为泼辣。他从不忌讳微信与钉钉对比,多次强调“工作归钉钉,生活归微信”,抨击企业员工用微信工作缺乏注意力,曾在公开场合表示“腾讯内部都不用微信办公”引发热议。

阿里云向左,钉钉向右

“这么做有些冒险。”谈及此次阿里云与钉钉的战略调整与无招离任,前述钉钉离职员工对 36 氪表示。

钉钉与阿里云的融合最初发生在2019 年 6 月,当时阿里巴巴发布新一轮组织升级通知,宣布钉钉并入阿里云智能事业群,无招向张建锋(行癫)汇报。

但一年前的组织合并,并未产生明确的业务协同。多位钉钉、阿里云员工向 36 氪表示,两个团队的KPI 和目标都不同,合并后基本的合作往来都很少,更不要说业务协同。

在上述离职员工看来,阿里云与钉钉的本质目标不同,是导致二者无法彻底融合的原因。

这种差异从二者各自公布的业务里程碑可见一斑:今年 5 月,阿里巴巴公布 2020 财年数据。其中,云业务以收入为节点,其年收入首次突破 400 亿元;钉钉则以用户规模为导向,无招宣布钉钉用户数突破 3 亿。

“阿里云要做高收入,钉钉要做大规模,二者合并后本质上很难两者兼顾。”上述钉钉前员工表示,“要想真的把业务融合,就要从高层调整,人肯定是要动的。”

无招的离任,成为钉钉此轮与阿里云继续深度融合的标志。

阿里此前已有过多次业务合并后,原业务负责人离任岗位的情况。2019年 3 月,阿里巴巴集团宣布淘宝总裁蒋凡兼任天猫总裁,原天猫总裁靖捷转任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助理一职;2019 年 12 月,阿里妈妈再由蒋凡接管,今年5 月,原阿里妈妈事业群总裁张忆芬离职。

而阿里云再度融合钉钉,当中的风险在于,目前稳坐 To B 市场组织数/用户量头把交椅的钉钉,在失去灵魂人物无招、以及被纳入更要考虑收入的阿里云体系后,是否可以持续实现规模增长。

有阿里云内部人士对 36 氪给出了合并的积极信号:阿里云过去卖 IT 产品,只是在影响企业 CIO/CTO,钉钉做的是企业组织架构转型,影响的是 CEO,两者合并更容易打客户。

在 9 月中旬的云栖大会上,无招最后一次作为钉钉 CEO 接受采访时也谈到:“钉钉进入中大型企业之后,会发现企业有很多需求,比如在云上将现有的云解决方案与钉钉进行融合;或者将生产系统、制造系统等连接起来做协同,这就涉及到云解决方案的设计。所以,云钉一体对于客户而言,是面向他们用一个接口去解决所有的问题。”

2020 云栖大会,无招(右)与行癫(中)接受媒体采访

这也是无招最后一次以钉钉 CEO 身份接受采访

图片由阿里云提供

而当钉钉与阿里云融合后,在产品定位、团队的重复冗余环节,也有做细分调整。

去年初,阿里云宣布收购协作软件 Teambition,虽然 Teambition 主打的是项目协作,但仍在部分功能中与钉钉存在重合。随着架构调整完成,Teambition 将主打类似“Office 365”式的套件工具,目前已经推出 Teambiton 网盘、待办等工具。

“钉钉的定位是云操作系统中的 Windows,Teambition 就是系统上的 Office 应用。”一位阿里云内部人士告诉 36 氪,目前Teambition 网盘已经开始公测。

随着钉钉与阿里云的彻底融合,“云钉一体”的战略也会落到实处,这也是眼下巨头推进云计算的标准打法。

腾讯自 2018 年进军产业互联网后,极力推动企业微信与腾讯云联动,形成从流量工具到 IT 产品的解决方案包;华为也在去年12 月发布协作软件WeLink,其隶属于华为云业务,主要面向政企客户提供协作 OA 平台,强化客户对华为云的粘性。


*本文作者苏建勋,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36氪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

36氪

36氪合作伙伴

334篇文章

36氪: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微信公众号ID:wow36kr

最近更新文章

热 点

相关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