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外卖巨头的中东版图

36氪出海Zubair Naeem Paracha 金恺悦2020-11-24 11:15事业线
总部位于德国柏林的外卖配送巨头 Delivery Hero 是在中东地区本地运营规模最大,也较为成功的跨国互联网公司之一

总部位于德国柏林的外卖配送巨头 Delivery Hero 是在中东地区本地运营规模最大,也较为成功的跨国互联网公司之一。2019年,该公司在中东、北非和土耳其的收入接近8亿美元,同比增长126%。这几乎是 Delivery Hero 全球业务总收入的一半。

而2020年,仅在前9个月,Delivery Hero 在中东的营收就高达7.25亿美元,第二季度,中东多国爆发新冠疫情,一些国家采取了社交隔离措施,这反倒助推了 Delivery Hero 在中东的业务扩张,有研究机构表示,Delivery Hero 今年在中东地区的总营收有望首次突破10亿美元。

这家公司目前的市值接近250亿美元。从集团层面看来看,今年 Delivery Hero 在中东地区的业务收入有望占集团总收入的三分之一。

更重要的是,中东区是 Delivery Hero 唯一一个连续两年经营利润(EBITDA ,也称息税摊销前利润)为正的地区市场。2017年,Delivery Hero 在中东的经营利润为2400万美元,2018年则为1800万美元。而到2019年,中东区经营利润一度猛增至7000万美元。而2019年,Delivery Hero 在集团层面的经营利润为-2200万美元。

为什么中东成为了 Delivery Hero 全球业务中独树一帜的存在呢?其实它的方法简单而粗暴:大规模收购本地优质企业。

从2015年到2020年,这家德国公司在中东已经花费超过12亿美元收购本地互联网公司,一举成为该地区最大的科技初创企业买家。中东历来不是创投的热点市场,几年来超过一亿美元的收购和交易屈指可数,而 Delivery Hero 直接参与了其中的四笔交易。

伴随着 Delivery Hero 在中东规模的不断扩张,Delivery Hero 的投资策略也发生了一些变化,起初,Delivery Hero 只会投资或收购外卖及 ToB 的食材配送平台。但在今年8月后,Delivery Hero 的投资触角开始伸向其他领域,比如,阿联酋杂货配送平台 InstaShop。

几年间,Delivery Hero 从一个“外来户”,迅速变成了中东新零售和配送领域不容小觑的霸主。为了更好的了解这家德国外卖巨头的中东棋局,我们有必要盘点一下 Delivery Hero 近年的“累累战果”。

试水 Yemeksepeti:进军土耳其

2015年,Delivery Hero以5.89亿美元收购了土耳其外卖平台 Yemeksepeti。这是土耳其有史以来最大的针对互联网初创企业的收购案。

Yemeksepeti 创立于2000年,是中东地区最早的外卖点单平台。它在土耳其、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沙特阿拉伯、黎巴嫩、阿曼、卡塔尔和约旦都有服务网点。

截至被收购前,Yemeksepeti 每月的订单量可达到300万单,并且公司已经实现盈利,在被收购前,Yemeksepeti 还从 General Atlantic,Endeavor Catalyst 以及 Mena Venture 等世界级和区域级投资者处获得过多次融资。被收购后,Yemeksepeti 继续保留原品牌和原管理团队,Delivery Hero 以财务投资者身份出现,并不参与公司日常运营。

再下Carriage:财务自由不是梦

2017年6月,就在 Delivery Hero 整体上市前夕,这家德国外卖巨头还“马不停蹄”地收购了一家科威特外卖平台 Carriage。颇为传奇的是,Carriage 被收购时成立还不满14个月。原本,Delivery Hero 在科威特收购了一家名为 Talabat 的食材配送平台。但在 Carriage 成立后,Delivery Hero 发现,这家新生品牌竞争力极强,迅速夺走了原本属于 Talabat 的市场份额。和 Talabat 相比,Carriage 最大的特点是自建了一支送餐和物流配送团队,这就保障了外卖和物流服务的时效性。仅仅14个月的功夫,Carriage 不仅在科威特本土扎下了根,还把业务拓展到阿联酋和巴林。眼见 Talabat 无法战胜 Carriage, Delivery Hero 干脆把迅速成长的 Carriage 买了下来。

公开资料显示,Delivery Hero 先支付了1亿美元收购 Carriage 平台,随后又单独给创始人团队追加了1亿美元的补贴,这样一来,Delivery Hero 相当于花两亿美元帮助年轻的 Carriage 团队实现了财务自由。要知道,2016年 Carriage 草创时,创始人手里的启动资金还不到130万美元。

自从 Carriage 被收购后,该公司就再未公开过新的融资情况。而今年,Delivery Hero 进行了一次业务整合,将 Talabat 和 Carriage 的运营业务彻底合并。

投资 Zomato:和“实力派”掰手腕

2019年,Delivery Hero 收购了印度外卖配送企业 Zomato 在阿联酋的业务,再此之前,Zomato 已在阿联酋运营超过6年时间。Delivery Hero 为这次收购一共支付了1.72亿美元,同时,Delivery 还向 Zomato 的全球业务投资了5000万美元。

在收购完成时,Delivery Hero 表示,收购 Zomato 的阿联酋业务将为其中东业务增加120万份月订单和200万美元的月收入,这将进一步强化 Delivery Hero 在中东的领导地位。

并且,和土耳其的 Yemekspeti 一样,Zomato 在阿联酋也保持了独立运营的地位。

收购InstaShop:进军便利店行业

今年早些时候收入囊中的 InstaShop 是 Delivery Hero 在中东最“跨界”的收购项目,这是这家德国公司在该地区收购的第一家便利店配送企业,而Delivery Hero 之前收购的都是食品配送初创公司。

在收购 InstaShop 之前,Delivery Hero 自己已经在中东花了一年多时间摸索杂货产品配送业务。在中东地区,Delivery Hero 采取了一种名为“前置仓”的配送方式。所谓前置仓,其实是针对一家电商平台的专属中转仓,仓库完全会按照电商网站的品类要求储备货物,但这个类似超市的仓库从不对外营业,这种模式起源于英国,后来被 Delivery Hero 搬到了其他国家。

Delivery Hero 进行这次收购的意图非常单纯:消灭竞争最好的方式就是把所有竞争对手全部买下。

InstaShop 成立于2015年,是一家toC 的日用百货配送平台,类似中国的外卖平台,InstaShop 不拥有任何店面,只是帮助商家配送用户的订单。收购后,Delivery Hero 允许 InstaShop 品牌独立运作,并保留创始团队,InstaShop 团队和 Delivery Hero 还签署了一项业绩协议,Delivery Hero 将首先向 InstaShop 投资3.6亿美元,如果在一定期限内 InstaShop 的业绩达到一定程度,Delivery Hero 将追加9000万美元的投资。

Delivery Hero 计划利用InstaShop来推动其自身在中东的成长。未来用户在InstaShop下的大量订单很可能会由Delivery Hero的前置仓完成。InstaShop 目前的经营利润为正,公开数据显示,其2020年Q2 GMV为3亿美元,同比增长330%。

除了以上这些由 Delivery Hero 直接下场收购的品牌外,这家德国配送巨头还间接控股了 HungerStation, Otlob 等公司,通过一连串并购,Delivery Hero 成为了中东地区规模最大的食品配送企业。不过,在中东,Delivery Hero 还没有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一统江湖”。

沙特食品配送初创公司 Jahez 目前就游离于“体制外”。Jahez 成立于2016年,今年早些时候通过接受风投筹集了3600万美元。埃及的 Elmenus 也筹集了800万美元来对抗 Delivery Hero 系品牌的竞争。土耳其的 Getir 也从从红杉募集了3800万美元,直接和 Yemeksepeti 叫板。

不过,绝大部分对中东感兴趣的投资人已经没有多少和 Delivery Hero 对打的勇气,除了上述几家企业和少部分规模更小的初创公司,大部分从事相关行业的创业者和投资人均表示,他们最好的打算就是自己经营(投资)的企业能成为 Delivery Hero 的一员。

*本文作者Zubair Naeem Paracha 金恺悦,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36氪出海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