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社区团购当团长革自己的命?

微信公众号:斑马消费范建2020-12-14 13:55事业线
各路资本携巨量资金,纷纷涌入其中。补贴、抢客户、抢渠道、抢供应链……各个平台明暗之间战火纷飞。

社区团购像一股洪流,瞬间席卷了中国大地。

各路资本携巨量资金,纷纷涌入其中。补贴、抢客户、抢渠道、抢供应链……各个平台明暗之间战火纷飞。

被社区团购首先冲击的,是菜市场的小摊贩们。平台的低菜价,旋涡一般卷走了他们的客户。补贴还会持续多久?能否坚持到烟消云散的那一天?即便活到了那一天,客户还剩下多少?

还有一群人,靠在城市的各个小区开便利店谋生,他们手握客户资源,是平台们争抢的团长对象。

从生鲜入手拿到入场券,从高频到低频,社区团购平台拓展全品类之心昭然若揭。

最终是敌是友、是团长还是炮灰?数以百万计的小店主们一片茫然。

洪流席卷

老夏就是这样一个小便利店主,没有品牌背书、没有连锁背景、没有独特的资源,一切都是靠自己半生打拼积累下来的。

老夏今年五十多岁,在武汉市青山区的一个小区大门口开了一家便利店。十多年前,他从老家黄冈来到武汉,一直在武汉三镇辗转开店。3年前,从汉阳来到青山,租下了这个百余平米的小店。

今年以来,社区团购像一阵狂风席卷中国,各路资本纷纷在这个“零售业最后的机会”疯狂撒钱。

在巨头们看来,买菜足够高频、市场空间足够大、未来想象无限。

事实上,社区团购的商业模式,已在中国发展多年,曾有数千家创业企业上阵搏杀,走过“千团大战”的上半场,一路尸横遍野。

今年的疫情导致全民居家,团购的需求集中点燃,居民的消费习惯意外被培养出来。

经历过封城的武汉,则成为疫后各大社区团购平台搏杀的主战场。

今年春节,老夏没有回老家,小超市也关了几个月,只有老客户急需的生活物资,他才通过小店的窗口递出去。

老夏不怎么关心新闻,互联网和资本大佬们正在干的大事他也不懂。早在去年,兴盛优选的BD(商务拓展人员)就找过他,邀请他加入做团长。“我做自己的生意,弄不明白他们想干啥,没答应。”

今年4月,小店开门营业后,不断有社区团购平台的BD上门。“我不想参加,互联网我也玩不明白。”BD们一再告诉他,不需要花很多时间,也没技术难度,只帮忙收发货,坐着就能挣钱,老夏答应试试看。

现在,老夏是美团优选、盒马优选和橙心优选三个平台的团长。小区的居民在这些平台上下单,第二天,平台将产品打包送到老夏的店里,居民上门自取。

冷处理

在武汉开了十几年便利店,老夏赚了些钱,在老家盖了一栋房子,前几年在武汉买了一套商品房。

他的智能手机屏幕已经开裂,上面的文字苍蝇般大小,打开微信,是密密麻麻的团购群消息,各个群上标注着红色的未读信息的数字,“太多了,根本就没时间去看。”

现在这个百余平米的便利店,里面的货物堆得满满当当,都是小区居民生活的必需品。下午,生意冷清,偶尔有顾客上门买一包香烟或一瓶饮料。

在这个有上千户居民的小区,内外有好几家规模相当的小超市,谁家更方便、价格更优惠,才能赢得更多生意。

虽然,已是三个社区团购平台的团长,老夏对此并不是很上心,每天只有几个或十几个订单。“年纪大了,这些新东西我不是很会弄,也没有精力去管。”他打开一个平台的后台,十多天过去,只有几十元收益。

“我有这么大的超市要管,我不可能像别人一样,指着社区团购赚很多钱。”老夏很清楚,自己身后的这家超市,才是一家人生活的来源。

在这个城市,每个小区门口的店主,都是各个社区团购平台争抢的团长。他们长期在小区坚守,有稳定的客户资源,有时间、有场地,也有挣钱的欲望。

而在社区团购大战白热化的当下,各个小区的团长没有唯一性、不排他,只要有时间、有精力、有资源,都可以成为团长,广场舞大妈、全职在家带娃的宝妈等,都纷纷加入团长大军。

老夏虽然不是一个合格的团长,但自己掌握的几百人的微信群他视若珍宝。有平台的业务员,想要老夏拉他入群,被严词拒绝,“把他们拉进来了,还有我什么事儿?”

炮灰?

老夏所在的小镇,与武汉市相邻,亲友之间互相帮带,在武汉市形成了“小超市大军”。

今年,社区团购成为了老乡们讨论的热门话题。短期内,或可以给这些小超市的老板们带来可观的额外收入,但长期呢?他们都看不清。

洪流势不可挡。数据显示,2020年,社区团购规模预计翻倍增长至720亿元,两年后,将超过千亿。兴盛优选、美团优选、多多买菜等平台,已掌握了先发优势,加速在全国范围内攻城略地。

中国的互联网发展至今,外界已逐渐看透大佬们的玩法。烧钱—低价吸引客户—涨价收割,资本不是慈善家,利益是他们永恒的追求。所以,薅羊毛都是暂时的。

滴滴出行打市场的血腥场面仍历历在目。补贴出租车司机,完成用户习惯的培养,随即吸引社会车辆加入,抢走了出租车的生意,的哥成为了滴滴成长史中的“炮灰”。

“我们现在帮着社区团购做事,以后会不会也落到车的士司机的下场?”老夏的担心不是杞人忧天。

从蔬菜、水果等生鲜入手,玩家们拿到了社区团购的入场券。大浪淘沙,还留在下半场的平台,团购品类快速扩张,从高频到低频顺势而为,手已经伸向了老夏的小店。

在前不久的一封内部信中,十荟团CEO陈郢就已明确,社区团购打的是整个电商市场。即全品类的,从城市到农村的整个电商市场。

“他们现在的很多东西,都和我店里的相同,价格甚至比我的进货价还低。”老夏已经感受到了与平台的正面竞争。

老夏还没有详细盘算过,社区团购到底抢走了自己多少生意。“原来两箱鸡蛋三两天就可以卖完,现在要卖一周。”

距离老夏小店不远有一个菜市场。下午,市场冷冷清清。

李大姐已经在这里卖了十几年鸡蛋,社区团购对她的打击几乎是毁灭性。“原来,我的鸡蛋是论斤卖,现在论板卖,根本赚不到钱。”李大姐划拉着手机,“你看,他们的鸡蛋卖这么便宜,肯定亏本,我怎么可能斗得过他们。”

老夏和李大姐一样,从没通过社区团购买过菜。老夏是因为习惯了菜场的挑挑拣拣,而李大姐,则是一个弱势群体最后的坚持。

*本文作者范建,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斑马消费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