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活过2021的创业者,都不会抱怨2020不讲武德

微信公众号:灯塔知行社何伊凡2021-01-12 16:36事业线
只是高度不确定,黑天鹅满天飞的大时代已经降临了,2021、2022、乃至更长、时间都会如此。

传说中,年是个吃人的怪兽,需要用鞭炮来驱逐,当然,这指的是农历新年。只是不管农历还是公历,这个传说都已经被遗忘,直到2020年。

至少进入新千禧以来,没有一年像2020这样不受欢迎。脱口秀大会搞了个反跨年:主题是“滚蛋吧2020”,想必是很多人的心声。我们对着虚空开战,希望从1月1日起就能糟心翻页,全新启封,满血开挂。作为美好的希冀与自我宽慰,怎么骂都可以,反正年也不能还嘴,可要是当了真,2021也不会对你太客气。

创业公司在资金链断裂的边缘艰难求生,巨头在反垄断的阴影下惶恐不安;一面是蛋壳公寓暴雷后的愤怒,一面是泡泡玛特上市后的狂欢;上半年夫妻大战砸锁抢公章,下半年合伙人翻脸普洱茶投毒;字节和华为在妥协与抗争中顽强出海,比亚迪意料之外成为全球最大口罩生产商;有人要做时间的朋友,有人对时间口诛笔伐。

当你用“魔幻”形容2020,却忽略了“魔幻”可以适用于任何一年。流年易轻抛,2019年的996大讨论,2018年万科高呼活下去 ,2017年遍布街头的共享单车,2016年所谓的直播元年,看起来都已恍如隔世,但昨日种种因,正是今日种种果。

这个岁末,在电梯里时常会遇到身穿“某某买菜”马甲的配送员,他们的马甲或蓝或绿,手里拎着鸡蛋和大葱。在路上,看到特斯拉、蔚来、小鹏或其他电动车呼啸而过的几率,比2019年增加了三倍都不止。周末,女儿一起床就要上网课,而妻子必须要在至少五个平台中帮她做出选择。

社区团购、新能源汽车、在线教育,成为2020年最热三大风口,它们指向通往2021年的三大路标:新流量,新智造与新消费,可所有路标并非在2020才出现。疫情对世界的改变不是线性的,也不是只有新生与死亡,更多的是加速与折叠。


学霸君不能怪2020,12月27日它曝出濒临倒闭传闻,老师排队上交工作手机和卡号,第二天,12月28日作业帮就宣布完成新一轮融资,金额超 16 亿美元,投资方包括阿里巴巴老虎基金、红 杉、软银、方源资本等顶级投资人。

优胜教育不能怪2020,它10月爆雷,创始人陈昊哽咽直播,0元卖公司,连自己也要卖身十年还债,同月21日猿辅导宣布完成G2轮10亿美元的融资,由DST Global领投,中信产业基金淡马锡挚信资本等基金跟投。

拜腾不能怪2020,它6月底濒临崩溃,外籍高管沉默无语,中国员工面对裁员失落、不满、愤怒。一个月后,理想汽车在纳斯达克上市。2019年看起来难以为继的新造车运动,2020年却彻底翻盘,截止到2020年11月底,蔚来股价累计涨幅达到了1243%,小鹏汽车股价上涨了328%,增长了3倍;理想汽车股价上涨了243%,三家总市值超过了1500亿美元,超过奔驰加宝马,而它们的总销售量还不到后者的零头。

辛巴不能怪2020,因为糖水燕窝事件,让王海揪住不放,网传他有可能坐牢15年,虽然前半场嘴硬,后半场求生欲强烈,最后只被行政罚款90万,但还是让全网封杀。罗永浩同样遭遇了王海暴击,假羊毛衫也是实锤,却还能拿出反击的证据和王海有来有回,直播间人气也没有受影响。

瑞幸咖啡不能怪2020,它在实业端抓了一手好牌但在资本端打烂了。它被做空前后,跟谁学在美股被破纪录的做空15次,每次涨回做空前股价,而且创出新高。

蛋壳不能怪2020,资金链断裂,还令租客和房东也势同水火,但它可是2020年登陆纽交所的第一支中概股。

OYO不能怪2020,它在中国市场节节败退,高管洗牌,酒店解约,但低端单体酒店在低线城市依然是刚需,依然会有其他连锁酒店跳出来补位。

阿里和腾讯不能怪2020,对“科技霸权”的反思是全球风潮。7月29日,亚马逊CEO杰夫·贝佐斯、苹果CEO蒂姆·库克、脸书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和谷歌母公司Alphabet掌门桑达尔·皮查伊亚首次参加同一个活动:出席美国国会反垄断听证会,要就各自公司是否存在垄断行为、侵犯消费者权益等问题接受质询。

2020年,我们过的确实不容易,很多人生活与生意都经历了破碎与重建,我今年参加的葬礼,远比婚礼要多。时代的一粒灰,落在每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疫情之下,哪里是一粒灰,简直是把香炉都打翻了。古人讲成事需要“天地人”三才具备,人是个人勤奋与聪明,地是环境与平台,天就是运气和机缘。天时不佳,又奈之何?

只是高度不确定,黑天鹅满天飞的大时代已经降临了,2021、2022、乃至更长、时间都会如此。莫斯科不相信眼泪,只能因上努力,果上随缘,谁想甩锅给时代,时代只能甩给他一记耳光。


今天击中你的一粒子弹,昨天就射出了枪膛,疫情冲击下更容易暴露出之前隐形的缺陷。如模式缺陷,学霸君采用在线一对一模式,与跟谁学、学而思、猿辅导等采用的双师直播大班课和小班直播课相比,一对一每个老师服务的学生有限,杠杆率过低,如果要保证老师有足够吸引力的收入,则对用户而言成本过高。

如产品缺陷,辛巴被打假也只是冰山一角。直播大火,关于直播带货翻车的消息也早就不是新闻,翻一下黑猫投诉以及各类社交平台的留言,就会感到委托带货的客户和为爱埋单的粉丝怨气早已堆积在火山口。

如管理缺陷,拜腾烧光8亿美元汽车还没驶下PPT,很大原因是由于“土豪”,“花钱如瀑布”。300余人规模的北美办公室仅零食采购费一年就用掉了700多万美元,相当于平均每人一年吃掉近2万美元的零食,员工名片也要采用进口环保材料,一盒费用高达上千元。

特别集中的是现金流管理缺陷,蛋壳和其他发生问题的长租公寓,都有三个特点:

首先,高价收房、低价出租,公司收进来房子一般要求房东签3年。如果租金逐年上涨,再加上有3个月免租期,之后还有机会盈利,但如果受到不可控因素影响,如疫情,一旦没有新租金回笼,就会出现资金链断裂的风险。

第二,用高杠杆模式发展,租金对房客按年收、对出租者按季付,杠杆率为4倍,按年收、按月付,杠杆率能放大到10倍以上。这样公司能不断从资本市场融到钱,获得输血,还能暂时维持,但融资渠道断了,马上就会打回原形,跌入深渊。

第三,部分平台资金被挪用,甚至挂着羊头卖狗肉,表面上是房屋中介,实质上利用租客信用签下了分期付款。利用“押一付一”甚至“无押金”方式诱惑租客签下合约,这种合约其实是变相的贷款合同,等于金融公司把租客贷取的一年租金交给了中介,中介按月或按季交付给房东,未交给房东那一部分则拿去做其他事情,如P2P理财。

这种现金流管理模式,如刀尖添血,有利于跑马圈地扩张,却没有留出弹性空间。蛋壳CEO高靖,因为涉及地方政府对他创立蛋壳公寓前参与的商业投资受到调查,融资中断,其他管理层和董事会又没有及时作为,公司迅速崩盘,这证明蛋壳早就危如叠卵,疫情只是轻轻推了一下。

理想汽车的创始人李想,在朋友圈中转发了一篇关于拜腾的文章,他感叹:这么难的行业,必须训练为一个从18层地狱为起点往上爬的创业企业。理想汽车就是从18层地狱爬上来的,靠抠门才挺过至暗时刻。直到上市,只有两个副总裁,员工出差经济舱必须买折扣最低的,经济酒店要两个同性在一起住。

今天风光的公司,没有人能预测还可以风光多久,眼看他楼起来,眼看他楼塌了,远的不谈,从2010至2020,移动互联网爆发这十年中就有一个长长的明星公司阵亡名单。2020更是“红利即红海”,经过去泡沫化之后,优质项目更加稀缺,投资压强也更为集中,从一片蓝海到百舸争流,周期已越来越短。

在2020年这个资本寒冬,仅 K-12 在线教育, 2020 年融资额超过 500 亿元,超过该赛道前十年融资总和——2019年国内教育行业一共披露382起融资事件,融资金额约260亿元。

这还仅是一级市场数字,12月7日,已上市的跟谁学定增8.7亿美元,字节跳动也宣称2020年是启动教育的第一年,教育团队三年时间内不考虑盈利,每一年都是“巨额投入”。

社区团购是另一个焦灼的战场,根据企查查发布数据,2020年,社区团购公开融资事件达19起,披露融资金额高达171.7亿元,同比增长356.3%。头部公司十荟团2020年完成四次融资,总融资额近4.5亿美元,兴盛优选在7月完成的C+轮融资中,已获得8亿美元的弹药,12月11日,京东又宣布将通过子公司投资兴盛优选7亿美元。

这是惊人的数字,2014年打车之战可谓惨烈,滴滴完成了C轮与D轮,快的完成了B轮和C轮,后又在2015年初完成了D轮融资。12个月中,两家共融资16亿美元左右。单笔最大融资7亿美元,随后两家就合并了。从2015年开始的共享单车大战,席卷了中国大半个投资圈,到2018年年中,砸在赛道上的钱也不过在500亿左右。

要想在最热的风口做飞的最高的猪,如今至少需要十亿美金门票,最多只有三个月窗口期。行业一旦进入红海期总会出现一地鸡毛。如强大势能席卷下,连体制内老师都开始在线上课,在线教育已成为大规模社会实验。可教育并非流量生意,孩子的时间是不可逆的,大战后的幸存者,一定是能回归教育本质的公司,将北极星指标定为续班率而不是拉新,如此这才能折射用户真正的认可。


不管现在融了多少钱,能自动开启“地狱模式”的创业者,才能找到通向天堂之路。

商业新地壳运动周期才刚刚开始,各种板块碰撞挤压,江河奔流,高山下陷,低谷隆起,2020年为未来埋下了大量草蛇灰线,疫情导致的衍生风险和衍生机会都将陆续释放。全球金融业流动性风险会呈现长期化、结构化趋势;数字化大转型将全面驱动效率提升、推动深度融合应用、重构组织模式与机制网络、加速赋能升级;工业互联网会实现全价值链的智能化跃迁,开启新万亿盛宴。

日本经营之圣稻盛和夫,一生经常遇到“不讲武德”的年景。他经历过上世纪70年代的石油危机,80年代的日元升值危机,90年代的泡沫破裂的危机,2000年代IT泡沫破裂的危机,以及2008年的雷曼金融危机,但旗下产业却始终没有在萧条的危机中倒下,反而越来越好。其传奇就是仅用一年时间,把破产重建的日航推上航空业利润世界第一的宝座。

这样一位老人,自然对如何应对危机之年颇有经验。他出版了一本新书,叫《心》,号称自己一生收官之作。可读不懂的人,会觉得老爷子写的有点虚,读的懂的人,则会感恩每一寸时光。他在这本小书中只写了一件事:一切都由心开始,到心终结。不管环境如何变化,如果一心一意磨炼心灵,让它成为真我本身的意识,就能瞬间理解这森罗万象的真理。

从心出发,日日是新日。

*本文作者何伊凡,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灯塔知行社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