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来重拾速度游戏

36氪Pro李勤2021-01-14 16:14事业线
起死回生让蔚来完成了一次生动的品牌叙事,2020年销量节节蹿升,超过4.3万台,市值也跃升至全球第四大车企。

        以速度著称的蔚来,找回熟悉的节奏

“2020年是蔚来劫后重生的一年。”1月9号的NIO Day(蔚来年度发布会),李斌登台后说出了这句话。

起死回生让蔚来完成了一次生动的品牌叙事,2020年销量节节蹿升,超过4.3万台,市值也跃升至全球第四大车企。但不容回避的是,2019年的困顿让蔚来损失最大的不是资金,而是时间。

NIO Day上,蔚来大秀肌肉,一口气发布了150度固态电池包、续航可超1000公里的轿车ET7以及新一代自动驾驶技术等,但轿车交付要等到2022年一季度。

固态电池和自动驾驶技术会交付得更晚,距离1 月 9 号发布,到明年交付,间隔最长近2年。而在此前的规划中,蔚来轿车于2019年上海车展已经亮相,因资金问题无奈搁置。

相当于2021年,新的技术和产品不可避免出现了断档,而特斯拉不光已经将国产Model Y四驱版下探到了34万元,也正在北美以周为计迭代FSD beta版,以马斯克的节奏,今年向中国推送不无可能。

而到了2022年,则是新老车企全部发力的一年,除了蔚来会推出搭载新平台的轿车ET7,特斯拉、理想汽车和小鹏汽车,以及传统车企争相成立的独立汽车品牌,也都会有新一代的技术和平台推出。

一向以速度著称的蔚来,正努力回到其熟悉的激进节奏中。

数字是性能最直观的量化手段,在蔚来NIO Day发布会中被运用得淋漓尽致。

纯电动车续航刚刚越过600公里及格线,蔚来推出的150kWh电池包,则支持其轿车ET7续航最高达到1000公里。据官方介绍,150度电池包采用了固态电池技术,实现50%的能量密度提升,从行业主流的270Wh/kg增加至360Wh/kg。

对于固态电池的应用,李斌给了一个相对自洽的逻辑,他认为,其他车企做固态主要是为了减重,但这个价值不足以和固态电池的高成本抵销,所以其他车企用固态电池的动力不足,而蔚来有换电体系,2021年要建设500座换电站,“光换电站里流通的电池,就能让我(向固态电池供应商)下一个不小的订单。”

在新一代自动驾驶硬件配置上,蔚来也几乎”不惜成本 “。轿车ET7搭载最新的蔚来自动驾驶技术NAD(NIO Autonomous Driving),NAD包含NIO Aquila蔚来感知系统和NIO Adam蔚来计算平台等,可逐步实现高速、城区、停车、加电等场景下的点到点自动驾驶体验。

在NIO Aquila蔚来超感系统中,蔚来配备了33个高性能感知硬件,其中包括11个800万像素高清摄像头、1个超远距离高精度激光雷达、5个毫米波雷达、12个超声波雷达、2个高精度定位单元、1个车路协同感知和1个增强主驾感知,每秒产生的图像数据达到8GB。

小鹏汽车是新造车中首家采用激光雷达公司,其采用的大疆Livox产品线束为144线,而同样采用激光雷达的蔚来,配置了被投公司Innovusion的最新产品猎鹰,拥有等效300 线,500 米超远探测距离。

处理海量数据需要一个超大算力平台,蔚来超算平台Adam配备了四颗英伟达 Ori芯片,算力高达1016TOPS,几乎是特斯拉FSD芯片的7倍。

但大量新技术的应用也考验工程和软件能力。有头部供应商的自动驾驶总监向36氪表达了担忧,“算力堆叠没错,但这么大的算力,功耗和散热会是个大问题,除非你现在的算法模型用不到极致。”有新造车公司中层管理人员也向36氪评论,固态电池、激光雷达、4块Orin芯片都是最前沿的配置,这可以占领用户心智,但在量产过程中,也会有走钢丝的风险。

发生在蔚来身上的一个实例是,至今困扰蔚来车主的断网问题,正是其早期选择的通信模块是u-blox最新产品,在国内的适配未做好,当下,蔚来正逐步将模组切换为国内的移远通信。

激进配置是蔚来一贯的产品策略。一位接触过多家新造车项目的芯片公司高管透露,”相比于其他家比较明确的需求和定义,蔚来更看重number(数据)。“而一家蔚来供应商也向36氪直言,蔚来关注的重要不是你的东西成熟、价格便宜,“李斌明确说过,只要你有最新的技术,我就敢用,他要的是超越特斯拉。”

对此,李斌也有清晰认知,为了保证轿车在明年一季度交付,蔚来甚至推动了英伟达将orin芯片的量产节奏提前。“有些的事情付出了代价,但总体是值得的。”李斌在接受36氪等媒体采访时说。

经历过去5年的生存战之后,新造车将迎来新一轮产品、技术和战略上的激烈征伐,李斌和蔚来需要再次快起来。

02、特斯拉向左,蔚来向右

虽然分别是中 美智能电动汽车的领头羊,但特斯拉和蔚来则选择了截然不同的路径。

特斯拉的使命是“加速世界向可持续能源转变”,以效率为核心驱动力,不断降价,成为电动汽车的普及者。“一家公司按照自己的使命去行动,是值得尊敬的。”不管是蔚来CEO李斌还是总裁秦力洪,都发表过相似观点。

蔚来也在公司名字下面赫然写着“Blue sky is coming”,价值内核与特斯拉的愿景似乎一致。但在李斌看来,蔚来的路径是为用户创造愉悦生活,“把用户服务做好,同样能不断卖车”。

从产品定位来看,特斯拉从百万级的Model X和Model S不断向下,已经将Model 3卖到了25万元。近期又有多家权威媒体报道,特斯拉将在上海工厂增产第三款国产车型,定价预计在 15 至 20 万元。这意味着,特斯拉将把售价下探至销量最广的市场区间,以特斯拉的品牌光环,完成电动汽车普及,似乎只是时间问题。

但蔚来显然没有计划进入对手的节奏。“特斯拉要做福特和大众,蔚来要做BBA。”李斌在接受采访时谈到两家策略时直言,他认为这个市场每年会有200万-300万辆的体量。

马斯克曾多次炮轰激光雷达和高精地图,李斌则在宣布配置300线激光雷达时表示,“每一点安全提升,都需要全力以赴”“自动驾驶需要激光雷达”。借助激光雷达、自动驾驶等配置,蔚来将轿车ET7的起售价拉升到了44.8万元,堪比7座车型ES8。

而面对媒体对蔚来是否降价的频繁发问,李斌直言“蔚来真没有降价空间”。

2020年之前,蔚来常年以负毛利经营,直到2020年第二季度才转负为正,到第三季度做到14.5%。也正是得益于节节增长的销量和不断改善的毛利,蔚来的股价才能受到热捧,以此增发融资上百亿元。在资金就是弹药的未来战争中,蔚来势必会坚守来之不易的毛利率。

更何况,降价考验的一整套的供应链整合能力,对于初创电动汽车来说,如果不是马斯克和SpaceX光环加持的特斯拉,很难在供应链端享受到优厚的商务资源。有行业人士向36氪透露,小鹏汽车CEO何小鹏为了从宁德时代顺利拿货,不得不在近期赴宁德驻守一周,而特斯拉在宁德时代总部拥有一条“Z”代号的独立产线,Z是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姓氏中的字母,这意味着特批产线。

因此也不难预见,在汽车这个追求规模效应的行业,不降价不会是任何企业的铁律。只是在不同的战略阶段,每家企业要选择与之匹配的策略。特斯拉借助国产化红利,正高歌猛进,拓展市场版图,而蔚来则刚刚劫后重生,需要用近乎堆料式的配置和技术巩固产品号召力。

就像李斌所说,“我们说不降价,但没有说过永远不降价。”

*本文作者李勤,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36氪Pro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

  • 贺志强

    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联想创投集团总裁

    集团总裁 机构投资人认证

    约谈
    投资领域: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