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ubhouse 是推特的反面

36氪-神译局译者:林三2021-02-18 18:06事业线
Clubhouse前途未卜,但既已横空出世,新世纪的人又怎么会轻易错过对新事物的好奇与尝试呢?

编者按: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于1月31日发推,宣布将于当晚在Clubhouse进行语音直播,在此之后,这个诞生还不到一年的应用程序——Clubhouse,一跃而起,横扫全球,“有邀请码吗”成了早安晚安问候语和世界通行证。那么,Clubhouse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本文译自medium,文章作者Will Oremus,原文标题Clubhouse Is the Anti-Twitter。

划重点:

1.“需要邀请”是刻意为之

2.改变社交媒体的既定模型

3.更接近于现实世界中的社交结构

4.排他性不是偶然

最近热门的社交app Clubhouse 火得如日中天,它通过复制现实世界的社交结构,取代了爆炸式的社交模式。

Clubhouse是诞生于去年的一款即时性团体语音聊天应用程序,在各大风投机构那里声名鹊起。而最近,在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和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使用它与其他技术专家进行对话之后,该app迅速登上了数家新闻头条。路透社报道:“马斯克与罗宾汉(Robinhood)首席执行官的对话引爆了该应用程序的燃点,” Platformer的Casey Newton宣称:“ 属于Clubhouse的时刻到了,这几次的客串都明显加速了Clubhouse的爆发”。

批评的声音也不是没有。 The Information总编辑杰西卡·莱辛(Jessica Lessin)指出,这些活动的组织者刻意阻止了许多记者参加。 《纽约时报》记者泰勒·洛伦兹(Taylor Lorenz)也表示,他们特意排除了女记者。

与此同时,Twitter一直把Spaces视为竞争对手,并私下测试他们的功能。目前看起来,目标用户部分重叠的两家社交媒体公司即将一决高下。但是他们的创立思想在本质上是不同的,这也导致了他们标志性的产品有着完全不同的发展历程。

模式开放与封闭的社交网络

十年前,Twitter因为在一些社会运动中的作用而被一些专家誉为民主力量。自那以来,社交媒体上的叙事变得愈发复杂,混乱以及矛盾。甚至我们常常听到这样一种声音,今天的Twitter,Facebook和其他社交平台正在破坏民主而不是促进民主。但是还有另一种更广泛的意义,即Twitter至少在某种程度上一直是民主的。 Twitter平台的结构基本上是开放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几乎任何人都可以使用它,在上面发表意见,回复其他人等等,至少可以说每个人都是有一个很小的机会发出微弱的声音。

以Twitter为例,社交媒体放大了参与度最高,也就是最热的推文,无论是谁撰写的,以及无论是被转发还是被收藏。这既有好也有坏,一方面可以为草根运动发声,另一方面有着千万粉丝的大v可能会获得比原作者更多的点赞,各种妖魔化的信息也可能大行其道。

在现实生活中拥有权力和较高的社会地位,不一定意味着在Twitter上也能获得相同的待遇,虽然他们几率更大。他们可能会拥有比普通人更多的粉丝,发一些有趣的日常,开一些无聊的玩笑,喜欢你的人会来刻意迎合你、奉承你,但请不要忘记,与此同时,你也成为了一个目标,甚至可能是众矢之的。你的任何错误表达都可能被从未认识,毫不相干的陌生人残酷地剖析和嘲笑。而对于普通人来说,那些热搜上的内容,我们几乎上完全地无能为力。

无论是平台的操纵,还是社交媒体上的偏见,Twitter都加剧了权力的不平等,从日常生活的角度来看,Twitter成为了一个蓄满压力且分歧巨大的温床,并且不乏粗鄙的言辞和恶意的煽动。

之所以用这样的方式构架Twitter,是为了与Clubhouse进行对比。Twitter可以被定义为相对扁平和开放的一个平台,与之相反,Clubhouse则是分层和封闭的,这几乎肯定是故意的,并且确实对某些人来说是很大的吸引力。

排他性从一开始就是Clubhouse的主题。该应用程序于2020年4月以私人Beta测试模式启动,吸引技术投资者和名人作为早期使用者,部分原因是希望他们能够在没有Twitter和其他平台打扰的情况下进行交谈。它基于用户生成的组和讨论面板,实时进行,并且只能语音聊天,有的时候则可以对观众开放。

Clubhouse推出后的一年,发展迅速,规模愈发庞大,常常登上新闻头条,但它仍然保持是私密的:你必须受到现有成员的邀请才能进入,因此在某些圈子里成为会员仍然是一种身份象征,而且它还仅在iOS程序上可用。

对于类似Clubhouse这种应用程序的早期发展阶段,限制它的规模是非常必要的。它使公司更易于管理,并允许公司在产品达到黄金时刻之前,在较早的阶段和单个操作系统上发现、修复、解决问题。

于是在这种情况下,排他性绝不是偶然的。它对于平台的动态发展至关重要。该应用程序围绕“房间”构建而成,“房间”是由特定用户在特定时间围绕特定主题召集的群聊,也可以是“俱乐部”或“私人团体”,其创建人有权设置和执行会员条款。在概念和设计上,这些会议室都与行业会议上的专家小组极为相似(很多时候,他们全都是男性小组成员)。在发展的关键时刻,Clubhouse感觉就像是对以下问题给出了答案:“如果SXSW是一个应用程序呢?”(编者注:SXSW是每年在美国得克萨斯州奥斯汀举行的一系列电影、互动式多媒体和音乐的艺术节与大会,首届SXSW始于1987年,随着每年的举行规模持续成长)。

与另一个快速发展地基于语音的平台Discord一样,这种结构也有利于对话,而领先的社交平台(Facebook,Instagram,TikTok和Twitter)则并非如此。它可以防止danah boyd所说的“环境崩溃”。(编者注:context collapse是由一些学者提出的关于社交媒体的影响的概念。它指的是在线上你会面对无限的受众群体,而不是生活中可以面对面互动的有限群体)。

在这种情况下,你以为你是在和志同道合者交谈,但你也可能被出其不意的其他人打断。与Twitter不同,实时语音交互的媒介更接近于礼貌客气的社交礼仪,和生活中的人际互动类似。

在每个房间内,角色是按等级划分的。它由一个或多个主持人掌控,他们拥有“舞台”并控制谁可以发言以及何时发言。如果你是听众,你必须举手,以表明希望获得他们给你的发言允许。他们不需要点到任何不想听到的人,如果他们收到你的来信并表示没有兴趣,他们可以使你的麦克风静音,甚至从房间移除你。甚至在听众内部也存在层次结构:那些跟随一个或多个主持人的人出现在顶部,相当于前排座位,并且被召唤发言的可能性更大。

对于对话的这种控制使应用程序感觉更加“高端”,甚至是具有歧视性的。在过去的一周中,Clubhouse成为了与Elon Musk和Mark Zuckerberg等技术巨头开展对话的酷炫途径–通常是在技术大咖主持的会议中与其他重量级人物进行对话才可以。马斯克和扎克伯格以及罗宾汉(Robinhood)首席执行官弗拉德·特涅夫(Vlad Tenev)都在一个名为“ Good Time Show”的房间中亮相,该房间是由一位行业资深人士主持的,该人士刚刚被内部的主要投资者安德森·霍洛维茨(Andreessen Horowitz)聘用。

一切都不是偶然,安德森·霍洛维茨的声誉部分建立在诸如安德森(Marc Andreessen)等校长的公众人物身上,这些人以在Twitter上大量封锁批评者而闻名,尤其是科技记者。作为被安德森禁言的Twitter使用者之一,Clubhouse相对来说更像是一个舒适的“安全空间”。

但如果只是这样就有点太简单了。Clubhouse还发现了一个利基市场,对于那些感到边缘化的人,他们在Twitter等平台上面临骚扰和歧视,他们的看法和声音被严重忽视,比如被禁言的记者,他们需要在其他地方分享他们的观点和经验,并且感受到安全。Twitter似乎正试图抓住这种受控环境的良性一面,该想法在去年12月以私人Beta版被实现。与Clubhouse相比,Twitter明确地将Spaces定位为妇女和边缘化社区的人们进行讨论的避风港。然而就这一点来说,他们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Clubhouse也是这样做的,然而事实证明排他性并不能保证平台一定会变得更有人情味。平台的创始精神,领导者和早期使用者的组成也很重要。Clubhouse最初专注于内部技术人士,尤其是男性,这为其最初的增长创造了奇迹,尽管有迹象表明它正在迅速扩大,但这也可能会限制其长期吸引力。该应用程序已在中国流行,星期五晚上,女星Zendaya和导演萨姆·莱文森(Sam Levinson)露面,为他们的新Netflix电影《马尔科姆和玛丽》(Malcom&Marie)做宣传。而对于Twitter来说,它就很难将基于会话的分层产品集成到与其核心概念相反的平台中。

Spaces和Clubhouse之间的对决注定精彩。无论谁赢了,可以肯定地说,这两种产品所基于的想法都是具有持久生命力的。既定的社交媒体平台在很多方面都取得了成功,但是作为围绕共同感兴趣的主题进行自发,随心所欲的,日常对话的场景,到目前为止,并没有什么成功的案例。

但是这些都没能修正对话的根本问题,他们依然限制着内容创作者的数量,只对有人格魅力,镜头特性的人友好。而依靠实时语音对话建立的程序,它所承载的潜在参与者的数量则可能要庞大的多,千万不要小看人际链条。

最后,Twitter的希望和危险在于,它突破了线下存在的一些界限和结构,名人与粉丝之间的距离近了,名人与仇恨之间的界限也模糊了。从某种意义上说,Clubhouse的希望和危险在于,它部分恢复了那些线下的边界和结构,创造了既感觉更熟悉,又破坏性更少的空间,虽然这可能有好有坏。

Clubhouse前途未卜,但既已横空出世,新世纪的人又怎么会轻易错过对新事物的好奇与尝试呢?

*本文作者译者:林三,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36氪-神译局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

  • 贝塔斯曼-龙宇

    BAI(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

    创始及管理合伙人 机构投资人认证

    约谈
    投资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