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缩水3000亿美元

微信公众号:深燃周继凤2021-03-09 15:29事业线
一个案例是,高瓴资本在2020年四季度末已清仓了其所持有的蔚来、小鹏、理想的股票。

2021年初,特斯拉市值飙升至8000亿美元,创始人马斯克成为世界首富。人们以为划时代的日子要来临了。

没成想,这首富的宝座还没捂热,以特斯拉为代表的新能源企业股价就开始狂跌。

1月25日起,特斯拉股价突然开启下跌模式,一个多月的时间,已经跌去了三成。

3月9日凌晨,特斯拉市值一夜蒸发330亿美元,“特斯拉股价闪崩三分之一”这一话题甚至冲上微博热搜。算下来,这家公司在短短五周半的时间里,跌掉超3000亿美元的市值。

再说国内,带头大哥都跌,小弟们也不能幸免。

原本,在2020年这一年里,三家造车新势力赚足了眼光和热度。蔚来的市值从30亿美元左右一路飙升到900亿美元,到了2021年1月份,甚至一度突破1000亿美元。理想和小鹏市值也从Pre-IPO的不到50亿美元,窜升至300亿美元左右。

但转过年来,三家造车新势力的股价就开始腰斩。蔚来从最高点的66.99美元一度跌到如今的35.21美元 ;理想从最高点47.70美元跌到21.33美元;小鹏从74.49美元跌到26.92美元。

资本也开始撤退。一个案例是,高 瓴资本在2020年四季度末已清仓了其所持有的蔚来、小鹏、理想的股票。

新能源领域的泡沫开始破裂了吗?

最近,三家造车新势力纷纷递交了2020年第四季度财报。从这三家的财报中,我们刚好能看到在2020年这关键的一年,它们都交出了怎样的成绩单,这样的成绩单,又能否拯救其崩塌的股价。

拼命省钱,开始赚钱

2020年,三家造车新势力实际上都交出了不错的成绩单。对比2019年,简直可以用天差地别来形容

蔚来2019年年末,公司账上的余钱也就剩10.56亿元,还不够一个月的开支。如今,公司账上现金流增加415亿元至425亿元,全年营收162.58亿元,毛利率甚至达到了两位数。

小鹏在2019年亏损36.91亿元,2020年上半年亏损7.95亿元,到了下半年,不仅亏损开始大幅度收窄,下半年两个季度的毛利率也实现了转正。

理想全年营收94.6亿元,亏损收窄,甚至在四季度实现了单季度盈利1.075亿元。

料来源 / 公司财报制图 / 深燃

对于车企来说,产业链复杂,但是成绩却非常直观——要想赚得多,就得多卖车。蔚来卖的车贵,车辆均价已经达到了35万元。再加上蔚来车卖得多,全年卖出了4.37万台。因而在营收规模和体量上,蔚来已经具有了碾压性的优势。2020年,蔚来全年营收162.58亿元,规模相当于两个理想、三个小鹏。

总体来说,这一年,三家造车新势力都在拼命地降本增效,试图拿出更为有利的财务数据,以获得资本市场的信心。

这点从毛利率上都能看得出来——三家的毛利率都转正了。

比如蔚来创始人李斌甚至曾向投资人立下“军令状”:“2020年一季度亏损环比降35%,二季度毛利率转正,年底毛利率达到两位数。”这点蔚来确实是做到了,毛利率在二季度转正,到了四季度,直接达到了17.2%,几乎与理想持平。

而理想一向在开源节流上颇有心得,在年初毛利率就转正。到了四季度,直接实现了公司整体扭亏为盈

小鹏则在不断提升自己的毛利率水平,到了2020年下半年,实现了连续两个季度的毛利率为正。最后实现了2020年全年毛利率为正。

但这三家,开源节流的方向又都不一样。换句话说,这三家赚钱、省钱的路子也不一样。

蔚来这边,蔚来财务副总裁曲玉曾透露,“蔚来ES8的毛利率大于蔚来ES6。”2020年4月,售价超40万元的新款ES8开始交付市场,且ES8的销量持续走高。高毛利的车能够让销售结构优化。同时,电话会议里强调,蔚来的NOP(Navigate on Pilot也就是领航辅助功能)是毛利率增长的重要原因之一。这也就意味着,蔚来试图靠卖软件来提升毛利率

另一方面,蔚来也在试图节流。此前蔚来以用户服务著称,说白了就是花销没有节制。但是到了2020年,蔚来开始勒紧裤腰带,比如2020年第四季度,蔚来销售及管理费用同比减少21.9%,全年这部分的花费同比下降27.9%。

小鹏这边,小鹏P7显然在毛利率提升方面贡献较多。相比小鹏G3,小鹏P7的销售单价平均高出10万元/辆,靠着P7,小鹏汽车的产品结构和盈利能力得以改善。

而理想则一向都是省钱大户,尤其是在各项支出上,能省则省。以研发费用为例,理想2020年的研发费用为11.1亿元,比2019年的11.7亿元还下降了6%。

资料来源 /公司财报制图/深燃

但这样亮眼的成绩背后,也同样存在着问题。

以蔚来为例,蔚来全年的营收是不及预期的。此前16名华尔街分析师平均预期蔚来2020年营收将达25.1亿美元,而财报显示,蔚来汽车2020年总营收为24.9亿美元,不及分析师预期。不仅是营收不及预期,三家造车新势力中,蔚来依旧是亏损最多的。蔚来2020年第四季度净亏损13.9亿元,环比扩大32.6%,全年净亏损为53.04亿元,这也意味着蔚来2015年成立至今已累计亏损超过300亿元。

理想倒是在2020年四季度实现了盈利,四季度净利润为1.08亿元,2020年全年净亏损也不多,才1.51亿元。但理想能否继续实现盈利依旧得打个问号。理想汽车CFO李铁就透露,四季度净利润转正主要得益于短期理财产品投资产生收益。这一项目在Q3的收益为7026万元,在四季度上升至1.7亿元。

除此之外,最为要命的是,电动车未来发展的重点在智能化上,也就是自动驾驶技术。但是,理想在智能化研发上的投入还在不断减少。对比其他几家,蔚来2020年全年的研发费用为24.9亿元,小鹏全年研发支出为17.25亿元,而理想的研发投入不过11亿元。

小鹏倒是在自动驾驶研发上下了大力气,2018年,小鹏研发投入10.5亿,占营业费用62%;2019年研发投入达到20.7亿,占营业费用的64%。2020年也同样投入了17.25亿元。但是,亏损依旧是小鹏的老大难问题。

资料来源 /公司财报制图/深燃

疯狂卖车,销量都上来了

再看销量。

各家都在比拼自动驾驶技术,拼用户服务、产品效率,但最终落到实处,还是得看车卖得怎么样。

资料来源 / 上市公司公告、财报制图 / 深燃

事实上,尽管蔚来、理想、小鹏已经成立了五六年,但要说真正实现大规模量产,其实也就是从2020年才开始的。

纵观2020年这一年,一个明显的感知就是,三家的销量都逐渐上来了。

2020年年初,新能源汽车整体市场认可度还比较低,各家的销量都很低迷,都在1000多台。真正的转折点是在四五月份

四五月份疫情逐步得到了控制,整体车市开始回暖。三家造车新势力也在资本市场上站稳了脚跟,比如蔚来拿到了合肥市政府的融资,理想、小鹏都拿到了上市前的最后一轮融资。融资定了、大局稳了,也就是这个时候,三家的销量突然上了一个台阶。此后每月,蔚来、理想、小鹏你追我赶,交付量节节攀升。

10月份,销量出现了一些小幅下降,主要原因在于特斯拉Model 3降价,进一步打击了国内造车新势力的市场占有率。其中,小鹏受到的冲击较大。10月份,小鹏仅仅卖出了3040辆,环比下降12.5%。不过随后几个季度,各家已经逐渐恢复了增长,到了年底,尤其是最后一个月份,各家的销量都已经达到了5000台以上。

具体来看的话,三家都在飞快地抢夺市场,整体差距并不大。蔚来显然是跑得最快也是交付最多的。这点也不难理解,蔚来是三家中最先开始量产交付的,而且蔚来有三款量产车型——ES8、EC6、ES6。蔚来全年交付了4.37万台车,同比增长112.6%。从Q2开始,蔚来的季度交付量就突破了一万台关口。整体销量出现了质的突破,尤其是12月份,交付新车7007台,创下历史新高。

理想显然是厚积薄发型选手,2019年12月,理想才交付了首款车型。但是凭借着一款车型理想ONE,理想全年交付了3.26万辆车,相当能打。而且到了9月份,理想的市场认可度和知名度逐渐上来了,月度交付量甚至赶超小鹏,到了12月份,甚至与蔚来的销量只差不到900台。

相比于前两者销量呈现一个平滑的上升曲线,小鹏这一年来有些波折,这与小鹏的定位有很大关系。小鹏第一款交付的车型是G3,G3切的就是10万-20万元的价格区间。单这个市场并不好打,这部分价格区间的消费者大部分是首购,首选燃油车。定位不准,小鹏销量非常一般,月销不过千台。随后,小鹏靠着智能化的能力,推出了价格在20万以上的高端车P7,去年7月份小鹏P7正式交付后,这才把销量冲了上来,得以与蔚来、理想竞争。

转过年来,我们再看2021年。

2021年,对于这三家来说都是关键期,比拼的就是市场占有率,稍不留神就有可能掉队。更为要命的是,外部竞争激烈,今年年初,特斯拉再次开启降价屠夫模式,Model Y最高降价16.51万元,直接靠价格战抢占市场。

1月份的时候,各家销量略有滑坡,到了2月份,各家销量开始直接断崖式滑坡,相比1月,蔚来下滑22.8%,理想下滑57.24%,小鹏下滑63.04%。

必须要承认的是,一季度对于车市来说就是淡季,再加上2月份里有春节假期,销量骤减也算是正常,关键就看3月份能不能回升了。

跌跌不休,泡沫要破裂了?

从上述成绩来看,三家造车新势力业绩还算可圈可点。

然而资本市场看起来并不买账。

2月25日,理想发布财报显示,首次实现了净利润为正,但是这样的利好也没能扭转股价下跌的颓势,现在相比最高点,其股价累计跌幅已接近腰斩。

3月8日小鹏第四季度和全年财报最大的亮点,是实现了全年毛利率转正,但当天股价依然下跌。相比最高点,小鹏累计跌幅已经超过62.82%。

另外,蔚来股价相比最高点累计跌幅达47.43%。

进入2021年,股价暴涨、市值高企、遍地黄金的牛市已经不再,一个热得发烫的行业就此开始冷静下来。

当然,造车新势力的股价大跌,也跟美股的大行情有关。春节之后,很多过去一年股价涨幅巨大的明星中概股,股价都大幅下跌。很多人担心,美股的科技股泡沫要破灭了。在这种下跌行情里,过去估值暴涨的新造车,当然会受到影响。

估值高,意味着基本面要匹配,也就是说必须拿出亮眼的成绩。但是,如今的造车新势力们依旧是亏损的。

2014年至今的第一波造车大战,30多个造车品牌如今所剩无几。这场战役也诞生了一大批的造车大佬。比如李斌、李想、何小鹏等等,他们踩中了风口,凭借着自己过人的胆识、对资本的熟稔以及精准的操盘,量产并且交付了新车,跑赢了时间差,身价倍涨。

2020年,第一轮胜出者们市值高涨名声大噪,因此而吸引了各路人马,比如华为、百度、苹果等科技巨头,沃尔沃、捷豹、路虎等传统车企也不再隔岸观火,已经开始下场大规模布局。

所以,与其说整个新能源行业资本泡沫开始破裂,不如说,整个市场又回到了“原点”,新一轮的战事又要开启,行业又进入下一轮淘汰赛。

毫无疑问的是,如今三家的长板依旧明显。

蔚来依靠海底捞式的服务,获得了大批的拥趸,建立了用户服务的护城河。更重要的是,蔚来锚定的还是高端市场,这个市场有品牌溢价及想象空间。

理想有着足够优秀的产品打磨能力,增程式技术很好地兼顾了燃油和电动的两种属性,更符合当下过渡期用户的需求。

小鹏在智能化方面先人一步。1月26日,小鹏P7又迎来了一次OTA升级:新增40多个新功能,将NGP自动导航辅助驾驶(公测版)向用户开放等,Xmart OS版本号为2.5.0。

但短板也很明确——蔚来的运营效率、理想的智能研发,以及小鹏的用户服务。接下来就是各家能否加固原有的长板,补足短板,抓住窗口期。

相比于上一轮比赛,摸着石头过河,这一次淘汰赛,比拼和打法其实已经有了。如今造车新势力的比拼点以续航里程、电池技术为主,这些技术类似于手机厂商比拼的续航能力,有观点认为,从长期来看,电动车未来的重点还是在智能化,也就是自动驾驶技术方面。

关键就是看谁跑得更快,跑得更远。战争,才刚刚开始。

*本文作者周继凤,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深燃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

  • 王良

    中冀投资股份有限公司

    投资总监 机构投资人认证

    约谈
    投资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