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暴富,再爆雷

微信公众号:华商韬略王小生2021-03-23 16:36事业线
追风口玩资本,不专属于富二代,年轻创业者吃得起苦、受得了累,历经了重重考验和磨砺,也还是有人禁不住诱惑,倒在了这关口上。

资本游戏,钱来得快,去得更快。

违背价值规律的爆发,终将被价值规律加倍惩罚。

01

今年1月,法院一纸限制高消费的公告,将原达华智能董事长蔡小如推下神坛。从中山市最年轻的亿万富豪到如今的狼狈不堪,几年的光景,蔡小如就经历了过山车般的人生。

生于1979年的蔡小如,16岁初中毕业开始辅助父母做生意。2003年,年仅24岁就成为了达华智能实际控制人。

2010年公司上市时,31岁的蔡小如凭借超过26亿元的身家,成为中山市最年轻的亿万富翁,是众多创业年轻人膜拜和追捧的对象。

在资本市场尝到财富暴增的甜头后,他的野心也开始膨胀,从此开启了堪称疯狂的并购扩张之路,甚至被媒体冠以“并购狂魔”的称号。

他的并购扩张之路究竟有多疯狂?看看下面的数据就知道了。

2013年,达华智能以4.33亿元并购新东网。2015年,其一年时间参与了至少6家公司并购或者部分收购,总耗资5亿元以上。

到2019年底,达华智能已累计涉足或控制了11家上市公司。

频繁的并购,帮其创造了一个又一个新鲜的故事,也进一步推高了达华智能的市值。账面财富不断放大,蔡小如的野心也随之更加膨胀,在大举并购之后走上了资本套利的道路。

他第一个套现的目标就是市值不断做大的达华智能。除公告公开的4次减持、2次增持,总计套现1.35亿元左右之外,蔡小如还分别于2016年9月与2017年1月,与“中植系”旗下珠海植远签署股份转让协议,累计转让达华智能18.56%的股份,套现36.33亿元。

蔡小如赚大了,却让达华智能背上了沉重的债务和经营包袱。

2017年末,达华智能短期借款急剧增长至23.54亿元,占公司总资产比例将近30%,长期借款在2017年末也猛增至7.23亿元,而流动资产占流动负债比率只有0.79,远低于正常企业“2”的水平。

2018年,达华智能更巨亏17.42亿元,流动性危机凸显,股价断崖式下跌。

危机关头,蔡小如想的不是如何拯救公司,而是继续挪腾转移。他与福州金控达成协议,拟将剩余的2.58亿股作价22.45亿元,全部转让给福州金控,试图彻底套现走人。

然而,经过一年多的博弈,该协议被终止。

直到2020年9月17日,事情才算有了新进展。达华智能通过向福建天志定增发行股票2.52亿股,筹集11.6亿元,摊薄了蔡小如的股份,控股股东也变成了福建天志,福建天志的大股东陈融圣成了实际控制人。

从资本市场巨额套现的蔡小如,并没有因此告别资本运作。而是在达华智能之外,以个人名义继续着资本游戏。

从2014年入股溢多利开始,他先后入股华峰超纤、熊猫国旅等上市公司。

2017年,他又通过深圳华欣创力科技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以超过11亿元巨资入主金莱特,并如愿成为实际控制人。

此外,他还出现在爱朋医疗、青农商行、华林证券、七彩化学、立华股份、恒铭达、康龙化成青岛银行、新乳业等公司的IPO线下发行投资者名单中。

然而,蔡小如的个人投资也同样不成功。

2018年达华智能巨亏,当年6月,蔡小如失去达华智能控制权,辞去上市公司董事长职务。

2019年,因与卡友发生的转让纠纷,蔡小如持有的达华智能全部股权悉数被法院冻结,并陆续质押给了债权人;同年8月,他通过华欣创力持有的金莱特股份被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冻结;此外,蔡小如持有溢多利的股份也被全部冻结;2020年12月,蔡小如又卖掉持有的熊猫国旅全部股份等等。

至此,蔡小如名下的股权几乎被质押或被法院冻结。他曾经靠资本运作得到了,最终不但加倍还给了市场,还落得个败坏家业、声名狼藉的下场。

02

资本游戏,顺风顺水时,来钱快、造富和光环效应强,一旦沾上了就容易上瘾,而上瘾的远远不止蔡小如一个人。

作为“中技系”掌门人,1978年出生的颜静刚,17岁开始便闯荡上海滩,前后干过IT、做过翻译中介,最终还是选择继承了父辈的衣钵。

2004年,由其叔父带入预制桩行业,并在2005年成立上海中技桩业发展有限公司。凭借头脑灵活、能钻研、肯吃苦,颜静刚带领中技桩业飞速发展。

2008年赶上了国家4万亿元拉动内需的大基建,2010年又踩上了上海世博会的风口,交通市政等基础设施投资建设需求大幅增加,短短五年时间,中技桩业总资产增长69倍,总营收增长89倍,净利润增长124倍。

颜静刚本人,也被评为“2007年长三角创新精英人物十佳”。名利双收之下,颜静刚似乎并不满足,看着资本市场一波又一波地造富,颜静刚突然发现,实业来钱还是太慢了,于是他开始筹划在A股上市。

在上市过程中,因为发生多起安全事故,中技桩业两次IPO冲关均告失败,颜静刚只能“曲线救国”,终于在2013年12月12日,通过借壳澄海股份成功登陆A股。

颜静刚一踏进A股,就像变了个人,疯狂开启了资本游戏。他跟风收购各种热点行业企业,看着股价犹如过山车,大起大落,无不刺激。

中技桩业刚上市半年多,便披露定增预案,拟融资86.72亿元,用于收购互联网游戏公司点点互动和影视公司北京儒意欣欣影业。

值得注意的是,中技控股总资产才65.62亿元,净资产仅22.50亿元,收购规模几乎是自身净资产的4倍,其资本动作的规模之大,令人震惊!

当时,游戏影视公司正值热点,一家预制混凝土桩为主营业务的公司,去收购与自己主业毫不相关的手游和影视公司,更让人不可思议。

虽然此次定增最终还是失败了,但借助并购热点行业,点燃市场行情,让中技控股在一年半时间涨幅4倍多。2014年8月,中技控股更是单月涨幅达到110%。

收购影视公司失败后,颜静刚旋即开始筹划注入军工资产。2015年9月,他选中了是武汉枭龙,意向总估值约50亿元。

同样的大手笔,同样的行业大热点,同样让不明所以的资本市场热血沸腾,然而仅过一周,关于武汉枭龙的收购便宣告收购破产,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大额收购军工热点,“故事丰富饱满”,能吸引“韭菜”,让股价暴涨。

收购总是无果而终是不行的,所以经历两次“挫折”后,颜静刚妻子梁秀红开始登场。2015年12月,梁秀红以7.74亿元收购宏达矿业15%股权,成为宏达矿业实际控制人。

接下来的两年时间里,通过质押股权和高杠杆,夫妻俩开始各种资本运作。2016年颜静刚以24.16亿元的价格回购中技桩业,然后又收购了宏达矿业旗下的游戏资产。

通过一系列大额并购后,颜静刚夫妇杠杆已加到极限,截至2016年7月,两人直接和间接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权市值合计为47.59亿元,质押率却达到了90%以上。

尽管资金压力巨大,但颜静刚又在2017年5月收购了苏州正悦100%股权,转让价格1亿元,转让总价款及承担债务合计高达26.81亿元。

支付1亿元的转让费,就能间接控制苏州正悦旗下的上市公司尤夫股份,这对颜静刚诱惑极大,毕竟债务不急着还,颜静刚决定“赌一把”。

转让完成后,颜静刚终于圆梦,成为了手握3家上市公司的“中技系”掌门人。

让他没想到的是,这次收购竟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本来资金就并不充裕,筹集资金的来源也主要靠股权质押,但是眼看上市公司股权已尽数被质押的夫妻俩,从哪里来钱去承担新收购公司的巨额债务呢?

在2020年公布的监管处罚通知书里可以看到答案。

▲公告截图

根据调查结果和处罚通知书,颜静刚在2017年收购控制尤夫股份后,存在多起对上市公司尤夫股份的资金占用情况和违规担保的情况,违规金额高达14.07亿元。

由此资金线条便清晰了起来,“凑钱”便宜拿下尤夫股份,再通过上市公司资金占用和担保获取资金用来偿还收购时承担的债务费用,好一个“空手套白狼”,但没能逃过监管的眼睛。

颜静刚作为实际控制人、组织、策划、领导并实施了公司虚增利润及违规担保等全部涉案违法事项,证监会不仅对其进行罚款,还处以终身证券市场禁入。

颜静刚也从此销声匿迹。

03

追风口,玩资本,不专属于富二代,年轻创业者吃得起苦、受得了累,历经了重重考验和磨砺,也还是有人禁不住诱惑,倒在了这关口上。

2017年10月18日,刚刚成立三年半的趣店,便赴纳斯达克敲钟上市,成为了中国第三家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互联网金融公司,其创始人罗敏也被看作是“草根逆袭”的榜样。

小时候的他因为身材矮小、土里土气,经常被老师和同学嘲笑。从那时起,罗敏就已经明白,“唯有成功,才能获取尊重,才能让人刮目相看”。

2005年,毕业于江西师范大学的罗敏怀揣2000元,到北大备考研究生,想通过考上全国最好的学府来证明自己。然而在一次旁听课上,听完李彦宏关于创业的演讲,他改变了想法,决定弃考开启创业之路。

之后将近十年的时间,罗敏尝试过各种风口,也体验了各种失败。直到2014年,他终于踩中了消费分期这个大热点,然后蒙眼狂奔,一路高歌

2014年3月,趣分期(趣店的前身)成立,以校园贷为突破口,通过收取高额利息,给年轻人提供分期消费贷款,后又推出不限用途的小额信用贷,收割了一大票借贷消费的年轻人。

比如一个苹果手机4999元,没有存款、没有信用卡怎么买?趣店可以给你做个分期消费贷款,两年内每月还299元就可以了。由于这种模式满足了学生们超前消费的需求,因此业务迅猛发展。

2014年,趣店进行了B轮和C轮融资;2015年4月,获得D轮融资;同年8月,又进行了约2亿美元的E轮融资。

2015年与蚂蚁金服的合作,让趣店一飞冲天,在支付宝巨大流量支持下,实现了爆发式成长;双方合作后的当季,趣店平均新增用户、月活用户、季活用户、交易金额及交易量均实现了200%以上的增长。

到2017年10月18日赴纳斯达克上市的时候,趣店更是半年净赚将近10亿,利润率达到53.11%,月活用户2608.9万、活跃借款人702.3万,交易金额达到382亿元。

顶着互联网金融的光环,不足二十亿的营收却有近十亿的净利,庞大的用户流量以及低廉的获客成本,让华尔街投资者心动不已。

趣店开盘价34.35美元/股,发行当日即大涨43%,市值轻松突破了100亿元美元。

此时的罗敏经历了人生最高光时刻,但是公司却早已危机四伏。

“校园贷”疯狂扩张,行业乱象频出,各种诱贷、“裸贷”、高利贷在全国泛滥开来,不少学生为此付出了惨痛代价,有的甚至被逼上绝路。

趣店也被媒体认定为“对学生发高利贷造成血案的祸首”,对罗敏本人更是各种口诛笔伐,以至于趣店和罗敏不敢再接受任何媒体采访。

这还不止,上市仅两年,当初站在罗敏身边的其他五大股东,均已套现走人,靠山也一个个离去。

当主业出现问题的时候,罗敏没有去想着解决,而是毅然决然地选择了新的风口,再次“转型创业”。

2018年1月,趣店推出大白汽车分期,短短80天时间,迅速在全国开业了175家自营门店,成本支出巨大,融资得到的9亿美元,到2018年底便烧掉了3亿美元。

由于对汽车销售行业的认知不足、对汽车用户群体的定位转化不够,自建门店、员工支出等等带来的高昂运营成本以及后期员工与客户勾结的联合骗贷等等,大白汽车把行业所有可能出现的问题,都经历了个遍。

2019年5月,趣店全面收缩大白汽车业务,并于当月停止新车销售业务。

这期间,趣店还推出过为儿童提供1对1在线教学的“趣学习”;后又推出高端家政项目“唯谱家”以及奢侈品电商等,但都是惨淡出局。

一次次转型、一次次失败。在转型失败的同时,资本市场也渐渐对趣店没了兴趣,趣店最新市值较巅峰时蒸发了90%以上,而罗敏却依旧带着趣店在“风口”的路上进行各种切换。

同样的还有聚美优品的陈欧,2014年,刚成立四年的聚美优品便在纽交所挂牌上市,开盘价每股27.25美元,市值高达38亿美元。

而作为纽交所220年来最年轻的敲钟人,年仅31岁的陈欧经历了在华尔街街头的意气风发和风光无限。

然而刚上市不久,其毛利率、净利率等财务指标便都出现了严重的下滑,后来又因各种水货、假货和售后服务等问题,受到了美国律所和中国律所的集体诉讼讨伐。

遇到问题后的陈欧,同样选择了“躲避”和“转型”。2015年豪掷2.5亿美元投资母婴电商宝宝树,随后其成立了影视公司聚美影视,进军共享充电宝市场等等。

但这并没有能够改变聚美优品持续向下的局面。上市4年后,聚美优品从最初的27.25美元/股,大跌到私有化时的7美元/股,最终黯淡告别资本市场。

还有1987年出生的唐军。从2009年开始,成立过咨询公司、金融投资公司、环保科技公司;2012年跟风成立团贷网,疯狂而野蛮地发展P2P业务,最终因资金链断裂而破产倒闭。唐军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立案调查。

从年轻富豪蔡小如,到中技系掌门人颜静刚,再到趣店的罗敏,聚美优品的陈欧、团贷网唐军……他们只是冰山一角,不知有多少创业者和资本玩家,因为浮躁和贪念而昙花一现,销声匿迹。

04

老一辈在实业领域辛苦创业,新一代觉得实业太土太慢,资本才是本事和潮流,殊不知资本也是把双刃剑,帮得了你,也能毁了你。

一个个年轻创业者,因为盲目跟风,浮躁追求快钱而快速崛起,又快速跌落,犹如昙花一现,成为匆匆过客,只留下一地鸡毛。

很多人在一番疯狂操作过后才发现,成功的人和成功的路大抵相似。

1987年,43岁的任正非由于生活所迫,找朋友凑了2.1万元在深圳注册成立了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创立初期,华为靠代理香港某公司的程控交换机获得了第一桶金。

在销售设备的过程中,他看到了中国电信行业对程控交换机的渴望,于是将华为的所有资金投入到研制自有技术中,从此告别代理,而走向技术创新和自主发展。

33年里,抵制住了房地产行业暴利时代的吸引,抗拒住了资本市场迅速暴富的诱惑,将华为打造成了一个可以和世界第一强国叫板的企业。

三十年如一日,始终没有偏离主业,在通信行业做到了极致,也取得了极致的成功。如今,华为依旧没有选择上市。

类似的还有福耀玻璃创始人、董事长曹德旺,创业之初,从一个异形玻璃厂的采购员做起,一做就是六年,吃苦耐劳,从不投机取巧。

1985年将公司主业转向汽车玻璃,就再也没变过,只是一门心思追求质量,发展技术,最后成为了中国第一、世界第二大汽车玻璃供应商。

现在大街上的奔驰汽车,百分之七十以上用的都是“福耀玻璃”。

“不做房地产,不做互联网,不做金融,不做煤矿。”这个“四不做”广为流传,是他经营企业一直坚持的方向和准则。

同样的还有农夫山泉创始人钟睒睒,如果不是《2021胡润全球富豪榜》发榜,将其放在聚光灯下,你可能都没想到,一个卖水的人会成为亚洲首富。

从给娃哈哈口服液做代理经销商做起,后成立自己的养生堂公司,凭借独特的概念和宣传手法,养生堂龟鳖丸一炮走红。一年时间,龟鳖丸就从海南卖到了全国。农夫山泉异军突起,从零做到市场第一,每一次都是在枪林弹雨中突出重围。

他不写书、不接受专访,就连自家公司上市敲钟他也没露面。当90年代所有保健品企业都在大赚特赚的时候,钟睒睒却选择了退出。面对竞争激烈的纯净水市场,他脚踏实地,将娃哈哈甩在身后,成为终极王者。

任正非、曹德旺、钟睒睒只是成功企业家的一个缩影,从他们身上我们看到了成功人士所必备的素质:专注,踏踏实实。

耐得住寂寞,不忘初心,专注主业,一步一个脚印,埋头踏实做实业,在正确的道路上不认命,最终才能做大做强。

参考资料:

1.《31岁公司就上市,成为一方富豪,如今被限制消费,他究竟做错了什么?》每日经济新闻

2.《“中技系”颜静刚败局,昔日杠杆撬回两家上市公司,今“大本营”人去楼空》每日经济新闻

3.《罗敏会复制成功,还是继续复制失败?》大雪财经

4.《农夫山泉董事长成亚洲首富,5500亿身家是如何炼成的?》人民新视界

5.《任正非与华为的故事!穷苦出身,43岁创业,如今为国争光!》洋洋财经

*本文作者王小生,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华商韬略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