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安天命的周鸿祎要造车:人活着就得不停折腾

未来汽车Daily秦章勇2021-05-13 13:35事业线
美国只有一个特斯拉,而中国有一堆互联网公司,华为绝对是特斯拉杀手。

360公司创始人周鸿祎今年50岁,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年纪。面对新一波造车热潮,他终究没有“安于天命”,义无反顾地投入造车大潮中。眼看着先于360入局汽车行业的华为与小米,周鸿祎内心无法再平静下去。

任正非47岁才创办华为,我比雷军还小一岁。雷军都敢干我有什么不敢干的?人活着就得不停折腾”。

虽然怀揣满腔热情,自带创业导师的光环,但周鸿祎造车这件事仍然招致不少质疑,很多人认为他纯属凑热闹。在此之前,小米、华为甚至OPPO等手机厂商通过不同方式参与造车,与周鸿祎相爱相杀的小米科技创始人雷军也投身其中,这让外界视为周鸿祎决定造车的催化剂。

周鸿祎对此不以为然,用他的话说,现在互联网造车的“不是太多,而是太少。”在他看来,科技行业都是有泡沫的,好的泡沫胜过没有泡沫。

5月11日, 周鸿祎在360集团智能汽车战略沟通会上侃侃而谈100分钟,从新造车浪潮聊到网络安全,畅聊了他关于造车的诸多想法。

在周鸿祎看来,自己之所以造车,是因为不想错过这次“巨大的世界变革机会”。在互联网、数字化加持下,“在智能汽车领域,中国将有巨大发展空间。美国只有一个特斯拉,而中国有一堆互联网公司,华为绝对是特斯拉杀手。”

在下场造车之前,周鸿祎谨慎地为自己选了一个合作伙伴。

不久前,哪吒汽车宣布启动D轮融资,融资金额30亿元,360战略领投,成为其第二大股东。“我们不仅投钱,还投人、技术和产品。”

周鸿祎还官宣了一个新的身份:哪吒汽车产品经理。与雷军的动情入局相比,周鸿祎拿出的是坦诚。面对质疑,周鸿祎回应了一句经典台词:我命由我不由天。恍惚中,那个热衷于斗争的红衣教主,似乎回来了。

1

不造豪车造“平民车”

周鸿祎自嘲不会开车,但是擅长坐车,并透露自己的座驾是一辆迈巴赫。坐惯了豪车,周鸿祎自然很“挑剔”。令他诧异的是,当试乘十万元左右的哪吒U时,他依然感受到足以媲美豪车的后排空间与加速性能。

这让周鸿祎意识到电气化浪潮带给传统汽车行业的变革。在他看来,这本质上是“科技平权”带来的“体验平权”。智能汽车可以通过科技行业的摩尔定律,令使用成本、驾驶性能、智能安全以及乘坐空间等都具有颠覆性的高性价比,从而实现普及化发展。

由此,周鸿祎确定了自己的造车思路,在沟通会现场,他喊出了“为人民造车”的口号。“我将与哪吒CEO张勇一起组成产品经理CP,共同打造一款面向大众用户的、定位10万元左右的智能汽车。”

这也是周鸿祎选择哪吒汽车的一大原因。

哪吒汽车是合众新能源汽车旗下品牌,已经推出了三款车型,主打高性价比电动汽车。官方数据显示,2021年4月,哪吒汽车销量达到4015辆,创历史新高;1-4月,累计销量11458辆,同比增长432%。张勇曾表示,哪吒2021年的销售目标是4万-5万辆。

早期新势力企业曾多达300多家,哪吒凭借走“平民化”路线,成为如今留在牌桌上为数不多的选手之一。用周鸿祎的话说,哪吒属于“闷声发大财”。

虽然,哪吒汽车的吸金能力远不如“蔚小理”,未来仍面临巨大的生存挑战。

但周鸿祎对此并不担心,在他看来,造车不能光靠钱,“我们希望用好技术去打造新体验”。

360将以互联网的技术、思维以及产品理念,将哪吒从传统造车模式转型为互联网造车模式,双方将共同设立产品体验联合组织,共同参与汽车产品的体验设计、互动和迭代。

360的立身之本是安全,业界猜测360入局造车是在下“网络安全”的大棋。周鸿祎确认了这个说法。“智能汽车有望成为最大的智能终端,而智能汽车的网络安全以及车联网安全,也必将成为未来360大安全生态的重要版图。”

此前360曾帮助奔驰修复19个漏洞,还与比亚迪等车企在汽车网络安全领域展开了合作。

按照周鸿祎的说法,通过和哪吒合作,360为消费者提供更平价的数字化产品的同时,还可以深入研究汽车网络安全问题,更好地为全行业车企及产业链伙伴提供智能汽车网络安全服务。也就是说,360将借助与哪吒的合作样板,把安全技术输出给其他车企。

2

“互联网造车不是太多,而是太少”

周鸿祎造车并不是一时兴起。一年前,他就已经在研究智能汽车了。只不过早期手机业务的失败,让周鸿祎面对造车非常谨慎。

和手机行业不同,汽车拥有上万个零部件,供应商和产业链也比手机复杂得多。为此周鸿祎专门请教过雷军,雷军说“要把汽车看成产品,用熟知的互联网思路去做产品。”

作为互联网老兵,运用互联网思维正是周鸿祎最擅长的事。

在周鸿祎看来,互联网经过20年发展,已经实现了技术积累。中国互联网下半场,最重要的机会就是产业数字化。汽车正是其中最重要的产业。“没有互联网的帮助,传统汽车行业不可能有颠覆式的创新。”

互联网造车既是造车下半场的主旋律,也是未来智能网联车必然的模式和方向。因此,“互联网造车不是太多,而是太少。”

决心入局造车后,周鸿祎紧锣密鼓地开始考察潜在合作对象。经历手机业务失败后,他领悟到,造车不光需要有大数据、人工智能,还要有好的硬件基础。

目前哪吒在中国建了三个工厂,均为智能制造基地。以在建的宜春工厂为例,涂装车间现在90%以上可实现自动化,焊装车间自动化程度已经达到95%。

周鸿祎开玩笑称,第一次见到张勇时,以为他是生产线上的工人。与能言善辩的周鸿祎相比,张勇完全是另一类人。这与两家公司大相径庭的行事风格极为类似,周鸿祎认为哪吒只会埋头干活不会表达,有些笨嘴拙舌。但也正因为这样,周鸿祎才看中了这个团队,两者可以互补。

除了营销辅助,周鸿祎表示将为哪吒汽车导入360所拥有的互联网用户和智能硬件用户,这些360粉丝也将是哪吒汽车产品和体验设计的参与者与推动者。在此背景下,一个有史以来最大的汽车产品社区呼之欲出,这也将成为哪吒汽车在未来发展中的竞争优势。

造车是一场持久战。周鸿祎已经做好了准备。“我从来不认为造车在两三年内就能看到结果,这是一条长期投入的赛道,五至十年肯定没问题。”

*本文作者秦章勇,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未来汽车Daily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

  • 贺志强

    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联想创投集团总裁

    集团总裁 机构投资人认证

    约谈
    投资领域: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