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饭圈:脂粉、打投、拔旗

Tech星球王慧莹2021-06-23 14:03事业线
无论是品牌还是平台,选代言人,看中的都是明星的“圈钱能力”。

睁开眼,第一件事是拿起手机,去自家“哥哥”的超话广场上,不断切换账号,熟练地重复着签到、转发、打榜的动作......这是以夫夫为代表的粉丝群体,一天中最乐此不疲的事。

这些微博账号,最少四毛钱一个,数量越多越好。

这些人,有一个统一的代号,叫做“数据女工”。和互联网做数据的女工一样,她们的目标是用数据说话。唯一不同的是,前者负责守护自家爱豆,后者负责维护平台运转。

数据女工疯狂的背后,带来的是平台治理和产业链的浮现。

上一周,微博发布公告,落实国家网信办2021“清朗·‘饭圈’乱象整治”系列专项行动的相关要求。据微博管理员账号显示,在5月21启动微博“粉圈健康生态专项行动”以来,截至目前,微博共处理「全星侦探」、「娱记喵咪」、「暖瞳凝」、「十三円_」四个账号被永久禁言,43个账号被禁言15天,30个账号被禁言30天,其中涉及流量明星的非理性应援和恶意营销。与此同时,对395个黑粉账号予以7天到永久禁言的处置。

微博管理员账号

事实上,在“饭圈”革命的大潮下,整治“饭圈”的行动一直在继续。除了“饭圈”的主战场微博外,另一平台豆瓣也发布了整治公告。

据新浪娱乐一份2.4万人的数据调研表明,粉丝以18-29岁、单身、一二线城市、本科及以上高学历女性为主,由此看来,粉丝主流群体应属于互联网的高质量用户。

在屡禁不止之下,拥有大量高质量用户的“饭圈”,为何会一直疯狂?

圈内有鄙视链,粉丝职业化

在粉丝圈,是有一个鄙视链存在的。不花钱不做事的“白嫖”粉丝就会低人一等。“付出再多的爱和时间,不花钱也是会被鄙视的。”

“一些粉丝的内部活动,会以集资的金额来设置门槛,以此来验证粉丝对偶像的喜爱程度。”夫夫告诉Tech星球。

根据辰海资本偶像市场研究的内部调研结果显示,50%的粉丝有5年以上追星经历,70%的粉丝有固定追星团体,平均每天追星2.2个小时,粉丝行为呈现有组织、有经验且愿意花费时间的特征。

曾担任过四位流量明星后援会会长的小杰告诉Tech星球,职业粉丝和普通粉丝是存在很大区别的。“搬物料又全又快的,就是脂粉”。这里的“物料”指明星的照片、音频等涉及相关合作的内容,而“脂粉”是“饭圈”中职业粉丝的统称。

职业粉丝,是指在明星经纪公司有专职工作的人。“这些人每个月会有固定KPI,定期向公司做工作复盘,咖位比较小的流量明星的脂粉月薪三到五千左右”,小杰向Tech星球说道。这些人不会把流量明星当爱豆来看,只是他们赚钱的工具,“他们不是真爱粉,但有号召力”。

根据小杰向Tech星球提供的某经纪公司对“脂粉”的要求,分为后援会管理、物料制作、豆瓣发帖、舆情监控,以及日报、周报、日报的撰写。这其中,在该明星节目播出前,要负责策划活动保证其超话签到人数达到全网前20,豆瓣发帖共100条。

某种意义上,“脂粉”是明星经纪公司、工作室和粉丝群体之前的桥梁。如果没有“脂粉”的存在,粉丝群体可能会乱成一锅粥。

举例来说,某位明星代言了某高奢品牌,其工作室发布了预告发布会的微博,粉丝便跟随工作室一起等待。有趣的是,品牌方事后表示,高奢发布会并没有直播,最终这变成了一场以追责工作室为首的乌龙闹剧。

究其背后的原因,是缺少一个“业内人士”来引路,告诉粉丝事实,而这个角色往往由“脂粉”担任。事后,有“饭圈”的人笑称,“这就是典型的饭圈孤儿吧”。

另外一个特点是,后援会虽然是个自组织,但架构十分清晰。

据小杰介绍,后援会就像一个小型的创业公司,会长是经过层层筛选才可以胜任的。候选人投递简历,由上一届会长及会员选出,相当于一个意见领袖的存在。一个后援会,分设一个会长和两个副会长,下面有美工、财务、数据、反黑微管组,每个组两个组长;工作量比较大的数据组,还会分出打投组和控评组。

“在班上,我不是一个擅于组织和讲话的人,但在'哥哥'的后援会管理上,我游刃有余”。

品牌、平台“虐粉”,粉丝氪金

天下苦流量久矣。

“我不天天打投,我家'崽崽'就拿不下这个代言,我们受不了这个窝囊气”,某流量男明星粉丝告诉Tech星球。

在流量竞争的大环境下,粉丝的付费能力就是偶像商业价值的体现。换句话说,无论是品牌还是平台,选代言人,看中的都是明星的“圈钱能力”。

而这些,恰恰是对流量明星最重要的。这类明星,多为选秀综艺节目出道,缺乏代表作和公众认可,亮眼的粉丝打投和带货数据,意味着高人气,进而会吸引品牌和平台的关注。

流量明星的粉丝在接受这一商业逻辑后,为了爱豆的发展,会自愿并高调地参与到这场数据“battle”中。

一位混迹“饭圈”多年的粉丝告诉Tech星球,流量明星有代言或者专辑,粉丝会很早就组织一个叫做“秒切群”的群体,负责在专辑上线时一秒切断。“这些粉丝都是由后援会统一组织的群体,他们既有时间,又有钱,专业性也很强”。

区别于有固定组织的粉丝,还有一批在全网分散的粉丝,被叫做“散粉”。这些粉丝不会加入特定的组织,可以同时喜欢很多个明星。

但在打投集资的时候,散粉仍然是一支不容忽视的力量。“散粉可能一下子拿不出很多钱,但他们会以微信群或者微博群为媒介,统一打钱,由负责人把钱攒在一起,几千或几万,再统一寄出去”。

“这就是鼓励散粉多打钱,会通过桃叭去集资”,一位混“饭圈”多年的粉丝告诉Tech星球。桃叭,是一个专注于粉丝交易的平台,“有比赛的时候,我每天打开桃叭的频率比微信都高”。

在品牌、平台和流量的裹挟之下,心智发育还未成熟的未成年人,成为第一批被割韭菜的人,也一步步成为狂热粉丝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负责一名韩国女明星后援会管理时,有名初中生集资几千块, 她妈妈找我们联系退款,但钱已经花出去了”,小杰告诉Tech星球,“我们会劝阻这些未成年小孩,但他们会比较无脑,家境不错,不听劝”。

事实上,没有人会追究这笔钱从何而来,这也一定程度上导致了未成年疯狂打投的现象。

除了年纪低龄粉丝的疯狂,还有心智低龄粉丝的疯狂。“我遇到过一个30岁的粉丝,拔旗没成功,让我们帮他分担”。

旗,在“饭圈”表示集资的金额,当粉丝集资达到目标金额后,再出一部分钱,这个行为叫做插旗。当目标金额和另一部分钱都成功打款后,这个行为叫做拔旗,相当于立下的flag完成了。

小杰告诉Tech星球,她带的明星后援会最多有人集资了几万块,而这个明星的流量还算不上顶流。这也就意味着,顶流明星集资金额还会更高。“打不打钱是粉丝自由,有多少钱就打多少钱,不设上限”。

在组织架构清晰的后援会中,会有财会专业的粉丝负责管理财务,当粉丝集资达到一定金额, 可以进流水监察群。“在选秀节目播出时,流水是一周一发”。

不难看出,在后援会中,不同年龄段的粉丝担任了不同角色。年纪小的,课业压力不重的,有时间,就去做数据;大学生,有专业性的,负责专业组的日常运营;有经济能力的大学生或白领,可以作为集资应援的主力军。值得一提的是,小杰在当后援会会长时,才18岁。

营销号和大粉带节奏,资本是助推器

在微博的公告中可以看出,此次“清朗·饭圈”治理行动,着力点在于非理性应援、违规集资打投、恶意营销等方面。

在不同的场景下,这些行为首当其冲的便是营销号和大粉,而营销号和大粉的存在,背后都是资本的力量。

前不久,因选角登上微博热搜的电视剧《天宫赐福》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

《天宫赐福》是一个现象级IP,目前有大量的书粉和动漫粉。值得一提的是,其原著作者和2019年现象级电视剧《陈情令》的原著是同一个,所以IP宣布真人版影视化后,关于主角是谁,也即“下一届顶级流量”会是谁的猜想不胫而走。

“《天宫赐福》选角这个事,制作方溜粉有一年多了,有点败好感”,某流量女星的粉丝告诉Tech星球。溜粉,在“饭圈”指的是官方通过营销号放假消息欺骗粉丝,骗取流量热度。

正是因为制作方溜粉,粉丝因守护自己爱豆而掀起的“骂战”在微博上就此展开。“普通粉丝的分辨能力是很差的,他们分不清这是被带了节奏,只会一心守护爱豆”。一位职业粉丝告诉Tech星球,“但每个涉及到的明星和粉丝都是受害者”。从这一逻辑上,粉丝被情绪裹挟,贡献出流量,是资本们很愿意看到的。

除了制作方,明星的经纪公司也是另一资本推手。

此前,引起舆论发酵的选秀节目“倒奶事件”,粉丝6小时就为自己的爱豆集资近千万。这种行为的背后,是平台方给予了粉丝极大的“掌控感”。被冠以“青春制作人”身份的粉丝们,自认为掌握着选秀明星能否出道的命运。“只有排名前9的练习生才可以出道,出道的九人团均由青春制作人决定”。

据专注“饭圈”交易的平台“桃叭”显示,在4月2日这天,从18点开始到24点结束的6个小时中,《青你3》选手罗一舟后援会共集资487万余元,余景天后援会共集资477万余元。

但事实上,一位带领过《青春有你》某选手的站姐告诉Tech星球,“所谓出道位的纯公开,是给粉丝的一个假象”。钱从粉丝口袋流向制造出偶像的各个平台和公司,才是偶像被制造出来的重要意义。

曾参与一档音乐节目的集资活动的粉丝告诉Tech星球,在节目播出时,有的粉丝说如果应援跟不上,导致爱豆不出道,就可能会被拉去别的节目,甚至参加音乐节的商演。“我平时基本不投钱,但这种未来发展和出道差太多了,我也不忍心”。

“倒奶事件”后,平台综艺宣布停播,除了制作方,那些偶像的输送机经纪公司也迎来当头一棒。

6月4日,据证监会官网消息,北京乐华圆娱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乐华娱乐)与招商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的《首发上市辅导协议》终止。据天眼查显示,乐华娱乐共融资三轮,有行业人士表示,此次乐华娱乐上市失败,部分投资方可能会选择退出。

乐华娱乐是典型的偶像经纪公司,旗下艺人,无论是原Super Junior成员韩庚,还是《偶像练习生》的范丞丞,《创造101》的孟美岐都是通过选秀高位出道。

可以说,选秀的停播加上整治“饭圈”的清朗行动,精准地打击了纯靠偶像挣钱的经纪公司。

针对此次清朗系列行动,峰峻文化、哇唧唧哇、香蕉娱乐、乐华娱乐等娱乐公司及艺人工作室,公开发布了理性倡导书,号召理性追星。

从十六年前的《超级女声》,再到《创造营》、《青春有你》系列,相对于日韩来说,国内娱乐饭圈还处于一个不成熟、初步发展的阶段。一个共识是,粉丝的心智需要培养,“饭圈”的商业模式也需要改变。

*本文作者王慧莹,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Tech星球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