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一鸣和扎克伯格,一生之敌

微信公众号:字母榜武昭含2021-09-06 18:51事业线
随着技术发展趋缓,科技公司想要持续增长,必然会攻入新的领域,张一鸣与扎克伯格未来或将展开更激烈的竞争。

张一鸣和扎克伯格再次狭路相逢。

8月31日,Pico发布全员信,证实该公司被字节跳动收购。据业内人士透露,张一鸣以数十亿元的价格压倒腾讯,拿下了这家目前国内规模最大的虚拟现实企业。

不少人将这次收购与2014年Facebook花30亿美元收购Oculus对标,认为张一鸣此举,是为了给字节拿到一张元宇宙的入场券。

2014年,Facebook以近3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Oculus,其中现金部分只有4亿美元,剩余部分以Facebook股票支付,这些股票的价格已经涨了4倍,相当于当年的收购总值已超过50亿美元。其创始人扎克伯格曾不止一次表示,他看好VR/AR作为下一代计算平台的信心,“我们一直相信当活跃用户到大约1000万时,使用VR的人们的市场就足够大了,对于开发人员而言,这都是值得的,要为此开始开发。”更为重要的是,Facebook确实给予了非常高的投入。

对于字节跳动来说,之前1亿元投资元宇宙概念公司代码乾坤似乎更像是小试牛刀,如今豪掷近百亿收购一家VR硬件公司,完成了对Facebook在某种程度的追赶。两家公司也因此有了更多的商业纠葛。

Pico作为一家VR软硬件研发制造商,除了致力于虚拟现实软硬件的研发,同时也涉及虚拟现实内容及应用的打造,几乎和Oculus一样,都是在为VR终端用户提供从完整的产品与服务体验。而且,Pico的大股东歌尔声学作为知名的硬件代工厂,也是Facebook旗下Oculus Quest系列的主要代工厂之一——这也是Pico的产品能够在很多层面非常接近Oculus Quest 2的重要因素,尽管Quest 2并未在国内销售,但其中的利益冲突依然存在。

在此之前,字节跳动就曾与Facebook站在了对立面。2017年,TikTok的前身,美国初创公司 Musical.ly深受美国青少年群体欢迎,Facebook 曾考虑过将其收入囊中,但被字节跳动抢先一步。这次收购失败,也导致了后来Facebook一直在短视频领域被TikTok压制。

智能推荐赋能的短视频抢占了大量用户时间,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Facebook的影响力下降。2020年Tik Tok全球下载量超过了Facebook,Facebook在北美市场陷入了用户“0增长”困境。Facebook后来通过推出各种短视频产品,来抵抗Tik Tok带来的冲击,但收效甚微。去年,因为在Tik Tok封禁风波中的表态,扎克伯格在中国的形象一落千丈。

张一鸣在公司成立两三年接受采访时曾将Facebook作为榜样,而如今,不管是通过硬件布局“元宇宙”还是短视频领域,他与扎克伯格已然站到了对立面。随着技术发展趋缓,科技公司想要持续增长,必然会攻入新的领域,张一鸣与扎克伯格未来或将展开更激烈的竞争。

01

短视频成为时代主流的同时也使得Facebook的广告价值大幅度削弱,广告营收占比98%的Facebook陷入了社交疲软的困境,虽然2021年Q2营收大增,但财报公布后股价却下跌3%。

停滞的当下与不乐观的未来迫使Facebook寻找新的流量出路以及给资本一个新交代。而元宇宙则是最好的故事,Roblox所描述的元宇宙背后不仅有社交,还有年轻化的受众群。

2016年4月中旬扎克伯格在F8开发者大会,亮出了Facebook的10年规划,这也是扎克伯格第一次清晰的描绘出该公司发展愿景,会上主要提出三大目标:全球互联,人工智能和虚拟现实/增强现实

这也是扎克伯格买下Oculus的原因之一。Oculus主打产品为Oculus Rift,致力于通过技术改进人们玩视频游戏的体验,是一个头戴式游戏眼镜,融合虚拟现实技术。对于扎克伯格来说,Oculus的核心价值有机会创造有史以来最具社交的平台,与Facebook结合,在虚拟场景中改善工作、娱乐和交流的方式,符合Facebook的战略需要。

由公开数据看出,目前Oculus Quest 2上线社交平台Facebook Horizon,不仅可以在线社交中只通过文字、图片和语音进行互动,还能解决过去在使用VR应用时产生的孤独感,同时还可以创建角色,和朋友聚会等。

在扎克伯格的元宇宙概念中,Oculus的定位变成了“硬件+操作系统+内容生态+应用商店分发+社交”的下一代超级平台,在这个定位下,Facebook的元宇宙概念逐渐清晰。在今年7月29日的财报会议中,扎克伯格宣布,Facebook将在五年内转型成为“元宇宙 (Metaverse) ”公司,并从各业务部门抽调得力人手推动落实。

扎克伯格的布局与推进,给张一鸣的“元宇宙”战略打了个样。

字节跳动想要凭借自身的社交、内容、全球化优势,将Tiktok、飞书(Lark)应用到下一代颠覆手机的终端设备中,去构建属于自己的“元宇宙”。它的元宇宙布局也在不断深化。今年4月份,其斥资1亿元投资了元宇宙概念公司代码乾坤。官网显示,代码乾坤成立于2018年,公司产品有青少年创造和社交UGC平台《重启世界》(Reworld),该产品与“元宇宙第一股”Roblox颇为相似。

如果说投资代码乾坤,只是字节跳动杀入元宇宙的第一步。那么,如今收购Pico则意味着张一鸣的元宇宙野心再次加速。对字节跳动而言,收购一家VR硬件公司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要真正保持竞争力并搭建起元宇宙的基础框架,后续在软件生态、VR穿戴设备上必须保持持续的投入。

02

如果说布局元宇宙是扎克伯格为张一鸣带路,那在短视频领域,张一鸣毫无疑问是扎克伯格的老师。

2019年,短视频的崛起,让扎克伯格充分意识到了中国公司的强大竞争力。短视频有着全球通用的语言,病毒式传播的特点,争夺的是全球年轻用户的时长。

从用户群体角度,相关数据显示,TikTok用户中,18-24岁占35.3%,为所有用户中比例最大的群体,同时,25-34岁的用户群体占比也在快速上升,这些群体是被众多广告商所看重的中坚力量。而Facebook的营收几乎全部来自广告,2019年其广告营收占比达到98.53%。“移动社交+广告”是理想的商业模式,但前提是用户一直增长,而且愿意在平台上消耗时间。TikTok在欧美市场崛起、不断获得优质用户,对Facebook的广告收入是个潜在的威胁。

不过,TikTok在海外突飞猛进的成绩,也离不开在Facebook上异常激进的投放,据说TikTok有短时间每天花在营销上的费用是100万美元。但是因为最初内容创作者和消费者双边网络的规模效应还没起来,TikTok留存太低,Facebook一心想赚推广费,并没有将TikTok视作威胁。

2018年下半年,Facebook开始采取反击行动,推出了一款几乎照搬TikTok模式的应用程序Lasso。但相较于TikTok当时已经出现的病毒式传播效应,Lasso从一开始就输在了起跑线上。同样的一个视频在TikTok上能收获成百上千的赞和视频,而在Lasso上只有几个或几十个。

Lasso发布后一年,全球仅被安装了42.5万次,而TikTok在中国以外的市场同期被安装了6.4亿次。2020年7月10日,Facebook正式宣布关闭Lasso。但Facebook在抄袭TikTok上并不死心。这一次,在后来的尝试中,Facebook决定依托于自己已有的流量平台来实现弯道超车。

为了打击竞争对手,扎克伯格开始在各个场合发表批判Tik Tok的言论。2019年10月,扎克伯格在美国华盛顿的乔治敦大学发表了一场35分钟的演讲,公开批评中国互联网公司对内容进行审查,并点名批评了TikTok。去年七月,当Facebook、苹果、谷歌、亚马逊四家科技巨头齐聚美国国会反垄断听证会时,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直接将刀锋对准中国科技公司,公开抨击其互联网价值观,认为TikTok等产品对美国的安全造成了直接威胁。

2020年8月,在Tik Tok面临高密度监管的当口,Facebook同时在美国和其他50多个国家推出了嵌入在Instagram上的应用程序Reels,Reels允许用户制作和发布15秒短视频,提供海量音乐库,视频发布算法还可以让用户看到最热门视频,而不是针对用户偏好定制的个性化内容。这样的功能,被认为是复制版的Tik Tok。

去年8月2日,字节跳动的深夜声明将枪口对准了Facebook,张一鸣正式对扎克伯格宣告开战。声明中,字节跳动表示在致力于成为一家全球化公司的过程中,其面临着各种复杂和难以想象的困难,“包括紧张的国际政治环境、不同文化的碰撞与冲突、竞争对手Facebook的抄袭和抹黑。”

不过,即便遭遇监管打击与巨头的抄袭几家,Tik Tok一路高歌猛进。根据Sensor Tower的最新数据,TikTok 是2021 年上半年全球下载量最大、收入最高的非游戏应用程序。今年第二季度,TikTok 的消费者支出实现了自 2020 年第二季度以来最大的环比增长,从上一季度的 3.847 亿美元攀升 39% 至 5.346 亿美元。

目前,TikTok也成为继WhatsApp、Messenger、Facebook和Instagram之外全球第五个下载量超过30亿次的应用程序。而相比之下,Facebook的Reels在用户数方面跟Tiktok还存在着数量级的差距。

03

从过往的经历来看,扎克伯格与张一鸣,都想要成为赢家,而当他们在踢到铁板时,会通过钞能力将对手收购,终结在竞争中落入下风的局面。

Facebook与字节跳动在纯线上流量积极枯竭的当下,开始不断探索新生态。VR+游戏就是新生态最直接的体现。

从去年开始,VR游戏的相关融资增长明显,且投资额开始显著上升,更关键的是部分顶级VR内容厂商已经悉数被收购,光是Facebook一家就已经收购了5家VR游戏企业,其中就包括《节奏光剑》的开发商Beat Games、《Population:One》开发公司BigBox和《Onward》开发商Downpour Interactive。

字节跳动也在不断加码布局游戏。自从2019年起逐步发力游戏业务以来,字节跳动除了承担自研业务主要力量的朝夕光年外,还先后收购了沐瞳科技、有爱互娱等有不错市场表现的游戏公司,研发实力基本上得到保障。朝夕光年也在进行一些VR相关业务的尝试,如使用体验设备创作全3D内容的虚拟偶像组合A-Soul等等。

字节跳动此次收购Pico,被认为是希望在游戏领域弯道超车的一种新尝试。对字节来说,当下这个时间点谈VR内容布局可能还有点远,毕竟自研的中重度游戏目前还尚未出世,能给VR游戏的资源有限,但现在至少是有了Pico+字节跳动独占内容的苗头,有可能形成竞品见不到的有吸引力的VR体验。

游戏之外,社交是元宇宙的另一个关键因素。如果说VR硬件是元宇宙的硬件骨架,那么社交关系则是元宇宙的软件灵魂,毕竟没人想在空空如也的虚拟现实里游荡。

Roblox公司的CEO Dave Baszucki认为,想要构建一个元宇宙,需要满足以下条件:一个虚拟身份;现实感的真人社交;可以从任何地点登录;极低的延迟;大量且多样化的内容;完整的经济系统;具有安全性和稳定性。

以上述规则来看字节跳动的元宇宙布局,其在社交方面的不足将会成为拖后腿的因素。即便TikTok在国际短视频业务上依然压制着Facebook,但后者总量接近35亿的社交媒体用户,显然才是扎克伯格ALL IN元宇宙的最大底气。虽然Tech星球曾报道称,字节内部正在开发一款元宇宙的社交产品“Pixsoul”,但现在的起步离起效更是遥遥无期。

目前扎克伯格聚焦元宇宙主要是为了Facebook未来十年的发展, 但也正如他所言,元宇宙绝对不会出自哪一家巨头之手。与互联网一样,元宇宙不是一家的生意,整合行业的能量来自于每个用户,而不是公司。

从这个角度来看,无论是Facebook还是字节跳动,在构建元宇宙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参考资料:

《这些年硅谷最流行的一件事,就是抄袭中国模式》,硅星人

《张一鸣的元宇宙学费还需多少个百亿?》,壹娱观察

《别把元宇宙想得太复杂》,巨潮商业评论

《“元宇宙”能否拯救Facebook?》,36氪

《你炒你的元宇宙,我玩我的短视频》,文娱价值官

《张一鸣计划50亿砸向元宇宙》,猎云网

*本文作者武昭含,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字母榜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