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互联网公司有一根救命稻草

微信公众号:巨潮商业评论杨旭然2022-01-13 11:40事业线
芒格不小心成为了中概股——甚至是中国互联网公司在资本市场中的救命稻草。

1.某种程度上,芒格不小心成为了中概股——甚至是中国互联网公司在资本市场中的救命稻草。在这个时候还在不断增持中概股的明星投资者,可能只剩下了这位98岁的老人。

2.阿里巴巴的投资,是老派价值投资者展示出来的倔强:注重商业模式的优秀,注重低估值,注重未来持续性的盈利能力。芒格有一个很重要的身份是好市多Costco的董事,对零售行业的理解要比很多基金经理更加深厚,其对阿里巴巴商业模式的认可意义重大。

3.投资者判断互联网作为一个行业,正在“管道化”,或者“基础设施化”,因此给予其与基础设施板块类似的估值水平,阿里、腾讯的估值甚至已经真的比一些基础设施股都要低了。

4.如果腾讯、阿里未来能够保持每年20%-30%左右的盈利增长,目前的估值必然是非常低的,存在估值修复的需求。但问题是由于反垄断的存在,市场对于其未来的利润并不乐观。中国的互联网公司深陷估值危机,与欧美同行的境遇已完全不同,政府监管能力的强弱是其中差异的核心所在。关于监管对中国互联网公司的终极影响,芒格应该已经形成了一个明确的判断,但不可能对外说。

5.零售(消费)是一个无穷无尽的行业,人类社会存在一天,商品的交换就需要场所。阿里巴巴就是为这些交换行为提供基础设施的企业;通讯也是一个无穷无尽的行业,人类社会需要靠即时通讯手段保持相互的联系。除非有颠覆式的新交互方式和消费、通讯场景出现,否则阿里和腾讯的业务不可能消亡。

6.从盈利能力的角度去观察,2018年之后互联网公司已经进入到存量博弈的阶段,因此可以说大多数中小型互联网公司已经失去了成长的动力——也就是源源不断的新增网民。本次互联网公司的估值大崩溃有足够的“基本面基础”,至少是对于中小型互联网公司来说。

7.互联网公司获得收益的原动力就是用户,获得超额收益的原动力就是海量的、没有形成使用习惯的新用户。这部分用户在中国已经不多了,东南亚、印度、非洲才是增量市场,国内的互联网公司对此心知肚明,2022年很有可能将成为中国互联网公司出海的大年。

8.国内互联网并非完全没有增量,但会集中在一老、一小两个极端小指的是中学生甚至是小学生群体中存在创新的机会(教育类之外),老指的是接触了互联网并且产生一些新需求的方向。

9.美团是所有互联网公司中非常特殊的一家,其特殊之处就在于和实体经济更加紧密的联系,是实体经济嫁接消费互联网的桥梁,并且直接将消费互联网中的消费环节具像化了。也就是说,别人做生意要躲躲藏藏、引流、转化,美团不需要,美团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是为了做生意,并且这个定位获得了消费者的高度认可。这是美团股价强弹性的原因之一。

10.虽然芒格成为了中国互联网公司在资本市场中的“救命稻草”,但对于投资者来说,大多数互联网公司都不是好的投资标的。这涉及到互联网大时代刚刚开始时被下达的定义:入口。互联网公司终究是互联网入口,而人们并不需要太多的入口。

*本文作者杨旭然,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巨潮商业评论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