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屋顶光伏乱象

36氪袁斯来2022-04-02 14:35事业线
“碳中和、碳达峰”愿景下 ,千万乡村当然免不了政策红利,这一广阔地带情况错综复杂,银行、农户、地方政府、企业各有利益。

在城市之外,平静的乡村和县城正步入 “双碳”的风口之中,很多人没有想到的是,那些散落在村庄的屋顶,成为了各路人马争抢的资源。

3月21日,国内分布式光伏龙头正泰电器发布公告,子公司正泰安能和多地政府签署合作,将推进居民屋顶分布式光伏电站项目,装机量达到了1623兆瓦。

和建在地广人稀的大型集中式光伏电站不同,分布式光伏一般安装在公司或私人住宅的屋顶,发电主要自用,有多余的可以选择上电网。但城市公寓屋顶安装光伏电站,很难满足用户需求, 一户一建的乡村住宅最适合户用分布式光伏落地,所以农村也成了推进分布式光伏的重点。

政策利好之下,除了正泰安能、天合光能中来股份、创维光伏都看上户用分布式光伏这一市场,先后拿到了各地的大项目。

乱象也在狂热中酝酿。

这也不是第一次光伏下乡。2015年,国务院扶贫办确定“光伏扶贫”为十大精准扶贫工程,主要利用贫困地区丰富的光照资源发电售卖,帮助当地脱贫。分布式光伏遍地开花,安徽只有40多万人口的岳西县,2015年就完工了57座太阳能发电园区。

分散的农户、央企、民企、银行、政府牵涉其中,让户用市场比商用及工业市场更复杂 。避重就轻的宣传,难以监管的经销商和非标化用户,让户用光伏市场的未来图景,远没有勾勒的那样轻快。

光伏贷一地鸡毛

政策利好对光伏产业的推动,显而易见。

2021年6月,国家能源局发布了“整县推进”政策,要在全国范围内快速推进分布式光伏。全国范围内,新增的屋顶光伏装机规模一度超过集中式光伏。

户用光伏领域占比最高的正泰安能,其母公司正泰电器股价在政策发布两个月中涨了一倍。这背后涉及巨大的利益。仅在河南,66个试点区域县城的屋顶面积达到了2.4亿平方米,直接投资600亿元。

作为分布式光伏,尤其是为老百姓安装光伏的龙头,正泰安能近期十分风光。2021年,正泰安能拿到了10亿战略融资,领投是工银背景的鋆昊资本,跟投方包括IDG、红杉等。

户用光伏的提速和七年前的“光伏热潮”尤为相似。而这一次的政策针对的范围更广。金融服务中,光伏贷再次成为重要角色。

屋顶安装光伏项目安装费从几万到几十万不等,不少百姓很难立刻拿出这笔现金,贷款也是必然的解决方案。

这也造成了光伏贷一度骗局横行。

一些负责安装光伏的经销商告诉农户,只需要和他们一起去银行申请光伏贷,就可以免费安装。每月以电费还贷,多余的费用返还给农户,不仅会得到免费维护服务,等十年贷款期满,这套设备所有权也归农户。

从宣传话术看,经销商们声称国家给高电费补贴,所以是个无风险、无投入就有高收益的生意。

这些招数都是为了让用户成为贷款担保方,经销商们不用付出任何代价,就可以使用一大笔钱。

这些经销商很聪明,他们通常会采用区域加盟模式,一层层下沉到乡镇,基层销售通常是本地人,甚至村干部也会参与游说。在熟人乡村社会,这一套很容易获取村民信任。在凤凰网《风暴眼》采访中,一个农民表示,自己看都没看合同条款,就签了字,办了20万贷款。

挣钱的时间并没有持续太久。2018年5月,国家推动新的光伏补贴政策,俗称“531新政”,新投运的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补贴标准降低0.05元,光伏发电开始走入平价上网时代。很多用户的屋顶光伏,正好卡在那一时间段备案,随即遭遇电价下降,加上设备损耗,发电效率下降,发电量进一步下降,电费已经无法覆盖贷款,需要村民自己补齐缺口。

一些小公司在安装屋顶光伏时,为了骗取更多贷款虚报造价,它们会使用更廉价的劣质产品,非专业人士很难肉眼分辨不同级别太阳能板,地方银行草率放贷后,这些太阳能板根本不可能使用10年。当产品出现问题时,公司已经销声匿迹。

即便使用了正规太阳能板,发电量也和天气、设备状态等等外部因素有关,非标化的小型户用光伏,很难带来稳定收益。

乱象之下,2017年,山西省扶贫开发办公室曾经发文,要求扶贫部门对所谓“免费安装光伏”的骗贷骗子公司提高警惕。

2018年前的光伏贷冲击波延续至今,很多农民仍在偿还贷款。2021年,“双碳”之下,行业进入又一个急剧变动的时刻。

2月28日,兴业银行和正泰安能推出了合作开发的光伏贷产品,用户零首付,最高可贷款20万元,期限最长15年。民生银行也有类似的零首付产品,线上审批放款只用3分钟。

行业需要金融产品撬动,正泰安能和银行合作固然能减少一些乱象,但落地到毛细血管的乡镇,在盈利和增长压力之下,动作变形很难杜绝。

金融工具下乡

公司们在不断尝试新的融资方式。

正泰安能的触角已经深入全国,根据财报,2021年上半年,他们已经有超过10万家渠道,二级分销商超过5000家,国内渠道营收达到了58.7亿元,增长15%。

经历了“光伏贷”、“租屋顶”的尝试后,公司们都在探索新的金融模式,当前,在“租赁屋顶”之外,“融资租赁”更受欢迎。

这种模式引入了金融公司这一角色,后者购买设备,厂商运维,农户成了承租方,从电费中扣除金融公司租金和厂商运维费用。这种模式看上去主动权在农户手中,但存在风险和“出租屋顶”类似,经销商很可能故意放大收益,忽略承租方的责任,宣传攻势下,不了解行业的农户又会匆忙签字,成为被收割方。

“碳中和、碳达峰”愿景下 ,千万乡村当然免不了政策红利,这一广阔地带情况错综复杂,银行、农户、地方政府、企业各有利益。光伏是需要时间积淀的行业,大干快上之后,更重要的是保证20年后,这些屋顶蓝色的光伏电池,不会成为锈迹斑驳的废铁。

*本文作者袁斯来,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36氪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