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24小时保供战:互联网抢菜大考

微信公众号:零态LT作者|李唐 编辑|胡展嘉2022-05-09 12:06事业线
这次“有惊无险”的北京抢菜只是作为疫情防控大势下的一次演习,但值得庆幸的是,企业们都经受住了考验。

过去几天,北京居民经历了过山车的“囤菜”生活。

自4月24日以来,因疫情反复,北京居民一夜间涌入各大APP 和线下商超,疯狂囤货。有人一次下单近万元,有人一次搬回100斤大米、10箱方便面,苏宁、国美售卖的大冰箱被居民全部搬回家,只剩下样机。

一夜之间,盒马、美团买菜、叮咚买菜的商品几乎全线下架,紧急补货,而京东的米面粮油瓶装水也一抢而空。各个平台全部延长营业时间,保障后台的分拣和订单配送。也正是在这两天,各个电商、即时配送平台,都站在了聚光灯下,经历着一场大考。

前置仓储货、电商的物流问题、封控区保障和配送等,都是对各个平台“基本功”的考核。也许正如徐雷在朋友圈所说,当责任分工到各个社区,外卖、物流都有保障预案,防控区域也可以进行物流接力,平台和公众才能做到“不慌”。

01 互联网24小时联动补货

身在北京的张敏在4月中旬就已经开始囤货。最初囤货的由来正是京东CEO徐雷的微信发言截图。彼时,上海快递情况复杂,京东虽然表示可以在短期内安排物流,但是还是很多订单无法送到。

也正是这一席话,让张敏担心不已。本该踏青的周六,她花费一下午时间,下单了卫生纸、漱口水,瓶装水,大米、面粉等可以长期存放的物品,以备不时之需。

“提前囤货主要有两个想法,一方面是以备不时之需,物资甚至进城都很困难。另一方面,虽然根据此前的经验,疫情下北京的物流、即时配送业务都是可以保障的。但真到了那个时候,不想给社区和志愿者太多负担。” 张敏称。

4月24日,北京紧急宣布疫情防控升级,朝阳区双井附近两地分别升级为高风险区和中风险区,此后一天内,北京掀起一轮抢菜狂潮。

北京物美、家乐福、永辉等各大超市和生鲜APP均宣布延长营业时间至深夜。朋友圈被不同超市抢菜的图片刷屏——囤菜攻略、被塞满的购物车,已经无法下单的美团、盒马洁面,或是超市被搬空的货架。

24日下午,包括叮咚买菜、美团买菜、盒马鲜生在内的多个平台的蔬菜、粮油品类就已经下架补货,无法再下单。而京东的粮油等品类,配送时间都次日达,延迟到29日之后。

这次北京疫情,徐雷也第一时间站出来,表达出对北京供应链保障的信心。据京东方面的信息,截至4月25日9时,京东的重点民生商品备货量均超过平日一倍,果蔬肉禽蛋日常备足以满足45天周转。同时,京东七鲜订单量激增,各门店北京整体备货量已加大到平时的3倍以上。

相比京东,总部在北京的美团,也备受大众关注。值得关注的是,近期正在裁员的社区团购次日达体系——美团优选,在4月25日关闭了北京全城业务。

据了解,美团是为了整合优选的仓储、分拣等资源,集中保障美团买菜、美团闪购这类即时送达,效率更高且更安全的服务方式。目前,优选北京大仓及冷库由美团买菜统一调配使用,做抗疫保供的仓储备货基地,以满足用户需求。

同时,随着美团订单量暴增300%,部分站点也出现了暂时售罄和配送延迟的问题。对此,美团给出的解决措施是按照日常消费的3~5倍动态补货,一线分拣人员增加70%,配送人员增加50%,确保用户及时收货。

就在24日当晚,抢菜最为激烈的时间段,美团把配送和运营时间延长到夜间24点。

同时,根据多家生鲜APP的发布信息,几乎都出现订单增长和调集资源保供的问题。叮咚买菜订单增加超50%;每日优鲜北京地区各门店订单量增长明显,宣布在潘家园等重点区域的门店,蔬菜、肉蛋、粮油等民生商品方面持续保证日常2~4倍的供应量;盒马在25日向北京新增了200多吨菜肉蛋奶,备货量已经达到日常4~5倍。

盒马相关负责人后续也发布消息,称北京40家门店供应充足,已经锁定山东、河北等多个直采基地提高供应量,每天补货次数超过日常的3倍。

4月27日,天猫超市的配送平台菜鸟网络也宣布,在北京封控地区24小时持续配送,保证封控区域居民的生活所需。同样是同城配送,美团闪购也延长了配送时间,从22日至今以来完成200万笔民生物资订单的配送,平台为已通过补贴增加了六成骑手运力。

可见,各个平台,在疫情严重期间,通过提升备货良和人员配置,可以在短期内周转,保障供给。

02 一场大团战背后

疫情下互联网买菜平台依然暴露出部分问题。

据易观千帆数据,行业内活跃度靠前的生鲜电商APP相对稳定。2022年2月生鲜电商全网活跃人数TOP10的APP分别为盒马、多点APP、京东到家、每日优鲜、美团、叮咚买菜、朴朴、永辉生活、大润发优鲜、食行生鲜。

这其中,既包括传统商超的线上业务,如物美旗下的多点APP,永辉和大润发旗下的APP等,也包括互联网+商超的配送模式,如京东到家,美团闪送、菜鸟配送等;也有互联网买菜的前置仓模式,如每日优鲜、叮咚买菜、盒马、美团买菜等。

其中,最早售罄的是前置仓,一方面,前置仓模式的承载量本身就较小,一般库存只有2~3天的体量,很容易售罄。这在疫情下会引发消费者不安。短时间订单激增时,后台在分拣、集配时也可能难以支撑,容易形成无法下单、配送延时等问题。

不少在超市扫货的的年轻人都表示,第一选择依然是电商和即时配送平台,“跑出来买,主要还是因为这些平台都没货了,或者一时半会送不到。”  

另一方面,相比主要线下商超,如物美、京客隆等的主要货物仓储在北京当地,比如物美在北京有10个大仓,叮咚、每日优鲜、盒马等平台的仓储多较少,而且在通州、顺义等地,周转需要一段时间,也依靠周边,河北、天津等地的仓储供给。

每日优鲜负责人在接受腾讯科技等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本地补货周转天数在4-7天。但这相比上海封城时的状况要好很多,当地依赖的苏州等地仓储无法起作用。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在疫情下上海最为火热的“社区团购”模式,在过去一年间也经历了从高潮到低谷的过山车,随着同程生活、十荟团、橙心优选等平台宣告破产或关停。

但无可否认,社区团购依然是在疫情期间,能够帮助居民度过难关的重要平台。相比电商依靠物流调度困难,前置仓模式储货量小,社区团购则是可以最大限度调动各类本地资源,通过合伙拼单获得直接配送物资的机会。

身在北京的张敏身边已经有朋友开始利用“快团团”和微信粉丝群尝试组团团购,她最近加入了朋友组织的一个鸡蛋的拼团。“虽然只有20块钱,6个人拼单,但关键在于我们可以提前熟练这个系统,以备不时之需。”

但不同与美团优选、多多买菜等平台建仓、选品、配送的模式,这里的社区团购更多作为用户与商家之间的一种工具。为了保障美团买菜供应,美团选择关停了优选业务,而多多买菜也关停了多个站点,即使还在运营的站点,可供选择货物也很少。这可以体现出平台与用户对于社区团购作用的不同解读。

截至4月27日,北京人的囤货已经持续了3天,在官方一再强调物资充足,保供完善后,大众的热情也相对消减。当然封控区依旧需要更多互联网平台的支持。“建议市民可以把线上买菜渠道留给封控区的市民朋友,方便他们下单购买,尽可能选择线下渠道。” 27日,北京市商务局局长赵卫东在最新的疫情防控发布会上表示。

部分线下超市、菜场等商家也不再愿意再过渡囤货。“你多买,我们就要多进货;3天后你家的菜坏掉,我们店里的菜要廉价处理。”一则线下超市的海报的表达出经营者的心声。可以看出,即使到了最为紧要的时期,互联网买菜也很难解决全市的所有供应。保证物资和配送,提升线上与线下的资源共享。

而这次“有惊无险”的北京抢菜只是作为疫情防控大势下的一次演习,但值得庆幸的是,企业们都经受住了考验。

*本文作者作者|李唐 编辑|胡展嘉,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零态LT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