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莱雅、资生堂美妆巨头做VC,重仓赛道竟是生物科技

动脉网杨雪2022-05-19 13:39事业线
眼下,医疗行业投资正处于下行期间,来自美妆CVC的进入,或许能为这个市场注入更多活力。

近期,美妆巨头们开始往医疗大健康领域砸钱。

5月,欧莱雅、资生堂两大美业巨头相继在中国设立投资基金。

5月8日,欧莱雅中国和东方美谷签约,宣布在中国市场设立首家投资公司——上海美次方投资有限公司,致力于投资创新美妆科技。5月10日,资生堂首个中国投资基金“资悦基金”的实体——厦门资悦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注册成立,注册资本 5.01 亿元。

除了两大引人关注的巨头外,一众新锐国货品牌华熙生物、贝泰妮、珀莱雅也在此前出资成立了基金。

而在这些基金的投资组合中,大健康相关的生物科技竟成为重仓赛道。根据公开资料,上述美妆企业都或深或浅地布局了大健康赛道,重点关注与皮肤科学相关的技术。欧莱雅、资生堂、珀莱雅的投资组合中涉及合成生物学、微生物技术、绿色化学、健康管理等赛道。资生堂中国基金也明确表示关注健康前沿市场新兴品牌及其上下游产业链。

欧莱雅虽然只透露了会投资美妆科技,但在其此前举办的中国美妆科技领域初创挑战赛中,释放信号明确表示关注前沿和最基础学科,包括暴露组学、皮肤微生态、再生美妆科技、生命科学等,在这些学科基础上进一步关注应用科技,包括创新原材料,创新工艺流程,创新配方科技。

为什么化妆品巨头做风投都纷纷瞄准了生命科学赛道,作为有着庞大产业资源的美妆巨头们,能够为生物科技公司带来什么样的资源赋能。生物科技+消费美妆会发生什么样的跨界反应?

此外,在全球范围内,做美妆的药企并不少见,随着一众美业巨头开始投 中国生物科技企业,是否意味着未来中国开始将会诞生如强生、赛诺菲这样的横跨个护、药物研发生产的巨头?

01 多家美妆巨头布局健康赛道

美妆企业生物科技相关投资 资料来源:界面新闻

欧莱雅和资生堂对国内生物科学的看好与其全球投资偏好一脉相承。

此次成立的美次方投资公司由欧莱雅集团战略创新风险投资基金公司BOLD(Business Opportunities for L’Oréal Development)提供支持。BOLD基金成立于2018年,是欧莱雅以企业名义发起成立的风险投资基金,旨在从财务层面支持初创企业的发展并为他们提供融入欧莱雅全球生态系统的途径。

BOLD基金在其官网公布了三大投资方向,分别是:品牌与品牌服务、技术突破和供应链改善。其中技术突破包括新活性物质、成分、材料、智能设备、生物技术解决方案、绿色化学。这些技术大多都涉及生命科学领域。

在投资案例中,BOLD基金7家被投 中有两家BioTech公司,分别是法国酶工程公司CARBIOS和法国全球生物能源公司Global-Bioenergies。

CARBIOS 2011年由法国风投机构 Truffle Capital 创立,首席技术官Alain Marty 在法国国立应用科学学院(INSA)获得工程学位和生物化学工程博士学位,2007年成为教授。Carbios可以利用酶工程实现塑料的循环,能将塑料回收、解聚、纯化、再聚合,就能实现塑料的循环利用。除了欧莱雅外,Carbios还与雀巢、百事可乐和三得利达成合作。2021年成功生产出世界上第一个以废弃塑料为原料的食品级 PET 塑料瓶。

Global Bioenergies公司依靠其专有的创新技术将植物资源(糖和淀粉残留物、农业和林业废料)转化为主要的石油衍生物之一异丁烯,再将异丁烯转化为异十二烷。异十二烷是化妆品市场中的关键成分,在许多皮肤护理和头发护理产品中作为润肤剂和溶剂使用。它也是防水睫毛膏、持久液体唇膏等持久化妆产品中的主要成分。

在中国,成立投资基金前,欧莱雅也已经通过美妆科技创业挑战赛与国内两家生物科技公司达成合作。

一级市场上火热的蓝晶微生物,也是2020年第一届“欧莱雅BIG BANG美妆科技创造营”“预见新产研”赛道的优胜公司。

蓝晶微生物创立于2016年,在医疗、农业、化工领域有所布局。在美业方面,欧莱雅已经和蓝晶微生物进行全面的合作,合作涉及成分类产品和材料类产品等多方面,目前已有三个产品完成了验证阶段,即将开展下一步合作的探讨。

欧莱雅曾与领先的微生物组平台型技术公司慕恩生物展开合作,共同开展皮肤微生态的研究。

慕恩生物是领先的微生物组平台型技术公司,慕恩生物利用微生物开发活菌药物,在农业上,慕恩生物瞄准生物防治和土壤健康;在皮肤微生态研究上,慕恩生物针对“皮肤微生态”项目,已经收集并保存超5000株高价值菌株,其中多株候选菌株在对抗皮肤炎症、痤疮,抗氧化、抗衰老上表现优异。

欧莱雅BIG BANG美妆科技创造营可以看作是欧莱雅投资的风向标,今年,欧莱雅中国研发和创新中心开放创新高级经理徐金洮曾在采访中表示:“今年重点关注的除了合成生物学、RNA技术等生物科技以外,更期待看到绿色化学,新工艺流程,创新材料,数字驱动型原料和配方的研发技术,并希望在这几个领域看到具有全球领先的创新企业和项目。”

和欧莱雅如出一辙,资生堂在中国设立投资基金之前,在全球也设立了投资基金:Shiseido Venture Partners。

资生堂在全球投资布局更偏好健康科技。资生堂在全球仅投资了两家公司,分别是健康管理的FiNC和补充营养品的Dricos。

FiNC成立于2012年,利用AI提供预防性的医疗保健服务,面向企业和个人提供服务。对于企业,FiNC可以通过数据分析员工健康状态,鼓励健康习惯。对于个人,FiNC提供健康管理APP,为高度注重美容和健康的用户制定提供健康管理服务和产品。

Dricos 成立于 2012 年,核心产品是一台营养饮品定制仪器,其原理之一是通过分析识别到的生物数据来个性化人体所需的营养品,这些数据或来自可穿戴设备,或来自通过触摸特定的医疗监测设备。

在中国,未来资生堂旗下的基金会投资哪些健康科技?资生堂集团中国事业创新投资室高级副总裁周涛声在此前的采访中曾表示,基金将主要关注中国市场中迅速生长的一些领域,比如医学美容、一些口服的产品等。“未来我们想打造外在美和内在美兼具的整体美(holistic beauty)概念,做创新技术、帮助产品快速增长、偏社交媒体、做品牌的公司等都在基金的关注范围内,投资领域没有很狭窄。”

对于国货美妆企业,珀莱雅旗下基金嘉兴沃永投资了合成生物学企业中科欣扬。成立于2015年的中科欣扬是一家合成生物学创新智造企业,由中国科学院微生物所的博士团队联合创办。中科欣扬在产品应用方面,立足于化妆品护肤原料产品,并逐步向食品、保健品和医药等行业扩展,目前公司的主要产品有高稳定性耐热深海SOD、熊果苷等原料产品。

贝泰妮和华熙生物也分别成立投资基金,关注皮肤相关的基础科学。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及消费理念不断趋于成熟,消费者不再单一的追求品牌,而更加关注产品的针对性、专业性,对于产品成分的关注度也不断提升。美妆巨头更加关注底层科学技术是未来趋势,可以预见未来还将有更多美妆巨头投资大健康生物科技企业。

02 合成生物学、皮肤科技、皮肤微生态这三大赛道最受关注

在全球美妆企业的投资布局中,不难发现合成生物学是最受关注的赛道。美妆巨头纷纷布局合成生物学与化妆品原料产业链相关。

美妆行业原料有四大生产技术路径,包括植物萃取、化学合成、生物发酵、合成生物。天然植物萃取技术和生物发酵技术是目前行业主流。

合成生物学技术被看作是化妆品原料生产的发展的方向。

来源:中信证券《 美妆及化妆品原料行业深度专题:原料江湖,谁主沉浮》

合成生物学技术不仅可以提高成分和原料的安全性、稳定性和生物活性,还可以根据特定要求定制此类物质(如不同的皮肤类型、皮肤问题、饮食习惯和所处环境),从而实现功能的精准化。与某些传统方法(即提取自石油化工产品、动物来源和植物来源)相比,合成生物学有潜力以更持续的方式和更大的规模以及更强的稳定性用于生产美丽与健康产品的成分。

此外,相比于传统的化妆品原料生产方式,合成生物学能够让企业以成本更低的方式生产化妆品原料。

作为美妆产品新一代的革新性技术,合成生物学成为美妆企业无法避开的赛道。即使不通过投资,国内玻尿酸龙头华熙生物也通过自建技术平台发力合成生物学。

除了合成生物学,基于数据的个性化护肤也是美妆巨头重点看好的方向。皮肤是人体最大的器官,皮肤问题也是常见的疾病。通过AI分析皮肤图片来分析判断皮肤状况,例如痤疮、色斑和皱纹,并且提供护肤和生活方式指导成为多家创业公司研发的方向。这也是国际美妆巨头重点关注的赛道。

今年1月,欧莱雅通过和Alphabet的生命科学子公司Verily合作,开发用于皮肤护理的新数字技术和诊断产品。两家公司表示,新产品可能包括AI算法或传感器。

第三大被美妆巨头看好的方向是关于暴露组学的研究。简单来说就是指从受精卵开始到死亡,整个环境对人累计产生的影响,包括对你身体、皮肤、情绪的影响。

以皮肤微生态系统为例,皮肤微生态是由各类微生物、皮肤表面的组织细胞及各种分泌物、微环境等共同组成的生态系统,它们共同维持着皮肤微生态平衡,在皮肤表面形成第一道生物屏障,具有重要的生理作用。皮肤微生态的变化与皮肤各种炎症性和感染性疾病的发生和发展息息相关。

美妆品牌CVC开始投生物科技项目会为市场带来哪些方面的改变。

随着国内顶尖美妆CVC巨头青睐生物科技在美妆护肤领域的应用,产业巨头们不仅能带来财务投资,而且能够带来产业资源的赋能,以及对市场发展趋势的洞察和连通产业链上下游的能力,这将带动整个产业快速向前滚动。

对于生物科技来说,这意味着跨界交叉和融合创新开始成为医疗大健康行业发展的新趋势。生物技术在其他领域的商业化落地成为新增长点。

03 消费市场专业化升级,医药企业逐渐进军美妆市场

随着更多的美妆消费巨头开始看好生物科技应用,同时,国内的医疗巨头们也开始挖掘美妆消费这一块大市场。

此前,国内药企跨界最爱涉足的领域当属日化、化妆品类领域,云南白药东阿阿胶、广药集团、同仁堂、片仔癀等企业均开发了个人洗护、祛痘、面膜等产品。

除了药企,医疗器械企业也开始跨界深度参与美妆市场。国内医疗器械龙头企业微创医疗孵化了护肤平台悦肤达,旗下拥有多个护肤品类。悦肤达的核心技术平台是高分子微针技术平台。此外,翰宇药业与悦肤达”共同投资设立药械合资公司,充分发挥双方各自在透皮给药系统和新药开发及药学研究等领域的领先优势和资源,实现优势互补,深度开展多肽类微针透皮给药领域全面合作。

随着国内贝泰妮、华熙生物、巨子生物等多家与生物技术相关的美妆企业陆续IPO,未来,生命科学企业孵化的美妆品牌或许也有独立上市的可能。

从全球医药企业的发展历史上看,不乏成功经营护肤品牌的药企。制药巨头强生旗下也拥有露得清、AVEENO、城野医生等多个护肤和消费品牌。赛诺菲旗下有头发洗护selsun和身体护理Goldbond两大海外家喻户晓品牌。

在美妆消费市场的盛宴前,美妆CVC开始围猎生物科技企业,而药企开始逐渐渗透进美妆市场,两大参与者将如何角力?

在超过1500亿元的美妆市场,药企和美妆巨头各有优势。医药企业进军消费护肤品的优势在于对于安全性和功效可以经过多重检验,针对特定需求研发功效性产品更有经验,在用临床试验数据说话方面,医药行业有着丰富的经验。医药企业的产品研发经验和成熟体系,在追求专业和功效的市场中具有竞争优势。在市场营销上,医药企业背靠丰富的医疗专家资源。

在研发壁垒上,化妆品产品的研发涉及生命科学、精细化工、皮肤科学、植物学等多学科的交叉研究与运用,需要强大的技术研发团队支持,研发投入高是药企的优势。

但在品牌壁垒上,美妆行业有着极高的品牌壁垒,企业只有在产品质量管控、企业文化、营销网络、专业服务等多方面经过长期不懈的努力,才能在行业内逐渐树立起自己的品牌,获得消费者的认可与信任。对于新进入者而言,树立品牌的成本要数倍于原有企业维持和巩固品牌的成本,而且所需的时间可能会更长。因此,品牌是化妆品行业的重要壁垒。这与医药市场有很大的不同。

眼下,医疗行业投资正处于下行期间,来自美妆CVC的进入,或许能为这个市场注入更多活力,让我们看见生物科技行业的更多可能。

*本文作者杨雪,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动脉网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