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裁员进行时

新芽NewSeed黎明2022-07-13 19:02事业线
此前,特斯拉CEO马斯克说,需要裁员约10%。反复无常的马斯克,这次似乎没有开玩笑。一场跨越太平洋的风暴,来了。

对于特斯拉而言,裁掉一个人,或许比招一个人简单得多,因为它可能只需要一个通知。

6月底,美国加州圣马特奥县的特斯拉办公室,很多员工在一次会议中被告知,他们被裁员了。

这些员工被要求立即走人,只需要将笔记本电脑和徽章留在办公桌上,随后他们会收到一封邮件,辞退补偿等相关信息会在邮件中进行说明。

一位接近特斯拉的业内人士告诉深途:这很符合特斯拉一贯的作风,干净利落,简单高效。

“之前有员工前一天晚上还加班到凌晨,第二天早上坐到工位上,发现后台系统进不去,随后得知自己被裁了。很突然的事情,让你就地走人。”她说。

这次被裁的有200人左右,他们属于特斯拉的自动驾驶部门,且多是数据标注员。在他们被裁的同时,特斯拉的圣马特奥办公室也被关闭了。唯一的安慰是,这些员工将获得N+2的辞退补偿,这笔费用能让一些人对裁员一事保持沉默。

但总有人不满。圣马特奥办公室裁员前几天,内华达州的2名特斯拉前员工以集体诉讼的形式,将特斯拉告上法庭,称特斯拉在“大规模裁员”时违反了美国劳动法。因为在此前内华达工厂的一次裁员行动中,特斯拉没有提前通知,而当地法律要求提前两个月。

这还只是特斯拉全球裁员计划的一部分。此前,特斯拉CEO马斯克说,需要裁员约10%。

反复无常的马斯克,这次似乎没有开玩笑。一场跨越太平洋的风暴,来了。

10%的裁员KPI,不只针对美国市场

特斯拉的员工分布在美国、中国、德国、新加坡等多个国家,总数超过10万人。这10万人中有近3万人,是在过去一年新加入的。

但这次裁员,与他们加入特斯拉的时间长短无关,甚至也与他们的工作表现无关。

社交平台上的信息显示,Adella是在6月底被裁员的,她已经在特斯拉工作了三年,是一个小团队的leader。

她于2019年加入特斯拉,因为表现突出,一年内升职两次,从自动驾驶部门的数据分析岗,做到团队负责人,再到主管。在担任主管的两年里,她每周工作50多个小时,很多周末每天工作16个小时。

一位曾与她共事的特斯拉员工评价她:“你是一个了不起的领导者,不知疲倦地为特斯拉工作。你的专注、奉献和热情在很大程度上帮助了我们的项目。”还有同事认为她是“一个项目管理和人员管理的大师” 。

然而她还是被裁了,连同她在圣马特奥的团队一起。

这并非一起毫无来由的裁员。事实上,这只是特斯拉原计划的一部分。

6月初,马斯克在一封发给特斯拉高层的邮件中表示,他对经济形势“感觉非常糟糕”,需要裁员约10%,且暂停全球招聘。

据公开报道,6月中旬开始,美国加州的一些特斯拉软件工程师,被他们的经理秘密叫到会议室,然后被通知裁员。在明面上,裁员的理由是因为他们业绩不佳,特斯拉为此支付了一定数额的遣散费。

更大规模的裁员发生在6月底。根据CNBC的报道,特斯拉关闭了位于加州圣马特奥的办公室,裁员200人。这些人大部分都是数据标注员,隶属特斯拉的自动驾驶部门。

特斯拉在美国多地建立了自动驾驶办公室,圣马特奥是其中一个。在圣马特奥办公室的租约即将到期之际,特斯拉选择不再续约,并关停这个办公室。

在圣马特奥东南方向、距离特斯拉弗里蒙特工厂更近的帕洛阿尔托,特斯拉还有一个办公室。在裁员开始前,圣马特奥办公室的部分员工被调到了这里,不久后,圣马特奥办公室被关闭,接近一半的员工被放弃了。

“我仍在试图理解这是如何以及为什么会发生在我自己和我的团队身上的。我有很多话想说,但我选择了善良,就像我在特斯拉领导团队期间一直做的那样。”Adella在社交平台写道。

裁员来得太突然。作为全球市值最高的汽车公司,特斯拉正处在高速发展期。相比以往,它现在拥有史上最多的现金、产能、销量,以及员工。去年,特斯拉甚至实现了55亿美元的净利润。

中国区也可能受到了波及。有猎头表示,特斯拉中国区开始裁员,销售N+3补偿,但不涉及研发生产部门。

北京一家特斯拉门店的前销售人员徐丹对深途说,的确从前同事那里获知特斯拉有裁员动作,“特斯拉管理层有裁员名单,裁员就按照名单来。”但对于补偿方案,她未获知更多信息。

不过,特斯拉的一线销售岗位人员流动性很大,平常也会有人员优化,“特斯拉是末位淘汰制,每天、每周、每个月都会有排名,隔一段时间就会淘汰一批业绩垫底的人。”她表示尚不知道此次一线销售的裁员是否属于特斯拉全球裁员计划的一部分。

一位特斯拉虚拟服务中心前员工告诉深途,特斯拉中国近期裁员的工种涉及虚拟服务中心的虚拟服务专员、SA(售后服务顾问)、SC(售后服务助理)。

特斯拉现有三大服务中心——虚拟服务中心、交付中心、服务中心,其中虚拟服务中心有东西南北四大区,此前每个区是各管各的,但是最近,原本属于西区的河南,突然划归北区管,“北区一直就人手不够,现在还要兼顾西区的河南,于是有人推测,西区可能裁员或收缩了。”

招聘也在收缩放缓。

马斯克的“裁员令”发出之后,特斯拉中国取消了原定于6月16日、23日、30日举行的涉及销售、研发和供应链职位的招聘活动,未说明原因。此前,特斯拉中国在6月每个周四晚上7点都开启直播招聘。

除了美国和中国,在特斯拉一直大力招聘的新加坡,裁员也在进行。

特斯拉新加坡首任经理Christopher Bousigues在网上称,作为裁员计划的一部分,他的职位6月底已被特斯拉裁减。他在去年6月加入特斯拉,并担任特斯拉在新加坡的首任经理,任职刚满一年时间。

以效率著称的特斯拉,各部门努力完成老板定下的裁员KPI,即便没有明确裁员计划的部门,扩张的步伐也要先缓一缓。

截至目前,特斯拉方面并未对此次裁员做出公开回应。

冰冷的特斯拉机器,松开加速踏板

“我不明白,为什么在特斯拉增长达到创纪录水平的时候还要裁员?它是如此受欢迎,你甚至得等待6个月才能得到一辆车。马斯克是地球上最富有的人,为什么高管们更关心股票市场,而不是公司业绩和员工?”有人在网上看到特斯拉裁员消息后评论。

不论从什么方面来看,特斯拉现在都处在历史上增长最快的阶段。柏林、得州工厂在今年3、4月份正式投产,4680电池呼之欲出,上半年它交付了56.47万辆纯电动车,遥遥领先其他电动车公司。而且,它完全不缺订单。

然而在马斯克眼里,他担心的不是增长,而是成本和效率。

过去两年是特斯拉全球员工数量增长最快的一段时间。2018年至2020年中,特斯拉的员工数量都维持在5万人左右,但是到了2020年底增长至接近7.5万人,2021年底增长至10万人。

也就是说,特斯拉有一半的员工(5万人),是在过去两年内新增的。

而这段时间也是特斯拉股价上涨最快的阶段。疫情之下美联储放水,市场上流动着大量的资金,推动了车市和股市的双重繁荣。

马斯克认为,繁荣快要结束了。从6月初开始,马斯克多次谈到越来越不稳定的经济环境,“经济衰退在某个时候是不可避免的”,因此裁员是必要的。

今年以来,美国纳斯达克指数下跌了27%,而特斯拉股价下跌了33%。过去两年暴涨的比特币,现在也开启暴跌模式。有分析称,特斯拉持有的比特币价格可能缩水4.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0亿元),这相当于特斯拉去年净利润的9%。

高歌猛进的美国经济和股市都踩下了急刹车,这是大部分公司变得谨慎的开始,特斯拉也不例外。

由于过去两年的急速扩张,特斯拉的各项费用都在上涨,刚刚投产的得州和柏林工厂,更是在加速烧钱。

建设一座超级工厂,要花费数十亿美元,建成后的运营维护,也是一笔巨大的开销。得州和柏林工厂的建设花费不菲,但现在还没有大规模量产。马斯克称,这两座工厂正在遭受数以十亿美元计的损失。

现在柏林和奥斯汀的工厂都是巨大的赚钱熔炉”,马斯克在5月底的一次采访中说,“它应该像一种巨大的轰鸣声,就像金钱着火的声音。”

就连大众汽车CEO赫伯特·迪斯也提醒马斯克:新工厂可能会给他带来越来越多的痛苦。“马斯克必须同时在美国奥斯汀和德国格林海德这两家高度复杂的工厂实现产能爬坡,同时还得扩大上海工厂的生产。这会让他筋疲力尽。”他说。

供应链中断带给特斯拉的影响在加剧。

上海工厂在今年4月因为疫情停产了20多天,让特斯拉损失了约7万台的产能。这导致特斯拉二季度的交付量暴跌,首次被比亚迪反超。工厂停产代价高昂,不仅花费了金钱,也浪费了时间。

精明的马斯克,不会容忍在牺牲效率的同时,还增加额外的成本。他在5月31日发出“强制到岗令”,要求员工不再远程办公,每周到岗办公至少40小时,达不到要求的,就算自动辞职。此前,因为疫情原因很多员工习惯了居家办公,突然蜂拥回办公室的员工发现,办公桌不够用了。

马斯克对效率有着极致苛刻的要求,尤其是当经济前景的不确定性增加,他会让员工加倍努力工作。

徐丹对此感同身受,她对深途说,“特斯拉就像是一台大型机器,它有各种各样的数据指标来考核你,特别机械化,比较模糊人的情感这些客观存在的东西。”

在被裁的员工起诉特斯拉“大规模裁员”违反了美国劳动法之后,马斯克在一场论坛采访中对裁员进行了解释,他将原因归结为供应链的混乱和美国经济的衰退。此前他声称要裁员10%,现在他补充称,计划未来3个月将全职员工裁员10%,同时增加时薪兼职员工数量,整体员工数量将减少3%至3.5%,但一年后公司员工人数将会增加。

裁员中的特斯拉,不会踩下发展的急刹车,但它会松开加速踏板,就像特斯拉汽车那样来点“动能回收”,给未来补充能量。

自动驾驶没有尚方宝剑

目前,尚没有任何迹象表明特斯拉出现明显的衰退,即便它开始裁员。但一个让人不安的信号是,这次裁员波及到了自动驾驶部门,甚至关闭了一个自动驾驶办公室。

在新造车行业,自动驾驶人才是各公司争抢的重点,高薪挖人是过去两年的主题词,少有公司拿自动驾驶团队开刀。而特斯拉的核心优势,有一部分就来自其自动驾驶能力。

圣马特奥办公室被裁掉的员工,属于自动驾驶部门,很多是数据标注专家。

一位特斯拉前数据标注专家这样介绍他的工作内容:使用图像数据、激光雷达和雷达数据训练目标检测;使用图像数据、三维矢量建模和三级专有数据来标记所有可能的道路边缘组合;利用计算机视觉和机器学习知识,增强特斯拉的学习算法……

这属于特斯拉庞大的自动驾驶系统的一个关键环节。简言之,他们审查和标记图像数据,帮助训练特斯拉的深度神经网络,改善驾驶辅助系统。特斯拉对外出售的FSD(完全自动驾驶)功能,就有他们的功劳。

综合多家媒体报道和深途的了解,这些人中有一些是小时工,也有一些是全职员工。

至于为什么会被裁,有一种说法是,特斯拉试图把重心放在纽约布法罗,因为那边的工资要比圣马特奥低,能让特斯拉降低成本。

可以确定的一点是,不完全是工作表现的原因。此前,特斯拉在布法罗招聘数据标注团队时,曾让圣马特奥团队过去培训,这一定程度上说明圣马特奥团队更有经验。

布法罗团队是新培养起来的。布法罗数据标注团队的现任主管Alec,去年3月才加入特斯拉,一年之内连跳两级,他一开始的职位就是数据标注员,几个月前刚跟圣马特奥团队就培训进行合作。

因为那次培训,Alec跟当时的圣马特奥自动驾驶数据团队主管有过接触。在他晋升为布法罗团队主管一个月之后,圣马特奥办公室就被关闭了。

“我对发生在你和圣马特奥队身上的事感到非常遗憾。然而,我也欠您一个真诚的感谢,您给了我这个机会,帮助我成长为今天的主管。”Alec在社交平台上对这位前主管说。

还有一种说法是,随着特斯拉的技术进步,它或许不再需要那么多的数据标注员——特斯拉一直试图用机器替代人力,就如同用自动驾驶系统替代司

在去年的特斯拉AI Day上,特斯拉表示已经建立了一支超过1000人的数据标注团队,同时对外展示了自动化数据标注能力、仿真能力、场景重建能力。通过这三大能力的提升,可以大幅提升机器标注效率,降低对人工标注的依赖。

一位自动驾驶行业从业者分析:“不依赖海量数据标注的非监督学习应用,包括半监督学习的应用,会成为判断技术规模化能力、公司成本-技术预期控制、技术估值的关键因素。”这是行业技术演进的大方向。

除了数据标注员,这次被裁的还有数据分析师等跟自动驾驶相关的岗位,其中既有Adella这样的老员工,也有一些入职不久的新人,他们已经开始找工作。

好在特斯拉的员工在市场上很吃香,不少公司盯上了他们,主动抛出橄榄枝,趁机吸纳人才。只要人工智能不过时,他们就不愁找不到工作。

而对于那些留在特斯拉的人来说,并不能因此而松一口气。挑战还在,竞争犹存,扩张与裁员,一直都是相互进行时。

*本文作者黎明,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新芽NewSeed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