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趣店罗敏的15次创业史

微信公众号:阑夕小鹿2022-07-22 14:11酷公司
当别人都在追赶风口时,罗敏追赶的是“风吹草动”,并且每次的创业过程都极其相似。

据不完全统计,这是罗敏的第15次创业。

6月15日晚,39岁的罗敏站在镜头前,为新项目“趣店预制菜”开启*带货。

初入电商直播赛道,罗敏一口气连开四场直播,累计销售额238.5万元。

相比之下,隔壁“东方甄选”6月份的销售额高达6.81亿,涨粉量1952.69万,位列抖音全平台*。

“热爱学习”的罗敏,也经常观摩东方甄选的直播,他表示自己在这里“学习到了很多”。

也许是为了交点“学费”(蹭热度),某夜,他一口气连刷了10个“嘉年华”,然后被东方甄选直接拉黑。

罗敏,何许人也?

创立趣店之前,罗敏说自己“曾有过7次创业失败的经历”,做过社交网站、外卖平台、好乐买、团购网站等等,但结果无一成功。

创立趣店之后,罗敏又经历了多次的失败。

从“校园贷”到“现金贷”,从“高管贷”到“直播答题”,从“大白汽车”到“万里目”、从“少儿线上教育”到“预制菜”,再到如今的“电商直播”……

当别人都在追赶风口时,罗敏追赶的是“风吹草动”,并且每次的创业过程都极其相似:

先是高调进场,然后迅速翻车。

每一年,罗敏近乎都有新的创业项目,这也意味着,他每一年都在遭遇新的失败。

“长期失败主义者”的阴云笼罩不散,罗敏的“趣店”也早已风光不在,市值从当年的117亿美元,跌落至如今的不足4亿美元。

为什么罗敏如此热衷于“创业”?

他说:

“我们赶上了一个寒门出贵子的好时代,前提在于你自己是否努力,是否坚持!我想我就是一个例子。”

北漂的“梦”

24岁那年,罗敏和朋友一起去南戴河。

在放孔明灯的时候,大家都写下了各自的心愿,罗敏写的是:

“我们要去纳斯达克敲钟。”

那时候,没有人把罗敏的愿望放在心上,只有他自己记住了这个目标。

从江西师范大学通信工程专业毕业后,罗敏先是在东南亚做了一年的手机销售,然后揣着2000块钱只身前往。

北京,当起了一名“北漂”。

于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的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这里是亚太地区*优秀的商学院之一,也是罗敏此行的*目的地。

他在北大南门租了一间地下室,每月的房租是600元,一边准备考研,一边去北大校园里蹭讲座。

为了抢到*排的位置,罗敏总是*早到达教室,每次到提问环节,他总会把手举得高高的,马云李彦宏都回答过他的问题。

“你为什么要创业?”

“你觉得创业是不是要等时机成熟,比如考研成功或者毕业之后才创业?”

这是罗敏*喜欢问的两个问题,也代表着他当时内心的纠结与迷茫。

在那个理想激进的年代里,谈“保守主义”只会被人嘲笑,所以几乎每一个人都告诉罗敏:

“创业不需要等,想好了,直接去做就行了。”

在北大听了一年的商业讲座,让罗敏彻底放弃了考研的想法:

“一是通过讲座和对话,我重建了自信,不再迷恋北大的光环;二是发现创业不论出身,很多人也是从屌丝开始的。”

于是,罗敏彻底作别了未名湖和博雅塔,一猛子扎进了互联网创业的大潮中。

2007年,罗敏拿到了鲍岳桥的200万天使投资。

他和其他两位合伙人创建了“纪念品”礼品销售网站,不到一年时间,这成为了罗敏*个创业失败项目。

俗话说:万事开头难。

但是对于罗敏来说,万事开头难,然后中间难,*后结尾难。

2009年,他加盟鲁明和李树斌创立的“好乐买”,并担任市场副总裁。

在花完近亿元的推广经费,两年后,罗敏选择离职再次创业。

2012年,罗敏和何洪佳等一帮老友重聚,大家摩拳擦掌,准备再次大干一场。

但在随后的两年时间里,罗敏做过社交网站、外卖平台、好乐买、团购网站等,“大家在一起又试了十几个项目,结果也都没成。”

罗敏人生的转运,发生在2014年。

这一年,罗敏和朋友开发了一个分期购物平台,名字叫:

趣分期。

打开“魔盒”

2014年3月20日,“趣分期”上线前的一天。

傍晚时分,罗敏开车载着何洪佳来到了北科大的操场边,二十多个大学生已在这里等候。

在罗敏的宝马车后备箱里,两万多张传单叠放在一起,空间被塞得满满当当,每张传单上面都印刷着粗体大字:

“零首付!每月288元!就可以拥有iPhone5s!”

罗敏面对在场的学生们,开始发表激情演讲:

我们在做的事情叫互联网金融!我们即将改变你身旁很多朋友的生活习惯,如果有人愿意可以加入我们,和我们一起创业!”

看到学生们一个个不为所动、表情木然,罗敏又向他们传授发传单的技巧:

“发传单没有秘诀,只有脸皮厚,不怕被拒绝,确保每个宿舍都发到。不要怕重复,要发到让同学看到你都想吐,让他一有需求浮上心头,就想起你的传单。

听完罗敏的嘱咐,学生们朝着四面八方散去,看到这番情景,何洪佳的心里倒是五味杂陈,“那时的氛围是心照不宣的,如果这个再成不了,哥几个就真的散了。”

当天晚上9点,罗敏就惊喜地发现,网站后台已经收到了*笔订单。

*个用户是一名还在读大四的男生,他在趣分期上提交了购买一款iPad的申请。

潘多拉的魔盒,就此打开。

从第三天开始,趣分期后台的销售数据,每天都呈现出几何裂变式增长。

到了7月,罗敏抓住学校暑期的时间窗口,迅速将业务推广到300多个地级市的主要高校。

很快,趣分期的校园经理和项目地推,就已经覆盖到了全国的3000多所高校。

罗敏在分析“趣分期”的市场潜力时表示:

“年轻人分期消费市场,本身是一个需求被压抑已久的广阔市场。相比于80后那样去攒钱购物的行为,90后更加不愿等待,所以‘钱不够+想得到+不愿等’就构成了巨大的市场机会。”

2014年,全国在校大学生约有3000万人,如果按学校在校期间购买1—2次3C产品,价格在2000-5000元左右,这就是一个价值千亿的市场规模。

2015年9月,蚂蚁金服向趣分期注资2亿美金,并让趣分期的“来分期”入驻支付宝

也是从这时候开始,罗敏的梦想变得更加抽象:

“打造中国*大的分期购物平台,为这个社会带来一些微小而又美好的改变。”

“黄金”和“地狱”

美东时间。

2017年10月18日,罗敏准时出现在纽交所门前。

几个小时后,罗敏敲响了纽交所的钟,刹那间,公司团队和投资人爆发出一阵掌声和欢呼,这是一场资本的狂欢和胜利。

大洋彼岸,国内已经进入深夜时分。

关于“校园贷”的负面新闻,还在各个网站上小范围流传,一位已离职的趣店校园经理对媒体表示:

“趣店这类模式钻了法律的漏洞,并且牵涉道德的问题,很多时候会不顾学生的实际情况诱导推销,而且会教你如何还钱,比如找朋友借钱,找父母骗钱,有的人借多了还不上就卖东西,有的女同学还会选择裸贷。

早在2009年,银监会便明确规定,银行业不得向未满18周岁的在校学生发行信用卡,对于已满18周岁的,必须要评估落实其还款能力和*还款来源后,方可发行。

这项规定使得传统银行信用卡退出了校园市场,但未曾预料的是,不少民间借贷机构却趁机钻了进来。

“校园贷”招募了大量校园经理和地推人员,他们每天都会到各个学校宿舍“扫楼”,一边发传单一边拉新注册。

学生只要举着身份证拍照,同时填写宿舍室友、学校辅导员和父母的联系方式作为保证,在各项信息确认无误后,*短一天之内即可放款。

人性贪婪,资本逐利。

为了扩大市场规模,“校园贷”开始肆无忌惮地野蛮生存。

紧接着,“大学生自杀”“暴力催收”“女学生裸贷”“肉偿”“援贷”等一系列社会恶性事件也开始频发。

2016年4月,教育部和银监会联合下发通知,决定加强校园网络贷款监管和整治。

五个月后,已经更名为“趣店集团”的趣分期,宣布正式退出校园分期购物业务,将业务重心转移面向社会群体的现金贷、房贷、高管贷等。

一边是触目惊心的恶性事件,一边是梦想成真的黄金天堂。

趣店集团成为继宜人贷和信而富之后,第三个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互联网金融企业。

2017年10月18日上午11点,趣店在纳斯达克市场开始公开交易,开盘价34.35美元,市值高达113亿美元。

当天收盘,趣店每股价格为29.18美元,相比开盘价下跌15%,对应市值96亿美金,当日换手率高达89.26%。

趣店集团赴美上市的消息传来,市值“百亿美元”让国内互联网金融市场一片沸腾、信心大增。

此前犹豫不决的现金贷公司,也因此坚定了上市的计划,快牛金科的CEO倪抒音就表示:

“我们也有上市计划,正在筹备布局中,我们的产品‘贷上钱’,月撮合交易额30多亿,已是行业的头部公司。”

趣店上市当天夜里,一篇万字长文《百万美金的故事——周亚辉揭秘趣店投资全过程》也在朋友圈疯转。

昆仑万维作为趣店的大股东,董事长周亚辉在这篇投资笔记中,记述了趣店融资的诸多详细过程,他在结尾的*后一句话这样写道:

“100亿美金的CEO的评分至少可以评8分,毕竟他做到了,但是不是能打满分,让我们3年之后再来看。因为罗敏今天告诉我,他的目标是500亿美金的公司。”

“长期失败主义者”

因股价长期低于1美元,前不久,趣店收到了纽交所的退市函。

罗敏的“500亿美金梦”已经离他越来越远,截至美东时间7月20日收盘,趣店集团总市值仅剩下3.79亿美元

故事的转折发生在2017年12月,监管的重锤正式落下。

《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下发,随着市场监管的进一步加强,罗敏公开回应回应:“用户不还钱就算了,当作福利送你了”。

眼看现金贷业务受阻,罗敏又迅速推出了“大白汽车”,号称“2018年大白汽车要卖出10万辆,跻身全国汽车零售商的TOP 5”。

大白汽车主打“零利率购车”,表示要让普通青年拥有人生中的*辆汽车,但大白汽车的“高月供”也引发了市场的质疑,有媒体称该汽车的本息*高可达到车价的30%。

2019年5月21日,大白汽车停止了销售业务,罗敏的新项目又失败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

同一时间,趣店集团向美国SEC提交的资料显示,蚂蚁已经不再持有趣店相关股份,双方不再续签合作协议,趣分期也退出了支付宝的应用界面。

2020年3月,趣店高调推出了跨境奢侈品电商平台“万里目”,并斥资1亿美元投资了寺库,成为大股东。

和近期的直播活动类似,罗敏在当时也请来了贾乃亮等明星做代言,并启动“百亿补贴”活动。

一年后,寺库宣布私有化,“万里目”开化寺库存清仓,罗敏的新新项目又又失败了。

2020年底,趣店开始启动教育项目“万里目少儿”,该项目主打少儿全品类素质教育,包括游泳、乐高、网球运动等。

随着教培行业在2021年被全面叫停,不久前,罗敏在微信朋友圈发文称:

“是时候说告别了,让小朋友快乐健康成长的初心仍在,但疫情不允许,太多太多的不允许……”

罗敏的新新新项目,又又又失败了。

今年3月,趣店有推出了趣店预制菜品牌“QD食品”。

这一次,踩着电商直播的风口,罗敏又又又又要出发了。

有罗敏的身边人曾表示:“罗敏身上的*大问题是太容易受别人影响,这注定让他没法在一条路上坚持下来。”

大学时代的罗敏,经常逃课,在四年时间里,他*热衷的两件事“一是做家教、做兼职、拉广告,二是在网吧通宵打游戏。”

在那时,罗敏就展现出极强的社交能力,他能在学校的英语角里成为话题主角,也能通过兼职当家教实现经济独立,担任学校记者团副团长时,罗敏一直保持着全校学生拉赞助数额*高的纪录。

上大学时,罗敏有一次因为囊中羞涩,对于是否请女朋友出去吃饭,迟迟难下决心。

学生时代的经济窘迫和尴尬困境,让罗敏后在“追求财富”的赛道上一路狂奔,他永远对创业保持着饥渴的状态,用以弥补那缺失的安全感和刺激感。

带领罗敏走向一夜暴富的关键在于:他只想挣钱,而将他推入“长期失败主义”的症结也在于:他只想挣钱。

有媒体曾专访过罗敏,文中写道:

“在学校南门外的网吧里,罗敏曾经获得星际争霸比赛的全国第四名。他喜欢带着小伙伴在游戏里冲锋陷阵、成王败寇的刺激感和成就感。

长大以后,罗敏的“游戏”仍在进行,只是将场景放到了现实社会之中,源码资本合伙人曹毅如此评价罗敏:

“带着几杆枪,一直在寻找方向。”

*本文作者小鹿,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阑夕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