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优鲜大厦坍塌的那一天

品玩沈丹阳2022-07-29 12:30酷公司
喜欢玩德扑的徐正曾说过的“初级选手才看输赢,高手都看筹码”。今天每日优鲜由辉煌到陨落的故事就像一场不计后果的冒险豪赌。

除了在密谋这一切的那几个人之外,每日优鲜近千名员工们没人会想到,2022年7月的最后一周,也成了这家生鲜电商明星公司的“最后一周”。

一切到来的没有太多迹象。如果有,可能是公司总部的搬迁——从原先的北京望京搬到了顺义,并从本周开始恢复了之前由于装修所暂停的线下办公。这不是互联网公司熟悉的因规模扩张而向北京外环迁移,这次搬家是一场出于成本控制所行的无奈之举。

全体线下复工的周一,就有员工提出新办公室的空气质量异常之差,处于孕期的员工用随身携带的检测仪发现,室内空气质量的确不达标。许是员工对空气质量的投诉得到了重视,周三晚上8点,每日优鲜的员工们突然接到HR部门的通知:出于办公楼空气环境治理的需要,周四周五实行居家办公,并请大家在此期间尽量避免出现在公司。

然而两个小时之后,员工们便发现了异样。在每日优鲜App上,所有极速达业务均替换成了次日达业务,即便是极速达业务团队的一线成员,此前也没得到公司层面与此相关的决议消息。

2022年以来,每日优鲜极速达业务已经过多轮收缩调整。在每日优鲜App中可查询到的17个经营城市,已在今年6月底缩减至13个城市,并随后又被爆出3天内连续关闭了9个城市业务。

对公司发展情况的各种猜测很快便在员工群体中不安地蔓延开,但直到*天HR面向全体员工发起会议之前,都没有人真的想到,自己所在的这家美股上市公司,会用一场20分钟的在线会议宣布公司“解散”了。

“解散”

7月28日(周四),居家办公的每日优鲜员工们在度过了一个安静而忐忑的上午后,终于在下午两点等来了HR发起的线上员工大会邀请链接。

会议通过在线办公软件飞书召开。内部人士告诉品玩,每日优鲜的飞书大群共有890人,分批分次地参与了此次会议,主持人是每日优鲜商品部负责人肖运贵以及HR负责人。同一天晚些时候,一段每日优鲜这场员工大会的录音披露在社交媒体中,经品玩向多位员工证实,该录音全部内容属实。

在这场或许是中国互联网*大型线上“裁员”会上,大部分员工*听到了近期外界传得沸沸扬扬的融资事件进展,肖运贵称山西东辉集团战略2亿元的投资“目前还在交涉过程中,我们(公司)已在SEC公告并备案了,但目前尚未完成交割”。

对此很多内部员工并不感到意外,公司的现金流有问题早已不是什么秘密,虽然去年同期每日优鲜在美股实现了一场颇为风光的上市,但首日即破发,股价一度于盘中暴跌36%,就连美股打新的老投资人也不免感慨“常年打鸟的人被鸟啄了眼”,而在上市中融得的本就不多的资金,也很快被消耗殆尽。

“虽然公司内部没有发布任何官方通知,但我们在很多渠道上发现,公司很多主体法人早就变更了。”一位每日优鲜员工会后对品玩说。

在肖运贵介绍完公司近期最为看重的战略投资进展后,话锋一转将会议的主导权交由HR负责人,后者表示“公司在面临如此大的挑战下”做出的仓促决议是:大部分员工的工作将截止于7月28日,“7月份的社保和公积金公司会承担”,从8月份开始需要由员工自理。

这显然不是每日优鲜员工们期待的回复。

品玩向多位每日员工了解到,事实上早在6月30日,每日优鲜已召开过一次员工会议,表示公司由于现金流问题将发薪日由每个月第10日调整为每个月28日,而这次员工大会召开的时间,理应是6月份工资的发放日。

“大家参会也是等着看今天到底能不能发出薪资来,可等来的却是6月份7月份工资都发不出来”。

非但没等来发薪,这场员工大会实则向绝大多数员工宣布了“裁员”,他们集体被HR告知停岗停职,虽然会议从头到尾没提及半句关于公司即将“破产”或“倒闭”的信息,但包括极速达、履约、零售云、智慧菜场在内的主要业务事实上都将停摆。

“公司对外的官方公告称这次只是部分业务因经营原因进行人员调整、零售云和智慧菜场业务不受影响,这并不是实情,所有业务都被波及了,零售云和智慧菜场的员工跟我们处境一样。”一位极速达业务员工对品玩说。

这位员工表示,也是在这场“裁员”大会上,她才*得到公司的官方通知,自己所在的主商城业务已被放弃,相应的所有极速达业务门店全部关停。

图源:受访者提供,集体劳动仲裁群中包括零售云和智慧菜场业务

更令每日优鲜员工们感到愤怒的是,从5月份开始,公司便申请了疫情中政府面向企业颁布的社保缓缴政策,因此五六月份与工资停发同期产生的问题,还有全体员工的社保缺缴。在这场员工大会中,即便HR用“时间仓促,无法给出完备方案”、“社保和工资都在公司解决*序列”等说辞进行掩饰,但在面对员工更为直白的质疑时,却只能给出“无法提供更多信息”的回复。

“不只是社保,还有公积金。理论上如果公司缴纳了7月份的公积金,那么现在应该已经到账了,如果还没到账应该就是断缴了。我们今天才得知这个消息,已经过了政策规定的每月25号缴纳日,这意味着个人已无法通过任何方式弥补,我们只能寄希望于这家公司,但目前来看希望非常渺茫。”一位刚在北京买了房的员工表示,社保和公积金断缴对普通人日后带来的影响,要比拖欠工资严重得多。

在员工们看来,公司拒绝承认面临“破产”和“倒闭”的现实,只用业务调整下的裁员来解释7月28日所发生的一切。但如果是业务调整造成的裁员,却为何避而不谈赔偿问题呢?

这是员工们百思不解的困惑,要知道被这场“裁员”震荡所波及的还有很多三期女职员,一位怀孕五个多月的每日优鲜员工在接受品玩访谈时已是凌晨,经历了白天的一切、仍处于余悸中的她手里还抱着手机,“今天刷微博时看到一则「孕妇被公司强制离职」的新闻挂在热搜上,我的心情真的很复杂,我们这些三期员工在每日优鲜经历着更不公的待遇”。

在会议的后半程,越来越多的员工开始发声,问题也一个比一个切中要害。但他们对于这场员工大会也并没有主导权和发言权。

最终肖运贵和HR负责人在招架不住迎面而来的质疑声时,强硬地结束了这场不到20分钟的线上会议。

员工们还未从戛然而止的会议中缓过神来,短短五分钟内,他们就发现所有人的飞书账号被陆续操作停用,接下来是企业邮箱、公司VPN、OA系统…….会上HR关于“保证善后工作沟通机制的畅通”的承诺还在耳边,但几个小时内,每日优鲜的员工们被强制切断了所有内部沟通的途径。

“因为飞书上能找到每个人的联系方式,我们的一个猜测是公司这么做首先是担心员工借此聚集起来,其次是会通过这些渠道找到公司管理层。但动作这么迅速,很多人甚至来不及收集证据,比如我们入职时都是线上签合同,有些人甚至没来及保存。”一位每日优鲜员工告诉品玩,会议中HR提到过会提供离职证明,“但如果产生劳务纠纷,没有劳务合同做证明,我们就只能提供工资流水这些侧面证据了”。

员工大会仓促结束,留下更多混乱。

由于事先并不知晓7月28日将发生的动荡,很多员工的私人物品仍存放在顺义的办公室中。会后有员工匆忙赶到办公室,却已然发现电脑在内的贵重资产已被公司尽数收走:“其中很多是员工自己的电脑,也被收走了”。

而向办公室外望去,一群聚集在此讨要拖欠款的供应商也等待着属于他们的回应,“这种情况不是一天两天了,至少持续半年了”,一位每日优鲜员工说道。

还有些没能赶来办公室的员工,已通过微信群聚集起来,他们希望能通过集体劳动仲裁的方式,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一位参与其中的每日优鲜员工向品玩透露,她所在的劳动仲裁群已满员(500人),仲裁群以员工所签约的主体进行划分,已知晓的决定加入仲裁的主体有十个。

徐正和资本们的赌局,员工们的噩梦

在7月28日每日优鲜召开的这场大型线上“裁员”会上,多次提及却没明说的一个关键词是:彻底断裂的现金流。

无论是主持会议的管理层,还是参与会议的员工,似乎都默认每日优鲜“缺钱”已是常态,前者说到此并没有明显的羞愧,后者听到此也表示谅解。但双方似乎都忘记了,健康的现金流曾是这家明星生鲜电商早些年引以为傲的资本。

成立于2014年11月的每日优鲜,诞生的*个月就引入了光信资本元璟资本的500万美元天使轮投资;2015年,每日优鲜更是快速地拿到了1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与2亿人民币的B轮融资,资方列表中还赫然出现了互联网巨头腾讯的身影,并于此后连续五轮参与投资;在2021年正式赴美IPO之前,这家公司总共获得了11轮融资,总规模达到114亿元。

作为备受资本青睐的明星公司,每日优鲜的创始人徐正,无论对内部员工,还是对外界媒体,都始终如一地表示“我们没有什么资金上的困难”。

另一个从2017年开始投资每日优鲜的老资方时代资本,甚至在2020年疫情爆发初期,为这家公司做过两轮用户群调查,并称疫情加速了生鲜电商行业的发展,由此带来的新用户群即便在疫情结束后,仍会有86%的人继续使用每日优鲜。

“这个数字非常鼓舞人心。”时代资本合伙人张自权曾对媒体表示,当中国电商步入2.0时代(即食物电商)后,每日优鲜拥有的前置仓核心优势后来者无法追赶,“我们认为每日优鲜是自营食物电商里*的机会”。

然而狂热追逐着所谓创新模式的前置仓的资本,却始终拒绝看到这家公司连年不断的亏损,与其始终没有跑正的履约利润率。这也是中国互联网野蛮生长时代的一个缩影,资本偏爱好听的商业故事,无论其盈利模式是否能跑通,只要让融资的钱不断流动就行。

在2018年至2021年间,每日优鲜的累计亏损高达108亿元,几乎与其成立以来的融资总规模相当。其中,仅2021年前三季度,每日优鲜就亏损了30.17亿元,且该年财报至今未公开披露,官方于2022年7月发布了一项事涉内部“可疑交易”的独立审查,作为拖延财报发布的理由。

面对公司连年的亏损,徐正曾表示相比盈亏平衡,他更在意用正向经营现金流支持长远战略计划。换言之,就是用现金流下一盘大棋。

这一点品玩从内部员工得到证实。据每日优鲜员工称,徐正会定期在公司管理层间召开一个会议,其主要内容是宏观盘点公司的现金流情况,“比如当下欠款有多少,如何在这种情况下,用有限的钱,还能让公司业务继续转一转”。

然而徐正的这盘大棋从2022年春节开始陷入僵局。

“我们比较明显地能感知到公司负债情况非常糟糕,也是在今年春节前后,当时这个高层盘点会有消息流露出来,显示公司现金流已经很危险了。”一位每日优鲜员工说。

另一位每日员工也表示:“其实内部对这些事情也有讨论,大家都知道公司的履约利润率其实一直没能由亏转正,但生鲜电商这个行业都是这样的,从业者已经习以为常了。”

对常年处于业务一线的员工来看,前置仓模式的弊端内部其实是心知肚明的,公司也曾试图尝试业务模式改造。曾被内部寄予厚望的一次尝试,是在北京合生汇商场里开的一家旗舰店,“从商品的陈列到占地面积,都是明星店铺的规模,投入成本非常大,但最后也没跑通盈利模式”。

长期亏损之下,每日优鲜*的选择就是收缩业务规模。

“闭店和撤仓其实早就开始了,包括全国七大仓也在陆续关停”,一位曾负责过武汉大仓项目的内部人士透露,武汉仓也是*个被每日优鲜明确放弃的大仓,于2022年春节前后关停,而后全国其他大仓也相继被裁撤,直到只剩下北京和上海,而目前这两地也已无法正常下单。

就公司挣扎于断裂的现金流的情况,多位员工表示“徐正其实也做了很多的努力,包括与京东洽谈一些经销项目,只是最终因为种种原因,还是没能落地”。

其实从每日优鲜的招股书提出的“(A+B)×N”概念上,也能看出创始人徐正企图改变前置仓业务模式单一化的尝试。除了作为每日优鲜核心业务的A(前置仓)之外,B(智慧菜场)和N(零售云)两个新业务,是他为公司铺设的充满想象力的未来。

但新业务的发展同样不及预期。“始终没法扛大旗,(新业务)盘子一开始就没有建起来”,在员工看来,“去年上市才开始重点发展的零售云业务,更像是给资本讲故事,而智慧菜场重点在山东青岛,当时还拿了国资20个亿左右,但也没做好”。

同样由徐正提出、但却高起低落的还有每日优鲜的标准化运营模式。

在每日优鲜成立五年的内部信中,徐正曾写下“整个行业已经过了比拼模式的上半场,进入到拼团队、拼执行、拼效率、拼内功的下半场”,由此他提出基于大数据和算法对生鲜电商未来的重要性,用系统替代人做决策,便使得标准化得以被大规模复制成为可能,每日优鲜的研发团队也曾因此一度扩张。

“早些年研发团队规模的确很大,从人数到研发人员的薪资和待遇都非常高,但从我们一线业务人来看,这笔投入并没有发挥出应有的效用。”此员工告诉品玩,今年此前每日优鲜被媒体爆出的两轮裁员“首当其冲就是产业团队,裁到最后基本上所剩无几了”。

如今,这家曾经风头无两的明星生鲜电商公司,即便磨刀霍霍地裁撤了大部分员工后,也仍面临着内外部不同程度的问题与隐患。

作为一家美股上市的“生鲜电商*股”,每日优鲜已在2022年6月因股价连续跌破1美元而收到纳斯达克“退市”通知函,而在7月28日员工大会当日,股价又再度跌超40%。作为一家千余人员工的公司主体,这次拖欠工资、断缴社保公积金、粗暴裁员带来的问题还会让它陷入一场大规模的集体劳动仲裁中。

喜欢玩德扑的徐正曾说过的“初级选手才看输赢,高手都看筹码”。今天每日优鲜由辉煌到陨落的故事就像一场不计后果的冒险豪赌。

“零售强调十年定力,你要让所有人支持你十年,这才有意思。”徐正曾经如此说。

然而才第八年的每日优鲜员工们,环顾四周时,发现连自己也成了筹码的一部分,要被一起抛弃在赌桌上了。

*本文作者沈丹阳,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品玩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

  • 包杨欢

    华大基因奇迹之光基金

    投资合伙人 机构投资人认证

    约谈
    投资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