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创优品被沽空背后:全球第1,却无法盈利

微信公众号:斑马消费作者 | 徐霁2022-08-01 11:26酷公司
一般人可能不敢相信,名创优品的生意已做到了这个程度,仍然很难赚钱。

尽管Blue Orca对名创优品的沽空报告有很大的争议,但该公司收入停滞不前,始终无法盈利,亏损加剧是不争的事实。

更加专业的美国投资者,已用真金白银作出了自己的选择。2021年2月至今,名创优品的市值,已从百亿美元缩水至不足20亿美元。

01

争议做空

“杀人鲸”再次露出了其恐怖的獠牙。

上周,做空机构杀人鲸资本(下称:Blue Orca),发布了一份长达30页,关于名创优品(09896.HK)的沽空报告。

据称,这份报告的出台历时7个月,对名创优品提出了三项指控:核心业务模式撒谎、董事长叶国富通过非正当交易挪用IPO资金、业务下滑。

具体来看,Blue Orca认为:

名创优品并非“轻资产、高利润的特许经营模式”,其经营模式的基本叙述“是一个谎言”;

公司声称,其99%的中*店,都是由独立加盟商商经营。但Blue Orca经过数月调查,发现其中600余家,是由与公司高管或董事长有密切关系的人拥有;

董事长叶国富,通过与名创优品成立合资公司的方式,转移了公司IPO募集的数亿资金;

最后,Blue Orca直指,名创优品收入从2018年峰值的170亿元,下滑至当前的90多亿元、特许经营费下降、众多门店关闭,已是一个衰落的零售商。

Blue Orca在资本市场有较强的杀伤力。其创始人Soren Aandahl为知名沽空机构Glaucus的前首席研究员。

Blue Orca成立之后,于2018年和2019年,先后突袭新秀丽、安踏及澳优,都曾导致相关公司股价大跌。

沽空报告发布次日,名创优品股价一度大跌12%,当日以12.46港元/股收盘,跌10.87%。

很快,名创优品针对Blue Orca的指控进行了一一回复:

认为该机构,对公司经营模式的质疑毫无根据,对600余家门店独立性的指控失实;

公司与董事长叶国富成立合资公司,叶合计向合资公司注资7.43亿元,公司收购董事长所持股权时,经过了第三方机构的评估;

对公司业务前景的描述毫无根据,公司降低授权费,是为了激励名创合伙人在中国三线及以下城市开设门店。

但是,针对公司收入下滑的质疑,名创优品并没有正面回复。

02

全球第1

叶国富出生于湖北十堰丹江口,既没有背景也没有学历,但是有一颗灵活的脑子。

1998年,他中专毕业,南下广东佛山打工。关于其早期经历,有多种不同的说法。比较可信的是,他在一家钢管厂找到了一份销售工作,因善于交际,赚到了自己人生的*个十万元。不过,他因涉足陶瓷行业,又将赚的钱亏了出去。

直到遇到了自己的妻子杨云云,从开化妆品店开始,发现了小饰品这门生意,才有了后来全国知名的“哎呀呀”。

叶国富通过加盟模式,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将哎呀呀复制到了全国。公司重金邀请SHE、林宥嘉等明星代言,进一步打响了品牌知名度,顶峰时期门店数量达到3000家。

这时,叶国富已有了将哎呀呀运作到A股上市的想法。知名机构达晨创投,也以亿元投资提前潜伏。

让叶国富没有想到的是,电商的兴起,对他的生意造成了巨大冲击。小饰品的门槛太低,电商让信息、价格瞬间变得透明。

叶国富需要另寻出路。

2013年,他和家人在日本旅行时,发现了当地火爆的百元店。不仅产品物美价廉,而且,大多产自中国。

回国之后,叶国富迅速创立了名创优品,就连名字也采用日文,因此,被深深地打上了“伪日”的烙印。

为了实现快速扩张,叶国富发明了“名创合伙人模式”:即合伙人承担店铺的拓展、前期投资、员工工资等成本,由公司特许授权和供货,双方进行收入分成,合伙人无需承担存货风险。

截至2021年末,名创优品已在全球百余国家和地区落子,有门店超过5000家,其中中国3100多家,海外约1900家。

在招股书中,名创优品宣称,名创合伙人投资回收的时间,平均为12-15个月。

据机构报告,2021年,名创优品在中国的自有品牌GMV为108亿元,在中国自有品牌综合零售市场第1,市场份额为11.4%;于全球的GMV为180亿元,市场份额为6.7%,亦*。

03

不赚钱

一般人可能不敢相信,名创优品的生意已做到了这个程度,仍然很难赚钱。

为了对顾客形成持续吸引力,公司每隔7天,就要从上万个产品创意库中,挑选出约100个新SKU。去年,名创优品每月大约要更新超过500个SKU,现存的SKU超过8000个。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我们每次去逛名创优品,总能看到一些新的东西。为此,公司必须付出高额的创意设计以及供应链管理成本。

名创优品的主要收入来自线下门店,最近两年全球疫情反复,对其经营造成了巨大的冲击。

截至6月30日的2019年-2021年,公司的全球门店数分别为3725家、4222家和4749家,但同期公司收入分别为93.95亿元、89.79亿元、90.7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94亿元、-2.60亿元、-14.29亿元。即便采用经调整净利润(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8.41亿元、9.34亿元和4.77亿元,下滑的趋势也很明显。

以上各财政年度,公司受影响*的是海外市场。其中,亚洲国家(中国除外)收入从17.38亿元降至9.62亿元;美洲国家从10.49亿元降至5.85亿元。

为摆脱对“名创优品”品牌的过度依赖,2020年底,公司推出潮流玩具品牌“TOP TOY”,一年后,开出门店89家。当前,TOP TOY的绝大部分收入来自第三方品牌的销售,仅小部分来自联名开发的IP产品及内部孵化IP产品。多种因素叠加,导致品牌毛利率极其不稳,2020年为41.5%,2021年降至3.2%。

2021年,TOP TOY中国潮流玩具的GMV为3.73亿元,市场份额为1.1%,与*的泡泡玛特(47亿元)还有很大的差距。

名创优品为叶国富弥补了当年哎呀呀未能上市的遗憾,也让他体会了一把财富过山车。

2020年10月,名创优品登陆纽交所,发行价为20美元/股。次年2月,股价摸上34.8美元/股的高点,总市值达到百亿美元。叶国富也借此登上“十堰首富”的宝座。之后,公司股价急转直下,当前总市值已不足20亿美元。

7月13日,名创优品登陆港交所主板实现二度上市,开盘即跌破发行价(13.80港元),到现在仍未收复。

*本文作者作者 | 徐霁,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斑马消费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