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厂平台被传暴雷,30万买家面临「无法追责」

天下网商叶晨2022-08-01 11:35酷公司
好技术、好风口,却难做成“好生意”。趋利的风口之上,市场还在继续。

“幻核也要关门了?”“之前抽到的藏品怎么办?能转不?”

7月20日,不少数字藏品藏家群里突然炸开了锅。原因是当天晚间,多家区块链领域垂直媒体报道称,腾讯正计划裁撤旗下数字藏品平台幻核业务。以陀螺研究院的行业数据估测,这一决定假设成真,受影响的用户数将超过30万人。

根据部分群友向《天下网商》反映,他们少则投入几十到几百元,多则投入几千元。

在他们看来,幻核的藏品不支持二手交易、甚至不可转赠,不少藏家一方面是出于喜欢才购买,另一方面则是相对中小平台,幻核的母公司腾讯有大厂优势,藏家们对藏品的后续应用也抱有期待。

幻核可能会关停的消息,让藏家们感到不安:好不容易抢购的藏品,最后可能会变成一张张只保存在手机里的图片。

“平台是否会关停?”“数字藏品是否能转移?”《天下网商》咨询了幻核平台客服,官方称“并未接到相关通知”;“会不会出下一款数字藏品”,客服依旧回复“目前未接到通知”。

平台传暴雷,维权群炸锅

7月20日,幻核或将关停的传闻开始在网络上发酵。

“我只买过两款数字藏品,前后花了200元的样子。”在互联网大厂工作的阿平表示,由于投入不大,如果真有损失,他还能接受,“互联网应用市场的特性就是变动快,腾讯花了这么大精力打造至信链,我觉得不会让幻核简单停摆。”

至信链是腾讯联手中国网安、枫调理顺三家搭建的链,幻核的数字藏品“储存”于此链上。该链有别于公有链——全世界任何人都可读取、发送交易且交易能获得有效确认的、也可以参与其中共识过程的区块链。

目前国内的数字藏品没有和公链挂钩,绝大多数产品布局在大厂、院校、技术企业搭建的联盟链上。

这意味着平台一旦真的关停,数字藏品的标示性将只剩至信链上的一串数字符号,如果没有下一家接盘幻核的这些藏品,原本链上内容的呈现、多元化应用就更加是空中楼阁。

幻核的数字藏品收藏

尽管有人选择相信幻核会继续,但更多人不能淡定。虽然幻核对外回应“未接到(关停)通知”,但阿平所在的藏友群里,7月25日左右开始很多人咨询起了维权事宜。

“他们多数是幻核的资深玩家,花了真金白银。”阿平解释。今年上半年数字藏品圈市调显示,在发行价格方面,幻核藏品平均价格为169.45元。相对其他平台,幻核的藏品普遍偏“贵”。

“我可不想花几百块买几张照片、一串字符。如果真到了那一步,我们肯定是要维权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群友称。

市场遇冷,关停风波5月就有苗头

幻核20多天没有发行新品了,上一次发行数字藏品,还是7月8日限时发售的“郎世宁的中国印记:《枝从鸟栖》数字特展。

阿平发现,关于新品的讨论在群里沉寂许久:前几个月大家还在争论哪些数字藏品值得买、忙着和其他渠道数字藏品做对比,后来各种讨论慢慢没了声音。

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幻核共计发行47 套数字藏品,平均3.87 天发行1套。

从一周多更,到拖更断更,这或许与藏品的滞销有关。

自今年5月末开始,幻核先后发布了《徐悲鸿数字墨马藏品》《弘一法师书法格言屏数字*》系列以及《十竹斋画谱》系列等数字藏品,但频繁出现未售完的情况。

公开信息显示,幻核于2021年8月上线,在不少行业人士看来,其是国内头部数字藏品平台,所售数字藏品均不可二手交易,不可转让赠送。

有藏友表示,“”,而幻核长期坚持不开放转赠和交易功能,让抱有投资目的的消费者热情不高——一方面,不少图片形式展现的数字藏品售价上百元,但难以评估其艺术价值;另一方面,由于幻核的数字藏品没有流通性,投资价值也无从谈起。

《天下网商》发现,此前新藏品卖完,幻核平台会标注“已售完”;近期未售罄就停销的藏品,对应标注的是“已结束”。对于上线不到一年就传出关停的消息,许多藏家认为,后续还会影响数字藏品行业的市场信心。

中小平台频频暴雷,藏家圈拉响警钟

阿平的“圈内朋友”杨先生,最近因为数字藏品有些郁闷。

去年10月起,杨先生听身边人介绍入坑数字藏品,后来也加入了一个QQ群,群里的“大神”每天都会发布各平台的数字藏品发售信息,既有鲸探、幻核、灵稀等倚靠大厂的平台,也有iBox、数藏中国、顶艺TopArt、TT数藏、HOTDOG等中小平台。

杨先生有过投资经验,深知“不能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所以总是多平台选购数字藏品,并把更大的“投资比重”放在中小平台。因为“大神”总说,相对于大厂平台严格的转赠条件,中小平台“容易脱手”,也“方便资金回流”。

看到2022年国内数字藏品市场还在扩大,杨先生打算把藏品保存一年,等行情上涨,藏品升值后再批量脱手。

谁知从今年开始,一批中小平台先后暴雷。在iBox平台,数字藏品在二次交易市场的价格突然跳水,杨先生买的藏品不仅没等来高价,还由于出货集中、无人接盘。他损失近千元。

等到了5月17日,TT数藏的官方微信号突然发布推送,称平台老板拿钱去iBox平台炒藏品,却遭遇市场价暴跌、亏损严重。巨亏之下,公司只好就地解散团队。

看到这个消息,杨先生哭笑不得。哭的是,他在TT数藏上也收入过藏品,连连亏本的逻辑,居然前后串联起来了;笑的是,在该平台上,还好他只买过一款藏品。

杨先生的损失并不算严重。今年6月,“顶艺TopArt”的数藏平台暴雷,据区块链垂直媒体统计的部分买家名单,不少藏家损失上万元,有人损失高达5万元,总金额达上千万元。最后,平台直接关闭了二级市场,藏家手中的区块链上*的“藏品”瞬间变成“图片”。

杨先生所在的群里,4月群内“大神”还在推荐顶艺TopArt

藏家无法追责平台?维权律师认为无效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1月到4月,国内数字藏品的每日发行额从100万元左右,迅速膨胀到了约1330万元,规模增长超过10倍。《数字藏品应用参考》也显示,截至2022年7月上旬,国内数字藏品平台数量已超过700家。

市场在扩大,规则却只靠国家文物局等少数机构的引导性规章,以及行业的自律来维系。

藏家的维权很难,一方面,行业起步,相关规章尚不完善;另一方面,数藏平台用户协议中也有“强势”条款。

在幻核的用户协议中,有这样的声明:“如出现技术升级、服务体系升级、经营策略调整或配合国家重大技术、法律法规、政策等变化,腾讯可能会根据需要更新或调整本软件和/或本服务的内容,甚至中止、终止向您提供全部或部分服务。上述行为不视为腾讯违约,您无权要求腾讯承担任何责任。”

这条规定,被网友解读为“假如幻核关停,受到经济损失的藏友将无法对平台进行追责”。

对此,北京中伦文德(杭州)律师事务所傅林放教授表示,数字藏品是一种准物权,适用于《民法典》等有关动产物权保护的制度。“藏家在追责时,要明确自己的哪项权利受损。比如幻核关停后,藏家无法看到自己的藏品,就是部分限制了个人对物权的持有、观摩和应用;如果是幻核以外的平台暴雷,同时涉及二级市场交易的,可以判定影响了藏家对藏品所有权的转让。这些情况下,即便平台在用户须知中要求藏家签署相应的‘免责’,他们依然可以借助个人利益被直接侵害的证据,判定合约违法、无效。”

傅林放认为,数字藏品圈产生的纠纷,下半年可能频率会更多。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近期NFT(数字藏品)市场较去年9月高点的22.5万笔销量,下降了92%;与之相对的是,国内数字藏品的热度还在高涨。

趋利的风口之上,市场还在继续。

相关部分出台法律也好,行业进一步自立门槛也罢,只有尽快限定平台和藏家的权责关系,明确行业的准入门槛、退出机制、监管措施,数字藏品才能更规范地发展。毕竟贴地振翅,再怎么卖力,最后只能带来一地鸡毛。

*本文作者叶晨,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天下网商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