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世代的同好联盟:消费即信仰,为一款饮料也能建后援会

微信公众号:猛犸工作室作者 | 千帆 编辑 | 马妮2022-08-05 12:55串儿吧
“今天你喝东方树叶了吗?”从2017年3月4日发出这条微博,到2022年7月21日,已经过去了2302天。

2017年3月4日,一条写着“东方树叶,真好喝呀!”的微博从一个名为“东方树叶全国后援会”的账号中发出。

当时这个账号还没有粉丝,这条微博很长时间里也没有评论,所谓的“全国”后援会,其实只有一个人。此后,从2018年3月开始,每天下午6点多,这个微博账号都会准时发布一条“今天你喝东方树叶了吗”,至今从未间断。

账号的主人叫靓靓(liang),是一个“非典型”90后。回想起做这件事的动机,她觉得也许是现实生活的平淡,也许是年幼时埋下的那颗种子。那时放学后,总会跟小伙伴们围着电视看各个频道的日本动漫,从而染上了“中二病”,即人要保护自己喜欢的东西。

靓靓在北京的夏天里*次遇到东方树叶。在高温的炙烤里,冰镇的东方树叶带着一丝微苦的回甘,征服了靓靓的味蕾。但那时在靓靓身边,喜爱喝东方树叶的人太少了。

像每一个在信息时代成长起来的人一样,靓靓开始在社交平台寻找“同类”,却发现当时喜欢东方树叶的人不能说*,只能说完全没有。“连官方号的蓝V(认证)都过期了。我想,完了,是不是卖得不好啊,这个饮料不干了啊。不行,我得赶紧做点什么。”

一个人的“东方树叶全国后援会”正式成立。

01

习惯用消费去拯救的90后

“非典型90后”靓靓,在某个大体系的家属院内长大,再看着这个体系解体;更小的时候总想去外面看看,真走出去待不了多久就一门心思想回家;然后,找一个中规中矩的工作,在一眼望到头的日子里羡慕别人的精彩。但猛然一抬头,发现自己竟然过着别人想要的理想生活。

成长于信息时代的90后们习惯利用互联网寻找同类,更习惯用消费来表达态度。在他们看来,消费是一种可信度极高的认可。在“Z世代”聚集的圈子,从汉服、手办、追星,到盲盒、潮鞋、小裙子,“真金白银”永远是验证真心*的凭证,没有什么比愿意掏出钱包更有说服力了。

靓靓喜欢各种各样的乐队,出名的有苏打绿,不出名的有她在各个Live house和音乐节上一见钟情的小众乐队。每当小众乐队出专辑时,靓靓都会购买,“我其实买了也不会拆开,各个音乐软件上都能免费听。”靓靓坦言,买专辑纯粹为了支持,她担心这些小众乐队得不到足够的收入,在某一天就解散了。

靓靓遇到东方树叶的时候,东方树叶在她眼中,恰是那个亟待被“拯救”的世界。

2016年,还没有多少人了解“无糖饮料”, “0卡、无糖”更像新潮但离得太远的概念。那时候的饮料又冰又甜,茶饮料更不必说,还没脱离“茶本身就是苦的,茶饮料就是甜才好喝”的固有认知。

东方树叶受到的关注*,少有的评价也是对口味不适应的评价,甚至于直言“难喝”。

“喝*口我就气死了,哪里难喝了!为啥没有人告诉我,其实是这个味道。”她坦言,对于不爱喝水又不爱喝甜的自己来说,东方树叶刚好长在那个点上。当靓靓意识到东方树叶的处境时,*反应同样是以消费来“拯救”。

靓靓告诉笔者,她买东方树叶是“成箱买”、“当水喝”。或许是意识到对于一个大众消费品而言,这样的支持太过薄弱,又或许是出于东方树叶纯粹的喜爱,她开始给身边的人“安利”。

先是男朋友,但男朋友不以为意。“他总是问我,这和茶泡的水有什么区别。”靓靓很不解,没有区别啊,就是茶本身的味道。但是喝传统的茶,得烧水洗茶壶洗茶叶,还得等茶凉,喝完再洗茶壶,“想到这一切,已经不想喝了”,靓靓说,“而且夏天这么热,我就想喝点冰的怎么了,买了放冰箱啥时候想喝就拿。”

随后是家人、同事,但在当时,响应者不多。

只有一个闺蜜懂她。“她也喜欢疯了,”靓靓意识到,东方树叶也许是个检验标准,“喜欢的人会非常喜欢,但没喝过的人理解不了。”她说,“我结婚的时候就想每桌都摆上东方树叶,盖子上贴个喜字,招待来宾。”

靓靓觉得,喜欢东方树叶的人之间,一定有某种共同点。“我出去吃饭或者逛街,会看看周围有谁拎着一瓶东方树叶,心里会想这人还挺有品味的。”

靓靓决定找到这群人。

02

“天生要强”打卡*名的00后

90后的追星没有那么疯狂。靓靓回忆,她喜欢苏打绿时刚刚毕业,“那时苏打绿的粉丝不比今天的流量明星少,但大家好像没有那么多追星任务。”

她回忆,那时候的后援会微博基本上都是分享信息:演唱会的地点、新专辑的时间、某首歌的创作理念、粉丝对歌曲的感想。想去演唱会的人就自己买票去,想买新专辑就早早预订,反正到了现场,身边都是苏打绿的歌迷,用不着提前约。

几年时间里,靓靓在周末和假期跑过很多场苏打绿的演唱会,但记录的方式不是“我连续去了多少场演唱会”或者“从出道到现在的专辑我都有”,而是因为一个人坐硬座去看演出,结果因为现场太挤总被荧光棒敲到头,于是在《你在烦恼什么》的间奏里委屈地哭出声。

靓靓觉得,和现在的追星相比,那时候简直“佛”到没边。“现在的追星,感觉像是把以前几年的事情,压缩到几个月甚至一个月去做。”她觉得,平平淡淡才能长久,热情不能被过度消耗。“所以现在的流量(明星)们,几个月就过去了。”靓靓始终觉得,喜欢是不需要煽动的。即便作为东方树叶全国后援会的会长,她也没有像现在的娱乐圈“饭头”们一样,更多地承担组织者的作用。而是像当年的追星一样佛系,“你看,现在苏打绿的歌还是那么多人听”。

相比起来,后来加入东方树叶后援会的“会员”00后韵伊更为直接、热烈,也更符合当下对“饭圈”的认知。

韵伊坦言,在微博找到后援会,纯粹是因为习惯,“大家都是有了喜欢的东西,就去找一下组织。”习惯的要点在于自然,是不需要经过太多的思考就会出现的动作。“我身边没有爱喝东方树叶的人。就去网上找找看,有没友友一起讨论。”

与靓靓和东方树叶曾因“难喝”的舆论错过不同,00后的韵伊更乐于做各种各样的尝试。对于00后们而言,别人怎么说,如何评价不重要,只有自己亲身尝试才能下判断。她选择“主动出击”。

喜欢上东方树叶的过程也很直接。“新出的茉莉花口味,我爱了”, 韵伊说。

签到、打卡、抢*......韵伊给东方树叶“应援”方式直接又热烈。

“每天喝东方树叶的时候就拍照发到超话里分享打卡,就像有这么多人陪我一起喝啦。”韵伊现在的烦恼,是抢不到超话签到的*名,“我每天都是卡着点签到啊,怎么还不是*?气死我了。”

韵伊称自己“一生要强”,下一次签到一定要抢到*名。

03

“大家一起喝茶就好啦”

“今天你喝东方树叶了吗?”从2017年3月4日发出*条微博,到2022年7月21日,已经过去了2302天。尽管靓靓说并不是每一天都发,但能够坚持下来其实并不容易。

笔者询问身为HR的靓靓,假设后援会会长是一份工作,那么从专业的角度,该怎么给这份持续2302天的“工作”开个价格。沉思了好一阵后靓靓回答,“可是每天只发微博的话,这工作量不饱和啊,工资不好开。如果问我本人想要多少工资的话,那就每天一瓶东方树叶吧!”

无数找到后援会的东方树叶爱好者都感慨“运营者竟然不是东方树叶的工作人员”。韵伊也曾感叹“不是工作人员,每天还都发一样的微博,真的很执着啊。”

这份执着最初是出于拯救,现在的靓靓觉得,东方树叶已经用不着拯救了,但后援会这件事却变得更值得。据靓靓回忆,最近几年,喝东方树叶的人突然多了起来,线上也有人像靓靓一样自发“安利”,“可能是大家都开始关注健康了。”

通过微博找到靓靓的会员,表达的*感受永远是惊喜和快乐。“这种快乐让我也很开心。”靓靓说,以前是因为发现同样爱东方树叶的人,自己很开心;现在是能感受到爱东方树叶的人发现了后援会很开心,“让他们开心成了我新的意义”。

靓靓一般发微博时间是晚饭前,但有时上午就有人急不可耐的来问“今天怎么还不问我喝了没有?”这时的靓靓会调侃着回应“就是你自己想喝吧,耐心一点,一般都是傍晚发的”。

2021年8月,东方树叶出了新的桂花乌龙口味,靓靓自掏腰包,发了一条*微博,奖品是一箱新口味东方树叶。

这条微博炸出了许多老粉丝,她们调侃靓靓“会长你出息了啊”,误认为靓靓被官方关注到了。

“其实没有,就是因为新口味好喝,想分享给大家”,靓靓说,这次*最让她印象深刻的是一个男孩。他私信问靓靓,能不能私下给钱,让靓靓假装抽中自己的女朋友。因为他和女朋友都很爱喝东方树叶,而中奖带来的喜悦远比直接买一箱要来得大。

当然,靓靓没有答应,但这也印证了粉丝们对后援会的喜爱。靓靓和会员们由这些微小的联结聚在一起,也止步于这种微小的联结。

曾有老会员建议组织一个群,靓靓拒绝了;也有朋友建议靓靓发一些其他的内容,可以更个人化一些,靓靓也拒绝了。“现在的距离就挺好的,我希望大家把我当机器人,不要把我具象化。”

耳机里的苏打绿、傍晚的夕阳与滑过喉咙的东方树叶,成为了靓靓平淡日常生活的支点。

在靓靓看来,古人对着同一个月亮举杯,现在的他们隔着屏幕,喝着同样一瓶东方树叶,本质上都是一种互相陪伴的仪式。

“大家一起喝茶就好啦。”靓靓笑笑说。

(应被访者要求,靓靓、韵伊为化名)

*本文作者作者 | 千帆 编辑 | 马妮,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猛犸工作室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