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姐反水,网易起诉,王一博扛起的乐华ipo后「钱」途如何?

微信公众号:读娱小读娱儿2022-08-12 13:56酷公司
高度依赖王一博的乐华娱乐,在偶像选秀时代结束后,能找到下一个发力点,挖掘下一个供应商“b”吗?
       高度依赖王一博的乐华娱乐,在偶像选秀时代结束后,能找到下一个发力点,挖掘下一个供应商“b”吗?

在选秀热退潮之后,以“爱豆”业务闻达的乐华娱乐也逐渐成为一家正常的经纪公司,不一样的是,乐华娱乐不俗的赚钱能力,以及总是能挖掘出头部艺人的运营机制——但在整个艺人经纪生态都在发生重要变革的当下,这样一个公司能否扛起资本市场对于“明星经纪健康化和有序化”的期待?

1

继博纳和柠萌相继在a股和港股成功过会后,业界知名的艺人经纪公司也朝着“艺人管理*股”头衔发起最后的冲刺。8月7日晚间,港交所网站显示,乐华娱乐通过上市聆讯,或将于9月正式在港主板挂牌上市。

这本应该是属于乐华娱乐“阳光灿烂的日子”,但谁也没想到,即将在资本市场迎来高光表现的时候,一系列“负面事件”也随之出现,高光和“水逆”同时出现,处于上市缄默期的乐华娱乐的管理层或许内心也会略有忐忑。

关于乐华近期的负面,值得关注的有两件事:一个是有站姐出来爆料“乐华七子”之一的艺人生活作风乱;另外一个是乐华旗下虚拟偶像的表演涉嫌侵权——这其实也是直接指向乐华娱乐最受市场关注的两块业务,一个是最主要的也是*钱的艺人经纪业务,另一个就是被视为未来的虚拟偶像业务。

2

资本市场对于是不是好公司的评判,除了营收和利润之外,更重视未来的成长性——对于乐华娱乐而言,虚拟偶像应该就是被寄予厚望的下一个风口。

数年前,乐华娱乐就和字节跳动旗下的量子跃动合作布局虚拟偶像,两者合力打造出虚拟艺人团体A-SOUL,该团体自2020年出道以来,已与Keep、肯德基、欧莱雅男士、饿了么、小龙坎等品牌实现合作,影响力和商业变现能力都有提升。

8月9日晚间,网易游戏“*演绎”发长文谴责乐华娱乐侵权,其旗下某虚拟偶像于8月7日在直播时翻跳“*演绎”与唐诗逸共同推出的游戏推广曲《洛阳旧事》,此次直播中共营收179w+人民币。在长文中,“*演绎”明确指出了“并未授权给乐华娱乐”。表演使用的音乐或舞蹈的版权问题,也是虚拟偶像直播必须要面对的。

这并不是虚拟偶像团*次爆负面,早在5月,乐华旗下的虚拟偶像团就爆出过“大瓜”,不仅让乐华娱乐的虚拟偶像业务再次受到质疑,也使得虚拟偶像赛道的成长性受到质疑。

今年5月10日,虚拟偶像团体A-SOUL发布声明称,成员珈乐因身体和学业原因,将从本周开始终止日常直播和大部分偶像活动,进入“直播休眠”。并解释称,“直播休眠”并不等于退出A-SOUL,不会启用别的演员,也不会有新角色加入替代珈乐。

珈乐“直播休眠”声明发出后,粉丝反应激烈,矛头多指向乐华娱乐和字节跳动,称A-SOUL制作委员会运营策划不当、要求成员“卖腐固粉”,团队训练强度过大,连续工作半个月无休,致使成员出现健康问题,并以不续约不涨薪的方式逼成员续约等。该事件在A-SOUL活跃的多个平台一再发酵,并登上微博热搜。

一度,虚拟偶像被视为“永不塌房”的艺人,偶像生涯的稳定性、长期性均优于真人,商业前景广阔。近年来,很多娱乐公司押注虚拟偶像产业,除乐华之外,腾讯、爱奇艺小红书等均有布局。据艾媒咨询预计,2022年中国虚拟偶像核心产业市场规模为120.8亿元,预计2023年将达到205.2亿元——收入主要来源于直播打赏,商业合作等。

从目前的收入占比来看,虚拟偶像对于乐华而言,仍然是一块很小的业务。根据乐华向港交所提交的招股书显示,包括虚拟艺人商业发展等在内的泛娱乐收入,从2020年的2108万增至2021年的3787万,增速接近80%。不过在乐华娱乐的招股说明书中,就提到虚拟偶像也是公司未来重点布局的方向之一,除了A-SOUL,其旗下的虚拟偶像团体量子少年、EOE组合也相继走向市场,乐华甚至将打造一个以乐华为主题的多功能娱乐中心,游客可在该娱乐中心参加演艺培训、线下娱乐活动,并通过增强现实技术和虚拟现实技术在元宇宙空间与乐华的签约艺人或虚拟艺人互动。

抛开未来不谈,虚拟偶像目前还是小业务,尤其是和乐华的艺人经纪相比——但艺人经纪业务,也是近年来频频翻车的领域。

3

所谓“站姐反水”事件,其实也是指向当下以艺人经纪为主要业务的娱乐公司的罩门。

“站姐反水”这件事比较复杂,简单来说,就是一个为了乐华七子中的丁泽仁花了300万的站姐出来爆料,指其生活作风有问题,经常diss队友等,爆出的聊天记录相当劲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自行搜阅。

8月9日,也就是乐华娱乐过会后的*日,丁泽仁发文道歉,表示让大家失望了,已经严重认识到自身的错误和不足;并指出这名爆料的站姐“长期控制自己,要求他10年内每天都要事无巨细的汇报行程,企图通过精神控制限制自己的人身自由,甚至教唆自己自残、自杀,一天能打上百通电话,只要没有做到让站姐满意,对方就会威胁与辱骂,最终经受不住这样的压力选择报警。”

孰是孰非,应该很快会水落石出。但从站姐和丁泽仁各自的表述中,都可以看到,站姐和偶像的关系不一样,并不仅仅是粉丝和明星之间的关系,除了花钱应援之外,两者的关联之紧密也是让人大开眼界——这也难怪相关部门在过去数年,会将“饭圈文化”整治提升为娱乐行业的重点。

饭圈文化的无序,和偶像明星们频频失格,网信办于2021年5月8日开展“清朗行动”,即整治饭圈乱象专项行动——说白了,就是要整改娱乐圈风气。当时很多明星都发声,乐华娱乐旗下的艺人也纷纷发声支持。但即便是“清朗行动”进行后,仍然不时有明星偶像翻车,丁泽仁此次被爆料就可以看出,“饭圈”出问题,不仅是粉丝的问题,不负责任、不自律的偶像同样也难辞其咎。

可以预见,丁泽仁或很快被打上劣迹艺人的标签,而“清朗行动”中也明确提出,“全面整治劣迹艺人违规复出、被封账号违规转世”,或许是时候告别丁泽仁这位曾经前景非常光明的偶像了。

爱豆频频翻车,也是过去数年来以艺人经纪业务为主的公司面对的重大挑战,无论是多么风光无限的偶像或明星,一旦翻车,成为劣迹艺人,基本上就难有机会再复出——公司之前的投入,正在合作的项目等等都会面临着巨大的影响,这也使得“艺人风控”成为近年来娱乐行业最重要的课题之一。

4

乐华娱乐的头部艺人名单中,不乏王一博、韩庚、孟美岐、吴宣仪等高人气明星,但从财报上来看,乐华似乎是“王一博”的“一人食”。

根据招股书数据显示,2019年~2022年前四个月,乐华娱乐艺人管理营收分别为5.3亿元、8.08亿元、11.74亿元、3.07亿元,分别占公司总营收的84.0%、87.7%、91.0%及89.8%。

乐华的营收确实单一,不过这也是娱乐公司的常态。但值得关注的是乐华的主要收入来自艺人经纪,艺人经纪收入主要来自供应商“b”,这个“b”,应该就是王一博——根据招股书数据显示,2019年~2022年前四个月,公司收入贡献在前十位的艺人总收入分别占到各报告期总收入的74.8%、83.0%、85.6%及84.5%。也就是说,乐华娱乐八成左右的收入都来自这10位艺人。而在收入TOP10 的艺人中,*的艺人收入分别占同期总收入的16.8%、36.7%、49.5%及56.8%,根据公司的艺人影响力,坊间普遍推测自2020年起,收入*的艺人为王一博。

另外据媒体分析, 2020年~2022年前四个月,描述与王一博高度吻合的供应商“B”便一直是乐华*的供应商,由此推测,王一博在同期拿到的收入分别为1.33亿元、3.02亿元、0.96亿元,再加上其2019年的3000多万收入,三年多时间累计收入超5.6亿——可以说,王一博已经成为乐华的顶梁柱。

依赖头部艺人,可是“艺人管理”的难度也是*的,之前孟美岐“456”事件就可见一斑。对于追求稳定性和成长性的资本市场而言,乐华娱乐如何加强艺人的风控,是必然要关注的,以及在应对头部艺人可能出现的风险是否有“b计划”。

其实,在读娱君和一些港股股民的交流中,也能看出明星效应在资本市场的能量,他们确实关心乐华娱乐即将赴港挂牌,但对是否买入其股票也是有疑虑,毕竟,这些年,无论是港股还是a股,影视娱乐上市公司的表现都不算优秀,能够实现股价长期增长并实现分红的几乎没有,所以,他们也想看到乐华会如何回应丁泽仁事件。

但对于乐华而言,目前还处于上市前的缄默期,对于类似可能影响到投资者对于股价判断的话题,其是没有办法公开表态的——缄默期,一个资本市场的词语,放在需要时时面对考验的娱乐公司身上,也是有些强人所难。

丁仁泽所在的乐华七子,也是乐华*的艺人组合,更是乐华*人气和*钱的艺人组合,也是之前数年,新偶像浪潮的*受益者之一。

这点来说,能够在乐华娱乐这家公司身上看到浓浓的韩娱公司的影子。事实上,乐华娱乐从成立之初,就深受韩娱公司的影响。根据公开资料,2009年,杜华创立了乐华娱乐,在韩庚的建议和帮助下,乐华娱乐决定学习韩国SM娱乐公司的造星模式——韩庚是*位正式在韩国出道的中国偶像——以工业化、流水线的练习生培养模式发力偶像产业。而韩庚,目前也是乐华娱乐的股东之一。

十多年过去了,在互联网平台新偶像运动热中,乐华娱乐逐渐成为国内最重要的艺人经纪公司之一,也形成了被熟知的“乐华模式”,其实就是练习生制度,这是一套涵盖训练生选拔、艺人培训、艺人运营及艺人宣传在内的,覆盖艺人管理全生命周期的系统化模式。杜华曾在2020年接受采访时提到:“公司发展至今已有十年,我可以很淡定地和你说,我的经验是可以复制的。”

从营收来看,乐华仍然处于增长期。资料显示,2019年~2022年4月30日,乐华娱乐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31亿元、9.22亿元、12.90亿元、3.53亿元,累计营收达到31.96亿元。同时期内,公司净利润分别为1.19亿元、2.92亿元、3.35亿元、0.81亿元,合计8.27亿元。

与此同时,以练习生为基础的“乐华模式”似乎有点走不通了。选秀节目被叫停了,耽改受限,艺人及练习生的露出大幅下降——乐华的营收也越发的依赖已经成名的艺人,未来的增长点会是虚拟偶像吗?市场对此多有质疑。

虽然在招股说明书中,乐华透露其累计收到过6.5万份训练生申请,不过在输出的口袋被捂紧之后,实际进入乐华体系的训练生*,也没有了一夜爆红的舞台。这是“乐华模式”在当前市场环境下必须要面对的挑战,或许,未来的乐华,会和传统的经纪公司趋同,这也是投资者们最担忧的吧。

尾声:

站姐反水,丁泽仁道歉后会成为劣迹艺人吗?乐华七子或就此成为过去时?

虚拟偶像涉嫌侵权,或可以通过沟通解决,毕竟两者合作还是有基础的,不过虚拟偶像业务的成长性看起来不可控的因素也不少。

但更值得市场关注的是,高度依赖王一博的乐华娱乐,在偶像选秀时代结束后,能找到下一个发力点,挖掘下一个供应商“b”吗?

*本文作者小读娱儿,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读娱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