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果正在失去松弛感

微信公众号:新熵茹月2022-09-20 10:34串儿吧
第五季《脱口秀大会》就是一个缩影,目前节目播出进度已过半,但仍未扭转口碑困境,不能逗笑观众的喜剧公司,恐怕也笑不了不久。

今年《脱口秀大会》把观众气到集体失眠。

“挺好看的一姑娘,就是说话费劲儿”是那英对周迅的调侃,同时也不忘忘记吐槽自己“嘴比脑子快。” 这还不是两位领笑员最拉胯的,拍灯看心情才是致命的。

场上妙语连珠爆梗不断,场下哄堂大笑七分热络,只有领笑员周迅一个人徘徊在状况外,以忘记拍灯让小鹿以三灯成绩等待“抢麦”。而在那英的鼓动下,新人拉宏成为挑战者,虽然舞台风格像小学生背课文,但后者还是以“可爱”虏获了周迅,最终拉宏四灯胜出。

小鹿潇洒离场,现场一片哗然,李诞的大局观也随之失效。这场“事故”让两位姐姐被“黑”出圈,《脱口秀大会》也被观众喷上热搜,但也因祸得福让这场流量生意背后的赢家笑果文化赚足了眼球。

更为讽刺的是,在脱口秀演员赵晓卉和rock的“抢麦”环节,李诞亲自打破了规则,把已经退场的笑果演员rock喊回舞台并送到晋级区,这场不太体面的闹剧更是让观众愤怒到了极点,纷纷吐槽笑果文化吃相难看。

01

《脱口秀大会》变得不好笑了

两位游离的领笑员,拉垮了整个节目的节奏。

“我喜欢他那个……嗯,对。”社恐周迅在点评学员表演的时候,几乎没有输出过一句完整的话,全靠着后期剪辑补充字幕,而另一边社牛的那英则经常在全场哄笑的同时一脸茫然,左顾右盼地询问,“这是什么意思?”

但对比过去贡献“艺人不忠诚买钻石”、“艺人解约买套房”的大胆吐槽,现场劈叉的高光时刻,对选手演出辛辣精准点评的杨天真,以及屡被吐槽“为还债来参加脱口秀”的懂梗、有梗且具备大局观的罗永浩,全程淡定扣手的影后周迅和性情起哄的天后那英实在难让观众 “入戏”。

除了领笑员拉垮,最新一季《脱口秀大会》幽默也降级了。

李诞竟然开始为“谐音梗”拍灯了。“我母鸡啊”一出,场上*次出现四灯齐拍,王建国带着他的谐音梗征服了全场。

李诞曾在《吐槽大会》表示,“‘谐音梗’太讨巧了,笑果的表演出现‘谐音梗’是要扣钱的。”但在这一季节目全员偷懒、人均自带“内部梗”后,李诞对“谐音梗”的态度模糊了起来,倔强如李诞,在第四季还层因“谐音梗”坚决不拍灯表达立场,现在也开始低标准、松要求了。

过去的脱口秀颇有神仙打架的意思:李诞佛系躺平语录频频出圈、李雪琴丧段子金句不断、池子风格浮夸炸全场。稿子内容源于生活,但以嘲讽的风格大胆发声引起观众共鸣,是过去脱口秀出圈的最主要原因。当杨笠悠悠说出那句,“为什么男人明明那么普通,但是他却可以那么自信”后,“普信男”迅速成为当年最热网络流行词。

而今年的节目略显平庸,不同于过去的创造网络热词,今年开始随网络热词。尤其在拉宏摇头晃脑表演完一段音乐脱口秀后,李诞也不由得自嘲,“很久没在《脱口秀大会》的舞台上,见过这么荒谬的表演了。”对比过去走音乐脱口秀风格的王勉,大张伟则直言“突然觉得王勉的表演还是很精彩的。”堪称观众的互联网嘴替。

值得一提的是,拉宏就是靠着这种“荒谬”的表演风格赢了逻辑缜密、笑点密集的小鹿,当时的李诞圆场称,“现场事故在所难免,但公平起见还是要尊重规则。”

与其公正作为对比的是,随后的比赛中,当赵晓卉与rock进入观众投票环节,揭晓结果为赵晓卉胜出时,李诞一脸不可置信,难以让观众信服赵晓卉的退赛不是失望后的临时起意,尴尬弃赛,而随后李诞喊回了退场的笑果演员rock并让其安然进入晋级区的态度,让观众直呼双标。

02

猎杀变守擂,笑果变紧绷了

2021年,笑果文化CEO贺晓曦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不是一个综艺节目,我们是秀。” 字里行间用类比NBA来表达着对输出内容的热忱和骄傲,以及对前者只追求节目好看的嗤之以鼻。但商业增长与文化输出总是存在些许初入,他或许没有意料到情怀终将被资本裹挟。

《脱口秀大会》《吐槽大会》等现象级脱口秀节目打造出的笑果文化,2014年成立至今共经历了8轮融资,网罗了包括王思聪普思资本、腾讯集团及头部游戏公司游族网络等股东。

2017年,《脱口秀大会》横空出世,背后的笑果文化一举成为和开心麻花、德云社并列的喜剧企业三大巨头,估值更是一度高达30亿元。作为脱口秀行业的一枝独秀,笑果文化旗下除了风格犀利、谈资幽默的李诞外,还捧红了王勉、杨笠、王建国、呼兰、李雪琴等新星艺人,堪称搞笑界造星机器。

从领笑员被黑上热搜,到明嘲暗讽致使学员退赛,再到脱口秀提股票代码致使涨停,除了节目质量,深谙流量密码的笑果文化精准地预判了每一次市场反应,将掀起的每一次轩然大波都转换成了可观的流量。不得不承认,退居幕后的李诞除了是优秀的脱口秀演员外,更是一位*头脑的商人。

当初呼吁“人间不值得”*声的是李诞,实际搞事业最积极的也是李诞。

李诞对脱口秀行业*的贡献莫过于,让更多的人关注到脱口秀节目。五年前,笑果文化还靠着线下开放麦表演的微薄收入为爱发电,早期的李诞则终日奔波于邀请嘉宾、为演员改稿,白天应酬、晚上改稿依然没有影响其出书,堪称劳模。《脱口秀大会》《吐槽大会》的出圈则让观众认识了在当时近乎小众的节目形式,李诞同样一炮走红,成为脱口秀行业领军人。

而随后的《脱口秀大会》开始 “去李诞化”,这位脱口秀大王不再参加比赛,而是开始专注管理,负责在台上点评和控场。深谙流量密码的李诞开始造星,杨笠、王建国、呼兰等等艺人的爆火,李诞几乎从未失手。而在2020年经历经历欠薪、劣迹艺人等事件的多事之秋后,李诞仍能一次次力挽狂澜,让笑果文化在黑里发红。

屡遭黑天鹅事件的笑果文化,似乎逐渐从内容创作驱动转变为营销驱动型公司。

首先是领笑员选择上,“懂脱口秀”不再是必需必选项,周迅和那英的出现印证了笑果文化流量至上的新标准,节目开头长达一分钟的冠名商广告足以展示两位姐姐的流量魔法;其次,当内容站在B站拥有超300万粉丝的当up主拉宏桑的流量的对立面时,笑果文化同样选择了接纳流量。

据媒体公开报道,笑果文化线下演出门票几乎次次秒空,2022年与笑果文化合作方包括快手、抖音、淘宝等、腾讯、京东等互联网头部平台在内的品牌超过300家,数量是去年的2倍,成单数是去年的2.5倍,签单收入则是去年的3倍。

随后,家大业大的笑果开始进入守擂时刻,变得畏手畏脚起来。

2022年2月,李诞卸任笑果文化董事职务,开始为资本让路。经历遭遇停播、艺人黑天鹅事件、疫情导致线下演出暂停后,笑果文化开始摸索安全边界,节目效果的优先级提前,过审成为重要考量指标,收起锋芒的脱口秀节目也开始失去幽默感。

03

跑步前行的笑果正失去观众

“当你抛弃民意时,观众也会离开你。” 

“有些累,没办法给观众带来新的欢乐,需要休息一下。”这是老牌脱口秀演员思文在宣布退赛时给出的原因,也是众多高从业年限搞笑艺人共同面对的困境,内容创意本身就具备消耗性,艺术源于生活感悟,槽点终将走向枯竭。

脱口秀演员黄西曾表示,“在美国,一位脱口秀演员可能做了四五年才开始有点儿小收入,八到十年才能磨出一个五分钟的好段子。”当一个行业开始走红,是继续沉淀还是快速变现,成为横在企业和个人面前的重要抉择。从笑果文化在2021年举办了超过1500场演出和开放麦的成绩来看,其显然选择了后者,对应地,留给演员钻研内容的时间一目了然。

李诞面对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内卷肯定是很久之后才会发生的事情。脱口秀完全谈不上,品类单一、形式重复、产能不足、人员不够,才是这个行业真正的问题。”如今一语成谶,充斥内部梗、离婚梗、谐音梗的脱口秀,和风格几近雷同的演员,已经无法逗笑观众。

最新一季的《脱口秀大会》的豆瓣评分已经从最高7.6滑落至5.0,把观众的不满推到了新顶点,“笑果创造了一个行业,再羞辱这个行业。”“人间不值得,但钱值得。如果说脱口秀大会是场闹剧,那李诞就是编剧。”“办不下去,没必要硬办。”…… 豆瓣充斥着“气到睡不着”的五年老粉们对笑果的吐槽。

作为前车之鉴的是,开心麻花从成立到《夏洛特烦恼》一举爆红花了十余年的时间打磨和沉淀内容,随后急于求成地拍摄了《李茶的姑妈》等口碑扑街的作品仍难逃跌落神坛的命运;而《脱口秀大会》的横空出世,给摸着石头过河的笑果文化以底气,近乎疯狂扩张的笑果文化犹如只求高度不求地基的大厦建造者,令整个行业在差评里摇摇欲坠。

还没开始内卷,就迎来枯竭的中国脱口秀显然是危险的,第五季《脱口秀大会》就是一个缩影,目前节目播出进度已经过半,但仍未扭转口碑困境,不能逗笑观众的喜剧公司,恐怕也笑不了不久。

*本文作者茹月,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新熵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