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当过六次世界首富,最后却坐了大牢

微信公众号:华商韬略华商韬略2022-09-20 10:36串儿吧
他是日本商界泰斗、西武集团掌门,是让松下幸之助和盛田昭夫都赞不绝口的人,是什么让他沦为阶下囚?

2005年3月,年逾七旬的堤义明被戴上了冰冷的手铐。他因触犯证券交易法被东京地检特搜部逮捕,最终被判处2年半监禁。

这令日本举国震惊。因为堤义明太不寻常,他是日本商界泰斗、西武集团掌门,一个让松下幸之助和盛田昭夫都赞不绝口的人。

而且,他还是美国《财富》杂志评选出的*个世界首富,并6次荣登这一宝座,西武集团更一度拥有日本1/6的经营性土地。

是什么让这样一个大企业家沦为了阶下囚?

西武集团由堤义明父亲堤康次郎一手创立。

西武的原始资本积累,主要靠两次大举债和大抄底完成:一是*次世界大战之后,在东京、横滨、神户等城市大肆购地;二是关东大地震、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继续大规模抄底不动产、收购铁路。

到50年代初,西武便已发展成涵盖地产、铁路、酒店、百货等领域的大型企业,在日本商界打拼出举足轻重的地位。

更特别的是,堤康次郎不但经商成功,还热衷政治,并且在50年代担任过日本下议院议长,是自民党的元老。

某种意义上说,钻营政治的成功和影响力,也是堤康次郎在商界长袖善舞的关键原因,因为地产经营,最需要的就是政府支持。

堤义明能够成为西屋的继承人,有他个人的努力和能力,也有对手的帮忙。

系外室所生,母子二人都在家族中没什么地位的堤义明,起初并非是有力的接班人人选。但他有个优点,很小就懂得,对父亲的话*服从。

与之有关的一个故事是,堤义明曾因犯错被父亲罚跪。当父亲看他跪下,然后转身去了外地,堤义明竟在父亲办公室里跪了三天两夜,直到父亲回来

这件事让堤康次郎对这个儿子有了不一样的感觉。再加上,堤义明的哥哥自以为地位牢固并且十分嘚瑟,这就更对堤义明加分了。

从中学时起,堤康次郎便开始着力培养堤义明,最有特色的便是教习他“帝王学”:

想做继承人就不能把自己等同于一般人。要性格坚强,学会忍受孤独,独立思考;但不要交任何朋友,因为没有什么人是可信的,一旦对他人形成依赖,就会被无情地算计。

父亲的耳提面命,影响了堤义明一生。

等堤义明考入早稻田大学后,堤康次郎开始对他进行了更务实的训练:安排他到西武集团负责地产业务的国土计划公司实习。

为了看看儿子到底有多大本事,堤康次郎还在长野县轻井泽购下大量廉价土地,并给堤义明出了一考题——要他思考应该发展什么项目,并且在冬天将游客吸引到那里。

当时正值日本经济腾起前夕,滑雪、冰球等休闲体育成为时尚。堤义明很早就对观光业有关注,又有父亲“通过开发提高地价”的绝学,很快就有了主意。

他先是在轻井泽建了大型溜冰场、多功能游泳池和高山滑雪场,将那里打造成冬天滑雪的娱乐城,交给父亲满意的答卷。然后还进一步挑战,修建了非滑雪季节也可滑雪游乐的室内项目,让生意常年火爆。

灵活的商业头脑,让堤义明逐渐获得父亲的认可,并开始掌管集团的地产业务。

上世纪60年代初,日本经济迅速腾飞,高速发展的工业带动旅游观光业蓬勃发展,兴建酒店成为一件有利可图的事情。

已经有了成功经验的堤义明,于是带领西武集团大举杀入酒店业,在日本各地大兴土木,建造酒店和度假村,开一个火一个。

集团的业务迅速扩张的同时,堤义明也更加受到父亲赏识。1964年,堤康次郎因病去世,29岁的堤义明接管西武集团,成为公司的最高掌权人。

不知是觉得儿子还需更多打磨,还是担心扩张过快的风险,堤康次郎临终前曾一再嘱咐堤义明,在自己离世后的10年内,西武不可投资新的不动产。而且,再三强调:

一定要忍十年,守住他留下的产业。

此后10多年,堤义明严格遵从父亲的教诲,收住扩张步伐,隐忍不发,并且利用这个时间重塑了内部人事与业务安排,夯实了自己的实权。

1970年,堤义明将西武集团一分为二,并将西武百货三分之一的产业分给兄长堤清二,解决了兄弟间争夺遗产的问题。

随后,他又将父亲手下8名爱将安排在集团重要岗位,让他们帮自己把守集团大大小小上百种生意。其中4名安排在负责地产业务的国土计划公司,担任要职。

就在大家都以为,接下来西武集团将大手笔投资房地产时,堤义明却做出一个重要决定:撤出东京房地产。这个决定震惊了全日本的企业家,并在集团内部引发巨大争议。

当时的日本经济正处于1964东京奥运会后的全盛时期,其国内工商业和房地产市场迎来大爆发。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投资东京房地产就等于印钞票,而西武集团在东京拥有的土地是最多的。

但堤义明还是果断的执行了决定。

事后分析认为,这很大程度上源于他获得了一个重要情报。在与政坛大佬田中角荣的一次交往中,他得知日本政府将改革税制,防止地价暴涨。

嗅觉敏锐的堤义明立刻意识到,不动产的好日子到头了。

此后果然,随着政策的收紧,日本房地产市场开始风声鹤唳,1973年的石油危机更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令日本房价从高位狂泻而下,无数投资者血本无归,提前撤退的西武集团却毫发无伤。

堤义明也一战成名。

松下电器创始人松下幸之助说:堤义明比一般企业家更先洞察出局势走向,他的才华将使他成为日本最了不起的企业家。

索尼公司创始人盛田昭夫甚至感慨:既生瑜,何生亮,我的*不幸,就是我与堤义明生于同代。

1975年,与父亲的10年之约到期。堤义明终于可以放开手脚,将自己谋划已久的不动产业务付诸实践。

在堤康次郎时代,炒地皮是一项很赚钱的生意。但后来日本政府为了禁止土地倒买倒卖,着手制定《国土法》,炒地皮的时代逐渐谢幕。

堤义明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市场信号,果断将西武的业务重心从囤地买卖转向地区开发,并且发挥过去的擅长,重点布局休闲观光和酒店业。

多年的经验告诉他,搞休闲观光,孤立的项目是很难吸引大众眼光的,必须有完整的配套设施,便利的交通、舒适的酒店和丰富的娱乐项目。

瞄准方向后,西武集团大举借债,专门选择大城市的远郊山区大量买地,修铁路,建休闲别墅、游乐区、高尔夫球场、滑雪场、观光饭店及度假村。

东京品川地区是堤义明的*个试验田。

西武先在那里建了个王子大饭店,但效益一般。后来,它不断扩大业态,增建了溜冰场、滑雪场、网球场等娱乐设施,饭店的效益开始显著提升。

这个酒店后来成了品川的地标性建筑。盛田昭夫每次出国谈生意回国后,都要先住进品川王子大饭店,在那里放松一下紧张的情绪后才回府。

这也极大地鼓舞了堤义明的信心。

此后,西武集团大胆地将这一模式推广复制到全国,相继在北海道富良野、岩手县霞石等地大搞地区开发,使之成为旅游观光胜地。

堤义明眼光独到,所选的这些地方,多是自然条件好,但交通不便、不出名的偏僻之地,或者是过去曾经有名但已经衰落的地方。

以所泽市为例,它虽地处东京郊区,却是个冷清的农业市镇,无人看好。但西武独辟蹊径,相继在这里开发了西武游园、高尔夫球会、棒球场和人工滑雪中心。在此之前,很多东京人有钱没地方消遣,这些娱乐休闲场所竣工后,因此游人络绎不绝,生意爆好。

不仅如此,西武集团还大手笔改善了市内交通,修建火车站、汽车站,提供饭店、超市、图书馆、剧场、学校等配套。一个落后的农业市镇迅速成为拥有80万人口的中等城市。

一时间,所泽模式在日本国内掀起巨大波澜。大量地方官员跑来拜会堤义明,邀请他去当地开发。这种由堤义明首创的地区开发模式,也为西武集团带来滚滚不尽的财源。

松下幸之助都再次对他赞不绝口,说堤义明不仅继承了父亲的事业,还增加了新的创意,创造了西武集团的辉煌业绩,是“中兴之祖”。

撤离土地生意的西武集团,因此将休闲娱乐业推进至日本各大中小城市和集镇,并将西武百货、西友百货开遍全日本。

西武真正的辉煌,还在80年代中后期。

1985年,面对不断增长的日本经济,倍感威胁的美国政府“逼”日本签下“广场协议”。此后,日元持续升值,致使日本出口遭受重创。为了应对不利影响,日本央行连续5次降息,将基准利率从5%降至2.5%。

此后,大量热钱开始涌入了楼市。各大企业在东京等地大兴土木,普通国民也踊跃买房,甚至有不少人辞去工作专职炒楼。在此带动下,日本的不动产价格一飞冲天,东京房价每年翻一倍,其他中小城市每两年翻一番。

到1990年,东京、大阪、名古屋、京都、横滨和神户六大城市中心的地价指数比1985年上涨近90%,全日本的土地资产总额可以买下4个美国!

在日本布局众多的西武集团,也趁机加大休闲娱乐和饭店投资,并从金融机构大量贷款。

“搞事业*要能借到钱,借到钱之后就是买土地,买了土地之后创业已经完成99%。”此时的堤义明,早把父亲当年的告诫忘得一干二净。

在他的带领下,西武集团的事业攀上了第1。

当时,整个西武集团在全日本修建了数十处滑雪场、上百个高尔夫球场;遍布全国的王子酒店客房总数超过2万间,成为日本*的连锁品牌。

不仅如此,西武集团还跻身日本零售业巨头,拥有西武百货、无印良品、吉野家等人们耳熟能详的品牌。

最辉煌时,西武集团控制了全日本六分之一的经营性地产,员工总数超过10万人,总资产1650亿美元,是当时松下集团的10倍。

堤义明也因此在1987年荣登《福布斯》世界首富,其*时的个人财富达到200亿美元。

而当时比尔·盖茨的个人财富不到10亿美元。

堤义明的成功,离不开日本战后经济腾飞的大背景。然而,“封神”后的堤义明似乎忘了这一点,他变得越来越自大且狂妄。

他说:我并不需要头脑太好的部下,关于公司的经营方针和发展目标,我自有打算。下面的人只要对我忠心不二,实行我所交代的事情即可。

甚至,他还有句石破天惊的名言:

宁用奴才不用人才。

这种狂妄和独裁,在生意顺风顺水时问题不大,可一旦面对危机,就会有灭顶之灾。

堤义明的灭顶之灾,是日本房价泡沫破灭。

1990年,为了抑制不断膨胀的房地产泡沫,日本央行在慌乱中将银行准备金利率猛然提升至6%。这就像一把尖刀,一下子刺破了泡沫。日本楼市开始持续暴跌,三大都市圈(东京、大阪、名古屋)无一幸免,东京房价更是在3个月内暴跌65%。

房价暴跌下,土地和房屋根本卖不出去,有超过3000家的银行、房地产公司在这次危机中倒闭,大批购房者一夜之间倾家荡产,自杀、破产的日本人挤满了天台。

覆巢之下的西武集团风雨飘摇,各宗资产价值跌得面目全非,公司债务率飙升,仅国土计划公司的负债就超过一万亿日元。

曾经“一手遮天”的堤义明也变得束手无策,习惯于听命的下属,更是不知所措。

从1996年开始,西武集团连续9年出现赤字,仅2004年就亏损93亿日元。这一年,堤义明的个人财富也迅速缩水至30亿美元,不及*时的零头,最后干脆从福布斯财富排名榜中消失。

跌落神坛的西武集团此后丑闻不断。

2005年,西武铁道被东京证交所勒令退市。随后瑞穗银行入驻西武,对集团资产做全面清理,将多座滑雪场、酒店、棒球队转售,并大幅裁员。

同年,71岁的堤义明因涉嫌发布虚假财务信息、伪造财务报表和非法进行内部股票交易等多项罪名,被判处2年半监禁,缓刑4年。

一代神话和传奇,因此落幕。

令人唏嘘的是——一生秉持父亲“不交朋友”教导的堤义明,到最后被逮捕时都是孤独的,身边找不到一个人来协助他。

*本文作者华商韬略,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华商韬略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