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90后深漂,花13万买二手房车当「家」

时代周报2022-09-23 17:16串儿吧
“房车生活只是在未来几年里会给我们提供一个温暖的庇护所,但是如果说这辈子就靠房车,其实还是不可能的”

“你为什么住车上?”

“这是一种生活方式,跟你说不明白。”

这是1999年贺岁片《不见不散》中刘元与李清的一段对话。这部电影是一部分人对于房车(旅居车)的*印象。

葛优饰演的“老美漂”刘元在美国生活了十多年,没有买房,而是购买了一辆二手房车,将车停靠在某个露营地,每天就住在一辆白铁皮拖挂式房车里面,生活虽艰苦,但那种自由随性的生活令人艳羡。

现如今,在户外运动及露营风潮的带动下,房车产业热度不断攀升,得到不少人的关注与追捧,房车生活也逐渐成为一些人向往的旅行方式。

乘联会数据显示,中国房车市场近几年增长速度较快,销量从2017年的5000辆增长到2021年的12582辆。

购买房车的人群中,“90后”深漂张希就是其中的一员,不过他并没有把房车当做旅行的工具,而是把它当做了“家”。

为了减轻房租压力、缩短通勤时间,今年6月底,张希和女友胡安媛住进了房车——这是一个面积不到10平方米的空间,但燃气灶、抽油烟机、洗衣机、烘干机、家用空调等家用设施一应俱全。

住在房车里的这100来天,他们工作日把车停在公司附近,周末则开着房车去周边旅游。张希把自己的房车生活分享在社交媒体上,吸引了不少人的关注。

一些人对此好奇,或者羡慕,还有一些人提出质疑,认为是“摆拍”,甚至因为他们活动面积小,每到一个停车场就需要找水找电,而嘲讽他们为“停车场乞丐”。

房车代替租房,真的靠谱吗?

谁在买房车?

在购买房车的群体中,有钱有闲的退休人群是*的主力军。他们有大把可供支配的自由时间,还有较为丰富的物质积累和退休保障,所以他们往往选择购买房车。

但房车并不专属于这部分人群,房车生活也吸引了不少年轻人关注。越来越多的自媒体人、房车旅游主播等年轻人选择购买房车,以房车旅行为视觉卖点,通过直播、短视频获取收入,边旅行边工作。

这其中,还有一部分人由此受到启发,改变了生活轨迹,萌生出用房车代替租房的想法,张希就是其中一员。

张希今年29岁,他在湖北读完大学,回老家十堰找了份月薪四五千的工作。2020年,他和胡安媛恋爱,在小城里的生活朝九晚六,常见的话题无外乎哪里开了新饭店,谁家又出了新款包包,但这样的生活“总是觉得人没有干劲儿”。

想着自己还年轻,可以再奋斗一下,张希有了离开了老家、提升自己能力的想法。2021年7月,他在深圳找到了一份工作,月薪8000元。女朋友胡安媛也跟着他一起到了深圳。

来到深圳后,他们最早落脚的地方,是龙华区城中村内一间9平米的公寓,每个月房租2500元。由于距离上班地点较远,张希每天6:20起床,单程通勤一个多小时,8:30准时到上班地点打卡签到。

在张希看来,住在城中村,除通勤时间长之外,其他都能适应,譬如楼下有像饭堂一样的餐馆,14元一碗面。但是,由于房东对于公寓内的装饰有严格要求,不能随便移动家具位置,渐渐地让他们觉得公寓生活没有归属感。

有了这个想法,张希开始了解房车的类型、功能、性价比等相关问题。等做足功课后,今年年初,他在湖北找到一个房车卖家,花费13万购入了一台二手自行式房车。

根据他的回忆,从湖北开回深圳,一路上很平稳,两个人都很欣喜,在加油站停车场睡了一觉,当时觉得自己也终于是有房车、有家的人了。

每月花销节省3000多元

想象中的房车生活是怎么样的?

在都市夜晚听着爵士乐,摇晃着红酒杯,充满着浪漫情调,又或者开着房车到处跑,看看大理的苍山洱海、甘肃定西的满山红叶、香格里拉的大雪。

对于张希和胡安媛而言,房车里的生活和往常并没有很大的区别。但是也给他们带来了许多便利,例如缩短了通勤时间、每个月不用交房租,这恰恰是他们目前生活中,最需要的两点。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目前房车主要分为拖挂式和自行式两大类,两者持有成本稍有差异。拖挂式便宜些,售价在10万-30万元,进口的在50万-80万元;自行式房车贵一点,国产的房车20万元起步,涉及到进口底盘则上不封顶,数百万都常见。

由于张希的积蓄有限,再考虑到拖挂式房车的占地面积较大,如果在深圳购买拖挂式房车,就需要面积足够大的房车营地来停放车辆,市区内寻找营地较为困难,因此他花费13万元购入一台二手的自行式房车。

购买房车以后,他们先入住体验了一下车况,包括空间动线,隔音隔热等,从而评判到底适不适合两个人生活。

张希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到,很多房车的布局构造是适合出行去玩,短暂居住的。但常住的话,厨具、家电都需要满足日常生活需要。

因此,他们又花费了3.5万元进行房车改装,最后在车上添置了燃气灶、抽油烟机、洗衣机、烘干机、家用空调等家用设施。

除了购买、改装房车的费用以外,住在房车里主要的开销是水电费和油费。张希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现在房车就停在公司门口,不出行的时候停车费基本不用缴纳。因为平均每两周才出行一次,油费每月的开销500元就足够使用,水、电费的开销分别为30元/月、70元/月。

张希为时代周报记者算了一笔账,之前住深圳龙华区,城中村的房租是2500元/月,加上两人的通勤费,花销大概在总共3300元左右。去除水电费、生活费等必要支出以外,这样算下来,每个月住房车就能省3300元,那么住五年就可以回本,与租房相比,成本大大降低。

房车并不是长久之计

房车生活不止表面看见的自由和划算,真正住过后难免会存在各种琐碎的问题。

张希的房车停在公司停车场,附近接水、充电比较方便,但他认识的有相似经历的房车车主,就需要想办法解决水和充电的难题。还有房车的噪音问题,车子本身的隔音效果不是很好,睡觉时会受到各种噪音的困扰。

除此之外,房车生活还有一个麻烦,就是要清理黑水箱。洗漱、洗菜等产生的废水,可以接到桶里然后倒进下水道,卫生间用水可以拿到停车场附近的公厕清理。在这些日常琐事与麻烦面前,张希认为这些都是生活中的一部分,并不会给他们带来压力和焦虑。

在张希看来,其实住在房车没有太多所谓“曲折”的故事,房车带给他们的快乐和舒适度还是比较多的。

“我们选择房车生活从来不是头脑一热开始的,而是我们做了很多准备,最后才下定决心做,所有事情都是这样,包括来深圳生活也是如此。”

在房车里面吃火锅 受访者供图

按照张希的规划,五年内,他们还是会留在深圳工作攒钱,在房车里生活。他们把五年视作一个对自己的考验期,等这五年过去,期望是可以留在深圳,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但关键还是要看自己有没能留下来的能力、能不能赚到足够多的钱。

如果不能继续留在深圳,这些年积累的工作经验、攒下来的钱,也可以去二线城市去买个房,或者是回老家,自己盖个房子,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房车生活只是在未来几年里会给我们提供一个温暖的庇护所,但是如果说这辈子就靠房车,其实还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有父母,将来也会有小孩,我们两个人可以自私一段时间,但不能一直那么自私。”张希说道。

*本文作者,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时代周报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