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资讯
  • 事业线
  • 两万亿债务压顶,焦头烂额自救许老板,羡慕「下周回国」贾跃亭

两万亿债务压顶,焦头烂额自救许老板,羡慕「下周回国」贾跃亭

金融八卦女胡扒依2022-09-29 17:27事业线
许老板更多的精力,放在了他之前放出的无数个卫星的其中一个——曾经的恒大健康,如今的恒大汽车。

最近,永远“下周回国”的乐视贾会计又摊上事儿了。

一份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13D报告显示,时颖公司已经给贾跃亭的造车公司——法拉第未来(FF公司)的董事会连续发出了两封信函,要求尽快召开特别股东大会和年度股东大会。开这两个会的动机很单纯:

罢免相关独立董事。

当然,这八个字的意味远不止于此。有懂行的朋友说,这很大程度上代表法拉第未来的现任董事会足够不负责,不称职。要是接着保持现状,等待法拉第未来利益相关方的,就是前期巨额投资的血本无归。

不过,在经历了请愿、提议,再到诉诸法院等数轮多方博弈之后,贾会计最终笑到了最后。法拉第未来在9月26号宣布,就治理分歧与FF Top达成全面解决方案并且执行了最终的新融资协议。

第二天,快半年没上微博的贾跃亭转发了这条新闻并说,这是一次拨乱反正,重回正轨。

大家可能对这个告状的时颖公司不太熟悉。这是恒大集团的全资子公司,也是Smart King的*大股东。公司旗下拥有“FF美国”和“FF香港”两个子公司,FF公司在中国境内的广州南沙研发生产基地,已经在早些时候划给了恒大汽车。

如果说前几年恒大跟FF公司的纠纷,还能通过一些重组协议维持表面的和睦,但这次时颖公司的两封信函,充分说明许老板的耐心已经消耗殆尽。

至于原因也很简单,许老板现在的麻烦,可比“下周回国”的贾会计大得多得多得多。

1.

/ 两万亿债务压顶 /

在2017年的业绩会上,有媒体质疑恒大的资金链问题。账上趴着接近三千亿现金的许老板十分不以为然:

“真要吃紧,这世界得成啥样了?”

不过,这确实是恒大资金状况最为宽松的一段时期,那次角逐万科控制权的“宝万之争”,半路杀出的许老板割肉70个小目标退出,也就一句话的事。

恒大前任军师任泽平,在今年6月份的时候跟新东方俞敏洪抖音连麦,他说去恒大,是抱着学习、了解地产的目的去的,*不是为了1500万年薪。去了之后才发现,地产行业的资产负债率很高。

搞宏观经济的任教授说,他在2018年2月的公司报告上,曾经建议许老板降负债,反对恒大搞多元化,但在公司大会上被许老板严厉批评,说他格局不够大。

当时摆在恒大面前的,有两个选择,一是继续高周转,用自有资金撬动高杠杆;二是降负债,稳扎稳打走质量发展路线。但习惯搏一搏的许老板正是春风得意,任军师的谏言自然成了耳旁风。

于是恒大一路走到了今天。

说来也巧,恒大的债务问题,是在去年万亿海航破产重整的过程中发现的。当时海航投资了营口沿海银行,为了防止挤兑,辽宁省就把省内12家城商行合并了。但在这个过程中,盛京银行和它当时的大股东恒大之间,上千亿的关联交易被发现。

顺藤摸瓜之下,恒大的债务问题逐渐浮出水面。但当时许老板其实在忙活着另外一件事,把恒大资产包装入他的老朋友——A股的深深房,重组成功之后,恒大就能在A股上市融资。

其实在很早之前,A股就不再允许新的房企上市融资了,一般房企想上市,都得取道港股。所以许老板借壳深深房,在监管层那面临的阻力可想而知。

但跟海航一样,许老板也喜欢给有关部门写求助信,许老板说如果重组不能如期完成,自己还有两百多万业主待交房,涉及银行金融机构和类金融机构近三百家,上下游八千多家企业,要是资金链断裂,就会导致系统性金融风险,影响331万人的就业,

严重影响社会稳定。

而且许老板的保密工作一直不太行,跟之前据说是恒大内部流出的,许多类似线上卖房、无理由退房,还盖着“绝密”红戳的“内部”文件一样,这封“求助信”也在发出之后不久,全世界都知道了。看过这封信的朋友都说,这封信的内容,不怎么像求助,至于像什么,自己去想。

有人查了一下恒大集团的年报数据,发现恒大的债务规模,在最高的时候接近两万亿,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个天文数字。这里随便找几组数据对比一下,2021年中国烟草税额,是1.35万亿,中国去年进口芯片的总额,是2.8万亿。中国经济*强省广东,一年的GDP也才12万亿。

也就是说,国家如果想要填上恒大的窟窿,烟草局就得少收一年多的税,或者少进口几千亿片芯片,或者搭上广东一年的生产总值。不过要是真这么干了,导致的连锁反应,可不止账面上的几万亿了。

所以恒大这次的危机,没有等来国家队的救场,只能靠许老板自己和之前攒下的“朋友圈”了。

2.

/ 许老板的朋友圈 /

其实许老板和他的恒大,之前也曾身陷极为凶险的境地,但都被许老板和他的“顶配”朋友圈轻松化解。

比如2007年,碧桂园依靠5000万平土储冲刺港股成功之后,前十年累计销售面积只有200万平的恒大许家印,搭上资本们的便车,成为了下一个造富标的,把土储规模直接冲上了4000万平。

不过,有了碧桂园的前车之鉴,填鸭式扩张的恒大这次被美国的投资者们冷眼相待。在2008年金融危机的冲击之下,恒大的外部融资环境也急剧恶化,赴美上市之路也由此中止。更要命的是,当初为了冲规模吃下的那些土储,现在还有一百多亿的土地款和工程款没有兑付。

但许老板朋友圈的威力在此刻显现。比如他在香港的时候,天天陪新世界的郑裕彤老爷子玩锄大地,借此认识了一大批香港的富豪,比如华人置业的刘銮雄。他们日后出钱出力,为恒大二次上市站台。

在朋友们的帮助下,恒大*次上市失败后的三个月,许老板就跟投行们完成了5亿美元的私募融资,燃眉之急就此化解。而在二次赴港上市成功之后,这些投行和朋友们,也跟着许老板挣得盆满钵满。这也称得上是中国商业史上的一个奇迹。

但去年恒大出事之后,曾经的郑裕彤老爷子已经仙逝,没了香港朋友的许老板只能靠自己了。他先是通过跟供应商和股东们的一顿酒局,把一千三百多亿的债务转成普通股。

除此之外,许老板还借助新能源汽车和物业的风口,把恒大物业与恒大汽车先后包装上市,融了一轮热钱;他还准备拉上万科和碧桂园,把旗下的房车宝也推向资本市场,拯救恒大行将断裂的资金链。

但在去年7月份,广发银行宜兴支行申请冻结恒大地产1.32亿资金,恒大系股票开始纷纷暴跌,紧接着就是乱拳抡死老师傅的挤兑。在挤兑浪潮之下,没人能救得了恒大。

当然,跟所有地产商一样,许老板也曾经找过业内头部房企“接盘”,比如金茂地产的总裁李从瑞,世茂的二代掌门许世坛。像万达老王当年抛售旗下酒店一样,许老板也把手中项目挨个摊开,让他们自由挑选。

金茂是国企,资金使用向来审慎,世茂之前刚刚在泰禾与福晟上栽过大跟头,所以都表示爱莫能助。再加上当时极为严苛的楼市调控政策,所有的房企都自顾不暇,哪还顾得上“扫货”?

就在最近,恒大的香港总部大楼也被债权人中信银行旗下的信银国际委任接管人进行接管。在这期间,恒大总部的租金收入、处置权益也都属于债权人所有。

还有消息说,恒大中心大楼已经被债权人摆上了货架,估值差不多有83亿人民币。而在一年前,恒大给总部大楼开出的价码,是156亿。

不过,这栋大楼自从2015年被许老板从好朋友刘銮雄手中购得之后,从2016年开始就先后5次被抵押登记,换句话说,就算贵为恒大的香港总部,也难逃成为许老板融资工具的命运。不过这次恒大香港总部被债权人收走,恐怕就真的回不来了。

而当年力挺许老板的天团,也在此刻选择离开——恒大年薪2亿的“打工皇帝”,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夏海钧先是在去年减持恒大股票,在两个月前辞任了总裁职务;之前为恒大上市站过台、卖给恒大香港总部的富豪刘銮雄,也在去年套现了一亿多港币。所以说,人生在世,没有永恒的朋友——

只有永恒的利益。

3.

/ 许老板的救命稻草 /

时至今日,除了每个月出现在恒大的保交楼例会立下军令状,许老板更多的精力,放在了他之前放出的无数个卫星的其中一个——曾经的恒大健康,如今的恒大汽车。

还记得之前一向高调的许老板,在2019年恒大汽车的发布会上说,自己做恒大汽车不叫弯道,纯属换道超车,恒大的造车路他也早就规划好了:

买买买;合合合;圈圈圈;大大大;好好好

这是恒大的十五字造车秘诀,翻译过来就是:收购市面上的造车核心技术,买不到的再合作,组成产业朋友圈,大格局观、造好车!

所以许老板在2019年带着高管团队遍访欧洲,在2019年9月找麦格纳、FEV 和爱达克三家工程设计公司,为恒大设计14款新能源车,真个是气吞万里如虎。

开启金元足球时代,铸就万亿恒大的许老板或许是被以往的成功经验迷惑,天真地认为造车就是一流技术、一流人才、足额资金的缝合怪。但是造车,尤其是新能源车,真的不像造房子和踢足球。

一个2020年去过恒大造车基地的朋友说,许老板的十五字造车秘诀,起码中间这三个圈,不是朋友圈的圈,是圈地的圈。比如恒大的广州南沙基地,临近珠江出海口,占地超过1.5个特斯拉上海工厂。但开工已经一年多,还有三间巨大的厂房尚未“交房”,园区里大部分还是泥地。

甚至他参观的总装车间里,设备是不齐全的,数百个工位里只有三四十个工人。直到他去看厂房的前夜,恒大汽车的研发团队都不知道,这个基地到底生产的是什么车型。更为荒诞的是,在2020年的十一黄金周,恒大汽车3000多名员工的假期任务,是

卖出300套恒大地产的房子。

值得一提的是,从2018年“开工”到2020年,南沙基地接待过很多次不同规格的视察。在接待之前,所有的要素都会被训练有素的接待人员安排到位。比如每次许老板来,造车基地就成了影视基地:工厂是真的、设备是真的、生产线是真的,

除了车是道具。

不过也怪不得许老板。彼时恒大汽车要改组上市,一些包装的工作是必须的,否则估值不到位,融资的战略目的绝难达到。事实上,在当年发布会一口气发布六款车型之后,恒大汽车的估值也到达了历史高点。

时至今日,虽然恒大汽车因为恒大系的崩盘而停牌,但前进的脚步仍未停止,成为许老板救命稻草的恒大汽车,也比以往务实了不少。

比如2019年之后,恒大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累计投入了474亿人民币,而第二次创业的小米雷军,也不过准备了100亿的初始投资。

就在一周之前,恒大汽车旗下的纯电SUV——恒驰5终于迎来了量产,用恒驰汽车总裁刘永灼的话来说,是“三年磨一剑”。刘总裁说,这款车的预售达到3.7万辆。最多一个月,恒驰5就可以开启交付,并在明年的*季度完成1万辆交付。

是不是放卫星我们不知道。但是造车新势力中的蔚来,仅仅在上个月,就交付了接近1.1万辆新车。恒大汽车就算真的成功交付,开上了大马路,它面临的市场竞争压力想来也不会轻松。

但是,由于恒大汽车“前科”尚在,在恒驰5真正开上路面之前,质疑永远不会停止,许老板仅剩一棵独苗的“救命稻草”是否能让他重新赢得市场信任,仍然是个未知数。

不过,就像任泽平评价的那样,许老板是非常有企业家精神、冒险精神的人,不要轻易以成王败寇来评论。而这次恒大汽车的冒险,也迎来了市场检验的时刻。

还记得任泽平跟俞敏洪连麦的时候,俞敏洪问任泽平说, “据说你1500万年薪还没全部给你支付完,付完了没有?”这个问题显然没有事先对过台本。

任泽平莞尔一笑,并没有做出回答。

*本文作者胡扒依,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金融八卦女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