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鱼卖二手,破财难消灾

微信公众号:创业最前线冯羽2022-12-02 13:39事业线
今年10月,闲鱼发布公告称,经营性商家需遵守“七天无理由退货”规范。

闲鱼再无新故事。

当年,谌伟业在阿里茶水间头脑风暴,淘宝二手更名为闲鱼,将闲置经济、社区文化和互动社交织成一个美梦。

如今快十年过去,这个曾经被养了5年的“富二代创业”项目,正在从阿里的“亲儿子”变成“干儿子”。

个人闲置是闲鱼的起点,但很快阿里发现,单纯做闲置品交易离钱近,但离平台能赚钱还很远,于是天平开始向职业卖家倾斜。

后来泥沙俱下,二手品类激发出了一部分职业卖家身上的恶,假货横行,“小淘宝”一度变为“假淘宝”;闲鱼引以为傲的社交实验鱼塘也开始变得混乱。

紧接着,合规和整顿,职业卖家戴上新的“紧箍咒”。最新的一则规定是,今年10月,闲鱼发布公告称,经营性商家需遵守“七天无理由退货”规范。

很快,闲鱼意识到自己两头都讨不到好——职业卖家被掣肘,自然会往门槛更低的平台去;个人闲置没有流量,用户之间的交易效率开始变得低下。

“卖家有了,什么就都有了”这条路,闲鱼似乎走偏了。

扶持职业卖家

“阿里无社交”,这句调侃在闲鱼出现后似乎有了转机。

脱胎于淘宝二手,本身就让闲鱼成为冲动消费的终结者。在淘宝购物确认收货后,可以通过“一键转卖”直接将商品挂上闲鱼,这一链接给早期冷启动的闲鱼带来流量,也让商品和资金在阿里内部形成闭环。

2016年,谌伟业还在对外表示,闲鱼只做C2C,“第二个淘宝”不是阿里要做的。

事与愿违。

在阿里高层的构想里,闲鱼不会止于二手交换。除了被弱化的电商标签之外,社区和内容属性催生了鱼塘。

对相同话题感兴趣的用户在这里聚集,从社区里衍生出的长尾内容,让闲鱼具有了不断扩大平台交易规模的能力。

2017年,平台超过百万用户的鱼塘已达数十个。同年,闲鱼还面向100个城市,投入10亿元的资源支持创意鱼塘。

资源到位后,2018年闲鱼GMV就过千亿,到了2019年,其在闲置交易市场的份额也超过了7成,彼时二手平台转转刚被腾讯追加投资,但也仅拿到2成的市场份额。

这一年,还发生了一件足以左右闲鱼未来发展方向的事——负责人谌伟业被调离闲鱼,原淘宝直播负责人陈镭接下了这笔二手生意。

事实上,自2019年开始,至今闲鱼已经历4次换帅。而平台的颓势则从2020年开始显露出来,不停换帅是一方面,闲鱼核心运营理念从C2C向B2C倾斜则是另一条暗线。

2019年1月,闲鱼优品上线,经营者为经过平台认证、有资质的商家,产品覆盖官方闲置、品质二手等。2020年,闲鱼推出Pro账号,后升级为鱼小铺,可以添加库存,是方便职业卖家的运营工具。

陈镭甚至直接提出了C2X这一概念,X指多元闲置交易路径,货物可以随意流动到B、C甚至S端(服务商)。

在平台的默许下,一些职业卖家“疯狂”了起来。

闲鱼上不仅衍生出渠道商、供应商直销,甚至出现了“一件代发”的二道贩子,在平台发布货品信息,用户拍下后卖家再从低价平台下单发货,从中赚取差价。

这种“轻松赚钱”的方式,逐渐让平台吸引来的卖家比买家更多;而承载着社交期望的鱼塘也出现了擦边内容。

平台的约束力跟不上乱象发展的脚步,闲鱼很快被盯上了。

2020年,闲鱼先后经历了集中约谈,浙江省委网信办更是开展专项行动,对平台进行整治,其中关键一条就是关闭鱼塘。

几乎在同一时间,陈镭离职,闲鱼迎来了第三任掌门人,原淘宝特价版负责人靳科。

靳科关闭闲鱼线下集市,并开始扶持闲鱼认证的官方商品,而拥有几百件同类商品库存的专业卖家则会被标注区分。他迫切希望挽回口碑。

然而当平台的卖家多了,货物也不再局限在二手范畴,很多用户在搜索产品时突然发现,原本的二手交易平台,竟然多了不少新品链接,有的甚至直接可以跳转淘宝。

普通用户买二手变难了,卖家的日子也并不好过。推出验货宝,针对商家上线“七天无理由退货”,又提高了他们的准入门槛。

今年开春后,靳科被调离,闲鱼由阿里副总裁刘博(花名:家洛)直接负责,开启了“第四代掌门人”时代。而在这四年间频繁地换帅,业务发展的方向也会随之调整,让闲鱼难以做到深入的沉淀积累。

此外,闲鱼还将产品部门和社区部门整合,成立了用户产品中心,由原阿里本地生活到店业务中心负责人丁健担任该中心的负责人,似有全力挽回用户口碑之意。

但在扶持商家和取悦用户之间,闲鱼恐怕无法两全。

被漠视的骗局

在闲鱼,买家不仅需要花大量时间筛选货品信息,一不小心还会陷入骗子设置的陷阱中。

游戏玩家追一今年6月开始在闲鱼寻找出售的游戏账号,在锁定一个卖家后,双方经过验号交涉,对方提出先交付1500元定金,随后换绑完成交付尾款。然而等追一拍下定金链接并提前确认收货后,对方就再未理会过他。

随后追一用闲鱼小号再次咨询,发现对方试图多次倒卖账号收取定金来实行网络诈骗。

但由于他提前确认收货,无法通过闲鱼追回款项,只能通过举报措施要求平台封禁这个骗子账号。而这个多次倒卖游戏账号的卖家账户只是被平台管控处理。

“‘光·遇’这款游戏账号通常会以高于自身几十甚至几百倍的价格出售,因此很多人会借此牟利。”追一表示,“根据我的经验,闲鱼上6、7成的该游戏账号出售都是骗子用小号进行虚假宣传,我意图购号时就遇到十几个这样的卖家。”

图 / 追一举报欺诈账号处理结果

相比提前确认收货的隐秘陷阱,闲鱼上的老骗局总能不断收割新韭菜。

成峰某日在闲鱼上架新品后,很快有人下单。对方给发来二维码截图称其账户被冻结,需卖家扫码添加“人工客服”帮助解冻。该客服称卖家需要确保自己有足够的资金能力,否则平台不认定其具备交易能力,并告知成峰需缴纳3000元进行审核,随后会将钱款返还。

但在给该客服完成缴费后,成峰遂被对方拉黑。

图 / 成峰与假客服聊天记录

虽然闲鱼会在对话框中提醒用户无法下单要求缴费的均为诈骗行为,但除了封禁账号之外,新用户的损失普遍难以追回,而类似骗局换个账号又可以继续行骗。

类似骗局还包括“闲鱼收藏”。

有用户会发私信询问卖家是否做“闲鱼收藏”,即在收藏一定数量的指定商家产品即可获得5元返现,随后引导卖家下载接单软件,并谎称做任务要充钱实施诈骗。

近半月来,「创业最前线」集中在个人闲鱼账号上线了一批二手物品,前来询问是否做“闲鱼收藏”的就超过3次。相似骗局还有“0门槛剪辑接单”。

「创业最前线」在接到剪辑引导下载软件的信息后,在闲鱼平台对该账号进行了举报,但并未获得通过。

小红书等社交平台,类似的被骗分享贴并不少见。在闲鱼遇到疑似诈骗情况时,去小红书搜索“骗局”甚至成为了一个极为有效的“止损”方式,“闲鱼骗局”更是成为平台的热门搜索词条。

平台对交易安全的漠视,正在让更多人逃离闲鱼。

一手好牌打烂

如今,闲鱼似乎正失去C端的信任,剩下的底牌是B端。

2021年12月,戴珊出任阿里巴巴中国数字商业板块负责人,宣布将合并淘宝、天猫。这一举动被外界解读为:阿里的重心正在由C2C转向B2C。

作为阿里的下游平台,闲鱼也在不遗余力地争取商家。似乎有了商家后,交易是不愁的。

例如在闲鱼的认证招商页面,专业玩家认证列在首位,平台对其发布商品数和成交订单数等有要求,获得认证的玩家可以获得官方推荐和扶持。

卡券卖家、二手车卖家成为平台的重点招募对象,且在“百币夺宝”商家招募中,只有在淘宝或天猫开设店铺的卖家方可参与,获得认证的商家可以获得平台上亿流量曝光。

在闲鱼第二任负责人陈镭看来,在阿里体系里,闲鱼的定位是流量产生者,而非消耗者。

一语成谶。过去,一键转卖是淘宝向闲鱼输血,如今闲鱼早已担负起向淘系电商导流的重任。

在阿里2022财年*季度财报会上,阿里CEO张勇(逍遥子)提到闲鱼时表示,截至2021年6月闲鱼月活突破了1亿。

不过,闲鱼在加速招募商家的同时,也在慢慢对卖家实施规范化管理,以解决平台商品质量参差不齐的问题,以安抚C端。

但类似举措的难点在于,二手物品的非标性大大提升了对卖家规范化管理的难度。

更尴尬的是,比起老对手转转身上的3C标识,闲鱼似乎没有明确的标签,全品类让闲鱼模糊了面目,更像是一个“海鲜市场”,且在利润率更高的二手奢侈品赛道,抖音和快手也早已躬身入局。

没有造血能力,让闲鱼在阿里的地位愈发尴尬。

据了解,从去年开始,阿里电商业务的重点就开始转移到出海和下沉两条主线上,面对抖音和快手电商的进攻,国内业务显得后劲不足。当年的疯狂双11,如今也变得冷清了。

大河无水小河干。闲鱼本来能够拥有更多可能性,但在砍掉鱼塘后,它似乎并未在社交方向上探索出更清晰的道路,反而一直在B端和C端反复横跳,终究无法在两者之间达到平衡。

*注:文中追一、成峰均为化名。

*本文作者冯羽,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创业最前线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