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电商第 一股,是怎样一地鸡毛的

财联社财联社 梁又匀2022-12-08 14:40事业线
随着原董事长、总经理徐佳东被启动调查,“跨境电商第 一股”跨境通仍需面临一大堆亟待解决的难题。

近日,跨境通宝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跨境通”)发布公告称,公司原董事长、总经理徐佳东(2021年5月卸任)因涉嫌职务侵占已由太原市公安局万柏林分局立案侦查。

公告显示,在徐佳东卸任后,公司发现其在职期间存在侵害公司利益的犯罪行为,目前已经公安机关侦查查实,具体金额及涉案人员尚待有关部门的最终确认。同时跨境通表示,将尽*努力追回损失。

不过,在调查公告发布的同时,徐佳东发布朋友圈称,侵占公司巨额资产纯属诬告陷害,杨建新(跨境通股东之一)与他的个人经济纠纷、私人恩怨由来已久,自己之所以离开环球易购是遭到了杨建新及其势力的排挤。同时,他还表示,自己已经掌握杨建新的犯罪证据,并将以此维护公平正义。

在2020年业绩暴雷后,跨境通陆续通过变卖子公司度日,随着其核心业务中的两大支柱“帕拓逊”完成出售、“环球易购”被申请破产清算,同时公司董事长、监事、内部审计负责人前后辞职。2022年,该公司又陷入了因虚增存货及转结成本引发的证监会连环问询。

不过在今年三季度,跨境通凭借剥离上述两项核心业务,仅计算“优壹电商”部分收入保障了盈利,并取得了”2020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摘下了退市的帽子。

随着原董事长、总经理徐佳东被启动调查,“跨境电商第 一股”跨境通仍需面临一大堆亟待解决的难题。

01、历年账簿成谜

深陷官司泥潭

2021年末至2022年9月,深交所就跨境通2020年虚增的44.24亿元存货业务冲回并恢复增加其他应收款42.23亿元问题进行了“刨根问底式”地问询。引得跨境通召回已离职的核心技术人员、财务人员成立整改小组,弥补此前的账面“窟窿”。

据问询回复公告显示,环球易购在2020年及以前年度将往来款项直接转入存货42.23亿元,因少结转成本导致存货虚增2.01亿元,合计虚增存货44.24亿元。为了消化该存货,环球易购又进行虚假处置,如虚增2020年度营业成本17.79亿元,虚假核销存货26.45亿元。

随后深交所发现,上述虚增存货、少转结成本的操作在2019年、2018年同样存在,然而受困于当时的业务系统数据无法完全取得并加以核对。

基于这一份漏洞百出、又经过反复调整的2020年财报,徐佳东多次遭到监管批评、警告、处罚。同样是因为这份无法让审计单位点头的财报,才导致跨境通收到了退市警告。这或许是近期跨境通宣布徐佳东涉嫌职务侵占罪的原因。

不过,在调查公告发布的同时,徐佳东发布朋友圈称,被启动职务侵占调查“十分震惊但也意料之中”,因为杨建新与他的个人经济纠纷、私人恩怨由来已久,自己之所以离开环球易购是遭到了杨建新及其势力的排挤。

最后他表示,公告提到的侵占公司巨额资产纯属诬告陷害,反而是自己已经掌握杨建新的犯罪证据,并将以此维护公平正义。

截至目前,跨境通虽然摘除了退市风险的“帽子”,但其官司和欠款仍未得到妥善处理。

天眼查信息显示,跨境通近年的司法纠纷高达240例,案由统计最高的是买卖合同纠纷。从原告主体来看,多以玩具公司、物流公司等供应商为主。从社交平台上可以看到,不少诉讼来源于资金纠纷,主要是跨境通欠款。

最新披露的诉讼信息显示,跨境通已经与深国际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签订了《和解协议》。但因跨境通、香港环球、肇庆环球未履行上述协议,深国际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截至2022年6月30日,跨境通、香港环球、肇庆环球仍剩余本金1.58亿元及债务产生利息未执行。

此前,跨境通曾将希望寄托在与另一跨境电商巨头希音公司的股权转让上,但据跨境通在今年8月披露的信息显示,希音公司已经申请解除相关协议。

公告显示,希音公司作为原告,请求判令解除跨境通与其签订的《股权转让及增资协议》;跨境通返还已支付的股权转让款合计8238.47万元,并向其赔偿资金占用损失约290.99万元。根据11月跨境通在投资者交流平台的回复,上述诉讼仍在进行。

02、趁东风

扩张并购而来的“跨境电商第 一股”

跨境通,原名山西百圆裤业连锁经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圆裤业”),是创始人杨建新在山西多次创业后,最终实现规模扩张的裤子行业品牌连锁经营企业。

资料显示,百圆裤业主打百元左右的男女裤、休闲裤等款式,2011年上市之初,业务遍布国内主要省市地区,一度在全国拥有超1500家门店,并配套了十多个物流配送基地。

但因本身品牌名气不大,2010年前后电商平台混战兴起持续挤占线下门店,同时百圆裤业面对加盟商管理不善,上市前三年业绩营收表现平平,净利润甚至出现下滑。

在业绩徘徊间,杨建新带领百圆裤业转型,首先瞄准的是当时备受投资机构们追捧的跨境电商行业。2014年,百圆裤业斥资10.32亿元并购环球易购,2018年公司全资控股帕拓逊、并购优壹电商,整合产业链优势资源,完成了跨境电商进出口业务的搭建与转型。

在此期间,环球易购创始人徐佳东通过定向募资的方式,置换来了百圆裤业的部分股权,成为该上市公司的前十大股东之一。2015年正值跨境电商有棵树、赛维电商等企业融资、上市热潮,百元裤业转型跨境电商,更名为“跨境通”,也被业界视作是环球易购借壳上市。

事实上,在环球易购的带领下,叠加帕拓逊、优壹电商的稳定创收,2015年至2018年,跨境通营收实现飞跃,从39.61亿元增至140.18亿元,净利润也从1.66亿元增至6.13亿元。公司原本的线下裤业连锁经营业务,则被下放至子公司运营。

正在公司业绩蒸蒸日上时,2018年9月杨建新签署《表决权委托协议》欲将公司全权交由徐佳东负责,但不足2个月,杨建新又撤回了该协议,重新掌权。虽然并未做披露,但从股权变动痕迹不难看出,彼时公司内部斗争之激烈。

2019年9月,广州开发区新兴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通过一份合作框架协议,从杨建新手中获得了公司实控权。徐佳东也在年末转让部分股权交给广州开发区新兴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由第二大控股股东降为第三大股东。

杨建新隐身幕后,徐佳东话语权削弱,公司高层内部掌控权之争因此也告一段落。

03、从百亿营收到巨额亏损

回看财报,公司业务转折点发生在2019年下半年。

跨境通旗下环球易购、帕拓逊都主打3C电子、服装等产品,借助亚马逊、速卖通、eBay、Wish以及多个独立站零售平台带动公司收入持续上涨,而主打母婴产品的优壹电商则主打京东国际、考拉海淘、孩子王以及阿里天猫等进口分销渠道。

根据跨境通在问询回复公告中表示,环球易购为提高平台在海外地区的市场份额,逐渐在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加大铺货力度,存货规模持续上升。

据悉仅2017上半年,环球易购的存货就环比增加了约13亿元;2019上半年,跨境通仓储面积达到40多万平方米,在20个国家建立了67个海外仓,物流专线超60条。

为了支撑这一扩张速度,弥补总体仍为负数的公司现金流,跨境通不得不频繁发行债券、向银行举债。

然而随着跨境电商竞争加剧,公司电商营收增长放缓,叠加融资渠道收紧以及2019下半年国际经贸环境变化的冲击,使得凭借薄利多销取胜的环球易购在欧美市场销售规模下降、存货积压,遭遇大量供应商讨债。

2019年上半年,跨境通归母净利润仍有4.6亿元,但到了2019年年报,却显示公司净亏损额达到了27.08亿元,利润同比下降534.82%。

据悉,跨境通在欧美市场占总销售额的77.41%,其商品滞销的冲击不言而喻。存货“暴雷”的跨境通随后又遭遇了海外疫情的冲击,消费电子、电器、服装甩卖清仓基本难以执行,只得计提大额商誉、存货损失。

尽管跨境通承诺将持续深耕欧美市场,并扩展拉美、北非、东欧等地,但巨额的存货压力并没有给公司太多选择,仅2019年计提的存货损失就达到了26亿元。

进入2020年,跨境通再度计提净亏损20.6亿元。金融机构相继削减其对跨境通的授信额度,为偿还公司三年期债券、多笔外债以及各项短期借款、应付款项,跨境通在陆续出售了数家跨境电商子公司后,决意卖掉经营稳定、净利稳定的“帕拓逊”业务。

帕拓逊资产占公司总资产的18.24%,并在2022上半年创造了20.47亿元的营收,1.52亿元的净利润。但较为“致命”的是,帕拓逊创造的净利润已然占到当时公司总利润的56.09%。

最终,帕拓逊股权被出售给了创始团队,以及小米顺为资本鼎晖投资、纵腾网络等13家老股东,作价20.2亿元。据公告,本次售帕拓逊所得计增加公司2021年度合并报表利润总额约7.7亿元。

在帕拓逊出售后不久,2021年5月,跨境通被实施了标志退市风险的特别处理,改名“*ST 跨境”。同月,徐佳东以及公司监事、内部审计负责人前后辞职。但不难看出,公司的危机仍在继续。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本文作者财联社 梁又匀,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财联社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