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笔天使投资十亏一赚 好运气很重要

新芽NewSeed2014-06-12 17:21新芽网
第一个是我觉得还是一种创新的东西鼓舞着我,我愿意支持这个创新;第二个来讲的话,当时确实把这个想得太容易了。

投资界消息 北京时间2014年6月6日,“2014中关村天使投资成长论坛暨天使成长营首期开营典礼”在北京文津国际酒店开幕。数十位来自中国天使投资领域重量级嘉宾以及数百位创业精英齐聚一堂,共同见证了中国首个公益性天使培训项目——天使成长营的开营仪式。

在开营仪式上,天使成长营副院长、创新工场首席运营官兼合伙人陶宁作为主持人,和天使成长营导师——北京神州新桥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乔迁、梅花天使创始人吴世春、北京银杏天使投资中心创始合伙人吕大龙、著名天使投资人周哲、北软汇智天使基金会创始合伙人王童以及创投圈CEO李晓宁一起分享了“天使成长之‘入行’”的话题。


以下为圆桌互动实录分享:

陶宁:各位到场的嘉宾,非常容幸,今天有在座的各位嘉宾、学员、各位领导到场,今天是开营仪式,我们也听到了两个多月执委们的辛苦历程,今天第一次来跟大家亮相,在亮相之前我觉得我们在正式上课之前,有这么多位的导师,我们想采访一下导师,他们怎么入的行,他们凭什么能作为我们这些学员的导师,因为我们这些学员的简历也是非常亮丽的,大家有没有服气你们可以作为他们的导师。

不过说句实话,我们在开会的时候,李竹曾说过一句话,李院长说,实际天使投资的成功不分先后,如果我们认为这个学院或者说成长营是成功的,那么衡量成长营成功的唯一标准就是我们学员的成功比我们导师更大、更多,这才是我们这个学院的宗旨。

所以今天我们这些人也不过是入门早了一步而已,而你们甚至是未来几期的学员,我们希望你们应该挣的钱比我们更多。

下面请大家分别讲一下,您是谁、现在是做什么的,这个说完之后我再问我的第一个问题。

乔迁:我叫乔迁,这个名字比较好记,如果你愿意记住我的小名“之喜”的话,连在一起就更好了,因为我愿意祝福大家,给大家带来喜气。

我本人是做企业出身的,做了18年,客观地讲是因为做不动了,后来卖给了一家上市公司,在45岁的时候就很迷茫,不知道要做什么,在跟我儿子的一次交流中,我比他大30岁,他15岁,从他那里学到了很多,想起来去做天使投资,我想不要占用大家更多的时间,因为我那个故事可能会讲好几分钟。

吴世春:我是梅花天使的总创始人,叫吴世春。我是四年前(2009年)开始投身到天使投资这个行业的。我本身是个连续创业者,从百度出来后,一直在创业,做了像商之讯、酷讯、食神摇摇等产品。现在我发现自己做投资的运气和投资的感觉,比做创业的感觉更好,所以决定以后都投身到天使投资这个行业。

吕大龙:我原来是做房地产的,在中国做房地产商,买地一直挨骂,所以从2007年、2008年以后来做投资,这大概是大部分房地产商,发了财之后,还要干的事儿。大家都在干投资,只是才发现做早期投资的,或者说天使投资的人相对比较少,所以我就拿出了一部分钱来做一个早期投资,做一个天使。投的基本是都是理工男,虽然不懂,但是还不错,第一个投的TMT项目刚刚赚到钱。但是我们投得比较多的是理工男,就是为以产品为核心的这些理工男做小企业提供支持。

周哲:我很简单,就是一个技术背景出身的工程师,在一个搜索引擎叫Google的地方做了八年的产品和技术。刚才说了一句话,适当的人做适当的事情,其实说实话做天使投资这个事情,是不适当的人做不适当的事情。但是我是在适当的时候,在07、08年的时候,还没有太多人做天使投资,我是刚好碰上那个时代,我本身比较强的还真不是做投资,做产品做技术可能还有比我强的,从我的角度,我可能可以给大家更多的交流是投资的过程方面。

王童:大家好,我是北软汇智的创始合伙人王童,我其实也比较简单,正好大学毕业之后不久就遇到了互联网来到中国,算是比较早接触互联网的人之一。从1996年开始做这方面的工作,到现在也快18年的时间,最开始做天使投资的时候,其实最早的天使投资人基本上来自于3F,就是家庭、朋友、傻瓜,我不是傻瓜,我投的是朋友。那么当然后来在这个打工创业中,也积累了一点点之后,还是觉得包括在互联网大潮的创新中,我也是受益者,所以也感觉到做天使投资非常有成就感,能够帮助创新,挣多少钱倒是次要的,所以这样从1999年到2012年陆陆续续地也就投了一些项目,大概十几个项目。

从去年开始结束了一段创业之后,在思考下步怎么走,有点像乔总遇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选择,后来觉得搞投资,尤其是早期天使的投资是我所喜欢的,我能够做一辈子。所以从去年开始做了一个机构化的天使,就做这行,谢谢大家。

李晓宁:我是创投圈的CEO李晓宁,在这里边可能是一个另类了,严格上来讲并不是像各位一样的资深投资人。我们做的东西叫创投圈,是三年前我从美国回来之后做的一个创业项目,当时主要是看到整体投资环境在风投方面大家最需要的一些东西,当时看到的一个机会,行业需要一个互联网平台,让众多的天使能够找到好的项目,然后还可以有一些新的投资的模式,另外一个最重要的愿景是和成长营的愿景一样,就是希望能够促进中国的天使投资人的成长。那时候看的数字是国内只有几百个,甚至比这个数字更少的天使投资人,但是在美国的话是六七万活跃的天使投资人。所以回国做了这个项目,自己也做了一点投资,因为创投圈主要是在做国内的天使投资人的,为了跟创投圈的业务整合,我们做一些美元基金的天使项目的投资,回报还蛮不错,谢谢。

陶宁:今天给我的题目是“入行”,所以我就请大家回忆一下,不要回忆你最丰厚的回报,得意的那笔,我让大家回忆一下你第一笔钱投给了谁?为什么投给了他?怎么选择了他?给了他多少钱?

王童:我因为是朋友创业,朋友创业来讲的话,我刚才说3F之一嘛,这个里面有很多的感情因素在里头,应该说当时不太懂。但是事实上来讲的话,当时的情况很特殊,因为1999年是互联网大潮的10年,所以其实不是人家需要我多少钱,可以说是人家给了我一个挣钱的机会,带着我一起玩儿。所以我投的也很少,当时自己也没有什么积累,大概就是几十万块钱,但是有一些很大的梦想,当时冲动是非常多,可惜的是没给我带来这么大的回报。

后面来讲,虽然这个案例失败了,但是我觉得当时我也反思。第一个是我觉得还是一种创新的东西鼓舞着我,我愿意支持这个创新;第二个来讲的话,当时确实把这个想得太容易了,我们都认为这是一个赚钱的机会,不是一个高风险的事儿,后来越做越觉得风险高。

乔迁:第一次通常都是失败的,我是把自己的企业卖掉以后,其实是自己做了一个梦,想做一件事情,然后我要做的其实特传统,就是房屋中介卖房子。但是当时我们跟他不一样,要有一点渠道创新,把卖房的中介开到银行的储蓄所,这样一个事情。其实也挺有难度的,你要搬一张桌子去银行门口卖房子,这件事儿也不是太好办,当然不管怎么样就酝酿了半天以后,还真把这个事儿给做了,银行还真给我们开了两个支行做试点。一个星期有500个老百姓在那儿登记房子,挺好的,但是确实因为这个事儿自己把企业卖了以后,只是一个投资人了,就找了一个年轻人,把梦想嫁接给他了,也答应说你创业完了以后,这个事儿成了给你多少股份,其实基本上是我掏的钱,还拉了我两个同学让他们一起掏钱。有房屋中介想投资我们,我们还不让人家投,因为他要30%的股份,我们说不行,太多了,因为我觉得我们的公司未来能成为支付宝和阿里那样的,但是真的,就是有一年多的时间以后,我们发现这个事儿不是那么好干,因为当时我们是想简单了。

其实买一个房子,你要买一套房子,不是我们这种买房子,去了看两天就买了。老百姓买房子要半个月呢,他来回看,中间人是减少不了成本的,这样的话银行两个试点以后,银行感觉很好,然后逼着我们在整个天津干,他在天津有200个支行,每个支行7、8个人,我一数1000多人,后来我们说我们不干了。

当然现在看来你找一家有20个网点的银行,找一家专业的中介把你的银行资源跟他嫁接起来,也不是不能,当然也都是因为讲第一次嘛,真的第一次就失败了,赔了200万,耽误了大概一年多的时间。

陶宁:至少还是觉得那个理想、生意还是挺大的,还是能赚钱的时候,这个想法进去的对吧?

乔迁:那会儿别人投资人给我们钱我们都不要的。

陶宁:您和王总都是一样的,都是奔着一个大生意去的,我特意让大家讲第一次,我就估计一半是失败的,因为你们都是已经有身份的人了,都经常在外面讲的是那些我赚了上千倍回报的那件事儿,今天我就不让你们讲那么辉煌的事儿,就得讲讲第一次,因为在座的人都想入行。

乔迁:失败中学到的东西远远比成功中学到的更多。

陶宁:确实,入行的时候,无论是那3F的哪个,至少是乐观的,乐观地进去,第一次基本上都是栽跟头出来的,所以今天在座的这些学员们,无论是做过投资了还是准备入这个行,我觉得还是先听听教训,再想想挣钱这件事儿。

吕大龙:你刚才说了大概有一半是失败的,我正好是这一半,所以我也是失败的,确实天使投资或者说早期投资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从房地产出来的钱是比较多的,大钱嘛,所以我大量的钱在PE或者是定向增发之类的事情,那件事情完全是按计算器的活儿。总觉得很多早期的项目,因为我是清华毕业的嘛,很多清华的想去做一些事情,我觉得挺好玩儿的,然后就说你做天使投资吧,天使投资也很简单,他们说募个基金,后来发现跟人讨论太费劲,后来说房地产商吧,自己一个人做LP。不仅第一个失败,前三个都是失败的,所以做天使投资,失败是一个大概率事件。

陶宁:您第一次投了多少钱失败了?

吕大龙:我前三个加起来,将近1000万都是失败的。

陶宁:大家准备好了吗?准备拿出1000万扔进去。

吴世春: 我恰巧是成功的那个,在2009年的时候,我们把上一个公司酷讯卖掉以后,有点儿钱,四个小伙子约我出来喝个茶忽悠我,很快就把我忽悠动了。说他们做SNS的游戏,半年后就能够大把赚钱分红,我说这样的项目好,赶紧投了40万进去,占了20%的股份。半年后不仅没有分红,跑过来说我们钱花光了,能不能再借点儿钱给我们发工资,当时他们那几个人确实还是很有激情的。

我又借了50万给他们发工资,第二个游戏又失败了,其实他们总共做了5个游戏都失败了,但是最后从SNS游戏转到手游上面,一把就做成了,做了一个《大掌门》,中间借过两次钱给他们发工资。

陶宁:股东不但要给启动资金,还得想着要借钱给他们做过渡之用。

吴世春:当然他们也得有足够的激情和忽悠能力,继续忽悠我这种天使能够继续往里面放钱。

陶宁:打过借条吗?

吴世春:没有借条,大家商量好觉得这个事情还能继续往下做,他们也愿意值得继续往下投入做,这个回报还是挺可观的,最后这个项目回报差不多有1000多倍。我觉得作为一个正能量的鼓励,大家入行这种天使投资人吧。我觉得天使投资人,首先你要报着一颗就像徐小平老师说的“善心”去投资年轻人,最后有可能回报是惊人的,就是在其他的像PE上面是得不到这种回报的。可能40万进去好几个亿出来,这种回报还是挺吓人的。

陶宁:绝对没想到。

吴世春:对,绝对没想到,只是觉得他们最后能够把我的本,相当于前面掏40万进去,不能弄关门了,还是继续掏钱给他们发工资,然后继续往下做,最后这种回报还是很吓人的。

陶宁:前三位都是觉得能赚大钱,所以给了钱,结果血本无归。你呢,给了点儿小钱,当时觉得回本就已经很好了,但是为了回本又多借了两次钱,最后没想到赚了特多特多的钱。

吴世春:后来继续往下投资,投了像唱吧之类的,都还不错,所以就觉得自己的投资运气比创业的运气好,就决心做投资了。所以我觉得做投资运气也很重要。

陶宁:您是尝到了这个甜头的,继续往下走了。

李晓宁:我觉得像刚才您讲的投第一个能够成功,又有上千倍的可能性几乎是非常非常地少,因为做创投平台,每天有大量的项目进、项目出的话,你可以看到行业的统计数据,实际上是非常残酷的。在A轮之后,A轮往后,就是从天使到A轮的大概比率,不同的统计数据应该是低于1%,从天使到A轮。

陶宁:你们给了钱,后来别人又给钱的机率只有1%,所以你还是一个奇迹,前三个失败是命中注定的。不断地借钱给他,不续两次命,命就没了。

李晓宁:所以看这个东西看得比较多了的时候,第一次拿美元去投还是比较谨慎的,但尽管比较谨慎的情况下,我觉得第一次还是一个失败的案例,那个项目没有死掉,给了20万美元。但这里面有几个问题,一个是钱太多了,给20万美元太多了,我觉得就是做天使嘛,你做天使刚刚开始做的时候,第一笔钱应该给得非常非常地少,我觉得40万人民币或者更少是最好的。你先试试手,感觉一下这个流程是什么样子的,那个是一个项目,很酷很酷的一个算法,拿2D的人转一圈,就可以把3D模型做出来了。回头还是一个执行的问题,对吧?很好的算法,看能不能把这个东西做出来。

另外一个,投资天使项目,我觉得最重要还是投自己熟悉的东西,对我来讲我觉得还比较熟悉技术,这个技术虽然很好,但是他后来发现,还有更好的技术,对吧?再加上团队的执行比较慢,这个项目基本上是在半死不活的状态。

陶宁:虚拟试衣间本来是炒了很多年的了,但是商业化一直没有找到很好的途径,所以你还是踩了老路,最后还是半死不活。

李晓宁:我觉得另外一个看法是说,你对一个行业的了解应该是非常非常全面,一个纵向的、一个横向的全部看完了之后,然后再去动手。

周哲:我的第一个案例还真的是成功的,但是我想先做个简单的调查,在座有哪一位借过钱给朋友、亲戚或者任何人?我想说你们都是天使投资人,其实我的第一个天使投资基本上是一个借钱,而且说实话我当时还没想要入行,是因为这个项目让我所谓的入行。当时是一个电子商务的项目,然后同事嘛,就觉得是个生意,没觉得是个投资,反正也是借钱,我觉得借钱其实已经是一个所谓做天使投资的第一步了,无非是你知道回报率肯定很低的投资而已。

所以当时我是这样子投了这一笔,我的回报率差太远了,所以从成功的角度是成功了,我无怨无悔,我觉得是很好的机会。

所以最后总结,运气也是很重要的,我当时没有抱太大的期望,也没觉得这个项目会做多大甚至上市,但是机缘巧合碰上了,所以有时候投资期望值,大家要跟传统的投资调整。

陶宁: 6位嘉宾4位失败者,一位大成,一个大成赚回了所有人的失败,这就是投资好玩儿的地方,你可能投了10个都是失败的,一个就给你把10个都赚回来了,一个大成一个小成。

今天我没有太多的时间让大家展开,因为我们在后面会不停地看到他们,他们会把成功的案例、成功的心得、失败的心得、失败的案例给大家剖开来讲。

在最后的时间里让大家说一句话,你对于天使成长营,你希望能完成什么?你有什么样的寄语给40位学员?

王童:我希望无论是新入行的还是已经有经验的天使投资人,我们在整体投资的理念上和体系方法论上所知都甚少,所以我们也希望这种,我们不仅仅是帮助了新入的天使成长,我们自身也受益从中成长,谢谢大家。

乔迁:希望通过天使营这样一个平台,能跟更多的创业者、投资人一起互相交流学习、我们共同去成长,共同去发展。

吕大龙:我希望天使成长营的学员们,听到了很多血淋淋的事实和失败的故事之后,还有信心去投资。

吴世春:我相信哈耶克的一句话,“商业是这个社会最大的公益”,我觉得天使投资是公益背后的公益,以公益开始,可能会以最大的回报收获。

李晓宁:我觉得天使投资不单单是投钱,更重要的是投你的时间、投你的行业经验,所以真的是希望各位能够一起促进这个行业,然后为中国的创新做出贡献。

周哲:大家做天使投资如果真的是第一次的话,要有一点耐心,因为大家只会看到媒体报道的成功的,但是你不知道他钱进去多少年以后才成功的,天使投资短的话5年,多的话10年都不能成,所以大家可能得有点儿耐心。

陶宁:我们希望通过第一期的成长营能够教学相长,共同成为中国社会很好的投资人,也希望有更多的创业者从我们投资创业营里面成长起来,为社会做一些正能量的事情。

谢谢大家。

*本文作者,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新芽NewSeed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