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SH创始人:刚成立就获天使投资 我是如何做互联网实业的?

新芽NewSeed董昊泽2015-09-11 14:58创始人说
作为奢侈品牌“敲门砖”的奢侈品手袋,溢价值之高是众识,这得益于奢侈品牌们集团化垄断运作的必然结果:利益最大化。但最大的弊病在于,一部分产品的要价却并没有切实得反映到其品质上。

我曾经看过一个故事,是有关于温州生产的打火机的故事。里面说,小小的打火机,是一个小小的缩影,从中可以读出一代人的野心、付出与局限。我们的企业家用令全球惊讶的成本控制能力——包括原材料成本、制造工艺成本、劳工成本、土地成本、税务成本、土地成本以及环境治理成本、营销成本等等,硬生生地打垮了一个又一个领域的国际竞争对手,缔造了中国经济腾飞的神话。但也与此同时,为made in China打上了粗制滥造的恶名。

由于家庭的缘故,我从很小就开始接触奢侈品(当然接触指的不是买奢侈品,而是接触奢侈品背后的整个系统),尤其是奢侈品手袋这一类。也正因为从小的经历,我内心非常明了,中国作为制造业大国,中国可以造出不堪一击的糟糕品或山寨货,却也同时在制造着标榜品质的奢侈品(尤其奢侈品级别的手袋)。好的产业链,绝不是没有。

这几十年是中国经济腾飞的年代,同时出现了数以亿计的中产阶层人士。他们开始认真地关注商品的质量与性能,是物质充沛时代给予了他们与上一辈截然不同的消费观。很可惜,国内市场,并不一定已经做好准备,去迎接这批粉墨登场的新生代。

就我最熟悉的奢侈级手袋领域而言,作为奢侈品牌“敲门砖”的奢侈品手袋,溢价值之高是众识,这得益于奢侈品牌们集团化垄断运作的必然结果:利益最大化。但最大的弊病在于,一部分产品的要价却并没有切实得反映到其品质上;

而走了“大牌款式但价格相较更低”这一捷径的轻奢品牌手袋,牺牲的却是奢侈的品质。借着消费市场对奢侈品LOGO的厌倦心理崛起的轻奢品牌手袋,虽起的快,然而也被唱衰得更快;

大浪淘沙后剩下的更酷的独立设计师品牌手袋,由于制造、经销环节上的重重阻碍和能力所限,往往导致成本很高,因此零售价居高不下。另外由于供货渠道把控不当导致铺货渠道的狭隘,最终也导致购买产品需要耗费力气。

一直以来,也是我的一个遗憾:每当我逛商场的时候,一楼目不暇接的手袋奢侈品店面总会让人逛得如痴如醉,可是这其中,几乎看不到源于中国的品牌。这个极为不平衡的手袋市场,在金字塔的顶部和底部都有诸多选择,而中间市场却是一大片空白。

同时我们这代人也是互联网崛起的见证和忠实簇拥,我们亲身体验着互联网帮助我们将世界扁平化、信息更透明。如李总理曾经在两会上谈及互联网,称之:“它极大地带动了就业,创造了就业的岗位,而且刺激了消费”。我以为,它更是中国经济发展的新的动力。

于是很自然的,我坚信着互联网一代独立思考的精神和对平等的向往,投入到尝试用互联网去改革我最最熟悉的手袋领域工作当中,在上海创立泽尚ZESH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并于创立之初拿到了一笔100万美金的天使投资。

我之所以选择手袋行业,有个很重要的原因,同时亦是我坚强的后盾:我用我的资源与一家专注于奢侈品手袋研发及生产20余年的制造商达成了商业合作。其员工拥有20余年奢侈品手袋的研发及生产经验,并且工厂生产的这些奢侈品品牌手袋最大的特点就是品质卓越(非常多耳熟能详的,以质量为最大卖点的奢侈品品牌)。同时,工厂的技术总监来自意大利,从事这个行业已50多年,在全球范围内奢侈品手袋领域业内很有名气的。 也就是说工厂研发能力和生产能力的结合,这一点在国内是独一无二的,即便放眼全球范围,也不会逊于任何一家意大利的奢侈品手袋制造商。因此与他们的联盟,使我非常有信心,能制造出极为优质的手袋。当然另一很重要的是,我亦有原材料资源,是完全采用奢侈品手袋用的原料,即便这意味着大量的成本。

而回到互联网上,我同样希望,互联网能像够像曾经的蒸汽机一般,改造、升华中国的手袋工业。因此我们建立了自有平台——泽尚ZESH,zeshlife.com,专注于在互联网领域销售我们的产品,以杜绝层层中间商牟利,力求将真正奢侈品质的手袋,与众人能接受的价格相结合。

并且,ZESH也会在平台发展的同时,用全垫资的方式支持在手袋领域有创新想法的独立设计师,帮助解决从打样到销售环节上的所有困难。在中国制造与中国设计间的距离做一个链接者。

说的高一点,我认为互联网甚至是一种信仰或者是一种行为准则,它是对自由的向往、平等的热望。我对此深以为然,希望自己能在这次创业中,做到知行合一,止于至善。

*【创始人说】是新芽NewSeed为创始人打造的意见分享平台,未经新芽NewSeed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