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资讯
  • 新芽网
  • 她曾随马云赴美敲钟,回来后投身农业,励志要改造农产品供应链

她曾随马云赴美敲钟,回来后投身农业,励志要改造农产品供应链

创业邦Amber2015-11-10 09:20新芽网
在梅子淘源上,平台邀请用户参与到农产品的种植过程,使得整个生产环节透明化,建立每个农产品自己的信用体系。

在阿里工作九年,王梅只做了一件事“搜索”。离开阿里,王梅也只想做好一件事,“如何改变现有的农产品供应链,让绿色的食品变得触手可得。”梅子淘源成立于 2014 年 7 月,平台于 2015 年 6 月上线,目前已经完成来自蝙蝠资本的天使轮融资。

王梅曾作为前阿里员工代表赴美参与阿里上市敲钟,马云激励她,“永不放弃”

大多数互联网思维的农产品项目都是从“小而美”开始的,梅子淘源也是一样,也在从某几个品类、品种向更广范围发展。这是由于农产品品类众多,种植难度不一,并且难以标准化。不同品类的农产品对于种植、物流等要求不一,因此难以从早期开始系统化、批量化发展。

王梅则认为,实现安全绿色农业最主要是让用户和生产者直接匹配,以避免因为缺乏信任,造成“劣币驱逐良币”之现象。而目前很多农产品的 O2O 项目的单纯补贴并不能让源产地生产者有什么本质的变化。梅子淘源希望,通过改变种植者意识和生产流程,进而可能让传统的供销模式发生变化。

F2F 农业商品众筹解决“谁来买”的问题

F2F(family to farm,即家庭到农场)模式起源于美国,即在农产品进行种植前,通过家庭众筹的模式为农产品募集种植基金并进行产品预售分销。在王梅看来,“之所以选择用众筹的模式,是想帮助用户去将最商业的一部分负担给去掉,从而能更专注在种植这件事情上。”

农业借鉴商品众筹模式,严格来说并不算创新,对于支持者而言,他们有机会尝到第一手的新鲜农产品,农产品的流转周期大幅度减短,也杜绝了中间商“添加猫腻”的机会;而对于农户而言,众筹帮助他们提前了解了产品的销路状况,以便于安排生产和运输,更重要的是解决库存压力问题,使得模式得到“轻巧化”的处理。““传统上,农户有 20-30% 的订单知道卖给谁就不错了,往往会有优质产品不突出,优质产品不优价的现象,过长的供应链也导致农产品不新鲜,也给假货的出现增加风险。”

王梅认为,传统农户往往离商业太远,他们更习惯与收购商和中间商打交道,因此议价能力十分低,常常会出现赔本买卖。如何解决挫伤农户生产积极性的状况,从根源上改变农产品供应链?她提供了两个看法,首先,要拥有发现好产品的能力;其次,要让好产品进入大众视线的渠道。

而 F2F 的模式往往只是解决农户众多困扰中的一环,即渠道困扰。除此之外,还有种植问题、品牌建设、质量检测、用户反馈等众多环节。因此,在梅子淘源平台上,进行农产品定制与众筹只是第一步,接下来是农产品种植(并实时播报)、产品质检、物流运输以及品尝反馈的过程。

孵化农户与培养零售意识

王梅认为,农户应该培养自己的零售意识,摆脱传统上“认为把农产品交给收购商就完事儿”的意识,要形成“农产品自己的零售意识,即注重品牌、销售、用户反馈等。”

在梅子淘源上,平台邀请用户参与到农产品的种植过程,使得整个生产环节透明化,建立每个农产品自己的信用体系。“而所谓孵化,则是我们帮助农户进行产品定位、人群定位,帮助他们指导价格的制定,收集用户反馈,并帮助改良种植过程。”

王梅一直在强调“要挖掘更好的、更优质的一手农产品,”为此,她在梅子桃源平台上引入了“买手制度”,通过买手来挖掘更多不为人知的好产品。以“2015 现磨五常稻花香大米”为例,买手“彭大鹏”将产品推荐到平台上,邀请用户来进行试吃和众筹,按照用户的口味对产品进行投票打分;实行 200 余项专业检测,将“品控”做好。

除了在农产品生产环节进行“挖掘”与“品控”之外,针对大多数传统农产品缺乏零售、物流、定价经验。梅子淘源作为平台方也可以提供这些附加值服务,帮助不具名的农产品进行品牌营销、品牌包装、技术支持、金融支持、定价策略、物流服务,让原生态的农产品以趋于成熟的商品形态进入市场。“独立的农户的谈判能力十分有限,比如与一些物流公司的合作,而作为平台方出面,谈判能力就能加强,效果也更好。”

在用户反馈上,王梅建立一个“掺和社区”,把吃货们都聚拢到一起,他们可以对自己购买的商品进行点评与反馈,从而帮助农户收集改进信息;其次,社区的存在有助于用户形成一个“强粘性”的用户属性,方便大家交流吃货的心得体会。

不能优化供应链的O2O没有价值

王梅认为,中国从不缺乏好的农产品,而是缺乏真正为好产品提供配套服务,优化效率,表达价值,以及完好的进入千家万户的渠道。互联网对于农业的帮助不仅仅是“帮买”和“帮卖”,而是在于形成一种信息高度透明和对称、良性循环的生态环境,一方面监督农户优化自己的生产路径,另一方面帮助消费者找到真正靠谱的农产品。“只有当效率优化和信任体制和完善了,直接的买卖行为才可以畅通无阻。”

即使在产品出现一些瑕疵的事件上,比如“某个产品的包装没有完善”,用户也可以通过平台进行反馈,从而督促农户下次进行改善与精进。

目前,梅子淘源平台共拥有橙子、枸杞、小米、笋干、大米等几类产品,品种还在不断多样化的过程中。而王梅也在践行自己的许诺,“吃货改变中国土地”,她希望能够吸引越来越多的买手、农户、吃货在自己的平台上,去建立中国人在食品上的自信力。

互联网思维的农业能走多远?事实上,如今大多数农业众筹平台都是“被迫”走着“小众化”道路,未来能否走向大众化市场、将产品进行全品类扩张都成为悬而未决的问题。由于农业产业链本身过于繁杂冗长,改造产业链说起来简单,实践起来却非一朝一夕。首先,要克服农产品本身的脆弱性,例如应对基础设施问题、自然灾害,将农产品划入收益可控范围;其次,要为农产品解决进入市场环境的周边问题,仅以冷链环节来说,在中国尚属于“亟待发展”的领域。最后,农业说到底是一个对专业知识要求非常高的行业,怀揣一颗“情怀满满”的心还只能说是个起步。

*本文作者Amber,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创业邦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