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资讯
  • 酷公司
  • 正在现场张栋梁:从摇滚青年到情怀创业者 用VR体验草莓音乐节的狂欢

正在现场张栋梁:从摇滚青年到情怀创业者 用VR体验草莓音乐节的狂欢

新芽NewSeed占莎2016-05-09 09:44酷公司
也许每一个像罗永浩这样的情怀主义者,内心都在叫嚣着“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他们“叛逆”,他们冲在前面。今年的草莓音乐节直播,张栋梁便做了一个“大胆”的尝试,首度开创了草莓音乐节的VR直播。

草莓音乐节现场

五一假期,你去看北京或上海的草莓音乐节了吗?是不是也被堵在了去香河的路上,被淋湿在歌声阵阵的雨中?吐槽虽有,但是从四面八方的路透图来看,简直嗨爆了好吗!从武汉到北京到上海,几场草莓音乐节的直播下来,正在现场的用户增长了几百万。

20153月成立,到一个月后APP上线,正在现场的平台上整合了摩登音乐节、草莓音乐节、自然醒音乐节、五百里音乐节以及各类live house演出、艺人MV等资源。此外,其自制节目也在陆续上线。其中之一便是面向各大高校的“宿舍音乐会”,经过音乐素质和实名制双重认证,从海选报名到经过专业评审和音乐人的删选,最后留下来的人,才可以在正在现场上开启属于你的“音乐会”直播。播出时间既定为15分钟,想要延长直播时间?这得由用户来决定。不止于此,正在现场还会推出脱口秀节目和突发的即时直播采访节目,后者的时长最多五分钟,以频率和有趣好玩取胜。

一年后的423日,武汉草莓音乐节当天,张栋梁欣喜地在朋友圈写道,“无论平面直播,还是VR直播,无论音质还是画质,不用比,来试试就知道。今天是正在现场上线一周年纪念”。字里行间的快乐和欣慰,不单单来自于创业取得的成绩,更来自于音乐带来的惊喜。

2004年张栋梁演出照片

曾经的摇滚青年

1999年左右,刚上大学的张栋梁还是一个穷学生。那时候的他热爱摇滚,喜欢枪炮与玫瑰、红辣椒乐队、Skid Row,还自己“玩儿”起了摇滚,组建了乐队,他负责写歌和吉他弹奏。大学四年里,他们到处演出,在村子的最里头租一间特偏僻的民房,写很多歌,翘课在民房里排练。

在同龄的同学们放假吃喝玩乐的日子里,他们每天准时迎接老家西安早晨八点钟的太阳。像很多有音乐梦想的人们所做的事情一样,他们在古城西安的地下通道卖唱,从早上八点唱到晚上九点,一天挣200多块钱,就为了能去买一个效果器,买一个音响。“一个暑假的吉他弹下来,手都是肿的”,张栋梁回忆起这段时光时说,“其实很辛苦,搞音乐赚不了钱”。这种对音乐的喜欢和情怀,能支撑着一个人苦中作乐,能让一个人用最美好的年华去纪念,但现实终究是雷打下来,雨落下来。大学毕业后,乐队的朋友们该上班的上班,该结婚的结婚,音乐没能给他生活。张栋梁想,那就先生活下来,带着不死不灭的情怀。

张栋梁(拍摄于2016年草莓音乐节)

有情怀的创业者

正在现场已经是张栋梁第三次创业了,这次,他终于回归了音乐,可以给他生活的音乐。现在的他更喜欢民谣,对“麻油叶”很是称道(麻油叶是一个民间民谣组织,成立于2011年,聚集了一群“成人”民谣歌手,名字源于创始人马頔的名字),尤其是其成员尧十三、宋冬野、马頔。在正在现场的平台上,有很多关于他们的演唱会视频可以点播。

在此之前,毕业于计算机系的他曾在微软工作,分别在大学所在地武汉和老家西安有过两次创业经历,都是做电子商务。其中第二家公司积分淘已在三板上市。只是,那些曾让你怦然心动又不曾止息的事物啊,兜转、萦绕,总会搅乱你的心湖,让你再次拾捡起。

从第二段创业路上抽身后,张栋梁来到了北京。这里对他而言,有很多机会,只是大公司的高薪水、高期权以及股权,都没能动摇他跟沈黎晖一起创业做正在现场的决心。“我们对音乐是有情怀的,而且我觉得这个东西是能做大的。”

正在现场最初的构思来源于张栋梁曾经参加草莓音乐节的“美好又糟糕的”经历。“那个时候没钱,还要跑到北京来看。很希望有一个平台,能让大家每天在家里看很多音乐现场,又能跟别人交朋友,可以把自己写的歌放在这个平台上,作为一个出口。”

6月中旬要推出的新版本APP里,除了既有的音乐节和演出等的视频直播和点播、3月份跟Pogo看演出合并后新加入的音乐现场票务业务,正在现场将推出针对所有音乐人的“音乐人社区”,为音乐人提供一个内容的强出口。

音乐人社区很多,但没有人去真正关心音乐人的诉求。作为一个“过来人”,张栋梁向着这一痛点刺了进去。正在现场的音乐人社区,会根据每首歌的受欢迎度形成排名榜,进榜的音乐人,便有机会在live house办演出,有机会被请去草莓等大型音乐节。

在文艺青年和情怀这样的词语已被玩坏的当下,张栋梁对“情怀”二字依旧是执着和热爱的。他认为,有情怀和没情怀,一个是用心来干事,一个是用脑子来干事。用心干事,才能真正的人事合一;用脑子干事,你会首先把自己放在第一位。“做我们这个行业,如果纯互联网出身不懂音乐,做不成;纯音乐出身不懂互联网,也做不成。我招的人都跟我很像,音乐和互联网都经历过,而且都特别喜欢有情怀的人。”

在他看来,罗永浩就是用心干事的人,他一直想认识罗永浩,但苦于没机会。他还是锤子手机的忠实粉丝,从T1用到了T2

正在现场APP端的草莓音乐节VR直播(图片来源于张栋梁朋友圈)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音乐节VR直播

也许每一个像罗永浩这样的情怀主义者,内心都在叫嚣着“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他们“叛逆”,他们冲在前面。今年的草莓音乐节直播,张栋梁便做了一个“大胆”的尝试,首度开创了草莓音乐节的VR直播。即便是在家,也能体验到身临其境的现场感。

正在现场团队从去年就开始研究VR了,其技术团队有十七人,很多都来自于微软、IBM等大公司,其技术总监是酷6最早的技术核心人员。张栋梁表示,正在现场真正做VR技术开发的仅两个人,但他们用了两三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VR直播的测试。“还是要真正懂的人去做,而且这个懂的人还要有奉献精神和创业精神。”

进入草莓音乐节的购票页面,会看到一个“VR眼镜 ¥ 19”的选项,当我震惊于其便宜的价格时,张栋梁表示,VR眼镜或头盔只是辅助平面直播观看的东西。在观看间隙,可以戴上VR眼镜体验两分钟,然后摘了眼镜继续看。如果做很好的质量,定很高的价格,用户反而会在购买的时候犹豫不已。“用户不会天天戴着VR眼镜,一星期能用两次,一次五分钟就已经很不错了。”

他认为,做VR首先是技术,然后是设备,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内容。没有内容,即使最好的技术和设备也只能“无用武之地”。

“我们一年有两千多场演唱,能拍300多场演出,场场我们都可以把它变成VR”,丰富的内容是正在现场的竞争力,也是其进入VR领域的“资本”。

从上线到现在满一周年,正在现场的APP下载量已突破5000万,并与华数等牌照方达成了内容方面的深度合作。 

结语

张栋梁不信星座,但他信佛。他的妈妈已经皈依佛教十多年了,但他并不是佛教徒。他说,妈妈教会他稳重做事,平静对事,沉着应对任何问题。他认为,做成一件事的根本是,不要把自己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一定是以人为核心、以团队为重,可以牺牲自己。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

  • 方爱之

    真格基金

    合伙人兼CEO 机构投资人认证

    约谈
    投资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