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周内融资近2000万,估值超1亿,何仙姑夫不辜负这个时代!

新芽NewSeed喜乐2016-08-02 09:21酷公司
行业从早期渐渐转向成熟期、平稳期是早晚的事,刘飞认为这中间至少需要2年时间。蓝海变红海同样也预示了巨头的入局迹象。刘飞表明:我当然会担忧,但BAT又如何?10年后,早晚会出现下一批新的BAT。

“帮你开空调降降温吧?”

“好的,谢谢。”

“要喝水吗?”
        “行。”

那天北京刚下完一场暴雨,空气咸湿又闷热。如此气候,不适宜寒暄和客套,直入主题,坦诚直率,让交流变得清爽自在。

与何仙姑夫创始人兼CEO刘飞的第一次采访,采访距离刚刚好。刘飞简短直接的说话方式显然透露了,他是一个很明确知道自己要什么和要做什么的人。

正当时下的心,正当时下的行业,正当时下的时代 

(何仙姑夫创始人刘飞)

_我不喜欢说千篇一律的话。

这是正式采访后,刘飞说的第一句话。

是啊,作为一家以创意IP为主旨的PGC内容视频老板,如果总说一样的话、做重复的事,大概也不会仅用2周时间就拿到近2000万元的A轮融资,估值超1亿。

从影视专业毕业,加上性格使然,刘飞在短视频的道路上越走越远。2010年,兼职做短视频,获得认可;2013年,何仙姑夫工作室正式设立,搞笑视频、影视穿帮节目步入眼帘;2014年,济南佰视纳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成立,短视频内容创作、新媒体内容营销系统上线;2014年底,获得数百万元融资;2015年,短视频行业大受市场追捧,风口苗头初露;2016年5月,何仙姑夫的视频点播量全网第三。

从抱着对短视频热爱的心兼职做短视频,到正式成立公司,刘飞的情怀在这个正兴起着的行业里,如火苗旺盛在烧,如青草盎然在长。情怀使人生活,行业利好使人生存,两者相辅,便使人幸福。

$page$

生活只有创意,打造自有IP永不停歇

“团队的组成方面是怎么考虑的?”

“创意。我只要有足够创新力的人。”

刘飞的团队里有精于视频制作的专业人士,有资深行业经验的“老司机”,也有曾经做过几年厨子的队友。对此甚至有些自豪的刘飞表示,无论成员背景出处,只要本身对视频内容热爱,并具有创意,都是他欢迎和重用的对象。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何仙姑夫团队只想让自己活地更好,而伴随短视频行业一起成长地行业经验幻化成为让他们更好地活在这个时代下的关键之钥——行业经验下积攒形成的行业思维,预判行业走势。从一开始零碎的短视频;到意识到网络视频必将规范化,于是推出系列网络节目,如《麦兜找穿帮》等;到优酷首家推出与何仙姑夫制作内容特性相符的PGC概念,引起短视频PGC大火;再到拓展内容品类布局,如网剧制作、加盟网络大电影,何仙姑夫的转型之路,在永不停歇的何仙姑夫团队的脑细胞下,走的颇为顺畅。

正是因为脑细胞不曾停歇,创意源源不断,何仙姑夫旗下的系列穿帮视频经常被CCTV、山东卫视等媒体报道引用。如今,何仙姑夫出品的视频网络总点击量已经超过35亿。而即使在未融资前的何仙姑夫,凭借平台广告分成和视频商业广告,10个人团队已经盈利,不愁吃穿。自有IP品牌(系列翻拍、搞笑短视频)成了何仙姑夫的核心竞争力

$page$

创业教会我望远,即使如履薄冰,也必然走下去

_创业让我学会往更远的地方看。

刘飞在视频内容行业已经6年了。

6年的时间,创业的时代,如何让何仙姑夫走得更远是刘飞最关心的问题。对于刘飞来说,何仙姑夫是他的事业,如果何仙姑夫要走得更远,他必须要考虑将何仙姑夫商业化。于是,已经自负盈亏的何仙姑夫,在2014年底,融资数百万元,估值数千万元。

有了资本入驻,扩张变得相对容易。于是,用1年时间,从10人团体变成30人团队,从2档系列节目变成7档节目,播放量增长10亿。这是资本的力量。

而也正是因为资本的加入,刘飞的试错压力变大。他身上担负已不仅仅是30个热爱短视频的同事,还有投资人渴望看到的回报。那么,侧重如何变现成了何仙姑夫布局中的重要一环。

压力使人进步,刘飞的声音中听不出疲倦,反而野心勃勃。近期已经在北京建立分部的何仙姑夫又完成了A轮融资,资本方是清科岭协基金和投资过开心麻花的华盖文化基金。刘飞表示,在A轮融资过程中,与清科和华盖第一次碰面就定下了投资意向。

对于这次融资,刘飞的意向更加明显。“我希望可以找到能够提供更多资源上帮助的投资方,投资金额多少是次要的”,刘飞说。作为何仙姑夫的A轮投资方,清科岭协基金主要负责人、清科董事总经理杨敏表示:“何仙姑夫是国内领先的视频PGC制作公司,定位当前的主流互联网用户,在泛娱乐节目领域拥有成熟的制作经验和广泛的平台资源,制作了多档知名节目,并开始开拓网络大电影出品与发行等业务,未来在制作细分领域节目、打造垂直IP和娱乐网红方面有极大的成长空间。”

PC时代早已改朝换代,变更移动互联网时代。消费升级的概念,泛娱乐市场的大力兴起,粉丝经济的完美上幕,无一不在向刘飞透露现今这个时代他们最需及时把握的机会。何仙姑夫搭上了电车,敏锐地察觉到粉丝经济将会是帮助他们变现的另一渠道,这个渠道一定比传统广告收入更宽。

何仙姑夫的受众群80%是男性,年纪在16-24岁之间,善于接受新事物。刘飞说,“除去传统广告分成,我们已经在做直播,粉丝经济的效果是可观的。另外,我们也在尝试加入电商模式。这些都将会成为我们最新的变现方式。”暂且不说IP效应、粉丝经济的市场是否完善,商人善于嗅利、把握时机,刘飞显然已经完美的变成了一个有情怀的商人,他的何仙姑夫也正式迈进商业化阶段。

“如履薄冰又如何,看我走下去。”

$page$

BAT入局?且看十年后新一批BAT

这个行业正处于早期。重复了许多遍的刘飞再一次重复了这句话。行业处于早期,代表了:机会、混乱、试错压力,这些“杂乱无序”更让刘飞自我警示:不能停下来。

“怎么看待市场竞争?”“Papi酱火了,会嫉妒吗?”

面对这个问题,刘飞轻笑,“这个市场很大,行业处于早期,足够让我们一起呈现百花齐放,目前还不太担忧同行竞争,就像现在同样做的不错的“暴走系列”,其实我们私交都很好。”刘飞甚至透露了行业小内幕,即使属于同一行业的公司,他们也经常互帮互助,在节目也偶尔为对方打个小广告。而谈到Papi酱,刘飞表示,这是乐见其成的事情,Papi大火让大家更加关注短视频市场,给这个市场里的创业者们都带来了更多机会。

行业从早期渐渐转向成熟期、平稳期是早晚的事,刘飞认为这中间至少需要2年时间。蓝海变红海同样也预示了巨头的入局迹象。当被问起是否会担忧BAT带来的困扰时,刘飞坦诚地表明:我当然会担忧,但BAT又如何?在当年BAT还不是巨头时,市场上也有属于那个时代的BAT。BAT只是代号,10年后,这个时代早晚会出现下一批新的BAT。

$page$

Hey,别辜负这个时代

“你自己有想过做BAT之一吗?”

刘飞沉默了一会,面对这样一个虚浮的问题,面露无奈,“我不喜欢说空话,天上地下如何如何;若一定要说,我希望何仙姑夫能成为视频内容领域的光线。”

“我只是不想姑夫(辜负)这个时代,这是我的信仰,也是何仙姑夫的。”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