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狐事件全回顾,更多细节浮出水面

微信公众号:无冕财经梁楚童@广州2017-05-12 08:33新芽网
“这家公司唯一的资产就是空空狐APP,靠每个月300万市场费,连续花了大半年,一旦停了广告费,交接时只有2万多DAU。”周亚辉觉得,这家创业公司并不值3、4亿,余小丹说估值10亿美金更是天方夜谭。

作为女生闲置物品交易平台的空空狐,在濒临倒闭之时,却因为创始人余小丹和投资人周亚辉开撕而突然红了一把。

2016年12月,余小丹发文爆出自己作为控股60%的创始人,在患病就医的20天里被投资人踢出局,到今年5月4日发出《空空狐历险记(第二季)》,称投资人抛弃烂摊子,自己着手借钱回归,余小丹在这场博弈中都占着舆论的上风,深得吃瓜群众同情。

事件在两天后呈现出180度反转。投资方昆仑万维董事长周亚辉打破沉默,喊话“心机女”余小丹,控诉其自我炒作、挪用公司资金、为自己发巨额奖金等。随后,余小丹发文回应“脏水我不怕”,就周亚辉爆出的“黑料”逐条反击,事件持续发酵。

5月8日,周亚辉向余小丹发出律师函,要求对方停止名誉侵害行为。次日,周亚辉律师曝光余小丹任职期间购买大量奢侈品等个人用品的发票,以及一系列报销凭证,总价超过20万。

马云曾说,创业者和投资人的关系犹如夫妻,为养育孩子有不同观点吵架分手是常有的事。而如今“空空狐事件”愈演愈烈,余小丹和周亚辉的“孩子”空空狐APP却无人问津。这场“分手大戏”是如何一步步发展至今的?反转再反转的剧情背后,折射出创业者和投资人之间怎样的矛盾?

创始人自爆被踢出局

余小丹和她创立的空空狐首次引起广泛关注是在2016年12月8日,她通过个人公众号“哎哟少女丹”发文《20天》,自述在生病住院的20天里被投资方昆仑万维清算,导致自己失去对公司的控制权。

▲ 空空狐创始人余小丹,曾被塑造为90后天才少女。

空空狐是一个女性二手闲置交易平台,市场份额仅次于阿里集团旗下的闲鱼和58赶集集团的转转。公开资料显示,空空狐曾获得来自红杉资本领投的A轮2000万元融资,B轮1500万美元的融资由昆仑万维董事长周亚辉领投。余小丹在文中指出,经过两轮融资,公司估值在3亿-4亿元之间。

▲ 截至2016年10月,3家二手交易APP的运营情况。

但这个看似资本背景、公司估值、市场份额都不错的公司,却内斗不断。

在《20天》一文里,余小丹称空空狐在第二轮融资时,公司和投资人签署完具有双方约束法律效应的SPA(正式投资协议文件),共计3400万投资款却没到齐,导致公司资金紧缺,难以运转,也因未结束该轮融资而无法进行下一轮。甚至在她生病住院期间,还个人借款45万,为除了COO和自己之外的员工按时发工资,红杉投资人介绍来的、年薪200万的COO随即要求离职。

此后,趁着住院中的余小丹无力顾及,第二轮领投的股东昆仑万维的董事长周亚辉提出接手空空狐,承诺是给公司注资500万以维持正常运营,条件是余小丹把原有股份无偿转让给昆仑万维,最终余小丹个人股份由60%多变成10%。

2016年11月28日,转股协议签署,新CEO接任,公司被注资200万,在合同最后签署之前,周亚辉把由昆仑万维接收股份改为由他个人来接收,在工商变更后的“空空狐”的90%股权持有者为周亚辉。

▲ 余小丹的微博截图。

对此,周亚辉方面并未做出回应。

事件沉寂半年之后,余小丹于今年5月4日发文《空空狐历险记(第二季)》,称在自己作为拥有10%股权的股东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空空狐将于5月9日关闭支付功能。

“空空狐现在真正是个经过投资人放弃、鉴定为负资产的正宗烂摊子了。”余小丹在文中写道。而余小丹希望以自己仅剩的10%股份换回空空狐这个“烂摊子”,让它继续运营下去。

至此,投资方昆仑万维不守信用、余小丹作为创始人被踢出局的对比形成,余小丹也摆出了宁愿不要股份也要保住空空狐的姿态,舆论一度倾向这位90后“天才少女”CEO。

投资人带来的反转故事

“心机女余小丹同学,你就醒醒吧。”周亚辉于5月6日首度开腔。与余小丹此前发出的“投资人趁创始人生病霸占公司”剧情不同,周亚辉的版本是完全相反的故事。

▲ 昆仑万维董事长周亚辉。

周亚辉发长文直指,在不到一年半的时间内,包括年轻CEO在内的几十个人花光了投资人5000万左右的现金投资,非但没有把空空狐做成功,如今还“断章取义、拼凑故事、自我炒作”,反咬投资人一口。

“这家公司唯一的资产就是空空狐这个网站APP,除此以外什么都没有。靠每个月花300万市场费,连续花了大半年,DAU(日活跃用户量)最高峰只有8万。一旦停了广告费,到交接时候只有2万多DAU。”在周亚辉看来,这家创业公司并不值3亿-4亿,能做成余小丹说的10亿美金估值更是天方夜谭。

根据周亚辉在文章中的讲述,在余小丹住院前2个月,公司已经陷入经营危机,她希望股东们再投一些钱或者借一轮CB(可转债),没有得到支持。2016年11月10日,余小丹打算次日宣布解散员工,不再担任空空狐CEO,也可以放弃所有股权,准备住院休息。此时,公司还欠员工工资和各种债务至少200多万,余小丹还挪用用户在空空狐支付宝资金,用于公司周转,也有230多万的缺口。

出于责任,周亚辉接管了公司并拿出500万来善后,当天就被余小丹转走65万,称是以前以她的名义对外借的款,还有各种报销。不料同日余小丹就突然晕厥住院了。之后为了填员工工资、新债务的坑,周亚辉再打了200万进公司。

周亚辉指出,余小丹原本的股份,是要分4年Vest(股权绑定)才能拿到的,目前总共任职一年多时间,真实属于她的就不多。新投资占的90%股份,有一半是要留给新管理团队。接管公司时,包括他之前投了2600万在内的所有投资人都把原有股份做了坏账计提,股份都归于零,却给余小丹留了10%的股份,她还反咬投资人一口。

▲ 周亚辉文章中发出的余小丹微信求助截图。

余小丹出院后,提出不同意接管方案,要把空空狐网站(APP)接手管理,周亚辉非常乐意,当即同意。可他对余小丹此时再发一文表示不能理解,认为纯属炒作。

唇枪舌剑,对战升级

周亚辉发声,余小丹当然也坐不住。

5月7日,余小丹再度发文《空空狐历险记(第二季)——脏水我不怕》,指周亚辉对不履约一事一字不提,实际上是周亚辉签订协议投资4500万。实际一年期间总共到账2300万,另有300万周亚辉支付给了COO季诺,没有用于公司运营,欠款1900万。

随后,她对周亚辉的“泼脏水”逐一回应。

余小丹认为不是自己一年半乱烧掉5000万,是周亚辉提出两个月业务增长20倍的不合理要求,需要很高的广告费用,而且每一笔账都是用于公司运营。而200万用户资金自己并非挪用,一直在公司账上。

关于周亚辉认为空空狐不值钱,余小丹指出,第二轮融资的估值是 3 亿元,周亚辉就是参与的股东之一。“估值 3 亿的时候DAU是2000,周亚辉当时说DAU达到2万就把钱打齐,周亚辉的部分是 4500 万人民币。我做到了,钱没到。”周亚辉在接管前后共拿出的700万,在余小丹看来并非出于责任。相反,正是由于之前融资款不到账,才导致公司一次次出现危机。

在周亚辉一文中,他还爆出,自己曾提出为余小丹支付超出医保额度以外的医疗费用,后来才知道她生病住的是看一次感冒都要2000元的和睦家私人医院。余小丹反击道,后来一分钱没收到,周亚辉反而嫌她住院贵。

此外,周亚辉提到平时余小丹也是大肆花公司的钱:投资款到了之后,在2016年春节余小丹先给自己发了几十万额外奖金;给她不在公司上班的干妈每个月发5万元的工资;用公司的钱买衣服、包包、和男朋友去国外旅游。

▲ 周亚辉在回应文章中共曝光了14张发票。

对此,余小丹解释称奖金是年终奖,每位员工都有,对比COO的200万年薪,她认为自己不应被指责奖金拿多了;给发的5万元工资的“干妈”,是洋葱传播的创始人,前阿里巴巴公关部成员王丫米在担任公司营销公关顾问;在公司困难时,去日本调研,男友陪伴为自费;报销了三次公关宣传活动的制装费,并非用公司的钱买奢侈品,而微博晒包是抽奖活动。

双方对战不休,硝烟未完。关于这些细节,不少前员工也站出来指出余小丹的不合理之处,随后周亚辉律师爆出余小丹超过20万元的个人消费报销。

至此,创始人与投资人之间上演的戏码已经变成家长里短式的争执,空空狐APP已于5月9日关闭支付功能,虽然其声明称是“暂时”,但未来的命运到底如何,还有人真正关心吗?

*本文作者梁楚童@广州,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无冕财经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

无冕财经

九段财经媒体人创办的新媒体,奉守专业主义,为优质的商业阅读而生,资深财经作者遍布国内、国际近20个热点创投城市,深度调查,一手原创采写,只为“互联网+转型,创业,投资”案例发声!微信公众号ID: wumiancaijing

最近更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