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京程序员租客:停水停电停暖,5个寒夜太难捱!

微信公众号:猎云网前哨2017-12-11 16:36事业线
他拿起手机发了一条朋友圈:“20多天过去了,晚上终于可以喝热水了。”

“当我走在这里的每一条街道,我的心似乎从来都不能平静,除了发动机的轰鸣和电气之音,我似乎听到了他蚀骨般的心跳,我在这里欢笑,我在这里哭泣......”

汪峰用他那带有情绪的的嗓音不知唱哭了多少北漂青年,然而,大城市可以让千千万万人的命运链接在一起,亦可以一天之间翻天覆地,在捧起一堆人梦想的同时,又压碎一堆人的梦想。

12月3日中午,王建超搬进了他新租的30平米公寓后,收拾完毕,对着阳台,他点了一支烟,想起了11月18日的那个下午,他刚向房东交付2535元房租。

对于“北漂”来说,每天的生活就是从郊外赶到市中心,从一个“北京”,赶到另一方“北京”。

王建超是湖北人,今年28岁,现在北京望京soho一家创业公司做程序员,是一个典型的技术型宅男,住在朝阳区东坝附近的鑫弘公寓(介于东四环与五环之间),他每天上班很是规律:出门抽烟等公交,坐上车45分钟后到站,下了公交扫码还要骑个共享单车。用他自己的话说,只要有网,“我就一个人住哪儿都行。”

11月18日晚6时左右,王建超刚把衣服放进投币的洗衣机,拿起放在枕边的iPhone6斜躺在床上聊天,正当他沉浸其中时,“叮咚”一生,一条突入其来的新闻推送打断了他的注意力,跳转页面打开一看:北京市大兴区西红门镇新建二村发生重大火灾事故,造成19人死亡,8人受伤。

看到这条新闻推送,王建超并没有过多的情绪反应,只是长叹一声:“哎,愿悲剧不要再发生”,接着继续玩着手中的游戏,等待着洗衣机正在甩洗的衣服。

30分钟过去了,王建超哼着小曲整理刚刚洗好的衣物,室友阿飞发来微信语音:建超,明天是19号,咱们把房租算一下,交房租,免得晚上又断网。“

晾晒好衣物,王建超来到了公寓房东值班室依靠在门前,对一位40岁左右的女房东说:老板,算一下A111房间这个月的房租。女房东打开电脑桌面的租房登记表,合算了一下:房租2000元,水费15元,卫生费20元,网费100元,暖气费420元(按月缴费),合计2535元。

双方核实无误后,王建超立即用微信向女房东支付了2535元房租。然而,王建超和室友阿飞并不知道,更不会料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据新华社报道,为避免悲剧重演,北京正在进行为期40天的安全隐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专项行动,已查出安全隐患多达25395处,各区都排查出了问题,最多的一个区摸排出近4000处隐患。

而王建超住的鑫弘公寓,正是这次大排查的重点对象。11月19日(周日)晚8点左右,鑫弘公寓停电断网,这个情况对王建超来说非常突然,猝不及防。

11月20日,(周一)晚9点左右,夜很黑,寒风凛冽,空气寒冷,王建超拖着疲惫的身体,从望京SOHO回到了公寓住处,整个公寓依然没电,面对眼前的漆黑的公寓走廊,犹如一条深邃的黑洞,王建超爆了一句脏话,以此抒发不满之情。

室友阿飞早已躺下,王建超打开手机后置手电筒,推开门,洗漱完,他刚躺下,房东就来敲门说:“这次排查的时间比较长,公寓什么时候有电,我们也不能保证,如果你们想要搬家,把房间收拾干净,否则不退押金。”

王建超和室友阿飞一听,瞬间慌了神儿了。他们合租的是一间套间,中间一道隔离墙,一室一厅一卫,从去年10月份入住,至今一年有余。

11月21日(周二),天气十分寒冷,夜依然很黑,公寓依然没电,“那种气氛很恐怖的,静的掉下一根针就能听见”,和别处不一样的是王建超和阿飞住的公寓房东并没有给租客限制时间搬离,并称22日将停暖。

面对这个突入其来的情况,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对他们来说影响是非常大的。

“停水停电停暖,晚上写不了程序,四周静悄悄的,静的让人恐怖,很凄凉,很惊悚,慌慌不可终日,这种感觉犹如刚死了丈夫的妇女,躺在床上守活寡。”

对于阿飞来说,搬家太折腾人了,不搬家不知道自己有多少东西,每搬一次家都像被扒一层皮。28岁的山东人阿飞和王建超是室友(北京很多职场新人,开始两三年,为控制租房成本,不得不忍受跟朋友或者同事合租一间房的尴尬),在北京3年,现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做运营,曾被迫搬家4次,最近一次是半年前的6月19日,刚好5个月。

“我现在每天都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晚上加班,越晚越好,早上早起,越早越好,原因很简单,公寓停电、停暖、还好没有停水,可是有什么用的,我已经很久没喝过热水了,刚开始每天晚上回来还是比较适应,心想顶多就停三天,忍忍就能过去了,没想到持续了一个星期,每天回来,又冷又黑停电断网这种感觉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简直就是煎熬啊,”室友阿飞说。

33岁的赵女士不愿意搬走,她担心上班不方便,她刚找到一份薪资待遇不错的工作,距离上班地点一个小时的路程,刚刚稳定下来,她很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

30岁的崔兆东在公寓值班室门前抽着烟,正焦急的等待房东退押金,“哎呀,退钱后,赶紧找房,再贵也要住啊,没办法啊。”

显然,不断上涨的房租降低了这部分人的生存空间,让这部分群体生存压力更大,生活空间不断被压缩,这部分群体越来越被城市边缘化,甚至喊出了"逃离北上广"的呼声,"逃离"两字足以道出了这部分群体的委屈和心酸。

11月22日早上8点左右,由于停电,王建超一大早就起床了,走出漆黑的公寓走廊,他发现隔壁的鑫弘前堆满了,家具、床褥、破旧沙发、衣物夹杂着地面的垃圾散落一地,像是台风吹过留下的一片狼藉。一辆辆电动三轮车上面载满了电器、床褥、行李箱,在狭窄的胡同里鱼贯穿梭,人们脸上尽显倦容。

一阵寒风吹过,王建超打了个冷颤,望着眼前的这一切,让他有一种莫名的凄凉感,外面虽然阳光普照,但这是一种刺眼的光芒,在阳光的照耀下眼前的一切却显得及其压抑,感受不到那种阳光的温暖,空气也似乎很冷、烈日灼心。

似乎习惯了这种停电的生活,“晚上下班回来,公寓内外冷冷清清,尤其是漆黑的走廊,静得让人揪心,打发这种寂寞的最好方式就是打开下载好的郭德纲、于谦的相声专辑。”

相对于初期停电的恐慌和愤怒,现在的王建超更多是接受、无奈和矛盾。他矛盾的是,到底是否搬离?搬去哪里?这种情况下能不能找到满意的房子?不搬离会不会被强制驱离?下一步怎么办?迷茫、焦灼让他陷入了思考与抉择。

王建超深深抽了一支烟决定,搬家。

“不租房不知道北京的房租有多贵,不租房不知道在北京租房有多苦。”这是一位在北京租房的北漂的一句心里话。以往,在北京进入11月,租房市场开始步入传统的淡季,但是这个冬天甚是反常,“两天时间,哪里是在租房啊,简直就是在抢房”,一些中介的房源瞬间被抢租一空。

那场大火之后,北京租房市场房租迅速上涨,出乎所有租客的预判,11月23日中午,王建超打开手机在附近搜索一圈后发现周边根本没有房源,为了找到合适的房子,他特意请假一天跑了附近好几个小区,情况分为两种:一种是没房有房源,等人一周后腾退;一种为一些二房东坐地起价,19号前,房租2500押一付一,19号后房租3000,押一付三。

辗转几处,始终未果。王建超路过小区,发现有的租户房间门上,被粘贴一张涨租通知:“各位租客,下月12月1号起,本小区房租每家涨租200,否则,按限期按清退处理。”

傍晚,他在朝阳东坝附近小区找到了一个约30平米的精致的小区单间,“床、沙发、厨房,月租2700元,房东要求一次必须交三个月的房租, “没办法,这么寒冷的冬天,不能委屈了自己,明年再看吧。” 王建超说。

他拿起手机发了一条朋友圈:“20多天过去了,晚上终于可以喝热水了。”

11月24日下午,王建超和室友收拾完毕,把钥匙交回公寓房东手中那一刻,他有些不舍,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毕竟住了一年有余,很多生活习惯已经在这里养成,“其实,我是真的舍不得离开”。

广厦万间,夜眠七尺。也许,王建超的经历只是一部分人的缩影和真实写照。这些租客来自不同省份、做着不同工作,他们中有的都市白领、快递员、外卖小哥、程序员、销售员、媒体实习记者...而如今,却是一次最为匆忙的搬家,有些人可能离开北京后就再也不会来了,但他们又能去哪里呢?

*本文作者前哨,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猎云网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