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消协强烈谴责酷骑单车:押金难退还人为设障!

新芽NewSeed谢蕊蔓2017-12-12 17:50事业线
在收到21万人次的投诉后,中消协公开“发火了”,“点名批评”酷骑将押金挪作他用、人为设置押金退还障碍。

创业最惨的事情,莫过于闹出的最大的新闻就是倒闭,死也要摔得血肉模糊给人看。酷骑就是这样一个惨兮兮的例子,但现在最惨的不是酷骑,而是退不到押金的用户们:在收到21万人次的投诉后,中消协公开“发火了”,“点名批评”酷骑将押金挪作他用、人为设置押金退还障碍。

新芽NewSeed(www.NewSeed.cn)12月12日消息,今日,中国消费者协会向酷骑单车及其相关责任人发出公开信,强烈谴责押金难退一事,并要求公司做好善后处理、承担法律责任。中消协在公开信中表示:

根据北京、四川等地消协和工商、市场监管部门受理消费者投诉情况的不完全统计,截至12月11日,已收到关于酷骑公司投诉21万人次。

酷骑公司注册用户近1600万,大量收取消费者押金,并挪作他用,出现押金退还难问题,目前除退还了少部分消费者押金外,至今仍有数亿资金尚未退还。

不仅如此,酷骑公司人为设置押金退还障碍,先单方面关闭网上、电话等退款通道,后关闭酷骑单车总部现场退款通道,并公告成都市某住所为退还押金地点。但经调查,该退款方式子虚乌有,误导了大量消费者持续前往。

中消协称,押金作为消费者租用特定标的物的担保资金,是消费者的个人财产,任何单位和个人都无权处置,应当实现即租即押、即还即退。酷骑公司行为严重违反《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合同法》等相关规定,严重侵害消费者财产安全权、知情权、选择权、公平交易权等合法权益。中消协要求酷骑公司及张夫芝(法定代表人、股东)、毕言(股东、监事)、高唯伟(原首席执行官)等相关责任人:

1.主动与有关部门或我会取得联系,就消费者的押金、预付资金的存管、占用等情况进行详细说明;

2.主动配合有关部门的调查取证,切实做好善后处理,依法承担企业及个人应负法律责任;

3.主动回应消费者关切和公众质疑,向消费者和社会公众公开道歉。

据公开资料,酷骑单车成立于2016年11月,先后在北京、南京、天津、西安等十多个城市开展业务,对用户收取的押金为298元。今年6月,酷骑单车因发布兼具“共享单车+充电宝”两大风口的“土豪金”新款单车而备受市场关注。因为资金紧张,酷骑单车从8月中旬开始出现退押金迟缓问题,后来逐步演变成了用户的恐慌性挤兑;9月底,酷骑单车总部被千名用户堵门排队索要押金。压力之下,酷骑团队罢免了原CEO高唯伟的职务。这家公司欠用户和供应商累计5亿多人民币,但公司账上只有5000多万。

9月29日,酷骑单车通过微信公众号宣布,将以10亿元的价格被一家来自四川的集团公司收购,收购方的具体信息暂时没有公布。

11月,媒体从四川拜客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获悉:“拜客出行”上线,支持原“酷骑单车”用户微信授权后登入使用,开始正式代运营酷骑单车的车辆。虽然拜客出行承认已全面接管了酷骑单车的运营及维护服务,但该公司表示不承担原酷骑用户的退押金事宜。

几个月以来,用户押金退还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妥善解决。酷骑先说要去四川,只接受线下退押金;后又变成只可拨打专线接受线上退押金;再之后APP无法打开,线上退押金热线几成摆设。酷骑用户建起了维权群,申请由中消协出面对酷骑单车提起公益诉讼,并拟成立债权人会议,依法申请酷骑单车的运营公司破产。

酷骑押金难退,发酵了用户对共享单车的不信任,甚至催生了网络高价代退业务,代办手续费价格从100元至199元不等,要求用户提供注册手机号与姓名,同时需要买家先付款,部分要求添加微信私聊。

近期小蓝、小鸣等共享单车也出现了押金难退的问题。12月5日,中消协曾约谈摩拜、ofo、永安行、优拜、哈罗单车、拜客出行、小蓝等7家共享单车企业,建议共享单车企业尽可能采取免收押金的方式提供自行车租赁服务。

附:中消协致酷骑公司及相关责任人的公开信

*本文为新芽NewSeed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新芽NewSeed(微信公众号ID:pelink)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新芽NewSeed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

谢蕊蔓

谢蕊蔓新芽记者

142篇文章

新芽NewSeed 记者。关注互联网+、文娱、游戏领域。交流or联系报道邮箱:shirleyxie@zero2ipo.com.cn

最近更新文章

相关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