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生AB站:A站侵权、亏损、内斗的10年

猎云网尹子璇2018-02-05 08:45事业线
创始人xilin离开后,2010年再次发声:“Acfun的存在是不合理的,ACFUN需要其他的网站提供生存空间,说的明白点,盗用其他网站的资源,偷偷摸摸、苟延残喘活到今天。”

“我还想再活五百年!”

昨天,A站官微发布的这条微博宣告着,A站这次似乎是真的要倒闭了。从早上十点开始,AcFun的官网网站以及App均已经无法正常登陆。

A站3_meitu_3

A站开设于2007年6月,最初为动画连载的网站,2008年3月模仿日本视频分享站NICONICO动画做出了类似地带字幕的弹幕式播放器,成为国内第一家弹幕网站。

目前,AcFun.tv主域名已经无法正常访问,跳转访问的acfun.cn也是如此,阿里云停止提供服务则是直接原因。据了解,A站在2月1号阿里云服务到期的最后期限前未能完成融资,阿里本轮对A站的估值相比原先融资方案大幅打折,最新要求的股权份额也达到了70%,也未得到老股东奥飞系的认同。

除了公司停摆外,有A站员工在社交媒体上发布消息显示,A站员工去年11月、12月份工资到目前仍未发放,1月社保需要自行缴纳,12月公积金公司也没有缴纳,而目前A站全体员工已经回家等待最新消息。

而A站崩溃对用户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这被猴子们(A站用户的自称)称为“猴山的日常倒闭”,走到今日的地步,非一日之寒。

但再想到同为ACG用户聚集地的B站,则是令人唏嘘。

2009年上半年,由于内部派系斗争导致A站出现长达一个月的持续机房故障。UP主投稿常常无人审理。作为A站早期用户的徐逸此时脱离A站,创建了弹幕视频网站Mikufans,即Bilibili的前身。Mikufans创立之初,和A站关系还算友好,徐逸在宣传Mikufans时,也只是在说希望二次元粉们在A站宕机时,有地方可去。

但是相比于A站的倒闭风波,B站却完全不同。就在日前,据路透旗下IFR报道,B站计划在今年第一季度末或第二季度初赴美IPO,融资4亿美元。据消息人士透露,目前B站估值在30亿-35亿美元。

毫无疑问,两个产品代表者国内ACG最重要的阵地,但为何,会转身走向两个完全不同的方向呢?

A站 1_meitu_2

版权风波后:A站视频下架 |  B站购买版权

2010年初,A站创始人之一Xilin以400万的价格出售了A站,实现买房买车的梦想。

但是创始人xilin离开后,2010年在Acfun贴吧以创始人身份写道:“Acfun一直以来的存在模式,是不合理的,ACFUN需要其他的网站提供生存空间,说的明白点, Acfun通过盗用其他网站的资源,一直偷偷摸摸、苟延残喘的活到今天。”

众所周知,成立之初,A站和B站就只是ACG爱好者搬运、上传视频共享的弹幕网站。二者早期的视频内容通常都来自新浪播客、腾讯播客、优酷、土豆等其他视频网站,通过非正规的盗链方式来获取。

但是,随着国内版权意识的加重,这一道路早已明显走不通。

2014年底,优酷向A站发出版权信,但A站并未因此重视内容版权。第二年3月,优酷土豆起诉A站,一时间“Acfun被优酷土豆起诉、Acfun与优酷土豆签订侵权行为谅解书”的传闻在网络上广为流传。A站的此次盗版危机最终以当年8月优酷土豆入股告终,但A站的盗版并未由此停止。天眼查的数据显示,A站北京公司和广州公司在2016年遭遇的版权诉讼有16起。

无独有偶,2014年底,B站第一次因为版权问题被推上了法庭,而在 2015年1月7-8日,B站又面临着6起侵权诉讼。

但是B站亡羊补牢的动作十分迅速。

从那时起,B站便开始向日本不断购买动画版权,除了引入最新的动画以外,更是低成本大量购入了老番,特别是部分经典作品,填补版权空缺。直到现在,大部分销量高的动画作品在B站都有资源,而动画作品的受众,才是二次元的核心人群。

除了动画版权以外,B站也购买了部分其他作品的版权。同时,B站也联合出品了几部优质纪录片,触角走向了内容的上游。

而就在上个月,B站宣布购买了英雄联盟2018年三个非常重要的赛事,分别是LPL职业联赛、全球总决赛和洲际赛,这三个赛事从今年1月覆盖到11月。

但是A站的动作却很慢,这导致用户发出了这样的声音:“对于A、B站这样二次元社区,每季的新番应该是最主要的内容。不过现在A站的新番很少,B站每个季度都能购买大量的新番,而A站现在每季的新番数量甚至还没有爱奇艺多。现在不是不想在A站看,而是A站没得看。”

政策风险背后,A站多次关停

2015年11月,A站因为无证经营被相关监管部门处罚并警告。同时,A站旗下域名acfun.tv与acfun.com已被列入黑名单,这个黑名单记录一旦产生,原则上不能消除。按照监管部门规定,进入黑名单的企业无法申请ICP备案和许可

彼时,用户们才发现,Acfun网站上线至今,都没有进行ICP(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备案。长达8年没有备案域名,对于一个互联网企业来说,这令人难以置信。

而当时,A站通过挂靠到土豆网规避了域名风险,直到2016年9月,A站的新域名acfun.cn/acfun.net才正式通过ICP备案。

但是2017年6月,A站因不具备《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的情况下开展视听节目服务,被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要求关停视听节目服务,进行全面整改;2017年9月5日,北京市文化市场执法总队又责令A站对视频节目内容进行整改。

A站2_meitu_4

这一次,A站靠腾挪解决了危机——A站前CEO孙旻创立的北京赛瑞思动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旗下游艺星际科技的公司持有视听牌照,A站广州公司(广州弹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投资了北京赛瑞思动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这意味着A站拥有了视听牌照。

但是不断被关停、多次陷入舆论风波,早已导致A站用户流失。

相比之下,晚了2年出生的B站却是牌照齐全,少有的几次宕机都是因为系统问题。

在那段时间,B站的月均DAU在不断上涨,A站的月均DAU却在缩水。A站在2017年1月份的峰值是 1200万,当时月平均DAU也有800万。截止17年12月份,A站移动端活跃用户数量仅剩170万,而同期B站的活跃用户数量高达4769万,二者之间的差距有28倍之多。

长期亏损,A站商业模式不明 

在二次元领域成为风口之际,二次元产品的变现问题就一直令人诟病。当时A站、B站并不理想盈利情况,更是让围观者产生质疑。

A站在2015年的营业收入约为363万元,净亏损达1.13亿元,A站2016年前9个月营收约为71万元,净亏损达1.46亿元。除了经营亏损,截至2016年9月30日,A站的负债总额高达1.48亿元,净资产为-1.12亿元。

当时的B站处境也很尴尬,虽然曾有员工透露其已经收支平衡,但其最新的财务状况仍未公开;而陈睿在去年的Bilibili world展会上表示B站会早日争取盈利,这意味着,B站此前曾长期陷入亏损困境。

还好,到了2015年11月,《Fate/Grand Order》宣布由B站代理国服,据悉,该款手游上线当月最高流水高达8000万元,甚至超过了《阴阳师》和《王者荣耀》。根据一份尽调报告显示,《Fate Grand Order》、《碧蓝航线》这两款游戏占据了B站90%以上的游戏收入。

随后,B站牵手尚世影业成立哔哩哔哩影业,目的是一方面“自给自足”能够省去购买版权的费用,另一方面,通过对作品的投资制作还能带来版权以及广告等其它方面的收入。

2016年,B站在商业化的道路上已经激进了很多。公开信息显示,截至2017年8月,B站在ACG行业投资了32家公司,其中文娱领域23家,游戏领域9家。

但是A站的商业道路无疑慢了许多,直到2017年初,A站才开始试水游戏运营,首次参于游戏运营。虽说这款名为《诺文尼亚》的游戏一直是不温不火,不过在运营方面可以看到A站做出了大量的推广尝试,数据甚至一度排名进入了畅销榜前十。

但是A站入局时间无疑有些晚了,2017年2月底,在A站的游戏中心只提供了14款游戏的下载,但是这一数字在B站是47款。更为重要的是,而在独代业务上,B站更是拥有《FGO》、《梦王国与沉睡的100王子》等知名产品。

而除了游戏以外,A站的商业化动作却是寥寥无几。说出来简直令人不可置信,早在几年前就获得融资,背靠奥飞、优酷、软银中国的一个平台,甚至在垂直领域拥有着极高的知名度和巨大的用户群体,却一直没有发掘出来,除了A站,大概也找不出第二家。

频繁卖身的A站,内斗的牺牲品

而细数A站的过往,会发现,所有的问题都是源于过于频繁地卖身。

2010年初,A站创始人之一Xilin以400万的价格出售了A站,实现了买房买车的梦想。

但从此以后,似乎每一个接手的人都只是试图从A站这里获得些什么,却从未给A站带来什么。

2010年初,接手A站的是杭州边锋(桌游“三国杀”PC版研究公司)武汉分公司的总经理陈少杰,赛门成为A站新站长。但是这位新来的东家将主要精力放在了游戏直播业务,并在A站内成立直播业务板块,随后独立出来,成为了现在估值百亿的“斗鱼“。而赛门在离开之后曾在知乎爆料,在其任职期间陈少杰一直利用A站的资源扩充斗鱼。

斗鱼_meitu_5

2014年年初,陈少杰将其转手卖给手游公司晶合思动的创始人杨鑫淼,专心运营斗鱼。

2014年4月,奥飞入股A站。12月,奥飞空降一批高管,A站原来的高管几乎被全部解职或调任。

2016年1月,A站获得软银中国A+轮6000万投资。这次,孙旻由CEO升级成为总裁,并任命莫然担任CEO。莫然之后又邀请来半次元的CEO王伟(又名PT)担任管理产品技术主管,原先的领导层和中层再一次遭到清洗。

2016年7月,莫然因个人原因辞去全部职务,由奥飞娱乐首席战略官李斌接任董事长,原A站总编辑刘炎焱接任CEO职务。

相比之下,同为二次元巨头的B站管理团队一直很稳定,创始人徐逸加老成董事长陈睿的搭配默契运行多年,徐逸为了B站发展,将最高掌控权交给了在运营方面更强势的陈睿,自己成了B站吉祥物。虽然先后迎来IDG、启明、掌趣以及腾讯等机构层层加码,但是B站的掌控权始终在以陈睿、徐逸为首的核心团队中,资本框架一直很清晰。

而陪伴了二次元用户10年的A站则只是在不断的人事变动以及内部斗争之中,成为了一个牺牲品。

这一次,离破产仅一步之遥的A站,还能挺过去吗?

*本文作者尹子璇,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猎云网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