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的“中年危机”:滑稽、局促不安、还有点与众不同

微信公众号:猎云网小白2018-03-21 08:10事业线
几年前,谷歌的办公室里风靡着一个样子奇特的塑料玩偶:上了年纪的外星人,顶着一头灰色头发,戴着谷歌眼镜,还有一条标语写着:“滚出我的地盘!”

作为谷歌Android的吉祥物,这个玩偶实则是以幽默玩笑的方式向“Geryglers”——谷歌内部年龄在40岁以上的人群——致敬。这个玩偶也同时传达了科技领域的“中年危机”之体验:滑稽、局促不安、还有点与众不同。

Geryglers一族当然依旧存在,但是他们早已不再那么显得格格不入。谷歌的首席执行官,现年45岁的Sundar Pichai,毫无疑问是Geryglers中的一员。20年前联合创办了这个搜索引擎的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如今也显然是Geryglers一员;还有现在运营管理着YouTube的谷歌早期员工苏珊·伍吉西奇也是Geryglers之一;当然咯,公司大部分其他高管都纷纷是Geryglers中的一员。

多年来,硅谷自命的领导者无不是年轻人——以男性为主——且有着与他们年龄相符的举止行为。他们青睐自以为是的格言比如“快速前进打破常规”,工作与生活之间的平衡被嗤之以鼻,在好似大学宿舍的办公室里彻夜工作才是他们的正确打开方式。他们的成功被高歌,他们的错误,作为创新的代价,被忽视。

“年轻人就是更聪明,”2007年的时候马克·扎克伯格对着人群洋洋得意地说道,那时他22岁,是刚刚崭露头角的社交网络Facebook背后的天才。

如今,Facebook已然是全球大公司,并且公司不计一切代价地对增长的追求在全球范围内带来了不少实在严重的问题,助燃了人们对科技的强烈抵制。与此同时,小扎先生以实际行动反驳了自己先前的理论。33岁的他,依旧年轻。

但是,比起十年前的自己,他显得更加沉稳有智慧,也历练成了一个更有自知之明的领导者。并且,他也表现出为公司所犯下错误负起责任的强烈意愿。经过多年的快速发展和打破常规之后,Facebook至少承认了自己的过错,尽管笨拙,但仍努力试着改正。无论如何,这是个良好的开端。

在当今的科技行业,成长的故事越来越多。曾经在这里发家致富的天才少年,现在慢慢安定下来,组建家庭,同时也开始思索他们的身后之事。

根据PayScale的数据,科技行业的主要劳动力依旧以年轻人为主,五大科技公司的员工平均年龄在30岁左右,比起全美的劳动人口平均年龄要年轻十多岁。但是,这个行业里的领导者却越来越年长,并且似乎对他们手中的权力越来越习惯。

“五年前,没人会讨论同情或道德责任,”为科技行业撰文多年的风投资本家欧姆·马利克说。

创业圈的某些特定角落,比如加密货币创业,依旧充斥着无所畏惧的离经叛道者。但是行业里的大型公司已经发展成熟,有着一套官僚化的体系,任何日常决策都需要经过重重审核。

随着这些公司眼下面临的多数问题,如全球信息战争、监管和隐私问题、多样化和性骚扰难题以及人们对技术将对无数人类大脑产生何种影响的担忧——多需要经过深思熟虑且成熟的解决方案,大公司内部的繁文缛节未必是件坏事。

在最近几周,我跟行业内部的多名人士探讨了这个年龄问题。下面是我对讨论的一个总结。

科技领导人正变得越来越实际和善于自省。

33岁的格雷戈尔·霍赫穆特是Instagram的一名早期工程师,他说如今的一些互联网巨头的发展伴随着正向思维文化的滋长,这些文化反过来让公司易受诟病。

“曾经,谁都不曾想到某个产品会让生活变得更糟,”霍赫穆特说道,他在2014年从Instagram离职。

这个想法帮助解释了多数创始人在他们看到互联网变成全球文化和商业基础之时以及当他们开发的古怪实验性产品成为关键基础设施的一部分时,所感受的冲击。

“没人会这样想‘哇哦,15年后,数十亿人将会天天访问这个网站’,”34岁的安德鲁·麦科勒姆说。他是Facebook的创始人之一,在2006年离职,现在是互联网电视公司Philo的首席执行官。他说:“当初的目标仅仅是‘我们该怎样创造伟大的东西?而不是我们要如何称霸世界’?’”

Twitter,另一个由年轻的理想主义者创造的公司,是最新一家把自己置于显微镜下的科技巨头。本月初发布的一系列推文中,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杰克·多西表示,多年的置若罔闻之后,如今公司正努力改善平台上的环境,致力于营造一个健康文明的平台。

“在此之前,我们并未真正预期到或了解到平台给现实世界带来的消极后果,”41岁的多西写道,“现在,我们意识了这样的问题,并且决心寻找彻底且公平的解决方案。”

你可以认为公司是出于自身利益而做出类似承诺。但是经常指导科技高管的领导沟通专家莫林·泰勒表示,这种认真的自我反省在创始人中间越来越常见。

“随着年龄的增长,你意识到自己肩上的责任越来越重大,”她说,“人们对科技所带来的后果越来越关注,并且开始时刻牢记整个问题的关键在于让世界变得更加美好。”

他们的新愿景让他们自己多了份保护性的思维,更倾向于风险的规避。

以往,说到科技行业人们总会想起连帽衫。今天,这种刻板印象可能是婴儿背带。

很多科技精英最近都晋升为奶爸奶妈,比如之前提到的马克·扎克伯格,还有Instagram的联合创始人,今年34岁的凯文·希斯特罗姆。(Snap的首席执行官,27岁的伊万·斯皮尔格也将在今年迎来他的第一个孩子。)而且,为人父母的身份似乎也在促使他们改变自己的观点。在今年的采访中,扎克伯格表示,他自己的孩子是促使他努力改善Facebook的原因之一。

“我非常希望,当马克斯和奥古斯特长大后,他们会觉得自己老爸的所作所为对世界作出了有益的贡献,”扎克伯格说。

今年41岁的查马斯·帕里赫帕蒂亚曾经是Facebook的一名早期高管,现在负责管理一家风投公司Social Capital。他说,

父亲的身份让他改变了对科技的展望。他会尽量避免自己的孩子长时间上网,并且对他曾经开发的工具变得越来越谨慎。

“身为父亲,我相信让孩子通过技术成长和探索世界无疑是一大优势,而且我也愿意支持,”他说,“但我更多看到的却是我们的这一代孩子日渐沉溺在互联网中,游离在现实世界之外。”

随着高管们开始追求个人发展,不少硅谷的大型公司也开始通过减少轻率的津贴,并对性骚扰和其他不当员工行为施以更为严格的规定,来专业化他们的工作环境。(你也可以称其为“Uber效应”。)

年长高管带领的行业未必是完美道德的典范。但是,至少有些事情会引起警惕并且科技公司也似乎也越来越意识到他们责任重大。

“当你可能失去的越多时,你会变得更加负责任,”马利克说。

但这也可能会让他们的公司更加脆弱。

硅谷有点像森林——当老树木逐渐腐烂死亡,他们分解成养分继续滋养下一代的成长。

今天的大型科技公司已然渐渐上了年纪。Facebook已有14年了,Twitter12年,而谷歌已经有20年历史。当谷歌在1998年成立时,微软也差不多已有20多年历史。

科技行业的成熟也许是周期性更新的标志。15年前,甲骨文的联合创始人、亿万富翁拉里·埃里森,公开谴责他的所见所闻为硅谷缓慢停滞的迹象。

当然,事实证明埃里森错了。科技没有停滞不前,但是当时那一代的成熟企业,包括甲骨文在内,他们的光芒逐渐消失在更加年轻、更加有活力的公司阴影下。

如果历史有任何迹象,这个周期会不断地循环往复,一群新的年轻科技领导人会走上舞台。但希望这些年轻人能够从老一辈的错误中吸取教训。

科技在当今世界是如此之重要,我们绝不能再为一代人的天真买单。

*本文作者小白,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猎云网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

猎云网

猎云网合作伙伴

1169篇文章

猎云网是一家聚焦TMT领域创业创新报道的新媒体,聚集新公司、新产品、新模式,并嫁接广大创业者与投资机构沟通的桥梁。微信公众号ID:ilieyun

最近更新文章

热 点

相关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