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千亿跌至百亿,只用了一年!Q版“腾讯”到底做错了什么?

微信公众号:快刀三侠蔡文姬2018-09-02 09:03事业线
美图做的每一款产品,都是站在风口上的产品,但却没有持续拔高自身产品的护城河,结果无一例外的被竞品比下去。

订阅 快刀财经 ▲ 做您的私人商学院

一年前,面对市场的质疑,美图董事长蔡文胜说:2018年美图将实现全面盈利,卖出美图的机构可能要后悔,美图的目标是3000亿市值。

3000亿的市值还是个梦想,美图的财报却出了问题。

近日,美图发布了2018年半年财报:用户流失了6592万,营收下滑了6%,短视频平台美拍月活数大降56.4%,美图最能赚钱的智能手机收入也同比下降了23.4%。

2016年底,尚处于亏损状态的美图在港上市,成为了继腾讯之后12年来香港最大的互联网IPO,蔡文胜曾说,美图是迷你版的腾讯。

但一年后的现实却是:美图用户大幅流失、股价持续下挫,千亿市值跌的仅剩两成……



谁都没料想到美图坠落地如此之快。

更糟糕的是,时至今日,美图依然没能意识到问题出在了哪里。美图的商业版图,究竟怎么了?

01

市场份额遭碾压

昔日独角兽低下了头

2017年,美图还认为如果把美拍单独拆分会是个估值很高的独角兽。

仅仅一年的时间,2018年7月,抖音与快手以逾2亿的月活,远超美拍仅1931.7万月活。 

快手的活跃人数行业渗透率更是高达51%,抖音则达到43.5%。活跃人数行业渗透率仅剩3.9%的美拍,生存空间几乎被压低到零。

统计图来源:@易观千帆

统计图来源:@易观千帆

美图做错了什么?董事长蔡文胜认为是美图的市场定位出了问题。

蔡文胜在8月21日的中期业绩发布会上,这样形容抖音、快手与美拍之间的差别,他说:

以前美拍的竞争对手的确是抖音和快手,在这场竞争中,我们也承认做的的确不够好,不够好的原因是美拍(的用户)集中在一二线城市,快手和抖音起来是在中国的三四线城市。现在中国移动互联网的用户红利已经不在了,美图产品未来一定会向三四线城市下沉,包括走向海外。

事实上真如他的判断吗?

不是。

以抖音为例,头条系推出的抖音最晚进场,却成为了红海中的一股泥石流,原因在于:抖音的做法很简单,界面极简,利用大数据的算法把一点往死了做,让普通人也能拍出高质量、有趣的短视频。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网红制造机”。

正如一位网友所言:普通人想成为网红,普通人也乐忠于看美丽的小姐姐。所以,抖音火了,不仅在三四线活了,一二线也火了。

抖音提供给的数据,也打脸了蔡文胜的说法:

“ 根据今日头条在2018.5.11的头条分享会上给出的用户数据,抖音的目标用户是一二线城市为主的年轻人。”

将时间拨回两年前,美图旗下的美图秀秀可比抖音厉害多了。在2016年10月份,美图秀秀的月活数为4.56亿,是抖音用户的两倍都多。

时至今日,能达到这一用户量级的公司,在整个中国互联网都寥寥无几。事实上,万千女性爱美图秀秀爱的发疯,就是做了和抖音一样的事儿。

美图秀秀的创始人吴欣鸿曾说:“我觉得一款好的产品,就应该让用户变成白痴,不是谁都能学会PS,美图秀秀就是要做到一键变美的效果。”

但真正让美图秀秀的用户增速出现拐点的,是美容功能的添加。

美容功能好像一扇门,为美图秀秀带来了数以千万计的用户,更重要的是一下就将美图秀秀与市场中的同类竞品彻底区别开了。

美图秀秀在最辉煌的时候,连老外都赞叹不已,有一句话足以概括:要整容去韩国,不想整容还想变美,用中国的美图秀秀!

但是美图的反应太慢了。没有及时的响应市场的速度,让做的更好的产品抢占了先机。

用户为王的时代,用户体验是第一位,产品究竟好不好,根本不是城市的问题,而应该去反思产品是不是做到了NO.1!

02

4000多块的手机,

曾经很抢手,现在无人问津

美图软件的问题如此,硬件的问题也是如此。

智能手机刚刚兴起的时候,手机厂商们都追求大屏,在手机的拍照功能上下功夫的不多。

当时,这一市场空白被自拍神器卡西欧相机填补,在潮流达人圈中风靡一时,价格也贵的离谱,高达4000多块。

卡西欧的这款自拍相机,就是美图手机的“鼻祖”。

美图看中了这一空白市场,快速下手,打造出了一款带自拍神器的智能手机,迅速获得了一大批爱美女士的青睐。

但是,好景不长。华为、小米、OV等智能手机的不断扩张,一步步挤压美图手机的市场份额。

今年上半年,美图手机的出货量大大缩减,仅售出53.3万台,作为美图最大的收入来源,对其无疑是一击重创。

美图手机为什么卖的不好,原因有两点:

1.美图手机的护城河太弱

按美图的定位来说,这款手机最大的特点就是“拍人拍的美”。

但这些年,在手机摄像头上精耕细作的品牌,不止美图一个。

全行业都在做美颜手机,而美图手机却只有拍照更美这一条护城河,根本无法凸显自身的优势。

现在市面上的手机,前置摄像头的像素已经达到2500万,更有一些厂商打出“AI智慧美颜”的模式,而这些并不只是噱头,确实可以拍出一个美美的自己。

因此,手机摄像头快速迭代,越来越让美图手机的痛点变得不痛不痒。

2. 美图手机迭代慢,跟不上潮流

2018年,是手机“全面屏”爆发的一年,购买手机的主力军更加注重手机的颜值,今年的手机颜值趋势也越来越更俱科技感。

回头再看美图手机的外观,还停留在“卡西欧自拍相机”的年代里,看上去很复古。

重点是,复古的美图手机,性价比还不高。这款和美图V6,价格高达4999,在相同配置的手机中,其他品牌的手机价格却良心很多。

现在市面上,很多品牌的千元机,1600万像素的摄像头都已经成为标配。

“我们看到不少厂商推出主打自拍功能的手机,相对小的出货量限制了美图的供应链能力,让我们无法在价格上获得较强的竞争优势。”

面对美图居高不下的价格,美图CFO颜胜良将锅甩给了“供应链能力”。

现在手机市场日新月异的迭代,美图却一点都不着急,反而选择了“拖”的战略。

CEO吴欣鸿表示:将会推出更高性能的芯片组,延长研发周期,推迟新机发布,将V系列智能手机的亮相时间从2018年底推迟到2019年上半年。

如今,在波诡云谲的手机市场里,美图如果再不快速的打出去新的产品,怕是很难从这口锅里再分得一杯羹。

03

美图风雨飘摇之际,

董事长却跑去发币了!

2016年年底,美图上市,仅仅花了三个月的时间,市值一路冲到千亿港元。

冲的有多快,跌的就有多惨。今年,最赚钱的业务统统呈现衰败之势,让蔡文胜投出的最得意项目一时间风雨飘摇。

然鹅,蔡文胜却并没有将工作重心放在美图手机、美拍这些美图的主营业务上,而是趁着区块链项目的大火,将眼光放在了发币上。

蔡文胜曾说,自己的梦想是拥有一万个比特币,“爱赚快钱的性格”驱使着他往快速逐利的方向走。

今年2月,蔡文胜的美链BEC在OKEX公开交易,上线当日开盘暴涨超过4000%。

据证券时报报道,发现70亿枚BEC中有99.9321%掌握在前4个地址当中,BEC数量分布非常集中。而且,美链BEC的白皮书并未公布私募、公募规则,也未进行公开认购。

事实上,美图对区块链的野心始终不小,今年春节初二,蔡文胜就加入了“三点钟无眠区块链群”进行深刻的讨论,这些行为都可以解读为美图将加速在区块链领域的布局。

很大程度上,外界对于蔡文胜的美链项目,都认为这是一场利用蔡文胜个人品牌价值和美图秀秀的品牌进行的一场“割韭菜活动”。

后来,美链BEC在上市后1个月内,价格下降了近8成。

虽然蔡文胜对外极力否认美链与美图的关系,但作为创始人,他的一举一动,在外界眼中,又怎么会跟美图毫无关系。退一步讲,即使两者从法律上毫无关系,那他的个人精力,是否已经转移到了美链上?

04

结语

纵观美图出品的这十几个产品,在几乎把“变美”这个细分领域都囊括了。但是,体验过这些产品的用户会有一种感受就是,有太多产品是重合的,没有一种让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因此,用户没有必要在一个手机上下载这么些修图拍照App。

这十几款产品中,除了一个美图秀秀,被大众广泛熟知,剩下了一些以美颜相机、美妆相机、柚子相机、Beauty Plus、潮自拍、海报工厂等重合度极高的App,而用户下载这些App只图一时新鲜,被留在手机上的机会少之又少。

所以,即便是美图更新再多同类应用,也不过是做了一些无用功。因为用户的活跃聚集区已经不存在与单一的照片上了,而是更加注重新鲜的视频领域。

美图就好比一张网,网洒下去了,但是撒错了地方,当然捞不起鱼来。

现在,美图手机和美拍两个赚钱的项目,业绩均下滑惨重。

原因就是美图做的每一款产品,都是站在风口上的产品,但却没有持续拔高自身产品的护城河,结果无一例外的被竞品比下去。

或许,美图可以从这次财报中汲取教训:

一家公司能长久稳定的发展,

不仅要速度快,

更要有厚度。

*本文作者蔡文姬,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快刀三侠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