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资讯
  • 酷公司
  • 从自家娃用的学习软件,到6000万下载,年营收过亿,这家公司要让教育下沉到四五线城市

从自家娃用的学习软件,到6000万下载,年营收过亿,这家公司要让教育下沉到四五线城市

新芽NewSeed宁泽西2019-03-20 17:18酷公司
这个世界上有两种创业者:一种是追着投资人跑的,一种是被投资人追着跑的,徐进属于后者。

教育被投资人视作“现金流”行业,资本寒冬期,在线教育彰显了自身的御寒能力,仅2018年,就有12家中国在线教育公司上市,一级市场上,不少投资人的重心也转向了教育行业。

纳米盒就是一家被资本看好的小学在线教育平台,从小学课本点读功能切入获得5万用户后,它借势而起,布局小学全科课本点读、在线教辅、网络课堂等整套学习体系,目前已获得6000万下载量,2018年营收过亿,完成C轮融资。

“永远活着”是纳米盒创始人徐进总结的创业四字真经。

纳米盒创始人兼CEO徐进 

与很多同行烧钱扩张模式不同,纳米盒几乎未曾在获取用户上花过钱,重视现金流、重视利润,徐进希望“谋成”而不是“赌成”。

为女儿做的学习软件被投资人“盯上”

2013年9月,徐进的二女儿上小学了,课外作业也跟着多了起来,语文、英语课的听力任务需要用复读机播放卡带,帮女儿一遍遍复习课本里的朗读原声,不仅操作繁琐,也浪费时间。

徐进无意间做了一件事,开启了他的创业之路。

出身华为,具备15年的软件工作经验,徐进亲自为二女儿建了一个网站,专门用来学习课本中的原声音频,即点即听,方便简单。

互联网的工具属性比工业制造出的机器更高级、便捷,得到女儿的好评后,徐进开始推荐给身边的朋友用。2014年上半年,徐进将网站链接放到微信公众号,获得了爆发性增长,网站获得1万多天使用户,其中包括媒体人、投资人。因缘际会,一位投资人一眼看中了纳米盒的切入点,多次联系徐进,希望投资纳米盒,公司化后把产品做大。

都被徐进拒了。

这个世界上有两种创业者:一种是追着投资人跑的,一种是被投资人追着跑的,徐进属于后者。

南京大学天体物理学毕业后,在华为工作了15年,徐进生活过得还算滋润,对创业压根没概念。倒是投资人执着,用了半年时间说服徐进未果,他直接把钱准备好,公司准备好,“勾引”徐进,投资人认为:1、纳米盒的切入点很好;2、产品有需求,应该让更多用户享受到这项服务。终于用诚意打动了这位工程师。

这才有了我们今天看到的纳米盒。

瑞银证券报告显示,到2025年我国在线课外辅导市场规模将从2017年的290亿元升至7140亿元,且整合度将高于当前线下市场。

徐进告诉新芽记者,早期的纳米盒本质就是复读机,但符合时代进步的需求,纳米盒的奋起,是在一个恰当的时间点,用一种恰当的方式,恰当的传播模式,走进了很多用户。

成长期的挑战:攻破版权

“产品本身给用户的直接获得感太强。”徐进说。这款用户看一眼就能学会使用的学习软件,以极低门槛的get方式成为获取用户的关键。

徐进认为纳米盒很幸运,如今纳米盒下载量已有6000万,在互联网流量如此“金贵”的时代,纳米盒几乎没有花费资金在获取用户上,98%-99%的用户是靠口碑传播转化来的。

公司成立一年多后,纳米盒的雏形从一个简陋的私人自制网站,走向了公司化运作的成熟APP产品,用户可直接在移动端实现课本的点读功能,免费下载APP的成本比1000多元买一台点读机的成本低得多,也让很多不富裕的家庭孩子享受到便捷的互联网化的学习方式。

纳米盒的早期投资人、宽带资本合伙人刘唯告诉新芽Newseed记者,纳米盒打动他的是创始人徐进对于小学生教育的痛点和需求的深刻理解,能够带领团队抓住用户的痛点,把产品迅速做出来,使公司成立后获得快速成长。

徐进认为,纳米盒不是做得最早,也或许不是做得最好的,但是做的最对的。做对的原因体现在两个方面:首先,中国的小学教材的复杂程度超乎我们想象,中国的小学英语一共有26个版本, 语文有8个版本,纳米盒花了将近半年时间,把能找到的所的版本,共34套课本都装进去。保证任何一位在K6教育阶段的用户来了之后,都能找到想要找的东西,能够留存住用户。

第二,从创业第一天起,纳米盒团队一边暴力式收编,一边着手解决版权问题。

由于书中的朗读原声来自各大出版社,牵涉到版权授权,不把版权合法化就好像埋了一个雷。但解决版权的过程异常艰难,以一家十几人的创业公司的身份,去跟国字号、人字号出版社谈数字版权授权,难度不亚于蚂蚁撼动大树。而且,最初有些出版社还没有专门负责数字版权授权的部门,徐进只能直接跟出版社负责人谈,负责人的顾虑很多,并不好谈拢。

转机出现在用户规模逐渐扩大后,纳米盒的知名度开始在圈内传开,终于有了足以跟出版社沟通对谈的资本,也终于探索出合适的合作模式,徐进用了18个月时间,把国内的26家出版机构都谈妥了。“太多的峰回路转、柳暗花明都在这个过程里了”。徐进告诉新芽Newseed记者。

版权问题是内容平台的生命线。“当时如果谈不下来,我觉得纳米盒就死了。 ”徐进回忆说。

做对的两件事让纳米盒走上了良性增长的快车道,发展到现在,徐进认为,纳米盒的壁垒来自两方面:第一,合法合规的版权;第二,互联网的时间窗口。

头部的在线教育公司可全网通吃,第一、第二名领先半步,就可能会对后面的追随者产生巨大的反向压力。纳米盒6000万的下载量已经在行业内形成领先优势,与出版社的授权协议中,具备主动优势,后来者很难达到纳米盒跟出版社签订的合作协议的用户规模,也就难以对出版社做出分成到一定数量的承诺。双管齐下,成就了纳米盒的壁垒。

进击:布局K6全教育产品线

纳米盒诞生于互联网时代,实际提供的是传统教育行业三大产品的互联网化解决方案。

一般家庭为孩子采购的传统的学习产品分为三大类:以电子词典、点读机为代表的标准化硬件;纸质书为代表的教辅书;线下辅导班、培训班。

纳米盒从“点读机”功能切入,获得大批量用户,之后花费近三年时间,完成了从幼升小到小升初的小学全科的在线教辅体系,形态以5-15分钟微视频为代表,涵盖语数英三科的2500多集的全套课程。第三类学习产品——在线网校被视作纳米盒的业务核心,徐进想让孩子在家上辅导班。

与一般在线教育不同,纳米盒网校有三大特色:

一、每节课时长在45分钟左右,对标辅导班;

二、超高频的互动频次:一节45分钟的课程,孩子会被提问30-40次。提问形式包括选择题、输入题、语音题,极大可能的调动孩子的积极性和参与度。

三、连接性,每节课由18个学生组成一个班级,上课之前被自动随机分成两组进行PK,互动性、体验感强。

目前,纳米盒团队有200多人,其中一半来自教育团队,师资力量来自教育机构、公立学校的老师,整个课程从方向策划、内容撰写、课程录制、产品上线一整套的过程都由1-2位老师全程负责完成。

做普惠教育,让优质师资下沉到四五线城市

在徐进看来,打着“教育公平”旗号的在线教育公司并未解决两大问题:第一、简单的把线下的教学模式搬到了线上,解决了物理空间问题之外,学习效果未见明显成效;第二、互联网高价的获客成本,也提高了线上产品的价格。消除教育不平等的初衷并未实现,反而是借助一二线的优质师资去割四五线城市的韭菜。

纳米盒网校将每节课的价格定在25元,相比于线下线下动辄一百到几百元不等的竞品,对中低等收入家庭更具吸引力。

刘唯告诉新芽Newseed记者,进入2019年,有两方面因素会对在线教育产生较大影响:一是整体的宏观监管;二是技术驱动力。对企业来说,一方面要去顺应监管环境的变化,不要去和政策作博弈,要按照政策长期鼓励的方向去做;另一方面,回归在线教育的本源,核心是“教育”,把好的产品和服务做出来,这样公司才能获得可持续的发展。

据悉,纳米盒已经完成C轮融资,探索付费模式三年,一直保持50-100%的增速的成长,已于2018年实现营收过亿,盈亏平衡,预计今年实现盈利。

*本文为新芽NewSeed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新芽NewSeed(微信公众号ID:pelink)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新芽NewSeed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