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资讯
  • 事业线
  • 抖音、b站等巨头纷纷入局,VLOG如何在直播与短视频的缝隙中找寻增量?

抖音、b站等巨头纷纷入局,VLOG如何在直播与短视频的缝隙中找寻增量?

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赤木瓶子2019-05-01 09:18事业线
可以预见的是,在短视频整体增速放缓的背景下,vlog的风口不是那么好“造”的。

去年开始,Vlog这种视频日记的形式,像曾经的直播一样迅速闯进了国内观众的视线。从明星到素人,从网红到企业,尽管人们乐于称其为升级版的短视频,但相较于短视频,Vlog能够展示更加丰富的内容场景,与直播相比,它又带有更多短视频特征,碎片化,节奏感、叙事感更强。

Vlog这种以第一人称视角为主线,带有浓重Vlogger个人风格的生活记录方式,让观众通过Vlog参与Vlogger的部分生活。而用户在观看的同时,也更容易同Vlogger产生情绪共鸣。早在2012年,第一支Vlog便在YouTube诞生。

有数据统计,在拥有超过19亿注册用户的YouTube上,Vlog的数量已经从2013年的每日200条,上涨至2017年的每小时2000条。这些Vlog频道的内容几乎涵盖美食、旅游、时尚、美妆、学习等几乎所有生活领域,深受年轻人追捧。而在国内如微博、B站等平台,也在近两年划分出了Vlog专区,小影、一闪等专业制作vlog平台也早有布局,Vlog作品源源不断的产出着。

时至今日,Vlog风口渐逝,但资本仍然对Vlog抱有热情与期待,4月25日,抖音宣布全面开放用户1分钟视频权限,并推出“Vlog十亿流量扶持计划”,鼓励普通用户以更丰富的方式来记录生活和进行内容创作。同一天,百度旗下好看视频也被媒体曝出“将Vlog作为今年发展的重点”。

这是在去年继B站对Vlog的“30天挑战计划”与一闪在春节期间的“一分钟创作挑战”等计划与活动之后,资本对于Vlog“真枪实弹”的布局大动作。这当然不是抖音首次向Vlog伸出橄榄枝,此前抖音app中的 #21天Vlog挑战 、#我是抖音Vlogger、#Vlog日常等等官方活动早已陆续开启。

从2012年的YouTube到2019年的中国短视频平台,Vlog究竟有何魅力,在增速放缓之际,平台也要为其“再造”风口? 

从Casey到井越,

Vlog如何成为短视频“黑马“?

每条Vlog都是一部微型纪录片。从选题策划到内容拍摄到寻找剪辑节奏,各个环节都是必不可少的。

2012年,第一条Vlog在YouTube诞生。2015年,Casey Neistat的Vlog累积播放破10亿次,目前YouTube上流量最高的Vlogger之一Casey Neistat,在YouTube上有超过1122万订阅用户,Casey在两年前拍摄的一跳关于“价值2万1美元的超豪华头等舱体验”主题的Vlog已经有超过6448万次播放。

视频中,观众跟随Casey以第一视角感受头等舱超豪华的可密闭私人空间,专属餐饮、洗护用品、娱乐系统等齐全设施,在录制过程中,有旅客好奇从外边跳起来瞥向隔间里张望

这就是Vlog的精髓:通过镜头跟随播主以第一视角体验生活。国内知名Vlogger井越也曾表示,“有很多好笑或其他感悟都藏在这个世界的角角落落里,我去帮大家把它们找出来。”比如在一期主题为“咖啡搅拌多样性研究”的Vlog中,井越展示了包括用毛绒鸟喙、牙线、剪刀、披萨边、验孕棒在内的搅拌咖啡的30种“独特”方式。

在设备方面,Vlogger的门槛远高于凭一部手机即可玩转一切的短视频设摄制方式。而在变现方面,在国内最早一批做Vlog的Vlogger们的现有主要商业模式还是广告商植入,Vlogger们往往会受邀前往品牌的线下活动,用自己的方式分享各种独特的体验。如flypig、王晓光、井越。在井越的Vlog里,你能看到如佳能、LV、GUCCI、酷睿、OPPO、携程等品牌植入。 

而现阶段Vlog所面临的最大困境便是商业化难题。

增速放缓,巨头加持,

为Vlog“制造”风口能否成功?

海外Vlogger鼻祖Casey于2016年以2500万美金将自己的媒体公司卖给了CNN,这笔交易也成为了海外Vlogger历史上的一个里程碑。尽管最后双方在合作上因为没有实现有效的融合最终分道扬镳。但反观国内,近两年来随着Vlog的普及,资本的步履一直未曾停歇,但真正能够称之为里程碑式的大动作几乎没有。

据了解,在国外,YouTube的商业扶持已经非常成熟,如果一个博主的视频能够经常性地获得超过1000次观看,就能通过广告获得商业变现,并且还能得到YouTube给的流量分成——1000次观看可获得大约1.1美元的收益。

而在国内,我们也能看到国内平台正在试图建立起一个符合国内市场的可循环体系。如一闪在2018年春节发起的“一分钟”创作挑战,小影在2018年初开启的V光三年计划,计划用2018年一整年的时间孵化一部分vlogger,并且使20%的头部创作者获得合作红利。微博Vlog官方也在去年下旬进行了“vlogger召集”,过往30天里,发布过4条以上Vlog,就有资格申请成为微博认证的Vlogger,享受微博的扶持等等。

国内平台这种对于Vlog创作者的扶持方式,与对其它内容扶持方案大同小异:从内容、用户、渠道运营以及各式补贴,在Vlogger粉丝基数达到一定程度后,就可以考虑自媒体的广告变现,而广告变现的可能性则在于Vlog内容的设计与策划。

一位在社交圈很活跃的吃播小祝近期开始尝试转型做Vlog,她向娱乐独角兽表示,之所以从直播转型向Vlog,一方面是因为吃播产业竞争激烈,对于吃播这一形势而言,用户不会一直满足于经过剪辑的“完美视频”,播主一定需要通过定期直播来维持粉丝黏度,对于小祝来说,从吃播跨越Vlog博主,二者的区别是,直播是连贯性的,而Vlog可以通过后期包装进行更多创造性的内容制造,但也有门槛,需要一定的技术。

“主要还是记录自己的生活嘛”。小祝坦言,如果用经常更新动态的方式记录,自己时常看了都觉得很烦,但如果把这一星期的生活浓缩在一个东西里,就觉得很有意思,这是Vlog这个载体有趣的地方。

小祝的好友小c也曾是今日头条一位Vlogger,视频观看量达到十几万,“我们是有定位的”。小c的定位是“打工妹”,主要为了吸引一些三四线城市的观众引起共鸣。

据了解,小c的Vlog主要发布在今日头条app上,是由类似mcn的组织介绍开播的,小c与今日头条签订了三年合约,需要维持每个月22条3分钟的Vlog产出,每个月2-3次的直播,而小c作为内容创作者将获得一定的底薪与全部的视频收益。

不过小c最后还是放弃了Vlogger的身份。“太占用时间了。”

市场似乎还尚未找到一种成熟的商业体系去承载这种新生的短视频形式,井越也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你可以将Vlog做成快消品也可以做成艺术。但商业是两码事。并坦言,“很少有全职Vlogger,就是因为这东西没那么赚钱,所以很多博主依然是靠他们其他形式的视频赚钱的。”

QuestMobile的报告显示,短视频行业的月活同比增长率已经从2018年3月的134%下降至2019年3月的42%。可以预见的是,在短视频整体增速放缓的背景下,vlog的风口不是那么好“造”的,但正如曾经的直播产业也从无人问津到全民直播甚至千播大战时代,Vlog究竟是门槛高圈层小的小众文化载体,还是如彼时的直播一般,在大众市场未来可期?在专业vlog制作平台之外,抖音等泛娱乐平台的强势加入,或许催化这个产业带来另一种可能。

*本文作者赤木瓶子,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