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鼻祖大败局:王雪红和HTC手机往事

新芽NewSeed宁泽西2019-05-20 09:22事业线
HTC从籍籍无名到与苹果抗衡,再到如今这般境地,“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曾经的“安卓机皇”何以会经历这样的大起大落?

HTC对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的意义,95后的年轻人可能没办法体会。

曾经,它是一代人的第一部智能手机。

曾经,用HTC的人都会被贴上“有品位”、“科技控”的标签。

曾经,有资格跟苹果对抗的不是三星,不是诺基亚,而是HTC。

曾经,它的市值一度达到2000亿人民币。

……

然而,最近沉寂多时的HTC,又走进人们视野,并非因为发售新机,而是一代“安卓机皇”或将告别大陆市场。

就在几日前,HTC 天猫官方旗舰店下架了全部的手机产品。虽然之后 HTC 官方称:「是店铺运营的调整和渠道整合,手机还会继续销售,明年也会有新机。」但仍难掩 HTC 目前所处的窘境。

新芽NewSeed查询HTC中国官网,显示的最新旗舰机还是2018年5月发布的U12+,此前此款还被传出可能会成为HTC的末代旗舰机。

近几年HTC的市场持续萎缩,截止到2018年11月,HTC已连续亏损15个季度,押宝转型的 VR 市场关注度也逐渐下降,整个 Q2 季度净亏损 4.7 亿元人民币,创15年来新低。

HTC手机正在逐渐淡出大众的视野。

1

HTC的灵魂人物王雪红最为关键。

身为“台湾经营之神”王永庆的女儿,王雪红曾超越父亲,当选台湾首富,成为许多富二代的榜样,连《纽约时报》都称她为‘全球科技界最有权势的女人’。

而这一切,都是王雪红独自打拼出来的。

在王永庆的所有子女中,王雪红是最叛逆的一个。从伯克利大学毕业那年,王雪红没有按照父亲的安排回去接班,转而去到二姐创办的大众电脑公司做销售。却不料被西班牙客户欺骗,被拖欠70多万美元的订单款。

王雪红急了,追到欧洲去跟对方打官司,没想到,官司没打赢,王雪红却凭借销售本领,打开了大众电脑的欧洲市场。

多年后,王雪红回忆,‘后来我认识到,困难是一个人成熟的机会。一个人要成功,就得选最困难的事情去做。’

困难能磨砺性格,真正能带来巨额财富的,是她的商业眼光。

1988 年,王雪红敏锐嗅到了芯片领域的发展潜力,把母亲送给自己的房子做抵押,向银行借款 500 万元,买下了硅谷一家芯片公司,取名威盛电子。

当时台湾的电子产业正迎来蓬勃的红利期,威盛电子和广达、仁宝、华硕等台湾电子企业一起成长为业内知名芯片厂商,威盛更是很快发展成为全球最大主板芯片组供应商,不断获得 IBM 、 HP等国际顶级大厂的订单。1999年,威盛在台湾上市,王雪红迎来了事业的第一个巅峰。

整个台湾电子信息产业也进入繁荣期,到2001年,已有14项产品市场占有率高居全球第一。

威盛的日益强大,让巨头英特尔感受到了威胁,在全球范围内对威盛展开专利诉讼的围剿。王雪红甚至曾经出席过全球100多场听证会,威盛电子的股价最严重的时候缩水 60% 。

虽然,威盛最终陨灭于英特尔发起的专利战,王雪红和她的投资人也为此付出了高达2200亿元的代价。但它见证了台湾半导体公司如台积电、仁宝、华硕的兴起,成为雅虎一般的昔日神话。

王雪红在与英特尔斗法期间,还高瞻远瞩地创办了另一家企业——宏达国际,也是后来被称为“火腿肠”的HTC,为她带来人生的第二次辉煌时刻。

2

HTC的发展轨迹,仿佛一条抛物线。

由于产品过于超前,从诞生之日起,HTC就陷入了巨额亏损,最多时高达10亿台币。为了盘活它,王雪红拿着威盛的盈利给 HTC注资续命。

幸运的是,王雪红用硬件实力,打动了比尔·盖茨,借势微软,陆续签订了为康柏、惠普、索尼等企业生产 PDA 的合同,逐步成长为世界最大的 PDA 代工厂商。

短短一年半时间,HTC市值翻了八倍,王雪红更是被评选为‘年度亚洲之星’。

但野心勃勃、傲气十足的王雪红当然不会甘心做代工厂。

早在苹果的第一代iphone之前,2002年,HTC就发布了一款震撼全球的智能手机——O2 XDA,在中国市场被称为“多普达686”。

在彩屏手机尚属稀罕物的年代,这款拥有3.5英寸QVGA分辨率屏幕、206MHz的英特尔单核处理器、32MB RAM+32MB ROM,运行Pocket PC 2002 Phone Edition,能看电影、听MP3、上网冲浪……集通信、互联网、电脑于一体的多普达686,带给市场的震撼,甚至比后来的iPhone还要更强。由于这款手机的功能过于强大,以至于当时的消费者都不知道该怎么准确地称呼它,而代称为“电脑手机”。

多普达686一炮而红,HTC立刻推出了一系列引领时代潮流的智能手机,并借助在安卓手机领域的先发优势,到2011年,HTC的全球手机市场份额已经高达9.1%,公司市值也力压诺基亚、黑莓等全球一众手机厂商,仅次于苹果,达到了338亿美元,一举登上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的制高点。王雪红也随之迎来高光时刻,成为新一代‘台湾首富’。

无限风光之时,一向低调谦虚的王雪红放出豪言:“若未来手机厂商只剩下两家,HTC一定是其中一家。”

巅峰的2011年过后,HTC便开始走向下坡路。首先便是寄予厚望的旗舰机 HTC One X遭遇了滑铁卢,严重的质量问题使其饱受诟病,也第一次打击了消费者的信心。而同一年,三星发布了一代神机 Galaxy S3,苹果则发布了颠覆以往的 iPhone 5,直接抢去了 HTC 六成的市场份额。

在HTC崛起的日子中,王雪红并没有给予大陆市场足够的重视,在挑剔敏感的用户眼里,这种忽略很容易被上升为歧视。HTC最重视的市场是美国,市占率一度达到25%,但与威盛遭遇英特尔的诉讼战一样,HTC在美国也受到了苹果的专利阻击,业务严重受损。

HTC迅速滑落,营收连年缩水,利润由盈转亏,全球市场占有率很快就到了可以忽略不计的地步。HTC也逐渐淡出了大陆消费者的视野。

在王雪红夺得台湾首富的2011年,雷军尚处于要靠在记者面前摔手机来证明产品质量的段位,华为余承东的大嘴还没有声名远播,步步高的段永平还在跟网友讨论万科股票值不值得买。这些慢了王雪红一大步的人,在未来的5年内,却依托庞大的中国市场,或专注线上,或深耕线下,或坚持研发,最终一步步超越了先发者HTC。

2017年,据IDC统计,HTC跌出前十大手机厂商,份额只剩0.68%。曾经的最大盟友谷歌,以11亿美元友情价接受了HTC Pixel团队的200余名员工和部分专利。HTC手机的黄金年代遗憾落幕。

3

手机业务的滑铁卢,刺激王雪红开始了新征程。

这一次,她瞄准了VR(虚拟现实)。在今年初的国际消费电子展CES 2019上,HTC没有向公众展示最新的手机产品,而是发布了最新的VR设备。

2015年12月,HTC就推出HTC Vive,这款产品是HTC与Valve联合推出的首款虚拟现实头戴设备;之后,HTC又将其VR业务分拆为独立公司;2017年3月,售卖上海工厂获得的6.3亿元也投入到了VR领域。

可喜的是,从销量上来看,HTC Vive在VR领域奠定了一席之地,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一季度,中国VR市场同比增长200%,其中VR一体机一季度出货量达9.4万台,占国内总体市场的51%,而HTC以33%的市场份额独占鳌头。

但前路依然充满了巨大风险。2016年所谓的虚拟现实元年,并未变成现实。各种头盔使用体验不佳,价格昂贵,另外也缺乏杀手级的内容。

此外,除了硬件,HTC在虚拟现实产业上的投资也不断加码。2016年4月,HTC宣布推出Vive X的“加速器计划”,拉来合作伙伴成立了一个规模超1亿美元的基金来投资开发者生产 VR 内容。

经过3年发展,Vive X已成为VR/AR行业最活跃的投资机构之一,目前全球共设有六个加速器地点,包括台北、北京、深圳、旧金山、特维拉夫及伦敦。

3年前,HTC还联合一批知名投资机构成立VR风投虚拟现实风投联盟,首批入驻的风投名单包括红杉、和君资本云锋基金经纬创投等28家,规模达到100亿美元。

从 Android 初起时的叱咤风云到如今大局已定时的落魄局面,HTC 所经历的变化也可以说是沧海桑田了。只是历史往往无情,HTC 在智能手机战场还会继续跋涉下去,但只能说是一种挣扎了。

王雪红带领的HTC能靠VR逆袭打翻身仗吗 ?答案还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市场留给她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本文为新芽NewSeed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新芽NewSeed(微信公众号ID:pelink)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新芽NewSeed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