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资讯
  • 事业线
  • 哆啦A梦如期赴约“六一档”,儿童电影市场为何离不开“情怀”IP?

哆啦A梦如期赴约“六一档”,儿童电影市场为何离不开“情怀”IP?

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棉花2019-06-02 10:18事业线
近几年,国内儿童电影市场竞争日趋激烈,哪怕是“哆啦A梦”系列电影作为“六一档”的常客,也需警惕情怀、IP的失灵。

今年的六一儿童节,适逢周末,许多并非院线“六一档”主流受众的年轻观众,在电影院选片时若看到自己童年的老朋友,或许会不由自主想要对他们的新故事一探究竟。

《哆啦A梦:大雄的月球探险记》手握“哆啦A梦”这样一个以情怀打底的经典动画IP,虽不敌昨日首映的由美国华纳影片公司和传奇影业联合出品的灾难巨制怪兽电影《哥斯拉2:怪兽之王》,但力压上映9天的迪士尼的爱情奇幻片《阿拉丁》及同为今日首映的国产电影《潜艇总动员:外星宝贝计划》,于今日的日票房排名第二,市场份额占比虽不及预期,仍近五成。

此外,该片与近日首映的其他动画电影相比,于豆瓣平台率先出分,截至发稿前,仍保持着7.8分的好成绩。

但近几年,国内儿童电影市场竞争日趋激烈,哪怕是“哆啦A梦”系列电影作为“六一档”的常客,也需警惕情怀、IP的失灵。

《哆啦A梦:大雄的月球探险记》,这部曾于年初在日本本土就曾连续6周拿下周末票房榜冠军的电影,或许可能借此机会打破近几年同系列电影不温不火的僵局,带来一些新的思考与启示

星空下集结爱与勇气,

友情亲情并非点缀

本次影片《哆啦A梦:大雄的月球探险记》,着眼宇宙,致敬人类登月50周年,是《哆啦A梦》系列首部将故事设定于登陆月球背面的剧场版。

该片讲述了在大雄将月球探测器捕捉到的月球白影图像与月兔传说相联系后,哆啦A 梦为了帮助大雄不被大家耻笑,便利用道具“异说俱乐部徽章”,和静香、胖虎等小伙伴一道在月球背面制造了一个兔子王国的故事。

伙伴们在月球探险时,遇到神秘转学生露卡及其月球土著族人,并一同对抗大魔王意图摧毁月球文明的邪恶行径。在爱与勇气的支持下,哆啦A梦小分队对朋友无私地伸出了援手,地、月之间跨越46亿年的友谊,也由此在这趟充满想象力的浪漫冒险中得以升华和延续。

对比并不十分新颖曲折的反派阴谋,片中对于同心协力的友情的描摹显然分量更重。那句“朋友就是伙伴,只要是朋友,就会在有困难时帮助他”,展现出伙伴们们与露卡间“被相信的力量连接在一起”的可贵友谊,更是自预告片发布时就令无数观众为之动容。

本片中的真情流露,除了伙伴们在危机关头彼此为朋友以身犯险的忠诚仗义,对于亲情的渲染也颇为用心。大雄妈妈闻声上楼却没见到儿子回来,顺手关掉了被露卡打开的窗子,嘴里念叨着“我都准备好点心了”离去,以及一家人坐在屋檐下的露台赏月时的温馨,均是以往动画版中不常见的温情镜头,以细节切入细腻感人,并不突兀。

一年一度剧场版,

正邪套路剧情何为亮点?

《哆啦A梦:大雄的月球探险记》是《哆啦A梦》系列的第39部剧场版。其实,除了漫画和动画片,《哆啦A梦》剧场版作为该系列的院线电影,虽然早些年海外传播力度不足,但一直占据着较为重要的地位。自1980年起,剧场版迄今已有39年,除2005年空缺外,每年各一部,且大致均于三月的日本本土院线上映。

《哆啦A梦》剧场版不同于以往动画片中的单元短剧,大多各自设定了不同的背景架构和人物设定,利用长篇故事的优势和细节,呈现小伙伴们的成长历程,进而在一定程度上输出易于儿童接受的人生道理。

近几年《哆啦A梦》剧场版动画,已经是国内表现最好的动画电影之一,该系列基本票房过亿,是国内累计票房最高的日本动画电影。但其在突破受众年龄与圈层的局限方面,整体表现并没有十分亮眼,在口碑上偶有失手,不少成年观众在看过其中某几部后,作出了“低幼、狗血、缺乏想象力”之类的评价。如去年六一上映的《哆啦A梦:大雄的金银岛》,豆瓣评分仅为6.5,不少年轻观众表示其套路剧情诚意不足,3星评分将近半数。

国内2015年上映的《哆啦A梦:伴我同行》,则堪称近年来剧场版中票房和口碑都颇为亮眼、最出圈的一部。该片创作于2013年,实为纪念《哆啦A梦》之父藤子·F·不二雄诞辰八十周年,剧情结合了《从未来之国千里迢迢而来》、《静香!再见!》、《再见哆啦A梦》和《哆啦A梦回来了》等多篇经典篇目,主体剧情哆啦A梦与大雄的告别,更是以“回忆杀”赚足了观众的眼泪。

在无数80、90后的争相刷屏下,这部催泪之作,令无数网友集体回忆起自己的童年,“有没人不会承认我们都是乘着时光机在看待此片,记忆让眼眶不到五分钟就已经湿润。挥手叮当猫的日子足以以年计算,难以想象如今蜷在被窝里哽咽的已是二十出头的青年。当终于实现体验被竹蜻蜓带上天空的感觉时,如同再次翻开了那堆百看不厌的白皮漫画”,却也招来了不少关于其评价虚高的质疑,“who care电影讲着什么,只是谁都不愿它会结束”。

本次《哆啦A梦》剧场版,虽仍以大雄一行人笑点、泪点不断的冒险与正邪对抗为主体,却也在讨论人工智能等新事物的同时,用伙伴们的相处细节,着力唤醒观众心中的回忆杀,催泪功力不减。特别是其并非标准“Happy Ending”的结局,则在寓教于乐之余,引发观众关于童年的回忆和思考

想象造就奇幻王国,

温情治愈系精神内核

《哆啦A梦》于1969年开始连载,伴随了日本几代儿童的成长,在引进中国后同样风靡一时,一度成为国内90年代最具影响力的动画片和漫画之一。其原作者日本漫画家藤子·F·不二雄,亲自执笔连载《哆啦A梦》1345回,发行短篇单行本50册及原著大长篇漫画17本。

由漫画改编的动画片迄今已有上千集,以哆啦A梦、大雄、静香、胖虎及小夫几个青梅竹马间的日常生活为主体,各位小伙伴的父母偶有出镜,有时也会变成主角团们道具整蛊的对象。

可以说,《哆啦A梦》为观众们带来的无限想象,大大倚仗于故事中千奇百怪、功能各异的道具,其中记忆面包、消息云等更是已成为一代人的记忆点。如在本次的《哆啦A梦:大雄的月球探险记》中,除了竹蜻蜓、任意门等必备的基础道具,“异说俱乐部会成员徽章”虽未在前作中出现,但作为片中左右兔子王国成立与否的重要道具,作用就十分关键。

此外,懦弱爱惹祸的大雄作为该长篇系列作品的主角,也曾招来不少非议。据网友不完全统计,大雄在《哆啦A梦》正篇全集中一共被胖虎揍1173次,被老师骂320次,被妈妈骂927次,被狗咬123次,掉进水沟140次。但同时他仍然可以每天乐观地生活,或许本就是一项不可多得的主角特质,而且也正是由于其善良的本性,才赢得了哆啦A梦这样真心的朋友。

《哆啦A梦》系列影片的宣传和安利中,常见“想让渐渐失去很多东西的大人们来看这部哆啦A梦的电影”、“让我回忆起小时候那些自己很忠实的东西”等类似的情怀杀。

情怀当然不是原罪,只是可惜的是,同样不能在后续创作无力的情况下,一味地被消耗。或许若能一直激励后来者超越前作,才是经典IP得以永续利用的关键吧

*本文作者棉花,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