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带货乱象:今天你交智商税了吗?

微信公众号:硅兔赛跑亦可2019-06-13 11:34事业线
李佳琪只有一个,但淘宝直播、抖音和小红书等一众平台催生出千千万万个“小佳琪”。

或许你没看过李佳琦的视频,但我打赌你肯定听过李佳琦这个名字。

作为今年中国最火的网红,李佳琪靠一支口红,走上了发家致富之路。

李佳琪只有一个,但淘宝直播、抖音和小红书等一众平台催生出千千万万个“小佳琪”。

这些新生带货天王,手机屏前天花乱坠的一顿夸,手机屏后的消费者一顿买。

但是,当越来越多人加入这场网络营销的狂欢,鱼目混珠、虚假宣传、假冒伪劣... 乱象层出不穷。

不少人甚至开始质疑:

如今的网红带货与十几年前的电视购物真的有区别吗?

大约10年前,移动互联网还是个新鲜事,普罗大众还是习惯茶余饭后,看电视消遣。

隔几个台,你就能来到这样的购物频道:

“不要998!只要98!”

表情撕裂,情绪激动

主持人疯狂砸电脑中...

语言不够,行动来凑

“不到1000块哎!”、“大家全都抢疯了!”、“已经有人打电话进来买了!”

速度!过了这村,没这店

这样脑残的画面,真是

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那购物体验如何? 

请仔细阅读以下来自网友的回复...


“全是假的!”

++ 

“只有家庭妇女和老年人才会上当!”

+

“挣钱没底线!”

显然,时代变了,电视购物吆喝的再好听,也无法凭低劣质产品赢得人心了!

不过,新时代有了新玩法

没错,👇👇👇👇👇👇


5个半小时直播,

试色380支口红,

“oh my god!”“买它!”“Amazing” 的口头禅和魔性表演,轻松带货353万,自称“战胜马云的口红一哥”。

然而,就在带货王李佳琦的艰苦奋斗史被人曝光圈粉无数后,又被人指出:

10年前的电视购物使用夸张的广告词和表演方式,和现在小鲜肉在网上直播时的叫卖如出一辙。

只要噼里啪啦地一顿吹,机关枪一样的话术朝你迎面砸来,配上浮夸的演技,头脑发热的观众就会下单。

只是卖的货从保健品变成了化妆品,传播媒介也跟着升级换代,从传统电视变成了淘宝直播、抖音和小红书这样的平台。

年轻人用手机冲动消费的时候,似乎和中老年在电视购物中抢购并没有什么两样。

唯一的区别或许是,年轻人更疯狂!

据《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显示,淘宝直播已经发展成为电商在新时代的新产业。在2018年,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千亿,同比增速近400%,创造了一个新的千亿增量市场。

李佳琪之辈只是试图用夸张的表情和动作吸睛,下面这些试图散布伪科学的就更过分了!

比如小红书上现在居然充斥着不少上个世纪的伪科学,并且往往这些笔记都会收获大量的收藏点赞。

比如最近刷屏热门的排毒灌肠产品。

排出10斤毒素,这恐怕得成毒蛇才能做到吧。一个普通成年人100多斤,那么拉10次人就整个没有了。

再比如一根普通的橡皮筋居然可以帮助人瘦全身,只要你把它绑在特定的手指上。

更可怕的是还有博主宣传血液净化。只要把血液抽出来,注上臭氧,再输回体内,就可以治疗失眠、腰酸背痛。不管有没有效,先敬这名全身大换血的博主是位勇士。

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自2015年6月截至今年2月以来,小红书所属的公司共被处罚15次,其中,10次涉及广告违法行为,3次涉及侵犯消费者合法权益,1次涉及食品问题,1次涉及违反发票管理税务规定。

李佳琪们的洗脑式产品推销、小红书们上面的虚假宣传,内容电商平台正在滑向为了卖货不择手段的边缘...

面对此情此景,作为头部互联网内容平台的小红书不得不一纸通知下来,整顿这一番乱象。

今年5月15日,小红书发布《品牌合作人平台升级说明》,对粉丝量和月曝光量作出更高要求,其中,品牌合作人准入条件变更为粉丝数量≥5000,近一个月的笔记平均曝光量≥10000,对于不符合要求的KOL,将被取消品牌合作人的资格,不能在小红书上接广告。而在此前,小红书对品牌合作人设立的准入标准是粉丝1000人以上,近一个月的笔记平均曝光量1000以上。

这无形中变抬高了接广告的成本,同时一大批中小V也会丧失接单广告的资格,不少博主因为数据不达标,而失去了饭碗。

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断绝牛皮癣小广告的投放出路,因为山寨牌、小品牌往往没有资本实力去找大KOL投放广告。

无独有偶,海外知名视频网站Youtube也在去年屡次更新其广告投放政策。

从2018年2月20日起,YouTube更新了合作伙伴计划,提高了加入资格的最低标准——一个频道必须在过去一年拥有至少 1000 名订阅者和 4000 小时观看时数,才能符合加入 YouTube 合作伙伴计划(YPP)的条件。

也就是博主们接广告赚钱进行流量变现的门槛变高了。而在过去,YouTube 频道观看次数只要累积达 1 万次以上,就可加入这一计划。

我们要知道,其实博主KOL和内容平台是共生共灭的关系。

如同李佳琦一样,互联网内容平台造就了不少以此为生的网红。

我们看到的是光鲜亮丽、日入斗金的网红分享,其实背后是一整套成熟的产品设计、运营流程,每一位用户的每一次点击阅读和点赞都被平台App记录在案,平台根据你的偏好和各种已知信息对你进行用户画像,从而猜测你更喜欢的产品或博主,进而展现给你。

可以说是平台赋予了网红生命力。

同时,你离不开你喜欢的博主,也就更离不开平台。

但我们不能忘了,博主和内容平台赖以为生的一切都要以围绕“用户”展开。一切都是为了提高用户体验,这样不仅能提高App的用户黏性,更能够为网红博主们打响知名度。

只有当一个生态圈是繁荣健康的时候,品牌方才会选择在其上面进行广告投放。

如果充斥着伪科学、洗脑式营销,夸大、虚假的广告满天飞,但是优质内容生产者却得不到平台的支持和流量推荐,那么久而久之创作者的积极性便会受到打压,App用户也会对底质量的内容产生厌倦,甚至反感。这势必会造成平台内容生态衰败,用户流失严重,用户活跃度降低。

互联网内容平台让每个个体得到了发声和展示自我的机会,打破了传统媒体时代几家大型传统电视媒体和纸媒垄断的局面。

但是平台红利期一旦度过,也不免变成了资本和头部玩家逐利的工具。

从李佳琦卖货的舆论反转,到小红书的新规,无一不指向了一件事:在博主营造人设大力卖货的同时,互联网内容平台是时候还给用户一个更干净的使用环境了。

*本文作者亦可,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硅兔赛跑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