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值暴跌90%,AI难救猎豹

节点财经菲兹2019-06-20 20:47事业线
进入2019年,中美关系扑朔迷离,而70%业务在海外的猎豹移动,处境只会更加艰难。

近日,猎豹移动发布2019年Q1财报,总营收为10.86亿元,Non-GAAP净利润3380万元,收入增长连续多年下滑。

尽管Q1业绩被媒体解读为利好,但投资人却不买账,财报发布后,猎豹股价出现大幅动荡,市值仅剩5.04亿美元(2019年6月17日数据),相比巅峰期市值超50亿美元下跌了近90%。

这次财报的发布时机比往年晚了1个月,外界猜测大概率与财报数据不太理想有关。而财报本身,营收、净利润等核心指标均出现下滑,寄予厚望的AI(人工智能)业务不仅没有成为增长点,也呈现下滑态势。

回顾猎豹移动这几个季度的财报来看,营收增速确实在放缓,这也说明其现阶段的业务发展并未给它带来更大的发展潜力。作为国内最早的工具类互联网企业之一,也曾是中国的出海标杆,猎豹面临的困境,并不像表面那么简单。

01三次转型求发展

如果从2010年11月金山安全合并可牛公司成立金山网络(后更名为猎豹),傅盛出任新公司CEO,求伯君和雷军成为新公司的董事会成员算起,猎豹的发展已经走过了八年有余。

据官方数据称,截至2018年6月,公司产品在全球移动端月度活跃用户约为5.4亿,超过70%的用户来自海外市场,旗下移动工具应用家族包括《猎豹清理大师》《猎豹安全大师》等,游戏包括《钢琴块2》《滚动的天空》《跳舞的线》等。

细数这八年的时光,猎豹主要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

一、扎根安全。

在雷军的推波助澜下,2010年金山安全与可牛进行了合并,傅盛任CEO。

当时雷军的想法是想找一个有研发思路的人带着这个几百人的研发团队做点大事。而傅盛的想法是接手金山现有的客户后,可以快速赶上360与之交锋。

所以,傅盛在接手的48小时之内就做了关键决定,守住“安全”这条根基,砍掉其他所有业务,只保留毒霸和卫士两个产品。

傅盛干完这些事四个月后,就赶上了3Q大战。腾讯逼着大家“二选一”,要求用户卸载360,给出的第三方替代方案就是金山。

腾讯“二选一”三天后,金山毒霸日活跃用户从700万涨到1200万,卫士的日活也从200万涨到1000万,猎豹活了下来。

二、移动工具出海。

虽然猎豹借3Q大战获得了不少用户,但无论是金山毒霸还是安全卫士用户黏性都太差,离钱太远。于是经历半年的埋头研发之后,2012年5月猎豹浏览器问世。

猎豹浏览器带来的生机不仅止于用户增长,还有真金白银。借由浏览器的优势,彼时金山导航页日流量5000万,进入个人导航第一阵营,并在年内成为百度联盟、淘宝、京东等电商体系前五的流量伙伴。

6月底,傅盛带着四个副总去美国参加2012年的Google I/O大会,第一次吐露出其国际化的野心。后来猎豹推出大获成功的cleanmaster,也就是猎豹清理大师等一系列安卓端移动化工具;直播工具live me;新闻聚合工具News Republic;最后一举由金山网络改名猎豹移动,赴美上市。

三、All in AI。

猎豹的AI故事始于2016年9月,彼时其投资了AI公司猎户星空。猎户星空主要围绕包括芯片+算法(脑)、全感知视觉识别(眼)、语音合成技术(口)、麦克风阵列(耳)、七轴机械臂(手)和室内导航平台(腿)的全链条AI技术。

2017年,猎豹移动与字节跳动结盟,同年11月,字节跳动收购了猎豹旗下的News Republic和Live.me,及猎豹投资的Musical.ly。当时,傅盛透露,双方结盟有助于猎豹优化开发力量,将更多力量投入AI,同时也不影响工具内容化的变现。换言之,猎豹可以腾出手、调动更多资源来发力AI。

2018年3月,傅盛在水立方一口气发布五款机器人,并制定了“硬件+软件+服务”的机器人行业解决方案,此后小豹AI音箱、小豹AI翻译棒陆续开售。

     

回头来看,猎豹移动的前两次转型效果都非常好,成为出海标杆后,市值一度达到历史最高点。而2019年Q1财报显示,猎豹收入主要由工具产品及相关服务收入、互联网娱乐业务收入、其他收入三部分构成,但每个部分的表现都不容乐观。工具产品及相关服务向来是猎豹最重要的营收支柱,最近的三个季度下滑明显,本季同比下降33.1%至4.98亿元,甚至不敌互联网娱乐业务收入。

02核心业务竞争力下降

2018年底,广告监测平台Kochava爆料称,该平台监测的软件中有8款 Android APP通过滥用“授权”来诈骗广告收入。这些APP中的7款都直接属于猎豹移动旗下,而第8款软件app Kika Keyboard背后的公司 Kika 的总部虽在硅谷,但却是中国公司,且于在 2016 年获得了猎豹移动的投资。

消息一出,猎豹移动的股价应声大跌,当天跌幅接近30%。虽说猎豹移动采取一系列的行动来证明工具产品并未有涉嫌广告欺诈的行为,但丑闻的爆发还是严重的影响到了猎豹的形象。

雪上加霜的是猎豹移动月度活跃用户数持续下滑。财报显示,猎豹移动2019年Q1全球移动月度活跃用户数为4.348亿,而去年同期为5.74亿,同比下降24%。

     

从上图可以看出,猎豹移动月活用户总体呈现下滑趋势,2016年Q1是猎豹移动MAUs峰值,2018年Q3起月度活跃用户数下滑趋势明显。作为移动出海企业,猎豹移动海外移动月活占比也出现下滑,今年Q1海外月活占比70.3%,去年同期为75.4%。

此外,虽然Musical.ly、Live.me等产品均有字节跳动的影子,但显然其表现很难与国内的抖音、今日头条、火山小视频等相比,盈利能力相差更大。

虽说猎豹移动在信息流、直播、短视频与轻游戏等四个领域都有所涉足,但整体影响力并不是很大。作为一家工具产品公司也决定了它在内容运营上的劣势,不论是信息流、直播、短视频、轻游戏它都面临很强的垂直竞争对手,缺乏产品爆发力。

再来看国内市场,猎豹移动推出以《砖块消消消》《跳舞的线》为主的轻游戏表现不错,手游收入同比增长72.5%,收入达到3.015亿元人民币,但其中存在一些隐患。5月中旬,中消协发布《青少年近视现状与网游消费体验报告》,报告中点名猎豹移动旗下《跳舞的线》未设置未成年人防沉迷监护机制,用户无需实名制即可登录,甚至使用虚拟身份信息同样可以通过验证。

03转型AI强敌如林

2017年11月,傅盛在与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交流时描绘了猎豹未来3-5年的蓝图,他认为到时候猎豹有两个清晰的部分:一是以传统移动互联网为核心的业务,二是AI,通过投资猎户星空、建立行业唯一全链条AI技术。

在AI领域,猎豹移动的策略是B端C端两手抓,C端主要是智能翻译棒,B端是智能服务机器人。据Q1财报显示,本季度其他收入达3,150万元,同比增长299.2%,这一增长主要由小豹AI翻译棒在国内市场的销售所带动。

猎豹移动发布5款机器人产品

虽然报告期内智能产品的销售出现爆发增长,但对于庞大的上市公司来说有点杯水车薪。其问题主要表现在智能硬件利润单薄,智能机器人盈利不足,同业竞争对手众多。

首先,猎豹移动的智能产品爆款少、利润薄。目前来看,猎豹移动旗下打出名声的仅有小豹AI翻译棒一款产品,据天猫数据显示,小豹翻译棒售价279元版本月成交1481笔,而科大讯飞翻译机售价3499元版本月成交3038笔,几乎是小豹翻译棒的二倍。并且有数据显示科大讯飞中文语音技术市场70%以上的市场份额,再加上网易有道、搜狗等互联网品牌的加入,以及原有飞利浦、汉王、纽曼等传统品牌,竞争异常激烈。

其次,智能机器人商业化困难,盈利不足。机器人的铺设需要与使用场景高度结合,豹小秘的“人设”更像一个导游机器人,服务于写字楼、博物馆、图书馆等公共服务场合,这个属性注定其很难内置商业功能。豹小贩定位智能零售,虽然官方宣传其“容量”很大,但相对于其他无人货柜而sku明显较少,且运维成本更高。儿童陪伴机器人豹豹龙一发布就被质疑抄袭,国内智能音箱市场也已杀成红海。这意味着猎豹研发的机器人短时间内无法带来太多的营收。

况且智能产品是一个需要投入非常大的领域,这些投入包括采购、研发、人员、运维等等,也就是说其隐性成本远远大于账面我们看到的成本。

2019年Q1财报显示,猎豹移动运营总费用为7.36亿元,同比增长19.2%,同比净利润却由7000万降到了711万元,下降了89.9%。

一季度,研发费用为1.97亿元,同比增长33.7%,占营收比18.1%,上一季度这以占比为13.8%。销售和营销费用为4.37亿元,同比增长11.6%,占营收比为40.2%,上一季度为42%。财报称,销售和营销费用的增加,主要是该公司加大了对手机游戏和人工智能相关业务的推广力度。

猎豹抓住了人工智能这个机遇没错,但是要知道几乎我们目之所及的所有互联网公司都在布局人工智能,除了BAT这样的顶级巨头,还有以TMD为首的小巨头,以及科大讯飞、商汤、旷视等等一系列专攻技术的公司,这么多的竞争者中,留给猎豹的机会并不多。

进入2019年,中美关系扑朔迷离,而70%业务在海外的猎豹移动,处境只会更加艰难。

*本文作者菲兹,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节点财经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