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资讯
  • 事业线
  • 美国科技巨头最后一个华人高管离职了,沈向洋:探寻超越微软新挑战

美国科技巨头最后一个华人高管离职了,沈向洋:探寻超越微软新挑战

新芽NewSeedannie2019-11-14 18:07事业线
随着陆奇、沈向洋等人的离开,如今,苹果、微软、亚马逊、谷歌、Facebook等美国科技巨头公司的核心管理层已再无华人高管

“沈向洋离职微软……”11月14日凌晨0点左右,这个消息开始刷爆朋友圈。沈向洋的离开,意味着,美国科技巨头中再无华人高管。

加入微软23载的沈向洋,是微软公司内职位最高的华人员工,生命的一半几乎与微软一同走过。“离开微软是我一生中最艰难的决定。”沈向洋在致员工的内部信中写到,“今天,微软已经如此地成功,在人生的这个阶段,我觉得,已经是时候去开启一个新的篇章。”

值得注意的是,沈向洋的离职同时意味着,自微软首席执行官Satya Nadella上任以来,微软执行副总裁级别的高管已全部更换一轮。据外媒分析报道称,在此之前,沈向洋负责的业务逐步被剥离,转入了其他部门中,核心的必应搜索也出现了方向性的调整。此次离职,或许也是无奈之举。

媒体人郑峻评论道:纳德拉带领微软转型成功,股价从30多蹿到150,市值飙到11200亿美元,几乎和苹果平起平坐。如此成功的CEO,在过去几年对整个微软高管大换血,也不会引发什么非议。沈向洋是鲍尔默时期留下来的最后一个EVP,其他业务部门高管早就全换了自己人。只有非业务的CFO还是老人。业绩股价永远是第一位的。

from clipboard

一生中最艰难的决定,将探寻超越微软的新挑战

目前微软或者沈向洋并没有披露他离职的具体原因,但是据外媒报道,沈向洋负责的业务发生了太多的变动。

微软于2016年成立了“人工智能和研究集团”,集团共有5000多名员工,由沈向洋来统领。这个业务集团中囊括了时下一些时髦的最新技术,比如语音助手Cortana、必应搜索、以及听上去略微陌生的“环境计算和机器人”业务。

据报道,之前微软已经把许多的业务从沈向洋负责的“人工智能和研究集团”剥离出来,整合到了其他产品和服务中。这当中包括了语音助手Cortana以及“企业必应搜索”(现在更名为“基于必应的微软搜索”),均转移到了执行副总裁拉杰什•贾领导的“体验与设备集团”。

目前还不知道沈向洋下一步会做什么,但他似乎并不打算退出这个行业。沈向洋也发布了他的离职信,回顾了他在微软的历程,透露其“将去探寻超越微软、超越商业的新挑战;去思考为产业、为下一代计算科学领域的研究员和工程师们,还能多做些什么。”

沈向洋:一生中最艰难的决定

同事们,

11 月,对我来说,在过去的二十三年里,具有非常特殊的意义。1996 年 11 月 4 日,我在雷德蒙德加入了微软研究院;1998 年 11 月 5 日,我参加了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创建仪式;2007 年 11 月,我作为搜索产品研发工程副总裁正式加入必应团队;2013 年 11 月,我成为执行副总裁、加入高级管理团队,主管技术与研究;而今天,2019 年 11 月 13 日,一切圆满始终。

能在这样一家伟大的公司,纵贯研究院与产品研发团队,其至上体验,永生难忘;感恩之情,无以言表,惟有深怀于心。

能与一群计算与技术产业最聪明的人一起共事,能有机会来参与解决人类面临的巨大挑战并帮助公司塑造「下一个未来」,我深感无比荣幸;能够帮助推动计算科学的发展,尤其是与微软研究院和学术界这么多才华横溢、成绩斐然的研究员与学生共同创新,我更感到无上荣光;我们在必应搜索领域的那些铁尺寸进——提升搜索质量和性能、提高广告盈利和用户体验,以让对手胆寒之势持续推出包括 Bing for Business 在内的全新产品;这一切都让我倍感难忘。而更让我珍视和骄傲的,是我们缔结的友谊。

离开微软是我一生中最艰难的决定。今天,微软已经如此地成功,在人生的这个阶段,我觉得,已经是时候去开启一个新的篇章;去探寻超越微软、超越商业的新挑战;去思考为产业、为下一代计算科学领域的研究员和工程师们,还能多做些什么。

我为你们感到自豪——为微软、为人工智能和研究事业部、为微软研究院、为搜索和广告新闻团队、为必应团队、为亚洲互联网工程院、为亚洲研究院,也为我们共同的成就而自豪!我将会非常想念大家。我相信,大家会在萨提亚和凯文的领导下,继续取得新成就。

过去二十三年中,我学到很多,其中最大的心得就是——我们虽无法预卜未来,但能够做最好的准备:坦荡、宽容、善待他人。

谢谢你们,我的朋友们!

23年微软生涯,AI教父的贡献

沈向洋是目前微软公司内级别最高的华人员工,也是美国科技公司职位最高的华人员工,其在微软的职业生涯和成就跨越了二十多年,遍布多个大洲。

1991年,沈向洋以全美计算机专业排名第一的成绩,进入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学院。1996年,他获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学院机器人专业博士学位后,在陆奇的引荐下,加入设于美国的微软研究院,担任研究员,也是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创始成员之一。

此后,沈向洋建立了搜索引擎 Bing,后者已成长为一个强大的业务,并已帮助微软构建了关键的云计算和人工智能技术平台。

沈向洋帮助微软形成了「人工智能+研究」的策略,帮助微软加速了研究投入的应用、产品的人工智能创新和客户交付。在沈向洋的领导下,微软研究院持续建立自己的声誉和影响力,微软任何一款产品,任何一个技术领域都受益于微软研究院。我们熟知的微软必应 (Bing) 和小冰、小娜 (Cortana) 等产品部门,均在沈向洋麾下。

2013 年,陆奇与沈向洋先后升任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汇报给时任微软 CEO 史蒂夫•鲍尔默;2016 年,陆奇离职微软加入百度任总裁。随着沈向洋宣告离职,鲍尔默时期的微软执行副总裁已尽数离开微软。

在国内,沈向洋几乎化身微软人工智能业务的代言人,这也解释了他为何被微软称为“中国先生”。微软小冰在国内目前已更新至七代,每一场发布会沈向洋都会前来站台。今年8 月,在上海举办的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沈向洋还宣布微软亚洲研究院推出“麻将AI”。

如沈向洋在内部信所言,其在微软的事业虽然告一段落,但在产业、以及计算科学的尝试才刚刚开始。

沈向洋下一步,创业?

随着陆奇、沈向洋等人的离开,如今,苹果、微软、亚马逊、谷歌、Facebook、英特尔、IBM、高通等美国科技巨头公司的核心管理层已再无华人高管。

在沈向洋之前,上一个获得“美国科技巨头公司中最高职位的华人高管”头衔的明星高管是百度前COO,如今YC中国的掌门人陆奇。

也是在1996年,35岁的陆奇从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博士毕业,加入IBM Almaden实验室。1998年,陆奇离开IBM加入雅虎,此后升任资深副总裁、执行副总裁。

2008年年初,微软拟446亿美元收购雅虎,但遭到了时任雅虎CEO、联合创始人杨致远的拒绝。虽然微软没有成功收购雅虎,微软CEO鲍尔默并未死心,与陆奇深谈了6个小时,挖走了将当时决定回国创业的陆奇。有媒体报道,当年也是沈向洋向鲍尔默极力推荐的陆奇。

2013年,陆奇升任微软集团全球执行副总裁,“华人在微软最高职位者”、“华人科学家的高峰”、“硅谷华人传奇”光环加身。多年以来,陆奇都是大陆华人在美国科技行业的最高职位者,直到2016年9月,陆奇离职后,这些光环落在了沈向洋身上。沈向洋也就成为了微软核心管理层唯一的大陆华人高管,也是美国科技行业的华人最高职位者。

沈向洋规划离职已有些时日。纳德拉发送公司邮件称,沈向洋已经决定在明年年初离开微软,翻开职业生涯下一章,他在离职后会继续出任纳德拉和比尔•盖茨的顾问。微软现任CTO凯文•斯科特(Kevin Scott)将承担起领导微软AI+研究院的职责,任命立即生效。

效力23年,沈向洋艰难的离开了微软,下一步他将何去何从?如内部信所言,沈向洋投身创业亦或是继续在学术界研究概率都极高。

科技圈静等沈博士归来。

*本文为新芽NewSeed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新芽NewSeed(微信公众号ID:pelink)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新芽NewSeed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