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互联网解禁谷歌抢先入场,中国互联网该向硅谷学点啥?

新芽NewSeed2019-11-22 15:04事业线
从古巴、拉美等相对边缘化的第三世界国家来看,它们对互联网需求度大,但市场远未饱和。
曾经不能上网的古巴,在近两年开始解禁,有了诸多变化。
截止到去年底,古巴还是全球最后几个手机还未连网的国家,但在去年12月6日起,古巴彻底告别了过去,实现了手机全面联网,当时有530万用户申请手机上网服务,约占古巴人口总数的一半。截止到今年8月,古巴已售出1700万个数据套餐,每天约有25万人使用手机上网服务。
而古巴的变化还不仅如此。在今3月,古巴开始在部分地区试行4G上网服务,截止8月份,古巴的4G网络用户量已经从最初选定的一万人用户迅速增加到到10万人次。
而随着手机互联网服务的普及,网约车服务在古巴快速滋生萌芽,它不受线路限制,可以由司机定价,但它不再享受国家的油价补贴,颇受古巴尝鲜用户的好评。
尽管当下,古巴网约车注册用户不多,但能够看到互联网解禁之后,古巴人的生活带来了明显的变化。
资料显示,在公共网络方面,古巴全国已经安装了1,400个Wi-Fi热点,现在有80,000个家庭可以上网,250万个古巴人拥有3G连接。此外,古巴还有670家可以上网的咖啡厅。
与此同时,谷歌、Facebook与爱彼迎等互联网巨头在古巴均已解禁,谷歌已率先入场揽活,成为第一家进驻古巴托管内容的国外互联网公司,今年与古巴电信垄断企业ETECSA达成谅解备忘录,共同探讨古巴境内的互联网连接问题。

古巴在过去多年是一个不能上网的国家


或许许多人还不了解古巴人面临者怎样落后的互联网现状。因为在2017年之前的过去20年中,古巴处于“互联网隔离”状态。早在2015年前后,当时《华尔街日报》称,古巴互联网的渗透率大概只有5%,即在古巴95%的家庭没有网络连接,为全球最低。

古巴长期以来对网络信息的获取进行着严格的管控,网络接入权限都集中在政府、外企和酒店。也有部分互联网可以用做商业和教育用途,但古巴群众没有免费或付费的公共网络可以使用。
外媒报道称,一些到过古巴旅行的游客曾在首都哈瓦那的网吧体验过每小时4美元上网费用,几乎相当于古巴人平均周收入,而酒店的上网费高达每小时7美元,超出了大多数人的承受能力。也就是说,在目前中国通过手机上网已经随处可见稀松平常,但在古巴却是不敢想象的奢侈的事儿。
但尽管条件艰苦,却并未能阻挡古巴年轻人对过互联网世界的拥抱。比如古巴人可以通过一个叫El Paquete (每周包裹)这样一个离线的系统获取电影、动漫、YouTube 视频、电视剧、应用、软件更新、书籍杂志的电子版等互联网内容。
据了解,El Paquete始于多年前,由一小群神秘的古巴人每周制作一次。这些数字内容被拷贝到移动硬盘上,然后通过成百上千名下线分销商进行分销,形成了一个非正式的销售网络,购买这些内容的用户每周的平均消费是1美元左右。
在古巴,El Paquete一直游离在政策的灰色地带传播,在古巴有着巨大的影响力,El Paquete也被称为U盘上的互联网。
古巴政府其实也有改善互联网的意向,但是长期以来都处于美国的经济封锁与制裁之下,对美国有着天然的不信任,自然连带着对于美国的科技巨头也抱有不信任的态度。

当前古巴政府对互联网的改善行动,也是基于各种因素权衡之后的结果,毕竟当整个世界均已联网,古巴人不能自绝于世界,成为一座孤岛。此外,餐馆、咖啡馆等处得以为消费者提供Wi-Fi,也有助于提振古巴的旅游业。

中国互联网巨头没有抓住古巴的机会


互联网世界格局,未来很明显是中美互联网巨头的战场。国内互联网公司出海意愿正在越来越强烈,这也不是没有原因。

根据QuestMobile的《中国移动互联网2019半年大报告》,中国移动互联网月度活跃设备规模触顶11.4亿,2019年Q2用户规模单季度内下降近200万。整个互联网产业突围方向要么转向尚未充分挖掘的下沉市场,要么转向海外市场。
艾瑞咨询《2018年中国移动互联网出海环境全揭秘》显示,2017年Q4出海企业已达到720个,中国互联网的出海的主流方向是东亚、北美、东南亚等地。Tiktok是少数在美国市场进展不错的玩家。
古话说“蚊子肉虽小也是肉”。但我们发现,中国互联网出海往往是各种利益权衡之后,才会做出非常谨慎的选择,喜欢一窝蜂扎堆于某一市场,把蓝海玩成红海。从今天来看,中国互联网出海市场的选择,普遍盯着两大市场,一个是印度,一个东南亚诸国。
为什么?因为东南亚华人聚集,印度是人口密集,前者是文化同宗同源,后者是人口红利广阔。但与高调进军东南亚与邻国印度相反,市场版图庞大的欧洲市场,以及那些经济发展水平不高、距离本土市场太远的第三世界市场——拉美、非洲、古巴等市场,都是中国互联网不愿意触碰的市场。
正因为如此,尽管古巴过去在对中国示好,但中国互联网忽略了这里的机会,或者说看不上这里的机会,我们看到,过去几年,几乎没有厂商愿意在古巴有所行动或者投入,也因此,丧失了在古巴抢占先机的最佳时机。
硅谷巨头对那些互联网基础设施尚未开发的土地所表现出来的兴趣与欲望就像狼瞧见了羊窝,扩张雄心远超中国互联网巨头。
早在2014年6月,谷歌CEO埃里克·施密特就已经率高管团队去古巴展开了调研。谷歌曾通过古巴的独立网络杂志表示:“我们是全世界最大的网络基础设施公司之一,我们可以发展这个国家的基础设施。古巴在绕过电缆,直接跳入移动终端方面很有潜力,就如同非洲那样。”
尽管Google曾向古巴提出以低成本提供高速移动互联网接入,效仿非洲,但古巴当时没有接受Google的提议,而是更倾向于中国。
据当时资料显示,古巴政府计划在2020年前,为古巴家庭提供基于ADSL的宽带上网服务,但合作援建方可能来自中国的公司。
彼时美国CNBC网站也指出,在一份流出的疑似古巴政府的文档显示,古巴政府或将与中国的公司合作,以ADSL的形式为古巴架设互联网接入设施,古巴人民上网将按照不同的网速、流量与访问网站类别付费。
笔者曾经指出,随着古巴逐步放开网络限制,PC、智能手机、平板等厂商与设备将会迅速涌进这个市场,与此同时,各种各样的软件也将进入这个市场,加之古巴政府在政治意愿上倾向于中国,中兴华为作为开路先锋搭建互联网基础设施之外,也为顺带中国手机厂商、互联网巨头进入古巴提供了巨大的机会。
但是,这些机会国内互联网公司并没抓住。在2016年,古巴和谷歌公司签署了一项高网速的协议,但是因微妙的意识形态与文化层面的原因,该协议迟迟未能推进,但在今年,谷歌与古巴电信企业达成谅解备忘录,重新商讨古巴互联网连接问题。在今年4月,谷歌在古巴的服务器上线,谷歌由此成为首家进驻古巴托管内容的国外互联网公司。
企业家精神的古巴”一书作者巴鲁大学教授泰德·汉肯(Ted Henken)曾经就预测到了,谷歌的动力来自于古巴政府扩大互联网普及率的巨大压力。考虑到互联网,古巴政府已经意识到2、3年后古巴外国游客将会急剧增加,他们不能总是对互联网说不。
在谷歌之外,美国网络视频内容提供商Netflix在古巴推出了服务,房屋租赁网站Airbnb也进入了古巴市场。而尽管到今天,古巴也在试图促成中国互联网企业和在线支付巨头进入,但依然没有中国互联网公司愿意叩门而入。
我们会发现,西方互联网巨头一直以来都有敏锐的全球视野,总在全球各地寻找机会,一旦嗅到红利,往往能抢敌机先迅速布局,而不是纠结于市场规模大小与短期的投入产出比。
但从谷歌在古巴的行动可以知道,谷歌更注重互联网基础设施的投入,试图掌控古巴底层互联网基础权限,这与Facebook在非洲当年成立了Internet.org 组织,推出Internet.org 应用有异曲同工之妙,Facebook当年的话术是说为了让全球的穷人都可以上网,Internet.org可以克服非洲缺乏高速网络连接的障碍,但目的则是掌控互联网底层基础设施,稳固自身在非洲的基本盘。

从古巴看第三世界国家的机会,该向硅谷学点啥?


可以知道,在争夺市场蛋糕的能力与跨海布局的雄心与战略格局层面,在对本土化互联网基础设施投入服务层面,在长期主义思维与深耕本土服务的意识层面,中国互联网公司与硅谷巨头尚存巨大差距,也是国内巨头该向硅谷巨头学习的地方。

前面说到,随着中国互联网巨头在海外的活跃度提升,它们对于海外市场的扩张欲望越来越强。从目前来看,非洲拉美、古巴、朝鲜、中东、巴基斯坦等诸多互联网尚未普及的地区,未来都可能成为中美互联网对决的战场。

根据互联网女皇2019年互联网报告指出,在非洲和中东,有最有潜力的互联网用户。在数字支付、数字化配送、智能音箱和短视频领域,全世界范围内都正快速增长。
而根据《中东经济文摘》报道,美国思科公司虚拟网络指数报告显示,2022年,中东非洲地区互联网用户数量将达到5.49亿,比2017年的数字增长近2亿,到2022年,中东非洲地区互联网用户数量将占全球互联网用户数量的11%。
当然,中国短视频玩家已经看到中东的机会,根据SensorTower商店情报数据显示,2018年期间,中东地区短视频/直播应用TOP20榜单中,其中前十名中国占据9席。但问题在于,涉及到社交、电商以及搜索、出行、餐饮、旅行等刚需性领域的玩家,在古巴布局的少之又少。

而硅谷一众各领域的巨头早早已经在中东构筑自身的网络影响力,分食各领域的蛋糕。

比如YouTube视频在中东的日均播放量超过3.1亿次,位居全球第二,Facebook在中东是全球增长最快的区域,Twitter、SnapChat在中东也成为热门应用。

此外,Netflix今年宣布阿联酋及中东地区扩张计划,Netflix早在2016年就进入中东市场,当时从内容成本到本土竞争对手的竞争,都让其扩张受阻。但在今天,Netflix已经坐上了中东流媒体平台第一把交椅。
据Digital TV Research的首席分析师Simon Murray表示:Netflix在中东和北非地区占据着主导地位。由于Netflix比其阿拉伯的竞争对手占据了更多的市场区域,成功突破了地理区域的限制。
而Uber、亚马逊都在中东忙着大手笔收购——比如Souq.com品牌被“亚马逊中东”替代,Uber收购了中东本土品牌Careem。
再看拉美,拉美有6.5亿人口,其中许多拉美人在2011年智能手机普及的阶段才开始使用互联网,而几乎所有的互联网用户都通过手机等移动设备上网。
中国互联网巨头在拉美也并非毫无行动,早在2014年,百度宣布在巴西推出葡萄牙语搜索引擎;2014年,阿里巴巴速卖通网站在巴西收获的访问量超过1200万。而在2018年,腾讯1.8亿美元投资巴西最大金融科技公司Nubank,而滴滴出行也在巴西承接了99 Taxi的业务。
但相对而言,硅谷巨头行动力更为迅速,普及扩张速度远非中国巨头所能比拟,比如拉丁美洲目前是Spotify和Netflix增长最快的市场。墨西哥和巴西的社交领域基本被Facebook Messenger,Instagram和WhatsApp垄断。Uber排名前三的城市在拉丁美洲,沃尔玛和亚马逊已经成为拉美第二大经济体......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的友好邻邦巴基斯坦也是一个潜力市场,多年前联合国国际电信联盟关于信息通信技术发展的报告,巴基斯坦在全球166个参评国家中排名第142位,属于网络连接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但巴基斯坦也在有意识的拥抱互联网。
近年来,巴基斯坦电子商务发展势头迅猛,据巴基斯坦中央银行统计,仅2017年1年间,完成银行注册的巴电商公司就从344家激增至905家。
在巴基斯坦,中国互联网其实是占据着天时地利与人和的最大优势。但这么多年来,除了去年阿里全资收购巴基斯坦最大的电商平台Daraz之外,再无其他巨头的动作。
古巴、巴基斯坦、拉美、中东等国家的机会与红利其实就是一个样本,从中或能透视第三世界国家的机会与红利,也能透视中国互联网玩家对空白市场的犹豫以及战略眼光与行动力不足的弱点。
从古巴、拉美等相对边缘化的第三世界国家来看,它们对互联网需求度大,但市场远未饱和,全球互联网世界的繁荣与它们关系不大,他们的网络疆域与市场蛋糕暂时并不属于任何一家,但随着未来互联网巨头竞争加剧,其市场蛋糕也或将重新划分。
多年以来,国内互联网公司一直将重心放在扎根本土,硅谷巨头都是放眼全球,他们在海外市场的开拓,往往不从该地的市场用户规模与投入产出比去看待一个国家或地区的潜力,而更注重放在一个长远的战略框架之下,实现文化影响力的扩张,通过互联网服务的基础设施接入去影响到当地的生活,当本土用户对其服务产生足够的依赖,它们便可以从更多维度去深耕用户价值。这种战略思路是中国互联网出海应该学习的。
整体来看,中国互联网对待非洲、中东、拉美市场的关注热度并不高,许多投资布局更具投机性,比如在中东,短视频玩家都是一窝蜂地上,其他领域鲜见布局,当下也看不到在中东扎根的战略持续性与稳定性;许多海外创业者都是捅一竿子发现效果不好就及时撤退,当然这也是正常的商人思维。
毕竟,互联网出海,并不能单纯复制中国的经验,与当地的经济稳定性、市场规模、消费水平相关,但更多的也与眼界、长期主义战略与深耕海外区域市场的决心有关。
况且目前海外移动互联网发展进入了Copy From China的阶段,谷歌在学习百度头条做信息流,Facebook在学微信,学完微信又模仿抖音推出了Lasso等。
在今天,虽然有抖音、Musical.ly和快手在海外成功,但整体互联网的现状依然是墙内开花但墙外不香。随着国内市场用户增长势头已去,放眼全球已成大势所趋,尤其是全球市值前30大互联网公司榜单,其中美国18家,中国7家。中美互联网巨头的海外对决在所难免。

中国互联网出海的战略目标地一般是先易后难的,从避开硅谷大厂的主力战场开始。但从一个更高的视野来看,应该从学习硅谷巨头的战略思维入手,须知文化上的输出是软实力,能啃硬骨头,才能从根本上提升在海外市场的影响力与竞争力。

而相对于过去重资产公司扎根本土并受制于物流、海关、语言等条件限制,进行一城一池的海外扩张不一样,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全球化普及,互联网轻资产公司需要的人力越来越少,在技术、资源与资金、用户与产品优势的助推下,扩张的速度其实更快,难度也更低了。
说到底,国内互联网巨头走到今天,也是时候要有点格局与雄心了,进攻是最好的防守,能看多远,走多远,眼界决定了未来的路。
*本文作者,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新芽NewSeed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