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iPhone不用二选一了,但给我们提了个醒

热点微评王新喜2020-08-24 10:51事业线
微信与苹果不用二选一了。

早在8月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以保护国家安全为由对微信及其母公司腾讯提出指控,禁止美国企业及个人未来与腾讯进行交易,该事件引发了业内热议。

但当前根据彭博社报道,有消息人士称特朗普或将允许美企继续在中国使用微信,其中就包含了允许微信继续上架苹果商店。根据知情人士的说法,原因在于,美国的高级政府官员与一些公司接触,他们发现完全禁止中国腾讯公司旗下的微信应用程序,可能给美国科技、零售、游戏、电信和其他行业造成毁灭性的影响。

微信与苹果不用二选一了。

微信的反制能力

华为、中兴、TikTok在与美国禁令的博弈中,均对美国欠缺对应的反制能力,但是微信让特朗普政府意识到了,具备基础设施价值的微信不仅是中国用户基本离不开它,甚至很多美国人、美国公司同样离不开微信。

说到底,微信生态所牵涉的各行业利益群体的广度实在太大了。

其实很多人本身是想看看,到底是微信的黏性大还是iPhone的需求大,数据说明了一切,早前有调查数据显示,选择微信与选择iPhone是20:1。在多数的调查中,选择微信的用户均是碾压式的超过选择iPhone的用户数。

微信的用户黏性在中国要远远大于苹果。天风国际的分析师郭明琪此前分析报告,如果苹果App Store在全球范围内下架微信,那么iPhone出货量将下滑最高30%,其他硬件产品将下滑最高25%。有人按照2019年iPhone手机出货量1.96亿部来计算,苹果可能会损失5800万台以上的出货量。

当前苹果市值已经爬到了2万亿市值美金的高度,资本市场对苹果的期待非常之高,不希望苹果在任何一款重大产品、任何一个重大决策上存在失误。

尤其当前的苹果在中国市场面临着颇为严峻的竞争态势,华为的手机总销量在今年已经超过了苹果,成为中国市场份额最大的厂商。

苹果的主要组装工厂、核心供应链在中国,苹果和微信之间的博弈,对苹果的产业链牵扯非常大,两者本身是一种相互依存的产业链和生态关系,如果iPhone与微信必然要二选一,苹果在中国市场的销量大滑坡将会严重打压苹果的市值。这是特朗普也是库克都不愿看到的。

当然,微信的黏性不仅仅体现在它对中国用户的重要性,也体现在微信本身具有操作系统的属性,它对美国科技、零售巨头具备强大的反制能力。

这种反制能力体现在,它不仅仅影响到苹果iPhone的营收,甚至对美国众多依赖微信与中国市场开展业务的美国公司造成了冲击与影响。

从旅游业来看,美国媒体指出,2019年中国赴美游客为280万人次,旅行相关消费高达313亿美元,前往美国的280万中国游客只占到美国国际游客总数的3.5%,但他们却占了总消费额的13.4%。

同时,中国游客在美国停留期间的人均支出要比其他国家高50%以上。但是中国游客习惯于使用微信和支付宝消费,越来越多的美国酒店、超市、娱乐场所等均已经支持微信支付。一纸微信禁令,将使得美国的旅游与零售酒旅业务遭受重大打击。

此外,对于那些需要面向中国开展业务的美国公司而言,微信是消费者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无论是沟通、社交还是工作,以及购买咖啡到机票,都离不开微信。

有美国创业公司表示,与中国的供应商联系,如果通过电邮沟通,几天都收不到回复,而微信可以立刻联系到。关闭微信,意味着关闭中国与美国之间的个人通信以及切断企业业务往来的沟通,这些禁令将可能伤害到这部分依赖微信沟通的中小企业。此外,从百思买、沃尔玛、星巴克、耐克、麦当劳肯德基等等品牌,几乎所有在中国有业务的美国消费品牌都极度依赖微信的支付交易与生态网络。

在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主席克雷格艾伦看来,微信有点像电力,在中国,你需要在任何地方使用它。

现在微信的市场地位、模式以及应用,其实已经很难替代了。从国内外来看,没有第二款软件与平台能够替代微信担当中国和美国两国个人与个人之间的沟通桥梁作用。

美国的社交软件如FaceBook也学习微信,推出小群、一对一聊天等功能,但无论是用户习惯、体验层面,美国华人华侨以及中国和美国的企业、个人沟通依然更习惯微信。

从tiktok到微信,我们会发现一个规律,一旦做到美国本土的互联网巨头通过模仿跟进策略但依然无法替代的时候,可能就会成为被美国盯上的目标了。

从网上近期的各种调查看,绝大多数中国网民愿意为了微信而放弃iPhone,但事实上,在人们对微信的表露出充分自信的情况下,微信其实也不能失去苹果。

一方面是iPhone用户的付费能力更强,依赖App Store生态,腾讯系游戏产品的盈利也更为稳健。iPhone在中国市场这么多年的发展,有大量的存量用户,强行将微信从App Store中隔离,对微信并没有好处。

早前有数据显示,iPhone手机全球用户超10亿,中国有4亿。即便用不了微信,但iPhone作为一款备用机的价值与用户群体依然大。

此外,假设一下,如果iPhone应用生态中熟人社交产品呈现空白,必然会有大量社交玩家涌入,针对iPhone推出各种熟人社交产品来抢夺该市场,虽然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微信留下的空白,是很多微信的竞争对手所垂涎的。

让苹果为难:或与特朗普的制造业回归战略相关

iPhone与微信二选一,是一种双输。当然,这背后,对苹果的伤害更大,因为它有可能会在中国市场被彻底边缘化。特朗普其实也能看到这一点,特朗普打出这张牌其实也是一种与苹果的博弈手段,让苹果在制造业回迁美国的问题上能做出一定的妥协与让步。

其实特朗普自从上任以来,心念念的就是美国制造业回归,而且过去多次表态希望苹果能够将iPhone制造搬迁到美国。库克也很无奈,毕竟,美国制造业已经今非昔比,在美国,除了工人薪资成本极为高昂之外,其他的生产设备、元器件成本也颇为高昂,美国已经没有大量熟练的产业工人。

有人算了一笔账,即使把通用电气、通用汽车和福特公司的所有员工加起来,仍然比富士康在中国四家工厂的人数少20%。加之原材料零件生产配套设施的缺失,也没有完善的上游供应链产业集群——在美国已经没有足够的产业工人与制造业零部件供应链能够支撑iPhone全产业链的运转。

iPhone的零部件是一个标准的全球供应链分工,而组装部分离不开中国。在过去,特朗普多次催促库克将制造业搬回美国,但库克并不理会,在去年11月,库克对外重申,苹果绝对不会将iPhone生产线迁移至美国本土,因为中国制造不可替代,这算是一种对特朗普的回应。

特朗普对此也想通过关税来说服苹果回迁,表示“不会给苹果Mac Pro电脑的中国造零部件减免关税。在美国制造这些零部件,就没有关税!”

在今年8月初,特朗普誓言要“将为那些把工作机会从中国带回美国的公司提供税收抵免。”在10个月内创造1000万个就业机会。

当前大选在即,特朗普发过的誓言要兑现,特朗普突然要制裁微信,背后的一个战略目的或许也是给苹果压力,这本质上可能也是一种与苹果的博弈手段,让苹果在搬迁供应链回美国的问题上能够适当妥协。

那在这样一种极限施压的情况下,苹果会不会就范,被迫把产业链转移?毕竟,在去年,苹果就已经把最新的Mac Pro生产线由中国迁回美国,不过相对而言,苹果可能基于压力,再划一小部分产线迁往美国,而苹果当然更想把生产线迁到越南、印度这种人工成本更为便宜的地方。

虽然库克在iPhone全球化生产的大原则上不会妥协,然而在将供应链全球化分散方面,其实也早有计划,库克也曾表示,iPhone是全球化生产的产物,不单单是生产线在中国的事情。

特朗普拿微信牌对苹果的施压,相当于在苹果的iPhone供应链分散政策上再推了一把。从制造业转移趋势来看,苹果这种趋势也已经颇为明显。比如AirPods Pro开始在越南生产,日前印度媒体《印度时报》报道,苹果公司的一家制造商正在转移六条生产线到印度,期望从印度出口价值约50亿美元的苹果手机。

苹果将产能外迁对于中国来说,并非利好消息,因为从产业公地的角度来看,任何一个产业的兴衰,都不是孤立,而是牵一发而动全身。苹果供应链工厂业务代表的是高端制造业,苹果将供应链迁往他国,会让其他发展国家的制造的手机生产与组装、研发能力得到强化,这反过来可能会导致中国手机制造业的竞争力被削弱。

一个趋势是,国内大厂也在往外跑,从国产手机厂商来看,比如我们知道的是,几乎所有的中国手机厂商都在印度设立了工厂。在去年,三星也关闭了在华最后一家工厂。

曾有制造业厂商表示,越南制造对中国制造有直接的竞争关系,尤其是中低端产品。随着中国劳动力成本上升、跨国企业的制造业向其他更具有性价比优势的国家转移或者回迁本国,中国低附加值产业尚未转型成功,如何在全球制造业再次分工之前形成核心优势向上游迁移,也将是国内制造业需要思考的难题。

操作系统与超级APP的博弈

iPhone封禁微信背后的本质是操作系统与超级APP的对决。虽然iPhone大概率不会下架微信,但微信离不开iPhone系统生态也是事实。

况且,拥有操作系统控制权的一方掌控了APP生杀予夺的大权,一个十几亿人离不开的社交软件,一个被称之为商业底层的“电力系统”,绝对的生存权却并没有掌控在自己手里,这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虽然很多网友认为,大不了不用iPhone,买国产手机用Android系统玩微信不香吗?但问题是,Android的控制权也在谷歌手中。

当然我们知道,因为有AOSP,安卓系统的很多功能全球多国都参与了开发,比如安卓的文件管理系统开源是国内厂商参与做的,开源的东西是没办法禁的,只要遵循Android的开源协议与开源机制,其他厂商完全可以在已经开源的Android之上发展自己的Android系统。这意味着国内的安卓不受谷歌管制。

但也有人谈到极端的情况下,到底会发生什么也不好说,毕竟,Android的控制权还是在谷歌手里,退一步说,国内超级APP要扩展海外市场,都需要依赖海外的苹果和谷歌全球应用程序商店。

但这其实也是提了个醒:一方面是做成一个自主操作系统的重要性关乎超级应用的生存问题,一方面是在中国和美国大环境下,如何应对iPhone等手机厂商制造业产业链的转移问题。

从操作系统来看,在去年,华为虽然发布了鸿蒙操作系统,但从当前的进展来看,操作系统的路比想象中要艰难。

不过,华为在海外的HMS生态在高速增长,华为终端负责人余承东表示,华为HMS生态目前仅次于安卓、iOS,全球排名前三。

在目前美国持续打压的外部环境压力之下,华为已经开始考虑更多的自主终端计划,搭载鸿蒙系统的手机正在计划之中。

此外是中国电子近日发布银河麒麟操作系统V10,该系统可以原生支持安卓应用,将安卓适配软硬件无缝迁移到国产平台上来。充分适应5G时代需求,打通了手机、平板电脑、PC等,实现多端融合。

但需要理性看到,从今天的条件下,无论是做物联网、还是手机端操作系统的难度比先烈们面临的困境有过之而无不及。众所周知,一个操作系统能在各类硬件平台上跑起来不难,难得是一个成熟的应用体系——包括各领域设备上层开发的APP应用,场景测试等诸多适配。

虽然鸿蒙能用作手机端操作系统,但它取代Android的概率微乎其微,毕竟安卓系统近十年来积攒下来的庞大生态,鸿蒙系统想与之对决,要站住脚跟难度尚且巨大,如果去兼容安卓,也涉及到效率与生态的问题。加之从最近华为的来看,光是解决芯片供应这件头等大事,已是夜不能寐了。

未来5G时代,微信与鸿蒙操作系统合作可能是一步带动应用生态的好棋,但路到底好不好走,还很难说。

iPhone与微信二选一的背后,给我们提了个醒。如前所述,一方面,特朗普打出微信牌的背后,某种目的也在于,美国制造业回归政策的推行,需要依赖苹果这张头牌效应,用微信给苹果施压,加快iPhone供应链回美国或分散化。

手机制造业只是中国制造业的一环,也是一种信号的彰显。这其实提醒国内,在国内越来越多年轻人宁愿送外卖也不愿进工厂的当下,制造业的人工成本变高了,制造产业对人才的吸引力变弱了,产业升级势在必行,如何避免国内制造业竞争力弱化,如何稳住国内制造业供应链竞争力的难题是客观存在的。

而本土操作系统迟迟无法破局的难题与隐患也开始影响到应用层的产业竞争。在中国,超级APP正在成为影响人们生活方方方面的举足轻重的产品,正在成为商业基础设施,而这种基础设施的稳定性还需要更稳定的操作系统底层的自主性作保障。

虽然说它的成败未定,但就战略意义上来说,这样的开端对于中国的科技产业至关重要,人们对于中国科技产业爬到食物链的顶端,掌控顶层核心环节的话语权有着莫大的期待。从目前的国际大环境来看,迈出这一步越快越好。


*本文作者王新喜,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热点微评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

热点微评

TMT领域知名自媒体作家。客观分析,冷静思辨,分享有价值的观点。百度百家、虎嗅网、钛媒体等自媒体平台认证作者。个人微信公众号:redianweiping

最近更新文章

热 点

相关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