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淡季付费共享自习室,行业进入“无人区”?

微信公众号:猎云网步清尘2020-01-22 10:07事业线
也许,在探索并验证新的商业模式前,付费共享自习室仍旧不会有专业投资入场。

随着考试季的结束,加上年关将至,付费共享自习室的生意“有点凉”。

据悉,此前的备考旺季,多个付费自习室都曾出现过用户预约满座,一座难求的“盛况”,这从一定程度上证明了,大众对于自习空间的确存在需求。而随着淡季的到来,人们也愈发意识到,付费自习室要发展成为一个行业而非简单的一门生意,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经过此前包括央视在内的各大媒体一轮狂热报道后,付费自习室进入了沉寂期。

脱离了媒体强聚光灯式的关注后,如今的自习室是怎样的一番景象呢?

自习室行业进入淡季,门可罗雀

近日, 猎云网走访北京部分付费共享自习室发现,与此前“一座难求”的盛况相比,如今的共享自习室已是门可罗雀,略显冷清。

丰台一家开在小区里的自习室老板告诉猎云网,平日中午、晚上和周末,到自习室来上自习的人会多一些,现在很多学校已经放假,这段时间已经很少有人来了。

1月8日上午10点,猎云网探访了丰台区的趁早专业自习室,探访当日,猎云网注意到,从早上10点到下午1点,仅有3人来到该自习室。同日下午3点,猎云网走访了位于中关村的肆阅空间自习室,猎云网注意到,从下午3点到5点左右,在自习室里自习的用户不到15人。

心流造物是北京最早运营的自习室品牌之一,从2018年4月第一家门店开业到现在,已经有近2年的时间,目前已经开出了3家门店,最新开的一家门店位于某高档小区内。

1月19日,猎云网走访该自习室发现,从早上9点到下午7点,来上自习的用户不超过10人。前台工作人员告诉猎云网,进入12月份,大部分考试都已经结束了,加上临近过年,很多人回家,自习室的生意目前正处在淡季。

突然火起来的自习室,营业高峰期上座率曾超80%

自习室在国内兴起,与大家日益增长的学习需求密切相关。猎云网了解到,考研/考证党以及有自我提升需求的职场人士,是付费共享自习室的用户主力军。

据教育部统计,2020年,国内考研的报考人数达341万,创下历史新高,除了考研大军外,考公务员、司法考试等多个考试日期集中在一起,备考大军声势浩大;除外,有相关调查显示,超过七成的受访者会利用闲暇时间“学习和课外自我充电”。加上公共学习空间资源紧缺,付费共享自习室这门生意随之迅速风生水起。

心流造物前台工作人员告诉猎云网,9-11月份是自习室的营业高峰期。高峰期时, 心流造物位于中关村铸城的自习室,60多个座位,来自习室上自习的能有50人左右,上座率曾一度超过80%。

此前付费共享自习室的“火爆”生意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据央视新闻报道,2019年全年,全国各地就新增了近千家付费共享自习室。北京的尤为火爆,据媒体报道,大众点评内部工作人员表示,根据后台查到的数据,北京每天平均有3家自习室申请开业。

其实,早在几年前,自习室就已经在国内出现了,但一直“不温不火”。心流造物创始人心流造物曾发文表示,作为业内人士,连自己也不知道自习室为什么在这个时间节点突然就“火”了起来。

难摆脱“二房东”标签,商业模式遭质疑

伴随着付费共享自习室近乎疯狂的扩张态势,有媒体称,付费共享自习室行业或将成为共享经济的一个新的风口,更有媒体将2019年定义为“付费共享自习室元年”。

但是目前,国内不少消费尚未养成为学习空间付费的消费观念,是自习室行业面临的一大挑战。

猎云网随机调查了解到,有消费者认为,在印象中,自习室应该是一种免费对外开放的资源。对于他们来说,学校的图书馆、咖啡厅、校外的免费图书馆,都是很好的学习空间,对他们来说,即使是在“人多拥挤”的情况下,付费自习室也不是其“最优的选项”。

艾媒数据的一份调查显示,对于付费自习室的营业模式,有超过四成的网友表示不认可,也不会选择去共享自习室消费,还有超过三成的用户表示网民比较认可,但不会选择去付费自习室消费。

此外,“盈利模式单一、门槛低、可复制性强、没有明显壁垒”等一系列质疑也随之而来。

方塘自习室是重庆的一家自习室,创始人 “老塘”对猎云网表示,门槛低,既是这个行业的真相,也是它的表象。“正是因为低门槛,很多人往里面冲,扰乱了行业秩序。”

而真相是,自习室要想长久,不仅仅是给用户提供一个空间、几张桌椅,台灯等简单的空间设备后向用户收费那么简单。随着考试季的结束,考研考证人群对于学习空间的强需求被“解放”,自习室的生意随之进入淡季,不少自习室开始面临“生存危机”。部分从业者把自习室当做生意来做,在付费共享自习室迅速扩张的同时,“挤压行业泡沫”的速度也随之加快。猎云网了解到,短短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已经有多家自习室难以为继,纷纷闭店转让。

“二房东”的商业模式是目前仍是付费共享自习室行业的一个“致命弱点”。娄庆潇在心流造物公众号上表示:“说实话,(自习室)这个业态有点像‘二房东’的商业模式,而所有的‘二房东’的商业模式都是受制于地租影响的,是几乎不可能做成暴利行业的。更何况它又面临着很多‘线下重资产’类商业模式在运营、管理方面所共有的难题等等”。

老塘也表达了对于行业的担忧。“我们调查了(自习室)现在的模式,真的是一条道走到黑”,“说白了摆脱不了二房东,(如果没有新的模式出来)步健身房后路是迟早的事”。

商业模式进入探索拓荒期

经过一轮旺季的爆发和淡季的洗牌后,付费共享自习室行业逐渐趋于理性,认清了付费自习室并非一个能在短时间内实现暴利的行业后,猎云网通过与多位自习室创业者交谈了解到,现阶段,大部分自习室的盈利方式还是以预收会员费为主,目前也有不少创业者也在探索其他的盈利模式,如与教育培训机合作、推出 “24小时无人自助模式”等等。

猎云网采访到心流造物联合创始人杨小凤。杨小凤对猎云网表示,心流造物还在探索合适的商业模式,目前的设想,是希望把心流自习室做成一个平台型的线下空间,整合“教育行业内的优质资源”。据其介绍,目前,心流造物已经与包括三节课、高顿教育、品职教育在内的一些教育机构达成合作,对于有相应需要的心流造物用户,会有“特定的福利”。“这对我们心流造物的用户,是一个附加值”,杨小凤说。

此外,杨小凤告诉猎云网,目前,心流造物开的第二家和第三家店都是加盟店的形式,加盟商来自心流造物第一家门店的资深用户。“他们本身都是精英型的人,本职工作都是高管系列的,一方面,他们自己有需求,另一方面,他们也是看到这个行业还是比较有前景的。这家店就是他们自己做的一个加盟店”,杨小凤对猎云网介绍道。

目前,心流造物在北京第一家门店的基础上,分别在大连和北京各自开了一家加盟店。杨小凤表示,目前,除了加盟店的形式外,心流造物也正在尝试往二线城市开拓。

方塘自习室目前是一家开在社区里的24小时无人自习室。创始人老塘目前在一家公司做互联网产品运营工作,兼职创业。他认为,社区是自习室建立起一定壁垒的基础,未来方塘自习室可能会朝着“社区+小店”的方向做。

“你可以想像一下,现在的模式就是围绕商圈,写字楼和大学开设,但是一个城市这种地方能有多少呢”,老塘以重庆举例称,重庆的核心商圈不超过10个,最后迟早会出现一栋楼里有好几家自习室的情况,但是又无法做出差异化。

老塘对猎云网表示,自习室分布在社区,店小,成本低,离用户近,路上只需要半个小时,用户肯定不会花1个小时。“只有进社区,用一家店的成本,开四五家店,这样可以涉及到更多用户,才有业务拓展的可能性”,“这也是我们做社区的原因”,老塘说道。

当猎云网问及共享自习室未来是否有机会形成产业链时,老塘表示,“我个人认为没机会”,“瑞幸咖啡能成功,除了团队能力外,咖啡的毛利和复购率在那里,但是自习室没有复购,也没有翻台,没法弄”。

在老塘看来,控制成本是自习室创业最重要的一环。“租金成本,装修成本,运营成本,人工成本,宣传成本都得控制,五个成本,控制好三个,就能活下来”。老塘对猎云网表示。

据老塘介绍,目前方塘自习室仅有一家门店,已经实现盈利,但利润较薄。老塘也曾尝试找当地的投资机构对自习室进行投资,但都被投资人拒绝。

杨小凤告诉猎云网,在心流造物的营业高峰期时,也有不少投资人找上门来,但到目前为止,投资方面并没有取得实质性的进展。

也许,在探索并验证新的商业模式前,付费共享自习室仍旧不会有专业投资入场。有投资人表示,付费自习室目前做的还是类似“二房东”生意,收入多元化仍做得不足,对资本吸引力不够强。

*本文作者步清尘,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猎云网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

猎云网

猎云网合作伙伴

1159篇文章

猎云网是一家聚焦TMT领域创业创新报道的新媒体,聚集新公司、新产品、新模式,并嫁接广大创业者与投资机构沟通的桥梁。微信公众号ID:ilieyun

最近更新文章

相关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