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返工的湖北人

新芽NewSeedCharlotte2020-02-10 14:49事业线
有的人已在家中远程半个多月,还有的人已经在公司。而被困外地暂时无法返乡、无法返工的湖北职场人更是百感交集。

2月10日,多数企业正式开工第一天,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按时返工。

据北京、上海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北京每日公交乘客约为往年的30%,地铁客流量不到10%,而上海地铁客流量约为去年同期的15%。

受疫情影响,各省的公交系统都还未完全恢复。加上主要城市对企业的复工都有要求,很多商场、娱乐场所等都不能按时营业。还有更多的公司也选择了再远程办公一周,延迟复工。

有的人在路上,有的人已在家中远程半个多月,还有的人已经在公司。而被困外地暂时无法返乡、无法返工的湖北职场人更是百感交集。

新芽NewSeed(微信ID:pelink)采访了3位身在异地无法按时返工的湖北员工,这段时间他们发生了怎么样的故事?

过年封路没见到父母,三月前无法返工

吴悠|坐标:重庆

吴悠是湖北武汉人,2019年来外派杭州出差,快一年时间没去回武汉。春节假期她本来计划先去俄罗斯玩一圈,再从北京直接回重庆老家过年,初三再回武汉。

1月20日,武汉引起了全国的关注,北京也新增了3例新冠肺炎病例。从那时起,微信群、朋友圈、微博等,到处都是疫情相关的新闻。

那时吴悠还在俄罗斯旅游,一天的行程下来,晚上被朋友圈的信息震到。急忙给家人致电,那时父母已经提前从武汉回了重庆。“没事,路上都没什么人戴口罩,从武汉出来的时候感觉挺好的啊。”父母们的不以为意更让吴悠着急。

“打了好几个电话,实在说服不了我妈,我就直接把回武汉的票退了。”吴悠对新芽表示,“看了数据,真的感觉很严重。武汉一些朋友也和我说了些情况,先不回武汉了。”

与此同时,在俄罗斯游玩的中国游客们也都从朋友圈中嗅出了一丝危险的气息,第二天,吴悠入住酒店附近药店的口罩很快售罄了。“我买到了最后一瓶免洗洗手液,又买了几条泡腾片。我赶紧给小伙伴打电话,让他们提前给我买了100片寄去了重庆。”

22日,吴悠返程。机场里她发现,基本90%的中国游客都带上了口罩。当日抵达北京首都机场,虽然只有一半的乘客戴口罩,但机场安检明显严了很多。当晚武汉就传来了封城的消息,重庆也有一些路开始封了。

(重庆街头,受访者提供)

“因为飞机到达晚,我先住在爷爷家,我妈在姥姥家。没想到大年初一准备去姥姥家时,途中发现路封路。”再提起此事,吴悠眼中溢出了悲伤,“虽然在同一个城市,距离也不算远,但今年过年没有和父母一起过年,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到。”

“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回来途中好几次过检疫站测体温查身份证,看到我是湖北武汉户口时,附近的人眼神都变,明显感觉到有几个人想尽快离我远远的。”谈起此事,吴悠哭笑不得。

这几天各省市陆续开始复工了,不过吴悠接到了通知,三月前都不得返工。

因为湖北籍被隔离14天,返工不知何时

夏木|坐标:西安

和吴悠相比,同样是湖北籍(非武汉地区)的夏木做梦也不会想到,有一天她会因为是湖北籍被隔离。

夏木也是长期南漂到湖北人,近半年来未回过湖北。年前计划先去西安玩几天,再回老家过年。虽然1月23日疫情已经比较严重,但她未料到会发展这么快,各地管控如此严。

“本来约好的小伙伴没有按约到,只有我一个人来了。”夏木一个人来到了订好的民宿。“民宿还不错,开窗就是山,风景很好,我想爬个山玩两天回去,但第二天下雪了。”

新冠肺炎数字增长迅速增长,各省市陆续开始排查外地人员,尤其是湖北籍。夏木有点慌了,这时她接到了公司的来电,通知她因为疫情严重,不能回湖北。同时,她也被要求居家隔离14天观察。

人生地不熟,村里的民宿也没有冷气。隔离了几天的夏木内心的恐慌和焦虑与日俱增。“每天会有人给我送食物,但基本吃不下,面对外来的嘘寒问暖,我只能强颜欢笑,晚上刷新闻都会流泪。”

14天隔离期对夏木来说同样漫长,然而让她更绝望的是14天之后的去处。湖北省几乎全封,回不了老家。浙江的高铁站也设了劝返点,她也回不去。而西安酒店几乎都未营业,基本所有小区进出都严格管控,民宿无法预订。夏木基本打完了所有携程、美团上的酒店电话。

焦灼之下,她向朋友们求助,看到了西安疫情防控指挥部发的通告——指定3家宾馆解决外返人员居住困难,并每天每人补助50元。

还好,这次夏木打通了电话,酒店经理表示还有房间,并表示虽然封路全程不通,但可以在指定地点接她。

西安街头,受访者提供)

打不到车,拖着行李箱,拿着医院开的无病诊断证明,夏木在无人无车的街道上踽踽独行。5个多小时步行,轮子磨坏了,她也看到了等待的酒店经理。

“本来我们是没有接送服务的,但接到电话,感到你很无助,我就想无论如何都要来接你。“酒店经理耐心地和她说,“过几天就好了,你安心的住着。本来安排你在钟楼分店,但最近查的严,你又是湖北地区有些‘敏感’。怕你心情不太好,我给你安排到其他分店了。每天会量体温,不麻烦。”

现在夏木已经顺利在酒店入住,旁边就有便利店,基本生活没有问题。“中间还有很多经历不提也罢,困难时期真的很考验人心。经过此事,我觉得以后遇到什么事儿都不会害怕了。”夏木一边测量记录体温,一边和新芽说着,“疫情不知道何时能结束。酒店啊,我可能还要住一个月吧。”

小区封死,大半个月没出门

小七|坐标:襄阳

“家人态度的转折点大概是从1月26日开始的。”1月23日,犹豫许久的小七还是选择了从北京回老家。“一开始给家里打电话的时候就像网上说的那样,家人不以为意。我再三叮嘱下,爸妈去药店买了口罩,但只买到10枚,那时已经开始限购了。”

22日晚才出回京的小七只来得及带上屋里仅剩的一包口罩和3瓶消毒喷雾。早上八点到达北京南站,客流量比不上去年同期,很多湖北人因为疫情都选择了退票,车厢也都未坐满。

(北京南站,受访者提供

动车上基本90%的人都带着口罩,二等座安静的有点像商务座,5个多小时多车程,小七基本没有卸下口罩,没有吃东西,也尽量减少饮水次数。“我差不多是带着科普的任务回家的,家里人都喜欢逛街、走亲戚。”

在小七的坚持下,家人尽量减少了外出,本来计划去超市采购也取消。大年初二零时,襄阳刘集机场取消了所有始发、到达客运航班,下午高铁也开始取消了。不过,市内交通并非全部取消,仍有少量公交车在运行。

距离武汉300多公里,襄阳作为湖北省坚挺到最后封的城市,在武汉封城后,新增确诊病例在26日出现了大幅的增长,直接从个位数猛增到百例,而现在数字已经破千了。

喜欢逛街的爷爷开始在家看书、写文章,看央视的「战疫情」,记录着数据。坚持锻炼的奶奶从广场改成了客厅卧室散步。拜年也成了云拜年,好客的爷爷打电话直言,“就不要上门了,打电话问候就好。”

“口罩早就售罄了,84消毒液、酒精也是,连VC泡腾片都卖光了。”抱着试试的心态,小七出去买过一次口罩。结果也在预料之中,浪费了一枚。而随着小区有了确认病例,连下楼扔垃圾的乐趣都快被剥夺了。“门卫表示,月底都不知道能不能解封,回京返工目前看起来遥遥无期。”

管控也是越来越严,小区早已禁止外来车辆进入。虽然门口贴着可允许每家每天一人外出采购,但事实是,没有“通行证”出不去,车出去后也进不。物资也开始网上订购,社区统一预订配送。

记不清从哪天开始,小区的大喇叭每天十几遍循环播放提醒着不要出门。已经大半个月天没出门的85岁爷爷在屋里转悠,他站在阳台上看着阳光明媚的窗外,“这次之后,可不能再重复了。”(注:本文吴悠、夏木、小七均为化名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

夏洛特

夏洛特

66篇文章

新芽NewSeed记者,交流/报道/融资发布请联系:charlottewang@zero2ipo.com.cn

最近更新文章

相关项目